小說軀體的智慧

暮雲楚的眼睛是那麼的炯炯有神。

雲燕頓時嚇得趕緊低下頭去,看着地上的地板吱唔著說:「大小姐,我去看看廚房裏還有沒有菜,馬上就回來。」

暮雲楚點了點頭道:「嗯,好。」

其他人因為喝了點酒,有些不勝酒力的倒在了桌子上,有些乾脆趁著酒勁玩起了猜拳。

有些因為喝得太多都開始吐了。

「痛快,大小姐,再來一杯。」

暮雲楚堆起笑臉說道:「好,來,喝!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

在暮雲楚的閨房不遠處,暮雲芯冷冷的看着暮雲楚房裏折射出來的光亮。

她嘴角上揚的對丫鬟梨兒說:「這暮雲楚怕是瘋了吧,這麼的主僕不分,以後怕是連丫鬟都使喚不上了吧。真是可悲可嘆啊。」

暮雲芯說着拂了拂身上的新衣裳。

接着她又問梨兒:「怎麼樣,覺得我這身衣裳好看嗎?」

梨兒使勁的點了點頭道:「嗯,好看好看,小姐你穿什麼都好看。」 「哇!錢浩佳射門飛了!」賀偉遺憾的解說道。

「錢浩佳這個球有點心急了,其實防守球員還有點距離,他沒有必要這麼快射門。」楊辰接著解說道。

「這個機會真的挺好的,周源這個球傳得還是可以的。」

「傳得非常有想象力,這個球真的可惜了。」

其實蔡健本想說,這個球如果是王元傑可能就進了。

這也確實是事實,但是蔡健想了想沒有說出來。

他也是擔心再起什麼節奏,鬧得兩個人開始不和。

上一場比賽王元傑首發出戰,表現還是挺不錯的。

而且對手德國隊又是強隊,可是即便是這樣王元傑這一場比賽還是在替補席。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句話就更加不合適了。

「雖然這一次進攻沒打成,但是看得出華夏隊的鬥志。」蔡健接著說道。

現場的華夏球迷們發出遺憾的嘆息聲,為這個球而遺憾著。

在18決賽遇到瑞士隊算是運氣不錯了,球迷們都希望華夏隊可以戰勝對手晉級。

瑞士球員逃過了一劫,幸好錢浩佳沒有打好。

否則他們已經落後一球了,現在已經是淘汰賽了。

剛開始就落後一球,對他們絕對是個壞消息。

今天華夏隊逼搶的很兇,瑞士隊開出門球后,華夏隊就逼搶了上來。

他們甚至連出球都困難,很快又回給了門將索默。

但是錢浩佳再一次上前,面對迎上來的錢浩佳。

門將索默只能開大腳,這個大腳開得太匆忙了,所以沒有找到隊友。

這個球傳得並不遠,足球飛向了陶佳,陶佳朝著足球用力一頂。

足球竟然再一次飛向了禁區里,竟然再一次飛向了錢浩佳。

蔡健看到這個傳球,第一反應是這個球錢浩佳越位了。

因為其他防守球員都在禁區外,而錢浩佳是在禁區里回撤拿球的。

可是主裁判沒有吹哨,邊裁更加沒有舉旗。

蔡健這才看清了,在禁區右側有一名防守球員拖在很後面。

而錢浩佳是在偏左側,兩個人稍微有點距離。

所以並不存在越位,這是一個好球。

錢浩佳當然也知道自己沒有越位,錢浩佳領了一步后直接射門。

而瑞士隊的門將索默非常果斷,他果斷選擇出擊。

索默跑到錢浩佳跟前,當他射門的時候索默瞬間倒地撲救。

將雙腿岔開想要擴大撲救面積,而他竟然這的碰到足球了。

足球打在索默的腿上,足球隨之高高彈起。

足球在禁區里落了下來,雙方几名球員爭頂。

可是錢浩佳不擅長高空球,他身高太劣勢了。

他只能用身體卡位,阻止對方爭頂到足球。

可是還是被對方的中後衛阿坎吉頂到了,然而因為錢浩佳的存在,這個球沒有頂太遠。

足球落向了禁區外弧頂附近,周源距離落點不遠,他直接朝著足球沖了過來。

然後右腳朝著落下來的足球凌空抽去,周源也是有點太著急了。

所有人都希望成為英雄,周源當然也不例外。

這個凌空抽射終究難度還是太大了,雖然周源發上了力量了。

可是他稍微有點踢偏了,足球再一次飛向了觀眾席。

「今天華夏隊狀態真的挺好的,這幾分鐘連續對瑞士隊發起衝擊。」賀偉解說道。

「就這幾分鐘已經連續三腳射門了,而且都挺有威脅的。」

「錢浩佳連續浪費兩次好機會,說實話這有點不應該了。」楊辰遺憾的解說道。

蔡健也是這個看法,如果真的首發王元傑了,可能已經2比0領先瑞士隊了。

這讓蔡健擔心了起來,擔心錢浩佳的心態會受到影響。

但是蔡健還是小看了錢浩佳,錢浩佳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想當初他因為假摔,被不少媒體和球迷指責。

可是錢浩佳並沒有怎麼樣,反而有說有笑的看待這一切。

這就是錢浩佳的性格,長年臟辮的他性格還是有點怪的。

此時場邊瑞士隊的主教練佩特科維奇相對平靜,身位主教練他知道華夏隊實力很強。

所以他已經預料到他們會被壓制了,對此他並不意外。

他反而更加擔心瑞士隊的進攻,華夏隊的防守要比他想得還要穩定。

即便是沒有首發陳西,依舊很難讓瑞士隊攻破。

很快上半場比賽已經過半了,瑞士隊很長一段時間甚至沒有射門。

距離射門最近兩次,因為傳球太高了全都錯過了。

如果真的頂到了,可能還真的挺有威脅的。

此時場邊瑞士隊的球迷們都比較擔心,因為現在場上局勢華夏隊佔據更大的優勢。

瑞士隊雖然不至於到被壓制,但是也確實沒有太亮眼的表現。

他們幾名明星球員都表現一般,當然也是因為李貼針對性的防守戰術。

在第29分鐘的時候,華夏隊再一次發起了進攻。

足球來到左路薛陽的腳下,他在禁區外左側拿到了足球。

可是他旁邊有兩名防守球員,除了對位的邊後衛米夏埃爾·蘭之外,扎卡也正在朝著他衝來。

薛陽有著出色的個人能力,但是他還是選擇了傳中。

然而看到薛陽要傳中,米夏埃爾·蘭趕緊抬起了腿。

而他的伸腿也成功碰到了足球,可是足球依舊往禁區飛了過去。

只是從高球變成了低球,足球高度最高只在大腿的高度。

足球竟然陰差陽錯朝著錢浩佳飛去,所有人都以為錢浩佳會直接射門。

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錢浩佳竟然選擇了漏球。

他並沒有觸球,足球繼續往後飛了過去。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射門,主要還是因為他附近防守球員太多了。

尤其是約翰·朱魯就在他前面,而且門將索默的注意力也在他身上。

他這一漏反而讓後點的魯雲龍空了,只見足球落地后又彈向了魯雲龍。

魯雲龍壓低了中心后,左腳朝著飛過來的足球直接凌空抽了過去。

這個球他踢上了力量,但是位置稍微有點偏了。

射出去的足球飛向了地面后又彈了起來,竟然反而產生了威脅。

瑞士隊的門將索默也是反應快,他直接倒地撲救。

此時足球彈向了球門的左下角,索默的手掌成功撲到了足球。

只是他無法抱住足球,足球被他撲出了底線。

(求收藏!!!求推薦票!!!) 如果她能拿下卡爾,混個名分,等老頭死了,她豈不是搖身一變,成為頂級富婆了?

卡爾面露難色,禮貌的道:「非常抱歉。這位女士,我已經約了人共進午餐了。」

「真的嗎?」牛愛麗不甘心,道:「您不是路過龍江,馬上就要走嗎?」

「龍江這種小地方,什麼人有資格跟您共進午餐。」

卡爾道:「據說,她是一位非常漂亮,非常有才華的東方女性。」

「我很期待跟她的見面。」

愛麗絲神往的道:「能讓您這樣稱讚的女性,一定很完美。」

「說的我都想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