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其他村民一想也有道理,遲疑的腳步又蠢蠢欲動起來。

我森冷目光掃向了那個刺頭,媽的,哪兒跑出來的愣頭青?

他年齡不大,十七八歲的樣子,正是愛出風頭的時候,現在看這麼多人都聽他的話,人飄了膽子也大了。

「你看我幹什麼?」

我冷笑了一聲,忍住想給這小子來一拳的衝動,給他讓開了路。

「既然你這麼想,那你先一個人下山,等下去了再給其他人打電話報平安怎麼樣?到時候大家心裏也有點底。」

刺頭的臉色一下變得慘白,後退了兩步。

「憑什麼讓我先下去?」

卞夢家抱着胳膊不屑道。

「你不是喜歡出頭嗎,這種打頭陣的事情不應該你來做?」

一時說的那小子啞口無言,其他村民也慢慢開始說起來。

「是啊,二小子,你不是最想下山去了嗎。」

「就是啊,這裏好歹有大師們在,萬一下山下出個好歹來,你能擔得起責任嗎?」

「山下肯定沒事,二小子你去看看吧!」

人們你一言我一句,給刺頭說的連連後退,最後總算沒了辦法,大吼一聲。

「要去你們自己去!」

起頭的人不出聲了,剩下的人就算有這個心思也成不了氣候,至少能安靜一會兒了。

我長舒了一口氣,感覺自己腦袋瓜子嗡嗡直叫。

卞夢家這時才有空問我。

「怎麼回事,山下怎麼了?」

我看着他搖了搖頭,嘴角抽了抽。

「出了點問題……總之他們要是現在下山就危險了,棺材誰來抬?而且他們其中混進去了一個本來不應該在這裏的人。」

「他是要跟着去老寡婦的墳地里,現在人群一走,他要不跟着走,要不就得露餡兒。」

我想着,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把他抓到。

「而且現在下山真的不安全,你我都知道村裏的厄運不是那個五歲小孩兒帶來的,但一定和他還有村長有關係。」

「萬一那個東西就是混在人群里的那個人,他們一起下山凶多吉少。」

卞夢家皺眉沉思了一會兒,又問我。

「如果不是呢?」

我又搖搖頭,重重嘆了口氣。

「如果不是的話問題更大了,那東西被留在了村子裏,這條山路是進村出村的畢竟路,他們萬一在這個點撞了邪,死人不說又得引起恐慌來。」

說到這裏我手心裏都是汗,實際上還有另一個原因!我還沒告訴卞夢家。

剛剛蘇白玉突然叫我們別開棺的時候,我發現棺材裏是空的!

我一直不敢說,也不敢表現出來一點異樣。

已經變成殭屍的老寡婦,在傷了那個年輕人之後趁著混亂已經逃走了!

他們現在下山必死無疑,現在問題越來越複雜了。

棺材從剛才開始一直沒動靜都是有原因的,我感覺自己頭痛欲裂,站在路旁點了跟煙抽。

蘇白玉仍舊站在棺材邊,手裏拿着那個小羅盤,時不時低頭看一眼。

現在的情況不亞於前有狼後有虎,殭屍在暗處,多出來的那個人也在暗處。

我未免有些心驚,低頭摩挲了一下自己的玉佩。

這件事瞞不了多久,人群中突然又爆出一陣尖叫來。

「大師!大師你們快來看看吧!」

我趕忙走過去一看,發現那個被殭屍撓了一下的小夥子,現在已經渾身都發紫了!

有人哭喊道。

「他這是怎麼了?大師你快救救他,要命了,他突然……」

我嘴角一抽,糟糕,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對此我也束手無策,只好趕緊把蘇白玉叫了過來。

蘇白玉過來一看,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

「把這張符貼在他傷口上!先用清水把他傷口清洗一下,不要動他。」

我趕緊把那張符紙接過來,從村民那裏拿來了涼水澆在他傷口上。

他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叫聲,但符紙貼上的一瞬間又沒了聲息。

現在該怎麼辦?

村長在一邊急的團團轉。

「怎麼辦!這死人必須在十二點之前下葬啊!要不然會出大事的!」

。 穿過大院走進輔查大廳,李敬一眼便看到了招聘窗口。

此時櫃檯前正有七八人在填表,另有十來人在一旁等候。

見著這樣一幕,李敬挑眉。

輔查科招聘,是在長期進行的。

主要輔查這工作很難留住人。

輔查門檻低,是相對的。

入職輔查,至少需要有二境初期的修為。

這一基礎門檻,將70%無緣步入二境的普通人攔在了門外。

加上薪資較低,破事多。

願意長久干這行的人,真心不多。

就像前天夜裡柳思思說的那樣,會選擇從事輔查工作的人要麼是實習生,要麼是跟他一樣想當巡查卻又無法滿足巡查入職需求的人。

前者,實習期滿就跑路了。

後者從事輔查工作一段時間看不到出路,自然也會另尋門路。

二境,找個薪資超兩萬的工作簡單得很。

看不到出路,沒必要死磕。

人活在世,誰不是向錢看?

這大清早的,櫃檯前聚了七八個應試者,顯然是跟他一樣趁著輔查科人力資源吃緊跑來應試的「投機者」。

沒多想,李敬來到招聘窗口前。

招聘窗口,一名樣貌姣好的女性輔查正忙著將錄入應試者已填好的表格錄入電腦。

瞥見李敬走進,她手上敲擊鍵盤的動作不斷,抬眼露出職業化的微笑。

「先生你是來應試輔查的?」

「對。」

李敬出聲。

得到肯定的回應,女輔查停手取出一個儀錶盤模樣的東西。

「勞煩在測靈儀中輸入一絲靈氣,我需要確認先生的修為。」

測靈儀,李敬知道。

不過穿越至今,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玩意,是這世界公認驗證實際修為的唯一可靠途徑。

在測靈儀面前。

一切混淆視聽的手段都不會奏效,該是什麼境界就是什麼境界。

造不了假,也沒法進行掩飾。

測靈儀造價極為昂貴,其中牽涉到許多尖端技術。

一台測靈儀的價格,往往會在兩百萬以上。

由於使用壽命有限,這東西通常只會出現在對修為有硬性要求的行業應試過程中,在尋常場合很難碰到。

稍許打量了下測靈儀,李敬依言輸入一絲靈力進去。

他的靈力與這世界人們修鍊出來靈氣可完美兼容,因此無需擔心測靈儀會沒反應。

靈力湧入,測靈儀顯示屏亮起,浮現一段文字。

「二境初期,合格。」

見到文字顯露,女輔查「嗯」了聲,詢問道。

「先生你是否有學過御空、御風一類法術?」

不等李敬出聲,她解釋著道。

「由於出勤需要,我們輔查科急缺修習過相應法術的人員。如果先生你有學過御空、御風一類法術且至少有小成的水準,可以作為應試的加分項。等通過考核,能夠進入我們輔查科新增設立的特殊編製。」

特殊編製?

李敬微愣,不假思索著點頭。

御空、御風一類法術,屬於是純輔助法術。

其用途只有一個,上天。

這類法術與同樣可以上天的御劍術不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