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下意識勸道:「咱們不是說好了嗎?等她嫁出去就好了,以後這個家裡,就是你最大了!到時候你選什麼就是什麼!你看,現在她和霍家的婚姻也泡湯了,以後嫁的肯定不如蘇家好,你說一條裙子,你跟她爭什麼……」

跟她爭什麼……

這五個字,讓李一曼心底的委屈放大。

她在家裡被刻意針對了,還想著丈夫和兒子,可是丈夫呢?遇到什麼事情都只知道偏向他的妹妹!

李一曼盯著蘇君偉,這次是真的傷了心:「你覺得,我會因為一條裙子在這裡生氣嗎?」

蘇君偉撓了撓頭。

身為直男的他是真的對女生的心思不太敏感。

旁邊的蘇慕安就開了口:「二嫂,你別沖二哥發脾氣了,我說了,那條裙子我讓給你……是我不好,我不該沒看出來你喜歡那條裙子,就自己搶了……」

李一曼被她這虛偽的話,堵得說不出話來。

偏偏,蘇君偉還信了,走到了蘇慕安面前:「慕安啊,既然你這麼大方,那我就不客氣了。哈哈,這樣,明天我帶你出去買衣服去,行不行?」

蘇慕安笑了:「二哥,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們是兄妹,偶爾讓一次嫂子也是應該的。」

「……還是你懂事兒,別跟你二嫂計較!」

蘇南卿盯著蘇慕安在蘇家男人面前的兩張嘴臉,已經不覺得有什麼稀奇的了。

她只覺得蘇慕安此刻的樣子很可笑。

李一曼卻氣壞了,明明是蘇慕安搶走了她的裙子,此刻的樣子卻像是她才是那個不懂事的人!

她紅著眼圈,直接憤怒的喊道:「蘇、君、偉!」

蘇君偉聽到這話,頓時怯弱的回頭:「老婆……怎麼了?裙子也給你了,你怎麼,還是不高興啊?」

李一曼真是被他給氣的胸口上下起伏。

她盯著蘇慕安,直接冷笑道:「你可真是好手段!」

蘇慕安垂下了頭:「二嫂,你還是不高興?那我把我選的那幾件衣服都給你,行不行?」

大直男蘇君偉立馬點頭:「行啊!老婆,你看慕安都退讓了,家和萬事興,這件事就算了吧……」

李一曼:!!

她真是氣的說不出話來了,她顫抖著手指盯著蘇慕安,又指著蘇君偉:「你信她,不信我?」

蘇君偉撓了撓頭:「不是,這什麼信不信的。老婆,不是衣服么?怎麼又說道信不信的上面了,我都被你給繞迷糊了!」

蘇慕安也嘆了口氣:「二嫂,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要是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我給你道歉行不行?」

李一曼:「我可消受不起你的道歉!畢竟,這裡是你家,你是蘇家的大小姐,你剛剛不是還在說,我和蘇君偉都不過是個外人嗎?」

蘇君偉頓時不可置信的看向蘇慕安。

蘇慕安則急了:「二嫂,你說什麼呢?不就是一件衣服么?怎麼就上升到這種地步了!」

她看向蘇君偉,急忙解釋道:「我看二嫂就是太敏感了,想得太多,二哥,這些年,我可是把你當成我的親哥哥看待的!爸爸也說了,家裡只有我一個,你們都是我的親人啊!」

蘇君偉凝起了眉頭,看看蘇慕安,又看看李一曼。

李一曼不是空穴來風的人,既然她這麼說了,那麼蘇慕安肯定說過這句話,可蘇慕安平時也是穩重識大體的人,又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他正在遲疑著,就聽到蘇慕安開了口:「二嫂,家裡幾個哥哥,我和二哥感情最好。我知道現在我被大哥嫌棄了,你就忽然爆發了,可是你不能調撥我和二哥的感情啊!」

調撥?

李一曼更加生氣了:「蘇慕安,那你敢不敢把你剛剛在樓下搶衣服時候說的話再說一遍?」

蘇慕安皺起了眉頭:「我說什麼了?二嫂,我是真的不明白你什麼意思啊!」

李一曼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她向來是個直脾氣,最討厭這種綠茶!

就在這時,一道輕飄飄的話語傳了過來:「嘖。」

正在爭執的三人,立馬扭頭看向了蘇南卿。

就見她撇了撇嘴,對著蘇慕安開了口:「沒想到你記性這麼差。剛說的話,就忘了?」

蘇君偉立馬看向了蘇慕安。

蘇慕安眯了眯眸子,仍舊不急不緩,她重重的嘆了口氣:「南卿,我知道,張媽是從我房間里拿的藥丸,害了你,可是,你也不能這樣造謠我呀!」

幾乎是這話剛剛落下,一道聲音忽然從蘇南卿的手機里被放了出來:

「我就是喜歡收集紅色的衣服,不行嗎?」

「我就不穿,我就把衣服都放在柜子里,又怎麼樣?」

「身為蘇家大小姐,我不會連這點任性的權力都沒有吧?」

「到底是我別太過分,還是身為外人,要有點寄人籬下的自覺?李一曼,你和二哥住在蘇家,就真以為自己是蘇家的主人了嗎?蘇家早就分家了!我爸爸才是蘇家真正的主人!你們都是分出去的房頭了!現在只不過是借、住、在、蘇、家!」

「大哥也不是爸爸過繼的兒子,爸爸法律上唯一的女兒就是我!你們這是欺負爸爸生病,沒有人為我做主了是吧?」

「……」

語音裡面,蘇慕安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了出來。

蘇南卿撇了撇嘴,看向已經愣在原地的蘇慕安,勾起了嘴唇。

真以為她會讓蘇慕安在蘇家這麼囂張?剛沒發作,不過是因為這些錄音,足以讓蘇家的幾個兄弟,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第1064章

炎君也想起來一切眉目,補充道。

洪武繼續解釋:「也就是上次,馬騰原兒子,馬鴻宇斷了兩條腿成了殘廢,馬騰原把這件事歸罪於您,我想這次是他出手報復的第一步。」

陳北冥算是聽懂了來龍去脈,什麼馬鴻宇、馬騰原他一概不知,更不放在眼裏。

如今他只是想儘快找到九條龍脈,救回桃桃,馬騰原這些跳樑小丑,蹦躂一下可以,若妨礙到他,必死無疑!

「洪武,你是不是跟他有過交集?」

「冥主贖罪,只是見過幾次面,不算深交。」

「我沒有怪你,這馬騰原既然知道你,還敢對我動手,很明顯是有恃無恐,去查查他背後有什麼人撐腰。」

「是!」

炎君突然開口道:「冥主,上次我要殺了馬家少爺的時候,國主發過話,說馬家人不能動,他們家富可敵國,大鱷集團生意遍佈整個大夏,動了他無數人會事業,整個大夏經濟可以崩盤。」

「原來如此,難怪這麼囂張,好一個資本家,簡直就是高麗國的財閥了,還真以為自己能控制人民,控制國家?等我等出手來,會幫大夏剔除這隻吸血大螞蟥的。」

就算是國主吩咐不能傷馬家性命,陳北冥也有一萬種辦法,讓馬家在大夏消失。

「馬騰原自不量力,要對付大哥你,要不要我去解決他,這次是他先出手,國主就算知道了,也沒理由怪我們。」

「不必了,秋後螞蚱,不必多慮,我讓你查的那個陵墓資料,你查到了嗎?」

「查到了,那個陵墓是屬於天水街一家叫和記麵館的韓老闆所有,此陵墓非常龐大,可以說是埋葬了韓家祖宗十八代,還有一乾親戚老輩,聽說那裏風水極好,可以庇佑子孫。」

陳北冥記住麵館名字,決心去找老闆商量一下,問他願不願意讓他進他韓家祖墳,尋找龍脈。

茲事體大,陳北冥命所有北冥殿眾低調行事,否則又要招來一批亂七八糟的人來搶奪龍脈,只會耽誤時間。

他之帶着炎君隨同,前往天水街找到了和記麵館,四周都是外國高級餐廳和現代化的娛樂場所。

只有和記麵館門庭低矮,招牌老舊,好似烏鴉落盡了鳳凰巢,雞立鶴群,格格不入。

正因為格格不入,陳北冥一下子就找到了位置,不等他走進麵館,旁邊就跑來兩個混混,染著五顏六色的長發,斜斜地擋住眼睛。

還故意露出紋身,手裏拿着類似鋼管的武器,見陳北冥要進麵館,立刻出面哄他們走。

「這裏不做生意,去別地吃吧。」

「快走,快走,快走。」

陳北冥眉頭一皺,掃了一眼麵館內,桌椅空蕩,一個顧客也沒有。

炎君道:「我們是進去找人的,不是吃飯。」

「幹什麼都不準進,聽不懂啊!趕緊滾。」

兩個混混見陳北冥和炎君穿的斯文,便愈發囂張,對着炎君胸口戳戳點點,發揚跋扈的口水差點噴到炎君臉上。

看着樣子也不像是和記麵館的人,陳北冥給他一個眼神,炎君立刻會意,三拳兩腳,將兩個混混放倒在地。

踩着兩個混混的身子,走進了麵館,此時麵館老闆在裏面偷看多時,見到陳北冥二人進來,愁上眉心。

「哎呀,兩位,你們惹禍了,趕緊逃吧,這兩人是雄霸的手下,你們打傷了他們,沒好果子吃的!」

地上兩個混混互相攙扶著爬起來,指著麵館內大喊:「好小子,有種你別走,你別走!」 林初唐很是鄙夷,之前吳嬌嬌各種嘲諷她,還主動來找她的各種麻煩,現在才知道求饒說都是同學。

「初唐,以前是我不對,我以後不會了,真的不會了!」

吳嬌嬌現在根本不管別的,保命要緊。

「我也是無辜的,都是這賤人,是這個賤人讓我來找你麻煩的!」

王凱很是慌亂,指著吳嬌嬌要甩鍋。

吳嬌嬌很是錯愕,沒想到王凱這種時候竟然給她甩鍋。

「夠了,自己掌嘴三十下,我就放了你們。」

林初唐冷淡說着,她並不是心狠手辣之人,真要殺了這兩人她還是有些不忍。

靈瓏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異色,看着地上的兩人冷喝道:「林姐的話你們沒聽到嗎,掌嘴三十下,要是打輕了我就殺了你們!」

她其實是很想直接殺了這兩人,不過林初唐既然不殺,她也不會說些什麼。

王凱和吳嬌嬌都是鬆了一口氣,起碼不用死了,立刻給自己掌嘴,啪啪的響聲在走廊迴響。

有了靈瓏的話,兩人根本不敢下手太輕,幾分鐘后,兩人的臉都已經腫脹了一圈,但是都不敢吭聲。

「靈瓏,我們走吧。」林初唐沒有多看這兩人,和靈瓏直接離開了。

兩女離開后,王凱和吳嬌嬌才從地上爬起,兩人都沒什麼好臉色,都是黑著臉。

本來是要找林初唐和靈瓏的麻煩,結果卻是他們兩個被打臉了,差點還送了性命。

「王少,這個林初唐太過分了,我們一定不能放過她們!」

「你趕緊讓王家多派一些人來,那個女人雖然厲害,但也就是一個人……」

吳嬌嬌開始撒嬌蠱惑王凱,想要王凱報仇。

可這時,王凱卻是直接一個巴掌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