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老婆死了,袁培源看都沒看一眼,就連下葬當晚,都還在女人堆里打轉。

這樣的男人,怎麼配得上千霜?

「戰邢,我是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戰老太太眯眸:「現在家族舉步維艱,若是能和袁家聯姻,一定能有所助力。」

袁家那邊明確表示過了,只要答應聯姻,就會和戰家合作。

「呵!」

戰邢可不管家族榮耀,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老太太,您若是想促成這門婚事,那我只能帶着千霜離開戰家!」

「你——」

「自從千霜出生,就沒花過戰家一分錢,她花的錢都是我掙來的!千霜長大以後,為家族賣命,從沒取過任何報酬,您現在想把她嫁給袁家,那很抱歉,我們父女不答應!」

戰邢不插手家族事務,妻子去世之後,老太太還想讓他再娶一個。

為了表示自己不娶的決心,戰邢和戰家斷絕了一切經濟往來,只是逢年過節才會回來。

這些年,戰邢唯一的支柱就是戰千霜。

要把戰千霜嫁給袁家,他第一個不同意。

戰老太太陰著臉:「她是戰家人,理應為戰家做出貢獻!」

「那為何不能是別人?」

戰邢眯眸:「我若是沒記錯,您好像有個遠房侄女,一直沒結婚,而且她年紀比千霜稍長,為什麼不能把她嫁過去!」

「你說千惠?」

老太太臉色驟變:「千惠跟着我長大,我怎麼能把她推入——」

「跟着您長大,不能嫁,我的女兒就能嫁?」

戰邢嗤笑一聲,到了現在,他終於明白了。

在老太太心裏,除了家族就只有她自己了!

「老太太,我把話放這兒,您若是想把千霜嫁過去,那我們母子之間的情分也就到這兒了。」

戰邢丟下這話直接離開,給戰千霜打了一個電話,讓她離開戰氏。

「千霜,你奶奶瘋了,你趕緊回來,爸先帶你出去避避風頭,你奶奶不會善罷甘休的。」

戰千霜看着站在門外的幾個黑衣保鏢,嘴角凄慘一勾。

「爸,老太太的人已經到了……」

戰千霜眼神一凜:「爸,你去找大哥,或者找雲舒……」

「千霜小姐,跟我們走吧。」

一道男聲落下,下一秒那邊的電話被掛斷,緊接着陷入了沉默。

「千霜,千霜!」

戰邢聽到那邊沒了聲音,臉一下就沉了。

果然是老太太的人,辦事這麼快。

戰邢掛斷電話,咬着牙根,掉頭前往戰擎洲的住所。

……

高檔公寓內。

戰擎洲端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三叔,您找我有事兒?」

「阿洲,你奶奶要把千霜嫁給袁培源,那老男人不是個好東西,這件事只能找你,你只要把千霜救出來,你想要什麼都可以。」

戰擎洲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三叔,我要你手中戰氏的股份。」

「好。」

戰邢不在乎這些:「千霜被老太太帶走了,若是再不抓緊,我擔心——」

「三叔,您放心,最多三天,千霜就可以回家了。」

戰擎洲早就有所預料。

老太太不甘心墜落,必然會選擇聯姻。

目前家族裏除了千霜之外,沒人到了適婚年紀,所以他早就預料到了老太太會這樣做。

「好。」

戰邢離開之後,戰擎洲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

雲舒沒想到戰擎洲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接起來的那一刻,她從床上起來,掀開被子,走進客廳。

「雲舒,我們合作吧。」

雲舒挑眉:「你想要什麼?」

「你想扳倒老太太,我也這麼想,我們合作,這樣一來,裏應外合,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的結果。」

戰擎洲從來不說廢話。

「合作可以,但你要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我知道你在收集戰家散落的股份,只要你答應合作,我可以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戰擎洲算是大出血了:「而且我可以告訴你顧湘母女的下落,我想你應該也在找她們。」

不得不說,這兩個條件很有誘惑力。

「我答應你。」

「有一件事,我不方便出面,只有你能做。」戰擎洲扯唇。

「你說。」

「老太太帶走了千霜,要把她嫁給袁家,目前千霜下落不明,我知道傅南璟能查到這件事,找到並且將千霜帶出來,這件事拜託你了。」

雲舒嗯了一聲:「知道了。」

戰千霜她們是見過的。

她對戰千霜沒什麼敵意,而且根據調查,當年雲熙能從平西回到帝都,戰邢也算是幫過她一把。

這次就當是報恩算了。

她撥給老九一個電話,沉聲道:「老九,查查戰千霜的下落,越快越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袁老師的臉色看著似乎不太好,見到坐在前排的葉清仍然在隨便翻著不知名的閑書,眼皮又跳了跳。

何一柏表現得泰然自若,但緊攥的拳頭暴露了她現在的不安。

葉清呢,還翻著自己的金融雜誌,不過她今天放在了腿上,算是收斂了一些。

所有人的成績已經全部出來,因為是期末,這又是最後一節課了,就全部都由袁老師來發。

「現在開始發語文期末考試試卷,蕭嶺,還有葉清,120分滿分。」

袁老師將兩張試卷放到了講台邊,姑且誇了兩句。

其實語文想考滿分非常不容易,但現在畢竟是初一,每次考試出幾篇滿分作文也不算少見,如果其他的地方也都能不扣分,那現階段語文成績拿滿分也是有可能的。

葉清連動都沒動,試卷都是蕭嶺替她拿過來的。

何一柏以115分的成績排在第三名,雖然已經是非常優異的成績,但珠玉在前,她便顯得沒那麼驚艷了。

不過還好,第一科只是五分之差,也不算很難追趕。

何一柏不停在心理這樣念叨著、安慰著自己。她英語數學都很優秀,努努力也許能拿到滿分。

但很快,袁老師的聲音就打破了她的幻想。

「現在開始發數學期末考試試卷,蕭嶺,還有葉清,120分滿分。」

「英語期末成績,蕭嶺、葉清、何一柏滿分。」

念完整個班級的成績,袁老師鬆了口氣:「雖然咱們班有年級的一二三名,但是平均成績只比其他班高了0.5分……」

何一柏看著雲淡風輕的葉清,突然有了強烈的恐懼。

這個人,真的會威脅到她!

葉清似乎感受到了何一柏的注視,稍稍側過眼神,微微笑了一下。那股子悠閑的模樣,最讓何一柏生氣。

「葉清,你給我站住!」

簡單講了卷子后,袁老師又說了下寒假的注意事項。放學後葉清和蕭嶺最先走出去,但卻被何一柏追了上來。

「你有事?」蕭嶺背著兩人的書包,有些不耐煩地回頭問著。

「當、當然!」何一柏抓著自己的書包帶上前了一步,「葉清,我不會讓你一直得逞下去的!」

「好,那我等著。」葉清與何一柏對視著,認真地點了點頭。

何一柏的確非常優秀,如果沒有她跟蕭嶺,這位大小姐應該一直都會是楚京一中的天之驕女。

「葉清,你理她做什麼。」蕭嶺不滿地撇了一眼站在後面的何一柏,輕哼了一聲。

「不管怎麼說,她很認真。」從教室走出的葉清看上去有些疲憊,也沒了之前面對老師的閑適。

「最近你家的事怎麼樣了。」蕭嶺低頭,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用擔心這些,」葉清鬱悶地自我安慰著,「反正不管怎樣,我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蕭嶺抓了下自己的書包帶:「你不會害怕嗎?」

葉清對著蕭嶺笑了下:「我不怕,如果失敗了充其量只是不甘心。你也不用害怕,我不會因為這點事就被打倒。」 也不知小暴君會在紙上寫些什麼,程晚晚不敢當着沈玲玉的面打開那團紙。

直到中午十二點,沈玲玉去了後院餵豬,小胖子也睡著了,她這才有機會打開那團皺巴巴的紙。

不出所料,這皺巴巴的一團紙里果然有文章!

不得不說,這小暴君還真是個人才。

這皺巴巴的一團紙,攤開一看,居然有四張,全都是A4紙那麼大的宣紙,紙上畫滿了連綿起伏的大山和彎彎繞繞的道路,以及縱橫交錯的溪河與稀稀落落的民舍。

程晚晚對這百花村算不上了解,依舊能一眼看出這幾張山河畫,正是她心心念念想要的地形圖!

還是立體三維的!

為了回家,需要如此費心思畫下這麼多地形圖,如此看來,這小暴君不是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