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尹無雙記得他,王府前面被自己打的鼻青臉腫的傢伙,想不到他竟然還記仇。

「好嘞,放心吧,我一定給二位非常「棒」的待遇。」老將頭對面前的大漢擺了擺手,那其他大漢們立刻心領神會。

只見那大漢躍躍欲試,看起來甚是可怕。

那大漢身形壯碩,結實的肌肉橫在身上,一看就是久經沙場,飽含風霜之人。

這幾個大漢站在尹無雙和伽瀾兩個瘦小的人面前,簡直就是以大欺小,以強欺弱啊,大巫見小巫,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看著面前的這大漢,尹無雙擔憂的吞了口口水。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西莉亞·米勒和艾米麗·喬普林直到周六下午才抵達聖盧卡斯的臨海莊園。

照例是安格瑞·戴維斯負責接待。

在主樓西側一處別墅內安置好,也是沐浴洗漱一番,換上一條居家風格的香奈兒白色齊膝筒裙的西莉亞·米勒一邊用梳子梳著頭髮,一邊問還沒有離開的女管家:「西蒙呢?」

女管家習慣性雙手握在身前,聞言道:「老闆出海了。」

「晚餐我們能一起吃嗎?」

女管家搖頭:「老闆離開時交代過,今晚會直接在海上過夜,明天才回來。」

西莉亞有些失望,隨即追問:「和哪個女人?」

安格瑞不答。

西莉亞等了下,沒得到答案,也不再深究,倒是想起另一件事:「這幾天是不是還有一個女人從烏克蘭過來?」

安格瑞點頭:「是的。」

「那……」西莉亞饒有興緻地想要打探,瞟了眼女管家得體的微笑表情,又主動放棄,肯定還是問不出來,轉而道:「先幫我和艾米準備些吃的吧,來時飛機上睡了一路,還沒吃東西。」

「兩位需要什麼?」

「墨西哥這邊有什麼好吃的,都做一些。」

女管家點頭,確認西莉亞沒有其他事情,才轉身離開去準備。

西蒙隨後果然沒有回來。

不過,西莉亞和艾米麗待在這邊倒也一點不枯燥。

男人的這處莊園實在是很棒,而且,首先一個字,大,300公頃的面積,相當於那些可以容納數萬師生的大學校園,而算作主人和客人的,卻只有兩手之數,相互之間只要不刻意接近,完全互不干擾。

能玩的方面更多。

岸邊面積誇張的淡水泳池,近海的清澈海水,都很適合游泳。

最近幾天有風,還可以衝浪。

另外,西蒙這次離開時還留了一艘船在碼頭,吃過東西,兩女聽女管家介紹,就興緻勃勃地乘船跑去離岸10公里的一片潛水區域。

其實是想著可能偶遇某人。

可惜沒見到,不過,還是盡興地玩了一次潛水,當夕陽投射在水中,映著水底五彩斑斕的珊瑚和游魚,簡直美不勝收。

因為在飛機上睡了一路,夜間毫無睡意,又去了高爾夫球場東側的室內運動場,打靶、射箭和保齡等項目全試了一遍,最後在靶場南側的臨海小屋裡睡下,第二天在暖煦的陽光里蘇醒,艾米麗從背後擁著西莉亞站在落地窗前,面朝大海,很有些感慨道:「突然就想這樣過一生了。」

西莉亞可沒有艾米麗那麼感性,笑著道:「如果你想,西蒙可以滿足你啊,不過,我猜你在這裡住不到一年,就會想要逃離了。」

艾米麗頓了頓,也不得不承認。

圍城的道理,很多人說不清,卻都在踐行。

另外一邊。

成泰熙也覺得,只是一天一夜,自己哪怕立刻溺死在男人的溫柔和絕美的風景中,也是無憾。

周六白天陪男人從陸地到海上玩了一圈,晚間在遊艇有著透明穹頂的豪華主卧內映著滿天星光溫柔纏綿,唯一的不完美,也是讓成泰熙很自責的一點,就是她沒能完全滿足那個男人,以至於對方不得不喊來另外一個女人助興。

好在,那女人也只是調劑。

她還是主要的。

也是直到很久以後,成泰熙才發現那個在男人身邊滿是謙卑討好的說俄語女人是誰,因此也就越發明白了男人的強大。

第二天下午,西蒙返回,等了一天的西莉亞和艾米麗終於得以和男人一起吃晚餐。

幾乎與此同時,關於韓國的消息也再次從亞洲傳來。

相差17個小時的首爾,當地時間周一上午,突然有媒體曝光,韓國央行能夠動用的外匯儲備,竟然只剩下32億美元。

32億美元,這意味著什麼?

用企業作為類比,任何企業,都必須擁有足夠的現金來應付員工薪資、物料採購、廣告營銷等等開支,當然,企業同時也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收入,實現收支平穩流動。

但這只是正常情況下。

相反,一旦一家企業經營出現問題,收入無法滿足支出,甚至,發現這家企業陷入困境之後,各種金融機構不僅不會再為其提供貸款,還想方設法逼債擠兌,那麼,當這家企業的現金流徹底耗盡,結果就只有一個,破產。

僅剩下區區32億美元外匯儲備的韓國,現在就是這樣一家瀕臨絕境的『企業』。

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外債總規模超過1000億美元的韓國不僅無法再從海外獲得更多貸款支持,由於韓國股市的暴跌和韓元的大幅貶值,還導致對韓國放債的外資機構大量出逃,最終淪落到此時的境地。

現在,根本不需要再等到12月底韓國高達300億美元的短期外債到期,隨著消息的曝光,可以想見,外資的出逃只會更加瘋狂。

32億美元,可能連一周都支撐不了。

當消息從韓國爆開,迅速傳遍亞洲,乃至整個世界,韓國政府的第一反應是否認。

結果於事無補。

韓國周一股市開盤,所有人都忘記了上周還沸沸揚揚的西蒙·維斯特洛可能對韓國發起救助的小道消息,畢竟這些天過去都沒有結果,於是,韓國再次遭遇了股債匯三殺。

上周五收盤時已經回升到1698比1的韓元兌美元匯率,短短一天時間,直接跌破了2000點,達到當天收盤時的2037韓元兌1美元,單日暴跌幅度達到驚人的17%。

韓國股市周一全天的跌幅同樣也達到了11%,從上周五收盤時的329點大幅下跌至293點。

最慘的還是債務市場。

周一這天,外資幾乎完全不計成本地進行拋售,不顧一切擠兌。

最終,只是一天時間,由於海外資本從韓國股市債市的瘋狂出逃,韓國本就所剩無幾的外匯儲備,再次大幅減少了18億美元,這也意味著,韓國外儲在周一當天收盤后,就只剩下更加可憐的14億美元。

誰也沒有想到,哪怕一年前,全年GDP還高達6100億美元排名世界第11名的韓國,竟然突然淪落到如此地步。

整個韓國,無數人徹夜無眠。

周二一大早,韓國總統金泳三發表電視講話,鑒於韓國目前岌岌可危的經濟形勢,萬般無奈之下,韓國不得不做出艱難抉擇,實施緊急外匯管制,強制將韓元兌美元匯率鎖定為2000比1,同時,暫時關閉股市和債市。

而電視講話的最後,金泳三還宣告,韓國將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緊急救援。

短短的三分鐘電視講話播出,韓國內外,罵聲一片。

對於韓國民眾而言,幾乎所有人直到現在都還不明白,自己國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大家的印象里,韓國這些年一直欣欣向榮,是亞洲地區僅次於日本和中國的亞洲四小龍之首,1995年成為第一批WTO成員國,1996年還加盟了堪稱國際富國俱樂部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韓國國內的世界500強企業,現代、大宇、三星、LG等紛紛在列,亞洲地區數量也僅次於日本。

這樣一個國家,怎麼突然就瀕臨破產了呢?

索羅斯?

國際炒家?

金融風暴?

這些好像都不該是理由。

畢竟亞洲四小龍當中,另外三個,可是都挺過去了,沒理由作為老大的韓國竟然會倒下?

那麼,問題到底在哪?

無論如何,那就先罵了再說。

反正肯定是政府的錯,是財閥的錯,當然,索羅斯和國際炒家肯定也有錯。

罵了總不會錯。

對於國際資本而言,指責則是集中在韓國的強制外匯管制和關閉股市債市。相比此前還算在規則之內博弈的香港,這就是徹底耍流氓了啊。

當然,大家知道你的難處。

如果不關閉股市債市,不進行外匯管制,或許再過一天,韓國外匯就徹底耗竭。

但這也不是你耍流氓的理由啊!

如果接下來其他國家地區也這麼做,豈不就意味著,國際金融市場規則徹底無效,誰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想耍賴就耍賴,想掀桌子就掀桌子。

那還怎麼玩?

因此,當金泳三的電視講話消息傳出,無論是世界各國當局,還是國際金融資本巨頭,都紛紛表示了強烈的譴責。

好在……

唯一讓大家鬆口氣的一點,就是韓國還沒有徹底昏頭,不打算躺倒任嘲,而是向IMF發起了求助。只要IMF出手,可以想見,韓國短暫的金融停擺肯定會迅速恢復。

於是,各種利益相關方紛紛向華盛頓展開了遊說。

大家都清楚,IMF,不扯其他冠冕堂皇,它就是美國控制的,老美說了算。

美國東海岸。

長島東北部隸屬於馬薩諸塞州的馬薩葡萄園島。

時間是紐約這邊的周二上午。

這已經是韓國各大財閥掌門抵達北美的第三天。

大家來到美國,直接就被接來了遠離市區的馬薩葡萄園島,與維斯特洛體系兩位負責人展開談判。這讓本來打著希望這次接觸消息曝光以便緩解韓國國內緊張局勢的諸人都無計可施。

既然如此,那就談吧。

不過,對於維斯特洛體系拋出的拆分整合方案,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強烈反對。

韓國財閥的特點就是大而全,大家一直相信,企業越大,面對競爭和抗擊風險的實力也就越強,甚至,破產倒閉之類的事情,也和體量大到一定程度的公司完全無關。

這就是大而不倒。

西蒙·維斯特洛竟然讓他們直接砍掉部分核心業務進行產業集中,這怎麼能忍?然而,隨著過去幾十個小時,各種消息不斷從亞洲傳來,諸位財閥掌門今天都明顯沒有了太多底氣。 我叫江元道,家裡排行老三,也即將奔三!

我的職業是一名網路主播,以「被子」之名迅速走紅,巔峰之時也曾有數千萬粉絲!奈何……

……我到死都不知道陷害我的那個人是誰!

萬念俱灰之下,我跳海明志,竟然魂入洪荒!

成為了女媧造人的第一批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