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出意外的話,江山開出來的礦產,大部分也都是銷往國內的。

高層要是給了他支持,那到時候,他自然也是要給個友情價的。

「你想的倒挺好,不過,你怎麼就那麼肯定,你一定能開出礦來呢?」

高層還是持懷疑態度。

俗話說得好,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江山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但問題是,礦產行業,那是你說有就有,說搞就能搞的。

「我的眼光一向不會錯的。」

「只要您批准,專家們的酬勞,我直接按照他們單位上的十倍標準給!」

江山也不好解釋什麼。

難不成告訴高層,他是重生過來的,所以才知道這些?

這話跟別人說,別人可能不相信,但要跟高層說了,那可真說不準。

高層的思維,遠非常人所能及。

「好吧,就當是讓他們出外勤了。」

「不過,這方面的專家,都很金貴,任務也很重,一個蘿蔔一個坑,我儘可能的給你調,但能調多少,我也說不準。」

「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能想想別的辦法,更好。」

礦產的事情,雖然江山胸有成竹,但因為沒有實質性的證據,高層是沒怎麼放在心上的。

之所以給江山調專家,完全是看在了江山的面子上。

江山的面子,現在可抵得上千軍萬馬。 回去的時候,陸細辛一直心不在焉。

前頭開車的聶雨桐抬眸,透過後視鏡,悄悄瞄她。

大神不愧是大神,不僅智商高,顏值也高,沉思的模樣都這麼好看。

聶雨桐忍不住一再偷看,在她第三次偷看時,原本側着頭的陸細辛突然轉眸,提醒:「認真開車。」

「哦。」聶雨桐乖寶寶似的挺直腰板,開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認真開車。

陸細辛從沈家離開時,已經是下午四點,沈家離學校比較遠,這段路也比較堵,所以聶雨桐開得很慢,都半個小時了,才走了一半路程。

陸細辛靠在背椅,側低着頭,指尖挑起一隻吊墜。

她的手指細白盈透,與潤澤的羊脂白玉吊墜一塊,竟毫不遜色,甚至更豐潤飽、滿。

這隻吊墜上的貓爪,她很熟悉,似乎在記憶里見過。陸細辛的記憶一向很好,見過的東西很少忘記,但是奇怪的是,無論她如何努力,都想不起在哪裏見過這隻貓爪。

她捏起吊墜,指尖在上面碧色珠子上的『苗苗』二字摩、挲了一下。

這世間的事情竟然真的這麼巧,她幼年曾養過一隻貓,名字就叫苗苗。

陸細辛閉目沉思,這個沈家似乎和她有諸多牽連,但是她腦海中卻沒有一絲關於沈家的蛛絲馬跡。

想了一會,又頭痛了,陸細辛趕緊按揉太陽穴,不敢再想下去。

察覺到陸細辛神色不對,聶雨桐又偷看一眼,就這麼一晃神的功夫,車頭就懟到前面一輛路虎上面。

幸好兩輛都是豪車,速度也都不快,沒有引起大的損傷,車內只是輕晃一下。

聶雨桐趕緊踩剎車,急急忙忙下去處理。

「喂,你怎麼開車的?眼睛長到屁、股上面了。」從前方車內下來一個網紅臉大胸美女。

人倒是生得美,不過態度卻很蠻橫。

聶雨桐原本驚慌歉意的神色立刻冷淡下來,別看她在陸細辛面前是小迷妹,可可愛愛,但既然能在眾多候選者之中被挑選出來當生活助理,處事還是很老道的。

下了車,回手關上車門,免得驚擾大神。

然後,抬眼看了下輛車相撞的位置,語氣冷靜:「是你硬插過來。」

這場事故,其實並不是聶雨桐的問題,是對方強行變道,硬生生把車插、進來。

「看到沒有。」美女拍了拍車頭,「我車身已經過來了,是你追尾。」

「追尾?」聶雨桐好笑,「誰家追尾,追到後車門處。」

「哎呦,小丫頭還挺厲害。」美女上下打量了她兩眼,又瞄瞄她身後的賓利,眼中閃過不屑。

開這麼貴的車,全身上下卻沒什麼大牌子,顯而易見,這車不是她的。

一個年輕女孩子,開着不屬於自己的豪車,不外乎就那兩種情況:

要麼是司機,要麼是情、婦。

司機應該不可能,這麼灰突突老氣的車,都是那些歲數大的人開的,那種人根本不會找個小丫頭當司機。

看這小丫頭長得有兩分姿色,應該是情、婦。戰擎淵也沒想到這女人會突然哭,他突然感覺煩躁的很,好看的眉皺起,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別哭了,又不是要強了你,哭什麼?」

聽他這麼說,喬穗穗哭的更傷心了,邊哭邊哽咽著說,「你說你跟我有什麼仇啊,就天天想著要整我,現在還變本加厲了,打……我,為什麼就要針對我啊?」

她哭的可傷心了,白皙滑|嫩的臉蛋也哭的都是淚痕,戰擎淵看著她這樣,感覺沒意思的很。

「我只是想讓你記住教訓。」

男人很難得的開口解釋,在喬穗穗耳朵……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131章不可以 「阿迪?」紅子的語氣很疑惑,「沒,從來沒有。」

富江沉默了一會兒,繼續道:

「應該與魔法家族有關,而且和我家族是相識的。」

「我問問管家。」紅子說了一句后就快速起床,連睡衣都沒來得及換就跑下樓。

紅子和管家議論的聲音從那頭傳來,老管家接過了電話。

「是,若沒有失憶,您應當知道這個人。

「他的名字並非阿迪,而是安迪,安迪·弗拉德,羅馬尼亞人,居住在巴特谷古堡,后因不明原因移居至美國,是瓦拉幾亞大公的後裔。」

「我怎麼從沒聽說過!?」紅子震驚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因為很危險,您不該接觸這類事件,紅子大人。」管家委婉道。

「那憑什麼合歡可以知道?他連魔法都不會!」紅子激烈的反駁。

「富江大人不會魔法,卻可以知道您不該知道的事,這不正說明了富江大人的強大?」

老管家依舊委婉的表達着紅子的弱小。

紅子的聲音消失了,即便透過電話,富江也看得到紅子此時的沮喪。

老管家心疼的安慰著跪坐在地垂頭喪氣的紅子。

「也不全是因為這個原因的,紅子大人,要知道富江大人即便不會魔法也遠超尋常人類。

「何,何況,富江大人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其父尚在人世,鬼聻大人雖然也不具備魔法天賦,但卻繼承了肉身的力量。

「他能夠殺死被奉為漁民之神的魚姬就表明了他的力量遠在您之上。」

老管家不知出於何意,一邊安慰紅子,一邊打擊紅子。

紅子嘆了口氣,「合歡,你很想去找那個阿迪嗎?」

老管家接過了話,「富江大人,若您真的要去,老僕請願一同前往。」

「我不想,我不去!」富江立刻掛死了電話。

聽老管家和紅子一段話,富江世界觀差點崩潰。

雖然知道這世上有魔法,也親眼見過了路西法,但…

什麼?柯南一球踢爆了衛星?哦,那沒事了。

魔法一直都在我身邊。

確實,要是哪天真開啟了這個任務,肯定得帶上領悟了時間法則的十階大法神柯南。

富江嘆了口氣在長椅上仰著腦袋瞭望天空。

白雲一朵朵的飄過。

好想學魔法啊,對於非人的能力,人類天生就對其抱有渴求。

無論是想向鳥兒一樣在天空飛翔,還是長出獅熊虎豹一般的利爪。

這便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貪婪啊。

但他富江合歡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他討厭危險。

這時,電話鈴聲響起。

看了眼來電號碼,又看了眼時間,富江眉頭皺起。

真就把我當勞模了?

「什麼事?」富江的嗓音冰冷。

「怎麼語氣不好咧?不會沒睡醒吧?太陽都曬屁股咯,一起出去放鬆呀?」

龍舌蘭的腔調辨識度非常高。

「放鬆?」富江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一眼時間。

要麼龍舌蘭眼瞎了,要麼是他眼瞎了。

早晨不到9點去放鬆?

「不去,我是很注重儀式感的人。」富江說罷就準備掛斷電話,「我會等待婚禮,而不是選擇放鬆。」

「你想哪去了呀?怎麼和琴酒似的,思想太不健康哩。」

龍舌蘭不滿道:「你們倆的腦筋比伏特加差多咯,伏特加就從來不想歪呀。」

富江沉默著,等待龍舌蘭繼續解釋。

「是去健身房呀,趁剛開門的時候過去,人可少哩。」

健身房?富江剛想回絕,突然眼睛一亮。

龍舌蘭有個健身教練技能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