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能,你的風濕病是因為上次受傷沒有及時治療,導致身體虛弱,風寒濕邪趁機由傷口入體,由淺入深,侵虛襲入,留於關節,郁於筋脈,只要去除體內風寒濕邪即可痊癒,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真的,那太好了!」張濤激動的差點跳起來,慌忙伸出手來。

劉黎明為張濤把完脈說道:」現在你體內氣血凝滯,風寒濕邪已經由經絡而入侵襲臟腑,傷及心脈,幸虧今天遇見了我,要不,不出三個月心臟必出問題。」

「黎明啊,你說我這麽嚴重,我現在除了平常手足麻木之外,並沒有任何癥狀啊!」

雖然剛才親眼目睹了劉黎明的神奇醫術,但張濤不明白,自己天天吃這葯,就算是不治病,最起碼起到控制的作用,怎麼還會加重。

「呵呵!你平常吃着仙丹,當然感覺不出來了,再過一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啥球仙丹,你就不要涮我了,到底咋回事!」張濤一臉迷茫。

「我說的仙丹就是西醫治療風濕的法寶,三素:抗生素、維生素、激素,吃多了不僅讓你身體越來越虛弱,還會引起骨質疏鬆,到時候不說你抓小偷了,能不能下床都不好說。」

「啊,激素不是治療風濕的最好葯嗎?」張濤登時嚇得渾身一冷。

「不錯,這就是西醫的治療,可以減少你痛苦,但不除病根,這就是西醫和我們中醫的區別,不但治標不治本,還會得不償失損傷身體。」劉黎明沉聲說道。

「我說老弟,你就別嚇老哥了,快說咋治療?」張濤一聽急的焦頭爛額。 江南漁村,中海最有名的海鮮餐廳。

陳寧跟宋娉婷一家,為了慶祝此次順利度過公司遭遇的危機,一家人選擇到這裡吃一頓海鮮。

馬曉麗不太習慣在包廂內吃飯,她更喜歡在人多熱鬧的大廳。

於是陳寧就在客廳找了個位置,一家人坐下,點了一桌豐盛的海鮮,歡樂的享受晚餐。

但他們並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在包廂內,一個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正目光陰鷙的看在他們一家。

這個白色西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祝九齡。

祝九齡透過包廂的單向透視玻璃,望著大廳外正在吃晚飯的陳寧一家。

他沒想到他最近在背後搞了那麼多小動作,製造了那麼多禍端,竟然都被陳寧跟宋娉婷一一化解了。

他嘴角微微上揚,冷笑的道:「呵呵,看來我真是低估你們兩個了。」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輕易就把你們兩個弄死了,反而會讓我失去很多樂趣。」

就在此時,一個身穿黑色阿瑪尼西服的俊朗男子,帶著兩個隨從,推門走進包廂。

黑色西服男子一邊進來,一邊皺眉的說:「祝少,怎麼選擇了這麼一個低檔次的地方吃飯?」

祝九齡見到這黑色西服男子,臉上的陰毒表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容,笑道:「陸少你可算來了,別看這裡裝潢不咋樣,但這餐廳的味道還是可以的。」

原來,這個叫陸少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四庭柱之一陸家的公子,陸青雲。

陸家跟祝家雖然都是江南四庭柱之一,不過祝家的勢力主要涉及南方地下圈子,靠的是灰色生意賺錢。

而陸家則是南方的金融大鱷,同時陸家有多名家族成員在南方各城市武裝部擔任高職。

陸家地位比祝家還要顯赫,因此平日不可一世的祝九齡,見到陸青雲的時候,都要客客氣氣。

祝九齡跟陸青雲兩個坐下之後,祝九齡就打了個響指,吩咐服務員上菜。

旋即,各種各樣的極品海鮮就被源源不斷的端上來,祝九齡還開了一瓶價值十萬美金的白葡萄酒,跟陸青雲共飲。

陸青雲跟祝九齡兩個都是發小,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玩樂。

祝九齡最近被人廢了命根子的事情,陸青雲也是剛剛得知。

陸青雲此時就惋惜的說:「祝少,娛樂圈的一個老闆給我準備了一對雙胞胎美女明星,我還想著叫你一起去酣戰的。沒想到你竟然遭遇了男人的不幸,真是可惜啊!」

祝九齡自從被陳寧廢了命根子之後,就最忌恨別人提起此事。

雖然他知道陸青雲沒有惡意,但他心底依舊感到一陣不舒服。

不過他卻面色如常,微笑的說:「是啊,好懷念當初跟你一起泡妞的日子。我是不行了,不過你知道你這個情聖,還行不行?」

陸青雲平日自詡風流,以情聖自居,他笑道:「祝少你放心,在泡妞跟玩女人這方面,我沒有拉胯過。」

祝九齡趁機說:「要不咱們賭一把?」

陸青雲錯愕:「賭什麼?」

祝九齡指著外面大廳正在跟家人吃飯的宋娉婷,笑眯眯的說:「見到那個美女沒有?」

陸青雲見到宋娉婷,立即睜大眼睛:「噫,這女的極品呀!」

祝九齡微笑的說:「敢不敢跟我賭一把,看你能不能用施展你情聖的本領,去摸一把她的屁股,如果她不打你耳光的話就算我輸。」

陸青雲聞言笑哈哈的說:「小兒科,賭注是什麼?」

祝九齡淡淡的說:「你輸了的話,你收藏的那輛邁凱倫p1輸給我;如果我輸了的話,我家裡車庫的那輛法拉利拉斐爾就是你的了。」

陸青雲笑道:「原來你惦記我的邁凱倫,不過這次你輸定了,你的那輛拉斐爾很快就是我的了!」

此時,外面大廳的宋娉婷,正好起身,朝著洗手間方向走去。

陸青雲對祝九齡說:「看我如果戲弄她!」

說完,陸青雲就走出了包廂,跟著宋娉婷尾隨而去。

千千 最先破壞這種僵局的是劉雲,因為此時蚩尤分傷勢比較嚴重,需要趕緊治療。

「蚩尤,還可以嗎?」劉雲看著蚩尤,緊張地問道。

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麼嚴重的傷勢。

看著這麼嚴重的傷勢,劉雲也沒有什麼好的治療丹藥,僅僅帶了一款可以刺激血肉再生的藥劑。

這是劉雲自己閑暇之餘打發時間研製出來的,效果如何劉雲也不是特別清楚。

劉雲直接將這紅色的藥劑對著蚩尤背部的傷口淋下去,藥劑與血肉接觸的第一時間,彷彿有生命一般,往蚩尤的血肉內部鑽進去。

緊接著,那些血肉模糊的傷口處的肉芽開始萌發,迅速再生,填補了這裡的空洞。

看到這樣快速填補傷口的景象,趙公明和雲霄都不自覺地看呆了。

因為一般來說,修為越高傷口的恢復速度越慢,除非是太上道尊弄九轉金丹級別的療傷葯,不然不可能恢復這麼快。

雖然此時傷口癒合了,但是這肌肉的強度還是無法和周圍的肌肉相比,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修鍊才能恢復原初。

「道友,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妖族九嬰的法寶為什麼在你身上嗎?」

此時飛廉看著被日月精輪環繞的魅,出口問道。

「我殺了他,把它搶來了,怎麼有問題嗎?」此時魅不在意地說道,絲毫不覺得這事情需要對飛廉遮掩。

「你……看來我妖族不出手,真的被其他人覺得好欺負了。」

話音剛落,飛廉拿出一把五行扇和將十二顆定海神珠環繞在自己頭上。

他用力一扇,出現無數的火焰和水流,將魅團團圍住。

這火焰是先天神火之中的三昧神火,可以燃神魂,焚體魄,屬於攻擊力比較強勁的攻擊手段。

這水是先天弱水,這弱水擁有不浮一毛的特質和強大的腐蝕能力,之前劉雲在地府出現的一個弱水池中收集過一些。

兩者以中間為分割線,將魅直接包圍在其中,而飛廉頭上的定海神珠,飄到魅的頭上,不斷向外散發著鎮海之力,打算將被困住的魅碾成肉泥。

「本來以為結束了,我可以去其他地方了,但是怎麼又有人不識趣啊!」

魅的話語中聽起來像是無奈一般,其實裡面充滿了對飛廉的嘲諷。

飛廉聽完,直接火氣上頭,將自己手上的五行扇直接祭出最終手段——先天五行大陣。

五行之屬的先天神物在陣中返本歸元,變成一縷縷混沌之氣,侵蝕著位於陣中的魅。

「如果你的手段只有這點都話,那麼你的寶物也得歸我了。」

魅在話說完的時候,用手直接撕開眼前的空間,從大陣裡面走了出來。

「要不是身體限制,我不能施展很多手段,你一定會體會到什麼叫酷刑。」

魅出現在飛廉面前,然後右手直接穿心而過,將飛廉的心臟從胸腔里拿了出來。

飛廉在被奪走心臟后,用力往後跳,口中不斷噴涌著鮮血,胸前形成一個一手寬的空洞。

「道友,剛才多有冒犯,這顆心臟就當是給道友的賠禮,還有這定海神珠,如果道友不解氣的我這五行扇也可以給道友。」

此時飛廉就算再傻也明白,對面這個人的實力比起自己要強大太多了,現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雖然心臟被奪,但是在成仙后,心臟早已經不是他們的死穴,雖然會重傷,但是不會致命。

「遲了,我現在很不高興,我現在只想把你撕成碎片。」

在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突然飛廉連定海神珠也不要,直接逃離了原地,而此時魅的身體開始發光,分成兩個。

而劉雲眼疾手快,用星辰圖直接將這十二顆打算逃竄的定海神珠鎮壓下來。

「公明,快,動手,收了這十二顆定海神珠。」劉雲趕緊對著趙公明說道。

一旁看戲看呆了了的趙公明醒轉過來,趕緊祭出自己的二十四顆定海珠,將這十二顆定海神珠鎮壓。

並打算回去後跟通天教主說一聲,讓他幫忙抹除白澤的痕迹。

在趙公明出手后,劉雲也跑到那那隻小狐狸所在的位置,此時她們兩隻小狐狸因為脫力的緣故,已經化成原形。

一隻是粉紅色的,一隻是金黃色的,結合她們喜歡穿著的衣服,金黃色的是欣雨,粉紅色的應該是欣芸。

對於這兩者最後的爆發,劉雲也是心有餘悸,那個身影太可怕了,只不過那個人的身份到底是?

……

三人一同昏迷了過去,因為所處位置不安全,所以劉雲直接把他們全部接回來,放在留客島上修養。

「這裡是?」當欣雨意識恢復的時候,已經距離戰鬥結束過去了一個月了。

在欣雨醒來不就,欣芸也開始醒轉,看到一旁的姐姐,一時間腦子有點迷糊。

此時,門外走進一個金屬包圍的人狀物體,這是劉雲自己製造出來的機器人,為自己服務著。

「尊貴的客人,你們醒來了嗎?」這個機器人一字一句地說著,讓一旁的欣雨和欣芸感覺到十分詫異。

「我沒事了,你是這裡的主人嗎?」欣雨看著眼前的機器人問道,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生物。

「不是,我是W2020號,負責處理這裡的家務的家務機器人。」

「家務機器人?那是什麼?」欣芸不解地問道。

「你們兩個醒來了,就跟著這個機器人來到大廳這裡,我和蚩尤在這裡等你們。」就在欣雨打算詢問的時候,劉雲的聲音從機器人身上傳了出來。

欣雨和欣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沿著機器人的指引,來到了大廳。

這裡各種傢具被雕刻上各種神文,每一件都不遜色於普通的三品仙器,而且這些神文隱隱間互相交應著,彷彿是一個巨大的陣法。

欣雨對著周圍觀察著,開始對劉雲警惕起來,而一旁的欣芸看著眼前迥異於狐族的擺設和布置,好奇地到處觀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