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Knight看着自己僅有的2件半裝備,猶豫了一下,「放了吧!再讓我打點錢!」

第三條火龍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被小龍堡穩穩懲下!

做為團隊翻盤希望的手子哥現在急需經濟來補充傷害!但是面對RNG即將到手的火龍魂,手子哥的時間也不多了!

已經沒有什麼拿資源意義的karsa將自己的野區全數讓給了手子哥!

RNG這邊在寧越的指揮下穩步推進,每有視野條件的位置該讓就讓,哪怕是自己的紅buff,缺少視野RNG也選擇了放掉!

除了ming身上都有賞金的RNG顯然不想給哪怕一波機會!

在第四條小龍刷新前一分鐘,五人同時回家,在寧越的指揮下所有人都帶了2個真言,並且除了ad連飾品眼都換成了掃描!

中路gala和xiaohu加上起飛的小龍堡三人保持着兵線的壓力。

寧越則跟ming開始清除TES的視野!

隨着大量真言落位,TES龍區甚至自己紅區的視野都漆黑一片。

而此時,小龍即將刷新的時間點再讓輔助回家補充視野資源明顯不現實。

接手指揮的手子哥,指揮隊友放棄中路線權,趕往龍區!

因為沒有視野,眾人不斷的用自己的小技能試探著前進。

隨着TES眾人的不斷推進,被打的之只有半血的火龍很快進入到TES眾人的視野中!

Knight看着面前的四人唯獨不見猴子,心中頓時一緊!

……

從一開始就躲在紅buff處的寧越在TES不斷推進的時候就繞了一圈到達了藍色方F6處。

寧越看着TES眾人的位置差不多后,瘋狂標記走在最前面的鱷魚!

gala瞬間舉起手中的魔法弓,大量的寒冰元素以極快的速度化為一支箭!

「咚!」

魔法水晶箭死死的定住了開啟大招的史前巨鱷!

團戰一觸即發!

poke能力出色的中野二人組瞬間將鱷魚的血量削減了近一半!

看到自家上單被開的泰坦不再管不知道位置的猴子,急忙給出控制,試圖讓鱷魚活下來……

在看到泰坦交出所有技能的瞬間,寧越動了!

一個拎着金箍棒就敢大鬧天宮的主,面對這麼大的舞台,自然要發揮自己猴王的本性!

寧越並沒有選擇隱身貼近後放R,不為別的,手上都有閃現的TES眾人很容易就拉扯掉自己的開團,那樣做根本無法打出最好的效果!

出現在TES視野里的猴子,讓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沒有貪圖平a的寧越在e上去的瞬間就通過w更換了位置。

在隱身結束前,寧越覺交出閃現試圖把發條擊飛!

可是,神經緊繃的手子哥在寧越進入隱身的瞬間就交出自己的閃現。

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被開,TES只有潰敗的局面!

改版后的猴子,假身也是可以釋放大招的!

寧越雖然沒有擊飛最重要的c位,但tes上野輔都同時被擊飛!

「殺鱷魚!就殺鱷魚!」

「小心點!保小龍!」

RNG語音里再度瘋狂起來……

這時,寧越才發現,RNG眾人由於想秒鱷魚的原因,站位已經有點集中了!

寧越急忙說道:「散!」

還沒等他在說些什麼,只見手子哥從一個刁鑽的角度釋放了自己的大招,恐怖的衝擊波將比較脆的RNG中輔野二人組瞬間擊飛!

與之消失的還有RNG三人近一般的血條!

可惜的是由於ez發育不良,一個大招竟然根本沒刮掉三人什麼血量!

後排被攪和的天翻地覆!

被猴子切割的完全失去陣型,RNG在僅付出gala的生命換取了3個頭加一條火龍魂!

這波團戰結束,入賬2個頭的小龍堡,直接成了大boss,只要有他在,幾鏢就讓守塔的人不得不回家補充血量。

RNG眾人就依靠着小龍堡誇張的傷害穩步推進!

「Godlike!」

恐怖的傷害讓小龍堡第一次達成超神成就!。 ,

第603章

張小霜趕緊遞紙巾過去,輕聲安慰道:

「有晴姐啊,別哭啦,對胎兒不好。海平哥回來了,這個家就大團圓了呀!再有宋大哥,一切都充滿了希望呀」

「呵呵」蘇有晴抹著淚,苦澀的笑笑,「小霜,你不懂他倆之間,唉,一言難盡」

「我知道啊!以前宋大哥糊塗,他們打過不少架,相互傷害。可現在你看,多好啊,跟親兄弟似的呢」

蘇有晴長嘆一口氣,點點頭,內心無數的情緒

那邊,宋三喜總算是和杜海平分開了。

大衣和圍脖拿出來,讓杜海平穿上。

杜海平呵呵一笑,直接穿上,圍上圍脖。

「嗯,不錯不錯。你這」他指了指宋三喜的圍脖,又指了下自己的,「哈,我知道了,有晴的手藝,對不?」

宋三喜,一本正經,完全不慌。

「大姐啊,懷了孕,閑不住,給大家都織呢!」

「也好。我在國外聽說,懷孕了動手的手工活,能發育胎兒大腦」

「呵呵,是嗎?真有這講究?」

「那可不?你這個神醫,還不知道?」

「呵呵」

沒多時,宋三喜和杜海平,出來了。

宋三喜指了指那邊,「去吧,大姐在車裡等你,外面風大,別太激動呃」

「老婆,兒咂,我回來啦!」杜海平已經大步飛奔,撲過去了。

宋三喜站在原地,搖頭淺笑。

杜海平衝過去,蘇有晴已經開門,下來了。

杜海平抱住妻子,眼淚都要下來。

不敢抱太緊,嘴裡哽咽。

「有晴,辛苦啦,想死你了。」

「我好了,我全都好了」

「感謝三喜兄弟,要沒他,咱這家」

「他把這個家,把你,還有孩子,照顧的可好」

「」

又是一陣噼里啪啦。

蘇有晴卻是含著淚,趴在丈夫寬大的肩膀上。

視線,落在宋三喜的身上。

這含淚的臉,蓬鬆的秀髮,冷風吹掃。

是那麼的,凄然楚楚。

喜教父只能,裝著沒看見。

把兩個旅行箱,拖著朝自己車走去。

「罷了罷了,到底咱還是上了年紀的人,經不起這種情景的衝擊,心軟,難受」

是夜,杜海平大醉一場。

宋三喜陪著喝了些酒,沒醉。

杜海平不醉,也說不過去。

重拾男兒信心,喜獲高職位,年薪豐厚。

回家來,一大家人,住上豪華大別墅。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喝啊!

喝醉了,連二樓的主卧室都沒進得了。

一身酒氣,對孕婦不好。

進了二樓的客房,睡得呼啦啦的。

做夢都在說謝謝三喜兄弟。

都在說:老婆,我太能啦,我不再是軟弱的我啦!

甚至,醉夢中,都笑醒了。

悄悄推開主卧室的門,看著床上,睡的安然的妻子。

他,笑的跟傻子似的

而當天晚上,宋三喜喝了酒之後,一點沒有從前的狂性。

依舊,彬彬有禮,斯文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