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賈四方要不是仔細研究過王鴻的情報,知道這傢伙有時說話不過腦子,恐怕非得認為對方在嘲諷他。

王鴻隱隱察覺到了對方的不喜,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原因,抱歉一笑道:

「王某年輕識淺,有時會在無意間得罪人,若是樓主覺得不妥,還請直接明言。」

賈四方點了點頭,走到房間里坐下,讓侍女離開之後,瞥了王鴻一眼說道。

「王城主最近幾個月,手是不是伸得太長了?這樣可不利於路西城和金錢樓的合作。」

一兩句口頭是非,賈四方真不會在意,但涉及金錢樓的實際利益,他就必須拿出來問清楚了。

而王鴻今天既然來金錢樓,自然也做好了準備,點了點頭說道。

「賈樓主,這東武洲最近是越來越亂了。」

「三天前天涯刀宋遠釣我出來,我察覺到不對勁,約了瀟湘郡主等人一起去了一趟。」

「結果宋遠這傢伙,居然臨陣突破到武魂期……」

賈四方原本聽到宋遠和朱顏的消息,已經起了很大的興趣,結果聽說宋遠臨陣突破到了武魂期,當即驚得站了起來,打斷了王鴻的話問道。

「宋遠真突破武魂了?你怎麼活著逃出來的?」

四階和三階是一個大跨度,就算四五名巔峰宗師聯手,都很難抵擋一位武魂期強者。

「宋遠已經死了,具體怎麼死得不方便說,涉及到一些私人隱秘,但我相信以樓主的能力,打聽一下並不困難。」王鴻眯著眼睛,似笑非笑的說道。 他答應了。

隨後,他就把一串密碼發了過去,順便,還有一張軍部分區的地要結構圖。

匿名人看到了,終於滿意了。

匿名人:「好了,神中校,多謝了。」

神霄:「你答應過我的,不許傷他性命。」

他似乎還在掙扎,在最後的時候,還不忘叮囑這個人一句。

這個人,卻忽然回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來。

匿名人:「神中校放心,既然你現在還不想讓他死,我們是一定會滿足你的,我辦事,不會比你以前找得那些人差。」

「……」

就像是一記炸雷猛地扔下!

這坐在電腦前的中年男人,幾乎是瞬間,只看到他像被人踩了痛腳一樣,臉部劇烈一扭曲后,「啪」的一下,他就把電腦給關了。

那是一直生長在他心底最深處的蛆!

——

溫栩栩最後還是在裴慶雲的解釋下,明白了神宗御的意思。

頓時,她又是好一陣驚世駭俗!

這老頭子,他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怎麼突然做出這麼不經過腦子的決定來?

溫栩栩有點扛不下這樣的「大任」,她決定明天去找一下霍司爵再說,反正,他後天回來,觀海台這邊明天要去給他送衣服。

溫栩栩做了這個決定,便帶著孩子們去休息了。

一夜好眠。

翌日。

因為孩子們還要上學的緣故,溫栩栩早早地就起來了,照顧著他們起床洗漱。

「媽咪,我跟你說噢,老師跟我們說,這個星期五要開家長會。」

剛從被窩裡爬起來的小糰子,被媽咪穿好衣服后,窩在媽咪懷中帶著一絲睡眼惺忪忽的奶聲奶氣告訴了她一件事。

家長會?

溫栩栩頓時眼睛亮了亮:「真的?是關於什麼呀?」

她還沒參加過這種活動,這幾個孩子自從上了小學后,家裡一直都在動蕩中,她連親自送他們上學,都是近段時間才有的機會。

「哎呀媽咪,沒有別的啦,就是學校例行的家長會啊,談談學生的成績和表現什麼的。」

墨寶一聽妹妹提起這個,生怕媽咪又知道這次的家長會,就是針對他們兩個小二世祖把學校搞得雞飛狗跳的事。

學校肯定不知道那些學生大面積轉學,是因為擔心白神兩家的戰火燒到自己身上。

他們還以為,是學校的制度和教學質量出了問題,所以想要緊急召喚了一下家長,穩一穩他們的心。

順便,再展示一下學校的質量。

溫栩栩聽到,沒有懷疑:「原來是這樣,那可以呀,後天是周五,剛好你們爹地也回來了,那到時候我跟你們爹地一起過去好不好?」

「真的嗎?」

這話一說出來,三個寶貝全都激動了。

他們小臉開心的笑著,全都撲到了溫栩栩的身邊,就連一向不喜於色的霍胤,也是兩眼亮晶晶的抱住了媽咪胳膊。

溫栩栩將他們的反應看著眼裡,伸手便揉了揉他們的小腦袋。

「當然是真的啦,你們是三個小寶貝,理當父母一起過去的,到時候,如果你們爹地不去,我拖也要拖過去。」

溫栩栩最後還給他們保證了一句。

三個小萌寶徹底放下心來了,洗完臉刷完牙,他們第一次主動背著小書包快快樂樂的跑下了樓,然後讓沈副官送他們上學去了。

溫栩栩看到他們走了,也換了一條連衣裙,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后,從樓下下來。

「田管家,早,你今天是要給小少爺送衣服嗎?」

「早,孫少奶奶,對的,他明天就回來了,今天送些衣服過去讓他換,明天,老爺子應該會先帶他去吃個飯。」

管家老田看到是這位孫少奶奶叫他,連手裡正在忙著的活都不幹了,恭恭敬敬的停下來回話。

溫栩栩便趕忙接過話頭:「那我去吧,反正我上午也沒什麼事。」

老田:「……」

有心想說,軍部那種地方,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去的。

可最終,他看到了這個女孩那雙明亮的眼睛里,透露出來的渴望還有請求后,他還是同意了。

「好的,那我去跟老爺子說一下,他跟那邊的人打聲招呼,至於小少爺的衣服……」

「我去收,這個我知道的。」

溫栩栩開心壞了,忙不迭的把這件事懶在身上后,她就馬上轉身又跑去樓上了。

她當然知道了,他所有的衣物都是她置辦的,衣櫥也是她整理的,她怎麼會不知道他喜歡穿什麼?

溫栩栩快速的收了兩套衣服,還有領帶皮鞋等等,她都收拾好了,這才從樓上下來,然後在神宗御的默認下,開著車就去了軍部。 ,

第733章

這小情態

撩的宋三喜的心,一盪一盪的。

心頭暗嘆了一聲,裝着不知道。

家裏的事情,也沒穩定。

那一世的愛人,音訊未有。

這些事情,還想啥呢?

咱雖然有病,但也能正經點的

抱着林洛嬌,先去拍片子。

穩抱,輕放,輕輕推入機器。

他不需要報告,只需要在顯示屏上,看看腰椎和尾椎的情況,掌握了就行。

不多時,情況明了。

關了機器,把林洛嬌弄出來。

「三喜哥,我到底怎麼樣啊?嚴不嚴重?」

宋三喜很輕鬆的樣子。

「腰椎脫臼,問題不頂嚴重。可能是奔跑的時候,所致。」

「尾椎的骨裂,略有點嚴重,地毯和勾子的緩衝作用,剛好沒發揮好。」

「不怕,這個,家裏還有特效藥。大約,一周,能完全康復。」

「哇!」林洛嬌有點激動,抱着三喜哥的脖子,差點都要親他一口了。

但她,到底還是有素質的小寡婦,忍住了。

一周時間,夠短了,她高興啊!

人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呢!

三喜哥,真是神醫!

而宋三喜的葯,是上一次蘇有欣斷了肋骨配的,還剩下不少。

正好,也能派上用場。

隨後,他抱着林洛嬌,放到了實驗台上,就當是手術台了。

解開大毛巾,面對她已經青烏紅腫的傷處。

先,還是用乾冰包布,在上面敷一下。

很涼,林洛嬌都啊啊叫了好幾聲,收縮了好幾下。

那個動態,看的三喜哥白旗飄飄。

不過,她終於適應了。

宋三喜一陣操作之後,讓所有的破裂血管收縮,凝固傷口創面。

這速度,也是相當快的。

效果,也很明顯。

接着,宋三喜取了一支神經阻滯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