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玄天功嗎……可以,這份賭鬥我答應了。你把這東西簽下來吧。」

說着,秦安從懷中掏出來一份羊皮紙,在上面不知道寫了一些什麼,然後交給了唐三。

「這是什麼?」唐三看着眼前的羊皮紙,上面寫着這次賭鬥的條件,已經雙方的賭注,以及假如雙方失敗的後果是什麼。

唐三也想不明白秦安到底是什麼意思,但也在自己那一塊簽下了自己和學院的名字。假如他鐵了心想毀約,難道這張紙就有用了?難不成他毀約或暗中做些手腳以後,秦安還能拿着這張紙去告他不成?

「這是自我約束證明,假如雙方有誰打算戰敗后破壞約定,那就會受到極其可怕的懲罰!就算是不死,你也別想修鍊了。」

玉小剛聽到以後,趕忙奪過唐三手裏的羊皮紙仔細查看每一條內容,生怕秦安在裏面寫了什麼無法注意的條款來害他們。

仔細看了一遍之後,他發現這些條款沒有什麼陰謀,只是和之前他說的要求幾乎一樣的內容。就算是他也找不出什麼缺陷來。

「但我們還有一個要求,你們這次派出的隊員不可以有魂力高出我們魂環等級的隊員!」

玉小剛還是有些不安地插入了一條要求,他擔心秦安會親自下場參戰。那樣的話還打個屁啊,那就是根本不可能贏得勝利的戰鬥。乾脆直接投降了,給弗蘭德辦葬禮去算了。

「可以。」秦安想都沒想就痛快的答應了下來。反正也就是他和獨孤雁兩個人上不了而已。就算是這樣,現在的秦安隊員再加上被他教導了幾個月的寧榮榮和朱竹清兩個人,打他們簡直不要太輕鬆了。

「那好,小三我們走。」大師看到自己老朋友身上的石化也暫停了,他也沒有廢話,直接帶着唐三去找其他人去商量戰術去了。

而這邊,斗魂場的主管連忙為秦安辦理了賭鬥的手續。這樣一來,哪怕出了人命有沒有關係了。畢竟斗魂場中,拿什麼當賭注的傢伙都有。而這種直接賭生死的戰鬥,他們也是經手了好幾次,已經見怪不怪了。

而另一邊,史萊克的休息室裏面,玉小剛正絞盡腦汁地思考着對付秦安戰隊的方法。從斗魂場那裏得到的情報來看,這支戰隊哪怕真的沒有四環魂宗以上的魂師都不好打。

「小三,這次戰鬥我允許你使用暗器!,直接去把玉天恆淘汰掉。只要玉天恆倒下了,這支隊伍給我們的壓力也就小了許多。」

玉小剛小聲對唐三說完,向隊員們宣佈了自己的作戰策略。由唐三和戴沐白作為主力,想辦法去把藍點霸王龍武魂的玉天恆踢出局。這支隊伍很明顯就是所有人保玉天恆的戰術,只要他出局了,那一切都好說。

說完計劃,大師還有那充滿鼓舞力的語言給他們大了一波雞血,說的戴沐白等人熱血沸騰的。所有人好像都看到了自己戰勝對面的隊伍,把自己老師營救出來的場景。

而在這幾個沸騰的人之中,楊家兄妹大眼看小眼地坐在那裏。他們一點都不想參加這場斗魂,無論那一邊勝利都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可現在,他們已經無法離開了。

就在這樣的環境中,他們等了好一會以後,有一位侍者前來敲門。隨後帶着他們來到了競技場之中。大家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他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秦安看看他們史萊克的本事。 范志明就這麼看著葉一鳴,幾秒鐘后,啞然一笑:「我在北江多年,從未見到比我還要牛筆的人,你還真是算第一個。」

「你,也只不過是小小一個葉家私生子,都敢這麼說話了?」

范志明早就調查出葉一鳴的社會背景了。

得知葉一鳴是葉家私生子后,壓根就沒放在眼裡。

如果是葉家真正的大少爺,那自然是畢恭畢敬得很,。

可,一個私生子算個什麼鬼?

「走吧,初唐。」

葉一鳴回頭林初唐道。

林初唐嗯的一聲,沒想到葉一鳴脾氣還是挺好的嘛,以為葉一鳴上去就把這范志明打下馬呢。

葉一鳴啟動電動車,林初唐上車。

范志明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雙腿夾了下馬肚子,那一匹馬馬上走到了葉一鳴的跟前,直接攔住了去路。

「我,這一匹汗血寶馬,從東北那邊空運過來的,差兩百萬夠一千萬,行走在路上,就是一艘航母,碰不得,哪怕是一根毛,掉了,都很之前的。」

范志明在馬背上高高在上的說道。

北江,絕不容許比他更牛逼的人存在。

「范先生,你這什麼意思?」林初唐皺眉,「你這是用你幾百萬的馬匹來碰瓷我一個小電動車。」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哈哈哈哈。」范志明大笑,「你真說對了,我就是拿幾百萬來碰瓷的,傷到我馬匹的一根毛髮,你們賣房子賠錢吧。」

「這裡,都是監控。」

范志明氣焰囂張之極。』

就是利用這附近的監控,讓葉一鳴出手打馬匹,到時候,嘿嘿,葉一鳴吃不了兜著走。

據說,葉一鳴是當兵回來的,那就用文斗的方式來整死葉一鳴。

他是生意人,生意人就不要打打殺殺了。

以錢壓人就行了。

「你。」林初唐被氣到了,這也太無恥了,太不要臉了。

「一鳴,我們下車,走回去。」林初唐惱火道,就不行,范志明能一直騎著馬皮跟在身後不成。

「不用,我叫這馬走便是。」葉一鳴淡淡道。

范志明聽到葉一鳴的話,撲哧哈哈大笑:「怎麼?你叫我的馬走人,這一匹馬是我馴養出來的,花費了很多精力和心血才馴服的,你叫我馬走人?你要是能讓我這馬聽你的話,老子把這馬給你。」

「這麼大方?」葉一鳴笑道,回頭問初唐。「初唐,你好像沒騎過馬吧?」

林初唐嗯的一聲點頭。

騎馬?真沒有。

以前哪怕是林家大小姐的時候,也沒騎過馬。

「我估計小棠也很喜歡這一匹汗血寶馬,既然,范先生對我們這麼客氣,那我們就收下,送給小棠當做禮物。」

林初唐看葉一鳴胸有成竹的樣子,也是蠻意外的,難道,葉一鳴真的讓這汗血寶馬聽話不成?

剛才范志明也說了,這寶馬是他花費了很多時間和心血馴服的,現在葉一鳴才第一次見馬匹,怎麼讓寶馬這麼聽話呢?

「那這樣吧,如果我能叫得動這寶馬,這寶馬歸我。」

范志明絕對的自信馬匹的忠誠程度;「一言為定。『

「然後,我會給洪隊長打電話,讓李海走人,順帶,餐廳也重新開業。」

「是個男人。」范志明道。

范志明根本不怕葉一鳴反悔。

「這麼好的一匹汗血白馬被你騎了,算是浪費了。」葉一鳴道,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

「把,這個人,甩下來。」

葉一鳴雙眼倏然一眯,一股野獸之王的氣勢籠罩這汗血寶馬。

。 第十六章笑裏藏刀

李忠奎突然神色一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挺身而起,指著劉黎明吼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劉黎明,你給我聽好,今天三萬塊錢西藥,你要也得要,不要還得要,秦少馬上就到!」

既然撕破臉,劉黎明也不客氣,冷冷的喝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我劉黎明也不要!」

「滴,滴……」

幾聲喇叭過後,一輛貨車緩緩的停到了衛生所正門口。

「你他娘的給我嘚瑟,天王老子來了!」

罵完,李忠奎斜視了一眼劉黎明,看看外面的貨車,慌忙出去迎接。

劉黎明頭也不回,不用看,一定是秦少天來送葯的車。

幾分鐘過後,秦少天在李忠奎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李忠奎怒視了劉黎明一眼,對着秦少天殷勤的,笑着介紹道:"少天啊,這是我們村的村醫劉黎明!」

「嗷,不用介紹了爸,我們有過一面之緣!」

說完,秦少天摘下墨鏡,優雅的放在衣兜里,自己找把椅子坐下,翹起二郎腿,手指不停的在桌子上滴滴答答的敲著,眼睛打量著屋裏的陳設,不吭不哈。

我靠,真孝順,還沒過門爸可叫上了!

臭婊子立牌坊,和李忠奎一個德行,秦少天不說話,李忠奎也跟鱉似的縮著頭,一個屁也放。

都是女婿見老丈人跟孫子似的,這他媽的老丈人見女婿跟老鼠見貓似的。

「我說秦少,實在對不起,你的葯我真的不能賣,想必我們村長已經跟你說了,你還是拉回去把!」

劉黎明沒有他們的花花腸子,也不想和他們這種人玩心計,直接了當的拒絕。

「嗯,知道,知道,我進來,沒說讓你買我的葯啊!」秦少天聽后很自然的點點頭,不怒反面帶微笑。

「少天,你……」李忠奎不明秦少天什麼意思,着急張口要問,秦少天示意閉嘴。

「呵,呵,謝謝秦少體諒!」

劉黎明笑笑鞠躬致謝,雖然不喜歡這個人,可人家截止到現在並沒有說什麼難聽話,待人接物基本的禮數,還是不能失得。

「黎明兄,我看你診所的房子也年久失修了啊,是該重新裝修裝修了吧!」秦少天熱心的問道。

「是啊,年份和我們兩個人的年齡還大,該修修了!」劉黎明嘆了一口氣。

「呵呵,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出錢,給你的診所裝修裝修,咋樣!」

「那倒不必了,有空的話我自己會修的,謝謝秦少的美意!」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劉黎明婉言拒絕,知道這肯定是一個圈套。

「看來,黎明兄,你這是要拒友於千里之外啊!」秦少天依然面色如常,語氣和藹。

「對不起,我劉黎明這人啊,向來不吃嗟來之食!"

"好好,有骨氣啊,那就算了!」秦少天怔了一下,臉色一沉,咬咬牙,壓下火氣,起身叫道李忠奎:「爸,我們走!」

「秦少,慢走,不送了啊!」

劉黎明笑笑,沒和秦少天打過交道,雖然心機重,但還算講理。

「啊……」李忠奎一驚後點點頭,也跟了出去。

「啪、啪、啪……」

兩人前腳出去沒多久,轉眼間,眼前磚頭滿屋飛,瞬間衛生所里一片狼藉,劉黎明慌忙從後門逃出。

「真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娘那腿,這貨笑裏藏刀啊!」

劉黎明躲進菜園子,轉身看到,一陣磚頭狂扔過後,三個黑衣男子手持三尺多長的鐵棍,開始對衛生所里的東西瘋狂的打砸起來,頓時屋裏噼里啪啦聲綿遠不斷。

打砸聲已經吸引來不少村民。

「我里親娘啊,這是咋回事,他們為啥把衛生所砸了!」

「哎,你沒看見秦鎮長家的大公子在這裏,一定是黎明這孩子得罪了他!」

「就是,得罪誰不好,得罪小皇帝!」

「不知道黎明這孩子咋樣,傷著沒有,真是無法無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