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那隻狐狸就在附近看著我們和睦的一家,然後還虛偽的說非常羨慕我們,讓它想到了自己的家人,說著還流眼淚了,然後悲傷的跑開了,不想讓我們看到。」

「我們也沒有太在意,畢竟幾乎已經被那狐狸的演技騙的沒有防備了,加上它也沒有跑開非常遠。」

「也就一會,它急匆匆的跑過來了,說是一隻大鬣狗發現它了,往這邊跑來了,叫我們趕緊一起跑。」

「這次我們都沒有任何懷疑,因為真的看到遠處一隻大鬣狗在狂奔而來,我們立馬跑。」

「這次還是它帶路,鬣狗這次追的緊,我們跑到一處地方的時候,它突然腳崴了一下,說不小心觸發了舊傷,讓我們別管它,趕緊跑。」

「我們說它怎麼辦,它很著急,說再不跑就都得被那隻大鬣狗抓住吃了,它會往另一處跑,吸引鬣狗,還給我們指了一條路,說它不想再看到一個和睦的家庭被毀。」

「我們很感動,也不在推脫了,那鬣狗已經越來越近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它給我們指的那條路,就有一處像今天這樣的雜草堆,很像,而且以往幾次也跑過類似的,所以根本沒有任何疑慮。」

「我們跑了,還感激的回頭看了看那狐狸,它也微笑著面對我們,還搖了搖爪子,示意我們快跑。」

「真的,當時我被感動到了,相信我爸爸媽媽也是吧,後面才知道那笑容背後有多虛偽。」

「所以我們經過雜草堆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和防備,爸爸直接第一個踩了上去。」

「接著我看到了讓我畢生難忘的笑容,那笑容是多麼的陰森,一副計謀得逞的笑容,因為我還一直看著那狐狸,心懷感激的看著它。」

「啊……別上來!爸爸慘叫大喊,可一切都已經晚了,媽媽也已經踩了上去。」

「我看到了血淋淋的一幕,爸爸的前腳被夾子夾斷,躺在雜草堆上顫抖,很快媽媽也同樣如此,只不過她是後腳。」

「我以為下一個就要輪到我了,可不知道媽媽哪裡來的力氣,最後時刻她反應了過來,拼盡全力,用前腳抓住我,把我甩了出去,甩出了雜草堆,到了對面。」

「鬣狗已經趕到了狐狸身邊,它沒有去咬狐狸,而是和狐狸一起,大搖大擺的向爸爸媽媽走過來,臉上儘是虛偽邪惡的笑容。」

「孩子,快跑呀!別看了,好好活下去,再也別相信任何動物。媽媽焦急的催促我,爸爸在哽咽,神色悲哀,滿滿的都是愧疚感。」

「是我害了你們,怎麼能相信狐狸呢,怎麼能相信,孩子,快走呀!爸爸絕望的喊道。」

「我們什麼都反應過來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個陰謀,從最初的碰到這隻狐狸,這個陰謀就開始展開了,狐狸用它那狡猾的本性,加上完美的表演,整整一個月,把我們引誘到這個陷阱里。」

「狐狸和鬣狗過來了,殘忍的盯著爸爸媽媽,還有無助的我。」

「孩子,你再不走,我死都不會的安心的,聽話,快跑,好好活下去。媽媽再次看向我說道,眼裡全是期許的目光。」

「我終於算是恢復了一點鬥志,我深深的看了爸爸媽媽一眼,她們見我站了起來,眼裡滿是欣慰的目光。」

「我狠狠的看了狐狸和鬣狗一眼,把它們的容貌深深的印在了腦海里,悲憤的轉身就跑。」

「我還聽見狐狸說可惜了,不能讓我跑了,鬣狗說要先處理掉雜草堆上的陷阱再去追,不然雙腿難保。」

「這個雜草堆上的陷阱害了我的爸爸媽媽,最後也為我爭取了最佳的逃跑時機,我當時還小,達不到爸爸媽媽的速度,還真不一定能跑得過鬣狗,尤其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心境已經崩了。」

大白講到這裡,停了下來,它抬頭望向天空,在控制自己內心的悲傷。

這一刻,很安靜,林小木和大家都很默契的停了下來,守著大白。 15層除了魔族士兵少了,囚犯都變少了,這感覺好像沒什麼不妥。

「正常。」

萊特解釋說道:「15層在往下走,囚犯的危險性就越大,通常來說上面兩層的囚房基本足夠關押日常進來的囚犯,畢竟….」

進入重樓的囚犯基本九死一生,很少說和祭祀一樣能夠足足關押了上百年,這絕對算是這裡的老人。

除了在警惕周圍隨時可能來襲的魔族,眾人還樂此不疲的分配裝備。

剛剛魔族雙煞掉落了十幾件的紫色品質的裝備,雖然沒有金色品質,但已經可以說跟BOSS的爆率一樣豐富。

「這個適合我!!!」

這不,小綿羊看著林瘋手裡的細甲裝備眼睛都瞪直了。

「行行行,適合你你就拿著吧。」

林瘋笑了笑。

反正這些裝備都是大神打下來的,他自然也不能吝嗇,隊伍里只要有需要的就盡數分配,不需要的…那就會落到他的背包。

一來一回。

他穩賺不虧,不…是賺爆了!

很快。

十五分鐘過去了。

期間遇見了六匹魔族的士兵,詭異的是這些士兵近乎都是兩三個人一組,實力很強,但在秦昊面前卻猶如切瓜一樣被快馬亂斬。

「這群傢伙,還真是自大啊,幹嘛不一起上呢。」

小綿羊問道。

「你傻啊。」

林瘋一挑眉,笑著說道:「弄那麼大個場景,還不是為了給玩家冒險來的,堆怪太多的話還有什麼體驗。」

「再說了,前面兩層你還沒有看夠嘛。」

聽他一說,好像確實是這樣。

有了小綿羊進入隊伍,林瘋也不愁沒有人能嘮嗑,二人相聊甚歡,甚至還讓小綿羊答應來五穀城鎮加入燈海公會。

「兄弟,你放心來,我們公會不說別的,位置這玩意絕對不缺!」

林瘋拍了拍胸脯打這包票。

「沒問題!」

小綿羊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然。

隨著越加深入,15層可以說已經探索了有三分之一,這裡遠要比17層、16層大上許多,很多地方因為一眼能夠看見頭。

所以讓紫羅蘭去探查情況沒有發現百忍便鑽進另外一條路。

….

半小時過去后,隊伍終於停下了步伐。

「靠,這鬼地方,差點把爺爺我的腿給走廢了。」

林瘋順勢癱坐在地上。

可笑的是。

這半小時的探索,遇到的戰鬥並不多,而且秦昊解決的相當利索,幾乎可以說是暢通無阻。

但這要命的路程就跟跑長途馬拉松一樣要人命。

如果說這裡不是遊戲,林瘋打死也不可能跟著跑那麼久。

「呵呵。」

一旁的秦昊輕笑一聲。

一路走來遇到的魔族士兵的確少了很多,搞的他進化碎片增長十分緩慢,如果不是為了救百忍。

他還倒想去16層在刷半天怪,把天賦碎片給晉陞到5星。

可惜啊。

這一趟休息倒不是有什麼新發現,而是除了玩家外的NPC有些支撐不住了,他們可不是玩家。

受傷了喝口恢復藥劑就能夠立刻痊癒,或者說是能夠行走一天一夜也只是精神疲憊。

在遊戲中,對於NPC而言就是真實的世界。

特別是帶著傷的克里,他現在臉色蒼白,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除此之外。

輕妙兒與萊特倒是還好,只是留了點汗水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魔族的體質問題。

「我說如果…百忍不在這裡怎麼辦?」

紫羅蘭來到秦昊身旁輕聲問道。

這種可能性很大。

畢竟萊特可沒有百分之百的確定百忍的具體位置,只是猜測而已,那麼他們很有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有這種可能。」

秦昊點了點頭,隨後只能一攤手無奈笑道:「那就去別的地方找咯,來都來了總不可能空手而歸吧。」

雖然他也不算是空手而歸,但只要能夠營救出百忍,還是得下一定時間的花費。

休息了足足十分鐘。

隊伍繼續前行,在前行的路途中眾人依舊不斷左顧右望的尋找著百忍身影。

直到…

一個身影赫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哦豁~關底BOSS終於來了。」

林瘋皮笑肉不笑的調侃道。

反正只要有大神在,什麼BOSS不BOSS的都是菜,沒有任何的威脅性。

但…

「逃!」

秦昊突然冷喝一聲:「快逃,最好退到兩百米之外!」

突如其來的警示,讓眾人微微一愣。

等反應過來時候才倉皇退後,除了紫羅蘭之外的其他人全部按照命令行事。

「這武器…呵呵。」

紫羅蘭眯著眼冷笑一聲,同時身後早已經被冷汗打濕。

【惡魔審判者(BOSS)】

【等級:30】

【介紹:手持著巨大的鎖鏈,被人族稱之為惡魔審判者的存在,本體力大無窮,能夠空手一拳打死一頭十米高的巨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