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些符紋如鎖鏈,能禁錮修士的神氣和精神力。

「轟隆!」

張若塵反應速度何等之快,頃刻間釋放出六柄神劍,衝破符紋,急速遠遁而去。

面對無月這樣的強者,根本不能有任何對抗之心。

「走不掉!」

無月的聲音響起,手指點出,符紋再次湧出,數量更多,每一道都像金光閃電,一連形成九層巨浪。

冥王眼神冷沉,引動劍膽,身上劍勢大爆發。

「嘩啦!」

拔出恆星神劍,劈出一道璀璨的劍氣匹練,向無月斬去。

他要牽制無月,為張若塵爭取脫身的時間。

無月衣袖一揮,形成一片火焰巨浪,所有劍道力量逆卷而回,冥王宛若一片枯葉,一邊燃燒,一邊飛了出去。

時間緊急,無月沒有去奪恆星神劍,也懶得理會他,精神力死死鎖定張若塵。

擒下張若塵,快速遁走,才是當務之急。

「六合一劍驚神陣!」

張若塵操控六柄神劍,不是斬向滿天飛來的符紋,而是拼盡全力,擊碎被符紋定住的空間。

身形一沉,遁入虛無世界。

隨後,張若塵直接燃燒壽元和神血,以堪比太虛境大神的速度遠遁。

這是保命之時,施展秘術,才能爆發出來的速度。

每施展一次,都會巨量消耗壽元和神血。

正是如此,在這虛空之中,欲殺死一位一心想要逃走的大神,即便修為高出一兩個大境界,也未必能夠做到。

「若塵乖孫,還不回來。」

無月的聲音響起,擁有無窮魔力,能夠擊穿神靈的神魂,影響精神意志。

張若塵明明在拼盡全力逃遁,但卻發現,自己的速度越來越慢,就像是停在了原地一般。身後,一股陰柔綿綿的力量席捲過來,將他保住,像紗衣,像氣流,像女子的頭髮。

「嘩!」

佛光爆發出來。

佛祖梵文從體內衝出,衝破無月的幻術。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無月已是近在眼前。

她探出一隻纖細雪白的玉手,化為百丈大小,向他抓捏過來。

「想要擒我哪有那麼容易?」

張若塵眼神冷銳懾人,雙手一合,一連七柄魄劍從體內飛出,與百丈大小的白玉光手對轟在一起。

與此同時,袖中飛出數之不清的劍雨。

「嘭嘭!」

上億柄劍盡數碎裂,化為鐵粉,在虛無世界如煙火一般燃燒,極其絢爛。

無月從火焰中走出,卻發現張若塵又已經逃到遠處,冷哼一聲:「花樣招式這麼多,跟一根泥鰍一樣的滑!」

張若塵引動真理規則,速度再次提升一些。

但,體內血氣消耗巨大,皮膚變成灰白色。

只是剛才這麼一小會兒,已是消耗千年壽元。

「好快,根本逃不掉。」

張若塵察覺到追上來的無月,臉色一沉,取出青萍劍,定住身形,調動神氣注入劍體,轉身便欲一劍劈斬出去。

雖說無月是幻道神師,多半不能一劍斬中她的真身。

但,已經被逼到這個地步,哪裏還顧得了那麼多?

青萍劍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劍道波動,將從後方飛來的無月身上的黑色連帽吹開,顯露出一張傾世絕倫的仙顏。

張若塵眼神一凝,直接怔住。

並非是被無月的美貌怔住,畢竟池瑤、紀梵心、白卿兒、羅乷……,她們哪一個不是禍國殃民的姿容?

再美的女子,都不可能讓張若塵在這麼危急的關頭失神。

「月神?不,這一定是幻術!」

張若塵失神瞬間后,立即定住心念,斬出青萍劍。

可惜,就是失神了那麼瞬間,青萍劍被無月奪去,而他更是被鎮壓到三億道符紋牢籠之中,渾身無法動彈。

「才剛剛達到大神層次,便能三番兩次從姥姥手中逃走,本事不小啊!」

無月一雙明眸,看向手中的青萍劍。

青蓮圖印中,劍氣縱橫,蘊含煌煌威勢,若是剛才讓張若塵一劍劈出,還真是一件危險的事。

「虛天居然賜給你了一劍,這老東西做事,果真是不倫不類。」

張若塵一眼不眨的,看着無月。

她長發分在臉頰兩側,垂齊至膝,肌膚玉白瑩瑩,睫毛長翹,瓊鼻精巧,與月神簡直一模一樣,但那雙眼睛卻充滿邪蘊,氣質陰寒。

與其說像月神,不如說像當初的血月鬼王。

因為精神力差距太大,張若塵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她的幻術之中。

但沒有必要啊!

以無月的修為,完全是可以碾壓他,沒必要刻意變化成月神的樣子。

「既然你還有些用處,便先不殺你。走!」

無月剛欲將張若塵收入掌中,臉色微變,向虛無深處望去。只見,一片九光十色的精神力風暴,頃刻間到來,衝擊在她和張若塵的身上。

無月倒也了得,立即撐起精神力場域,一輪暗月顯現出來。

禁錮張若塵的三千億道符紋,在精神力風暴的衝擊下,瞬間崩潰。張若塵立即釋放太極兩儀圖印,籠罩方圓十八丈。

張若塵被籠罩在暗月中,身上壓力本就小得多,見無月在全力對抗精神力風暴,於是,身形一掠,到達她身前。

「你想找死嗎?一旦本座的精神力場域被衝破,在精神力風暴下,大家都將神魂破碎,死無葬身之地。」

無月知道張若塵意欲何為,如此冷聲警告。

張若塵才不理會這些,一旦被她撐過了這一波,自己必然會淪為她的俘虜,生死受她掌控。甚至還可能像晴空劍王一樣,被煉成傀儡。

「我有佛祖舍利護體,不怕精神力風暴。」

張若塵身上金芒萬丈,佛祖梵文環繞周身,奪回青萍劍,一掌打在無月胸口。

「嘭!」

出乎張若塵預料,即便無月在全力對抗精神力風暴,在他一掌按下去的時候,依舊有一股軟綿陰柔的反彈力量爆發出來。

這股力量中,伴隨有強大精神力。

張若塵的神魂遭受精神力衝擊,腦海中一聲轟鳴,眼前一黑,差一點昏死過去。

還未等他療養神魂,身體飛出暗月,墜入精神力風暴中。

這是太上和虛天精神力對碰爆發出來的余勁,豈是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可以抵擋?頃刻間,他神魂破碎,精神力念頭霧化,意識消散。

不僅是他,另一頭被他一掌擊中的無月也不好受,嘴裏吐出鮮血,暗月場域粉碎,在精神力風暴中失去了意識。

在精神力風暴的衝擊下,張若塵和無月如浪中小舟,向虛無世界中的未知方位飛去。

在無意識狀態下,沒有神氣和精神力場域的保護,二人的神軀,不斷被虛無侵蝕。縱然張若塵有佛祖舍利護體,縱然無月身上的黑袍不是凡品,可是又能擋住虛無多久?

……

虛無世界,永恆寂靜,空無一物。

不知多久過去,在六柄神劍的劍靈呼喚下,張若塵的意識逐漸蘇醒,彷彿是從地淵深處爬了起來一般。

雖然飄在虛無中,可是身體十分沉重,眼睛都睜不開。

頭疼欲裂,裏面像是裝滿鉛汞。

「醒了,終於醒了!大哥,他沒有死,醒過來了!」神劍老六的聲音,從玄胎中傳出。

「不愧是有佛祖舍利護體,遭受這麼強大的精神力風暴,居然還能意識復甦。」神劍老四道。

大哥劍訓斥,道:「你們懂什麼?張若塵隱隱間已是超脫到了天地之外,即便神魂破碎,只要碎片在體內,沒有消散,就一定能蘇醒。」

張若塵的意識逐漸恢復,知道了此刻的處境。

但,意識還很薄弱,無法驅動身體。

「怎麼還在虛無世界中?你們為何不劈開空間,帶我回真實世界?」張若塵道。

大哥劍道:「我們被你封在了玄胎中,根本出不去。」

「對啊,我們也不想被虛無吞噬。」神劍老六道。

張若塵盡量保持平靜,問道:「我在虛無中飄了多久,什麼方向?」

必須明確方向和時間,否則就算回到真實世界,後果也會非常嚴重。

爭吵不休的聲音傳來:「遭遇精神力風暴后,你就失去了意識,被沖飛,一直在虛無中飄蕩。大概飄了有一年了吧!」

「胡說,我覺得有三五年了!」

「哪有那麼久,我覺得只有三五個月。」

「十年,絕對有十年,沒有人比我更懂時間。」

……

這麼久?

張若塵情緒無法穩定,道:「方位,誰記得方位?」

爭吵聲,再次傳來:「誰知道啊!這裏是虛無世界啊,沒有時間,沒有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