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所以這個能力雖然叫極限閃避,但是在暗魔邪神虎手中,卻從來都是被它用來進攻的。當然,能讓他釋放這一招的魂獸,至少也得是大明二明那樣的級別才行了。

而它之所以是出現在乾珏的身旁,不是身前,就是因為那蓄力完的黑暗洞滅威力太過強大,連它也必須躲避才行。不過即使這樣,它蠍尾的邪神勾,也足以完成擊殺乾珏的攻擊了,在這麼不足一米的距離內,對方是根本沒有任何辦法躲避的。

但,暗魔邪神虎不知道的是,乾珏同樣也有着堪比瞬移的躲避神技。

雙靈互換!

眼看邪神勾就要刺中乾珏,但下一刻,乾珏的身影同樣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釋放了石化,渾身防禦大幅度提升,堅硬無比的狼靈。邪神勾沒有任何防備的刺在上面,就如同用匕首去刺金剛石一般,即使這把匕首是精鋼所鑄,也難免不會鋒折刃卷。

所以隨着一聲清響,邪神勾立刻就被遠遠地彈了開去,讓暗魔邪神虎不禁又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呼嘯。邪神勾上雖然沒有神經,但這可是暗魔邪神虎的本命神器,能完全負載邪神的能量,此刻見到自己的本命神器受損,暗魔邪神虎此刻的心痛甚至比之自己剛才受攻擊時,身體上疼痛來得更劇烈。

但,這還沒有完。

就在邪神勾和石化狼靈碰撞的時候,忽然出現在了戰場另一側的乾珏左臂上幽光閃爍,身後忽然浮現出了一個自己的虛影,之前攻擊暗魔邪神虎的那一箭黑暗洞滅在它的手上再次出現,並且沒有任何的延遲,立刻就被它射了出去。

黑色的光華再次劃過空間,這一次,暗魔邪神虎無法再躲避了,只能用最大的力氣,偏轉了自己的腦袋,讓那到黑暗光矢最終從它的肩胛出穿過,后腰出射出后,遠遠地消失在了森林的盡頭。

….

砰!

暗黑色的雷光在暗魔邪神虎的身軀上遊走,暗魔邪神虎似乎還想釋放什麼能力。但最終,它的身體晃了晃,邁出了兩步后,還是無力地轟然倒地。猩紅色的雙眼看着乾珏,充滿了無限的仇恨與怨念,還有對這個世界的不舍。

這下子總該死了吧,乾珏看着雙眼逐漸失去神色的暗魔邪神虎,急速跳動的心臟這才微微慢了下來。箭影分身射出的那一箭,和之前蓄力之後的黑暗洞滅威力沒有任何差別,估計和號稱攻擊力最強的塵心全力一擊已經不相上下了,以乾珏現在的魂力總量,光是那兩箭,消耗同樣在三分之一以上,比之前給唐三製造防禦消耗好要多。

所以此刻,乾珏的魂力也是罕見地幾乎見底了。

在以前那些年的戰鬥中,乾珏每次都將戰鬥的節奏把握得非常好,再加上魂力量本來就非常非常高,所以魂力見底的事情,是在戰鬥中是幾乎沒有發生過的。可見這次為了擊殺這暗魔邪神虎,乾珏卻是消耗了所有的魂力,可見他是真的已經差不多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手段了。

不過。

即是是這樣,乾珏也沒有去靠近暗魔邪神虎,反倒是再次向後退了一截,然後緊盯着對方的屍體快速地恢復著自己的魂力。準備等到魂力恢復一點后,就再用狼靈給對方來個靈魂審判,這樣他才可以徹底放心。

是的,就是這麼謹慎!要是這還給對方陰了,那乾珏也沒有辦法了。

以乾珏現在的魂力恢復速度,那是相當之快,也就是一份多鐘的樣子,就達到了可以釋放靈魂審判程度。所以乾珏立刻操控這狼靈,悄無聲息地向著暗魔邪神虎靠近了過去,狼靈身下那看不見的鮮紅色第八魂環悄然綻放。隨着鮮紅色的光芒逐漸湧進了狼靈的身體,它的雙眼瞬間幽光大盛,變得猶如深淵一般,連乾珏都下意識地偏過了頭,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現在的他,幾乎是已經消耗了所有的魂力了。

但現在乾珏還不能放鬆。他用最後的魂力操控著狼靈來到了暗魔邪神虎的身前。

現在,只要乾珏將狼靈的千珏之隱一解除,讓其對上暗魔邪神虎那已經徹底失去了神採的雙眼,那便不管對方是真死還是假死,應該都沒有任何再翻盤的希望了。

可是…

或許暗魔邪神虎真的就是魂獸中的主角吧。就在千珏之隱解除的前一刻,它原本已經徹底失去神採的猩紅眼眸忽然再次亮起了光芒,只不過,這次不是殘忍的猩紅之色,而和狼靈的雙眼一樣,是神秘莫測的幽藍。

黑暗光芒在暗魔邪神虎的身軀上顯現,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危機,暗魔邪神虎沒有看出現在身前的狼靈一眼,便是立刻站起了身影,身後的蠍尾一個甩動,一點深邃到極致的黑光,便就真么被它蠍尾上的邪神勾甩了出來。

看着那猶如火影中地爆天星發動前的黑色光球出現,乾珏立刻就是大變,連操控狼靈再去和暗魔邪神虎對視也顧不得了,便立刻爬起來轉身向後跑去。

不用猜了,這絕對就是那暗魔邪神虎轉移空間,時光回溯的最後一招。只是乾珏沒想到,對方竟然這樣都還能發動這一招!

跑!

雖然魂力消耗光了,但乾珏還有體力,以他的身體素質,不會像一般魂師失去所有魂力那樣無法動彈。現在,他只能期盼著自己的逃跑有用,能讓自己躲過對方這最後一招了。

同時,乾珏心裏也在為自己祈禱,祈禱當初唐三給自己服用的那株九死還魂草在這暗魔邪神虎的這招下還可以發揮作用,並且復活的時候,也是已經從那空間里出來了才好。別到時候在那異空間將小時候的自己復活,那自己有再多的命,也不夠這暗魔邪神虎殺的啊。

不過,乾珏跑了幾步,且發現自己身後並沒有任何攻擊傳來,立刻就有些驚奇地回過了頭。這才發現,那暗魔邪神虎釋放出的那個黑色光球並沒有向著自己飄來,而是落到了唐三那個巨蛋的附近,然後猛然在天空中擴展成了一個三米大小的黑洞。

渾身閃耀着黑色光芒的暗魔邪神虎用仇恨中夾帶着一些畏懼的眼神看了一眼乾珏后,便沒有絲毫遲疑,立刻向著那變成巨蛋的唐三跑了過去。乾珏反應過來,正想操控著狼靈再次去和對方對視,卻發現已經跟不上了。

是的,暗魔邪神虎怕了。

它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魂師或魂獸,這場戰鬥由始至終,它都沒有佔到任何的便宜,被乾珏算計得死死的,讓暗魔邪神虎甚至心裏都有些委屈了。這以前戲耍對手的可都是自己,為什麼這次反過來來了啊!原來以前那些魂獸和魂師面對着自己,是這麼一種絕望的感覺么!

所以哪怕現在乾珏已經耗盡了魂力,暗魔邪神虎最後這招也不敢向著乾珏釋放了。

雖然它知道,自己最後這一招轉移空間,時光回溯的奧義哪怕對方狀態全滿,也可能是逃不過的。但它怕啊,它怕乾珏現在表現出來的虛弱,也和它一樣,是最後的欺騙,哪怕這只是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它也不敢去賭。因為它要是再被對方算計一次,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只有死路一條了。

它現在的傷勢其實很重,非常重,幾乎是已經死亡了的那一種。別看它現在站起來了,還能跑動,能釋放大招,但那也只是用雷屬性的奧義刺激身體,在用燃燒生命力的方法來拖延死亡的到來而已,根本不可能長久地活下去。

所以暗魔邪神虎現在跑都不敢跑,它知道,自己現在唯一的活命方法,就是將那個還在吸收魂環的人拖進異空間裏面去殺死,然後吸收了對方的力量。這樣便不僅能讓它逃離死亡,甚至還能在出來后,將這個讓它仇恨和恐懼的魂師也殺死。這,就是它最後翻盤的機會。!

「….」

乾珏看着暗魔邪神虎跑向唐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和這暗魔邪神虎看似戰鬥了很久,但其實加起來,也沒有半小時,按照一般吸收魂環兩到三個小時來看,唐三至少都還需要半小時的時間,才可能吸收完魂環。也就是說,如果唐三真的被吸進去了,那至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都是要任憑那暗魔邪神虎宰割的。

可即使這樣,乾珏又有什麼辦法呢,狼靈跟不上暗魔邪神虎的速度,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再去做什麼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擴展的黑洞開始迸發出強烈的吸力,將周圍的東西,包括唐三那個巨蛋,都開始朝着它吸去。

然而…

就在這乾珏都有些絕望的時刻,一道渾身閃耀着彩色光芒的妙曼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朝着黑洞跑去的暗魔邪神虎身前。

正是用瞬移趕過來的小舞!

「神空擊!」

早已蓄力完成的小舞右手怦然擊出,拍在了因為受傷,沒能及時反應過來的暗魔邪神虎身外的黑色光芒上,磅礴的魂力瞬間,便是噴涌而出。

小舞現在身上可是帶着寧榮榮的全屬性增幅的,所以這次的神空擊她雖然蓄力不是很久,但這一擊之強大,已經超過了當初在海神島攻向海龍的那一次,已然非常強大了。

但…即使是這樣,暗魔邪神虎體外的黑光,也是堅持了好幾秒之後,才轟然破碎。而這幾秒中的時間,已經足夠讓它調整身體,然後藉助黑光和小舞攻擊產生的推力,和唐三形成的巨蛋一起被吸進那空中的黑暗深淵了。

小舞一愣,看着空中那彷彿能吞噬一切的黑暗洞口,卻是沒有立即跟上去,而是立刻閃身來到了乾珏的身旁,伸手扶助了他。也就是這麼一耽擱的時間,那天空中的黑洞就已經迅速關閉,悄然消失,沒有留下一點蹤跡。

「哥,那是什麼東西,小三呢?!」

轟!

這個時候,泰坦巨猿那龐大的身影,也猛然自天空中落了下來,發出了聲震天巨響,連大地都震顫了一下,乾珏還是在小舞的扶持下,才站穩了沒有摔倒。

「珏哥,你沒事吧!」

泰坦巨猿身上的寧榮榮立刻托著自己的九寶玲瓏塔落到了乾珏的身邊,關心地向著乾珏問道。

在芸麟向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描述了乾珏遇到的情況和魂獸的模樣后,兩獸立刻就意識到了乾珏會什麼會讓芸麟立刻回到搬救兵了。那暗魔邪神虎的確是它們遇到后,也會感覺十分棘手存在,所以一定要儘快支援過去。

因此,天青牛蟒當即就決定讓泰坦巨猿二明先帶着小舞和寧榮榮兩人先趕過去,在森林中移動這方面,泰坦巨猿是要比天青牛蟒更加快速和靈活的,而且寧榮榮還可以全力給泰坦巨猿加速,這才讓小舞在最後關頭趕了過來。

只是….

乾珏心中現在只有苦笑和無奈。

「那個被吸進去的藍色大蛋,就是小三啊…」

「什麼!」

小舞和寧榮榮聽到后立刻大驚失色。

「那…那那那現在小三去哪了,它被那個黑洞吸進去了啊!黑洞也不見了!!早知道我就跟進去了!!!」

小舞雙手抓住乾珏,語氣中立刻就帶上了哭腔。

「別急別急,事情還沒有到最遭的地步。那暗魔邪神虎在被吸進去前,就已經被我打地重傷瀕死了,小三和那它肯定還要再出來的,你現在立刻就去那黑洞消失的地方準備好,等那暗魔邪神虎出來之後,立刻就給它致命一擊。」

「哦,好!!」

小舞聽完后,也顧不得擔憂了,立刻就閃身來到了剛才黑洞消失的地方,如一隻受驚的兔子一樣警惕地感應着周圍,期望能在小三和那魂獸出來的瞬間,就將其擊殺!

「呼…」

將小舞忽悠開之後,乾珏則是一屁股坐了下來,伸手止住了欲開口詢問的寧榮榮,開始思考現在的情況來。他倒是不着急恢復魂力,現在小舞,寧榮榮,還有泰坦巨猿都在,而且天青牛蟒估計很快也會趕來,所以即使是那暗魔邪神虎再出來,估計也討不到什麼好。只是小三…

說不擔憂肯定是不可能的,畢竟唐三和他那麼多年的感情。但那個時候,他也沒有什麼辦法了。而且事情也不是到了難以迴轉的地步。唐三乃是天命之子,斗羅大陸的主角,光環甚至比那暗魔邪神虎還要強,它被乾珏算計成這樣都沒有死,唐三也不該會就這麼死了才對。

而且小舞那最後的神空擊,也是擊碎了暗魔邪神虎身體上那層黑色的防護黑光。到這裏乾珏也大致想起來了,原著中唐三就是在被吸進去之前,用紫極神光擊碎了暗魔邪神虎的保護黑色光芒,才讓暗魔邪神虎也和他一起變小了的。

也就是說,此刻唐三要面對的,也只不過是一隻幼年的暗魔邪神虎而已。況且唐三身外還有那花費了乾珏三分之一魂力凝聚的藍晶蛋殼呢。那防禦也不會比暗魔邪神虎體外的那層黑光弱了,說不定還能反過來讓唐三沒有變小呢。變小的暗魔邪神虎面對沒變小的唐三….那就有意思了。

乾珏並不後會自己浪費了三分之一的魂力用來給唐三凝聚防禦,搞得自己最後魂力耗盡,沒能立刻擊殺暗魔邪神虎。因為如果唐三如果沒有防禦守護的話,乾珏戰鬥得只會更艱難,以暗魔邪神虎狡詐的性格,一定會以唐三為餌來算計乾珏。那時候,被動的就是乾珏了。到時候別說像現在這樣將對方打得瀕死,最後的連大招都不敢往乾珏的身上放,說不定奄奄一息的,就是乾珏自己了。所以現在局勢發展成這樣,乾珏覺得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說唐三命里有這麼一截,希望他的主角光環夠硬,能抗住吧。

。。。。

未完待續。 超凡的進階,需要升華。

而升華必須依靠吞噬其他要素來達到。

這就需要超凡者選擇魔葯和對應的儀式。

理論上來說,同種類型的魔葯,會使得超凡者變得更加強大。

比如JK,她以憤怒突破了理智壁障凝結了要素,那麼當她走上一階的時候,如果再次吞噬憤怒類型的要素,那麼她的升華會比吞噬其他要素更加強大。

但這也意味著,她將更容易失控。

唯物局,或者說超凡世界認為最優秀的進階方式,不是極端,而是平衡!

比如說夜藍,據說他是在至極的懶惰中突破了理智的面紗,凝結了要素。

在走上一階以前的他,就是個躺在床上動都懶得動,差點把自己餓死的傢伙。

他當時的病症,被歸類到了抑鬱症的厭倦心理。

之後他被唯物局的人發現。

在這家精神病院里整整打了一年的營養液吊瓶過後。

當唯物局確定他積累足夠的情緒沉澱后,幫助他吞噬了另一種稀有的要素所煉製的魔葯,才有了現在甚至能去巡邏的夜藍。

而那種稀有的要素,叫做憐憫。

至極的憐憫要素配合著唯物局持續了極長時間的心理暗示配合下,夜藍開始產生了要保護他人的責任感,這是他可以行動的力量之源。

雖然他的案例有些特殊,但直到走上一階,獲得升華之後,夜藍才算是真正意義上有了生活。

綜上,如果要踏上第一個台階,超凡者最應該吞噬的,是那些能夠與自己本身要素中與本質凝結在一起的情緒進行對沖,幫助自己撫平極端情緒,壓制畸變和失控,延長走向瘋癲過程的要素。

但很可惜的是,這種選擇的規則對辛難無用。

因為他深淵特性的要素,決定了他可以吞噬任何類型的情緒,也就不會被任何類型的情緒所撫平。

他是最容易暴走的那一類人。

所以他選擇的方向,就很寬泛,無論是什麼要素,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之前請您打聽的消息?」

「還沒有結果,那種要素太稀有了。」

「那我基本可以確定了,今晚會給您答案。」

「那麼,根據培養規則和這段時間的心理諮詢,我判斷你已經可以開始籌備晉級的魔葯和儀式,唯物局在為你放開魔葯目錄后,還會免費為你提供魔葯的煉成方法,以及對應的儀式詳情,同時,還會為你提供一階魔葯的所有材料。」

「你在確定之後,可以直接在圖書館進行申領,我今晚會暫時解鎖你的許可權,你可以進入第二級區域查看並記錄保存在哪裡的魔葯配方信息,但記住,你能看的只有相應的魔葯配方,不要試圖窺探其他的知識。」

院長鄭重的告誡道:

「和初級區域不同,二級區域保存的知識,大部分都是了解就會產生污染的類型,過分的好奇心會害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