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堪稱絕絕子!

「不是,柳館長,您這麼騙我有意思嗎?」

「有意思啊。」柳雲霄說的很是坦然,毫無悔改之心。

姜成:「……」

姜成感覺自己在柳雲霄面前毫無勝算,被拿捏得死死地不說,且完全看不到翻身的希望。

「沒意思!」姜成試圖控訴對方的罪行,就算沒什麼用也要讓她知道,傻小子也不是隨便欺負的!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他這麼一個大活人了,信不信老子要是急眼了連兔子都敢咬!

而且專咬大白兔!

「沒意思?那分手吧。」柳雲霄淡淡的說了句。

「我錯了柳館長!有意思,非常有意思!我都準備拍案叫絕了。」姜成秒慫,完全不給自己一點面子。

沒辦法,不快點的話傻小子秒變單身狗。

連人都當不成了,還要面子有個屁用啊! 陳淵的壽命,只剩下三個月了?!

聽到這個消息,安娜和雪莉都懵了。

三人再次陷入到沉默之中。

「我、我去趟廁所。」

片刻后,安娜抹著不斷湧出的眼淚,跌跌撞撞的向商場的廁所跑去。

「哎,那就先這樣吧。具體的情況等我回去再說。」

安娜走後,雪莉無奈的掛掉了電話。

不管從哪個角度去想,雪莉都不希望陳淵就這麼死掉了。

她感覺陳淵能成為一個非常厲害的研究員!

另外,她也不想安娜傷心。

可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能找到救陳淵的方法吧!

……

另一邊,安娜如無頭蒼蠅般的衝進了廁所,一副六神無主、慌亂無比的模樣。

但當她進入獨立的廁所隔間后,面色瞬間平靜下來,淚水也止住了。

只是,眼神中有一股深藏的痛苦和焦急。

難怪今天感覺淵哥有些不對勁。

原來,他一直強忍著心臟處的痛苦,只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操心!

想到這,安娜眼神中更加痛苦了。

淵哥以為他拖累了自己嗎?

不!

絕不是這樣的!

安娜是陳淵黑暗生命中唯一的光。

但……陳淵同樣也是安娜生命中唯一的光!

安娜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許多深藏在內心深處,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

寒冬、大雪。

蒼茫大地上,躺著一個瀕死的小女孩。

以及,記憶中最為深刻的一個擁抱。

一個將她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溫暖擁抱!

那一刻,安娜的世界里亮起了一點光芒。

雖然微弱,卻照亮了她的整個世界!

……

安娜深吸一口氣,壓下這些回憶后神色愈發堅定。

懦弱無用之人,才會在遇到困難時嚶嚶哭泣。

真正的強者,會竭盡全力的想到解決困難的方法。

不過,事到如今,安娜也只能想到的一個可能能幫助到陳淵的方法了。

這個方法,很危險。

非常非常的危險!

但是她必須一試!

「呼!」

安娜呼出一口濁氣,平緩了一下情緒。

準備緩緩的捲起袖子,露出看纖細粉白的右臂。

下一刻,這條漂亮手臂上的血肉,居然劇烈蠕動了起來,彷彿要沸騰一般!

「咕嘟咕嘟咕嘟!」

安娜右臂上的血肉不斷的翻騰。

幾秒后,血肉深處翻湧出了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方形肉塊。

這方形肉塊散發著幽幽的黑光,看起來不像是自然產物,更像是人造物品。

最詭異的是,這快方形肉塊上延伸出無數肉須,死死的連接在安娜的血肉上。

彷彿和她融為了一體!

另外,在這個方形肉塊的上方,有一行不知含義的編號。

【K-32-016】

這方形肉塊暴露在空氣中,那圈幽幽的黑光不斷的向四周擴散。

仔細看,會發現這些黑光是由無數微型的黑色閃光顆粒組成的。

這些微型黑色顆粒進入空氣中后,擴散的速度越來越快,穿越過各種障礙,不斷向遠處擴散而去。

安娜就這麼靜靜的讓這塊方形肉塊暴露在空氣中,利用它不斷的向四周發散出微型黑色顆粒。

直到一分鐘后,安娜右臂的血肉才再次蠕動,將這個方形肉塊掩藏在了自己的血肉中。

做完這一切后,安娜的面色變得有些很古怪。

她雙拳緊握,渾身微微顫抖,似乎在竭力壓制著什麼。

又過了幾分鐘后,安娜才徹底平靜了下來。

「希望……那些人的速度能快一些。淵哥,等不了太久了!」

說了一句不明含義的話后,安娜再次換上之前的那副面孔,走出廁所和雪莉會和在了一起。

……

出了這樣的事情,安娜和雪莉哪裡還有心情繼續逛街?

她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特事局的專屬醫院,和那位老醫生商量起了陳淵的病情。

可是一番探討,依舊沒有想到任何辦法。

期間,雪莉有些猶豫該不該將實情告訴陳淵。

如此一來,好讓他去找雲城求助。

雲城特事局欠陳淵一個大人情。

雷英帝國比羅氏集團強大的多,說不定有機會治癒陳淵呢?

但是這個想法,很快遭到了那位老醫生的否決。

陳淵的情況十分詭異,他不覺得從醫學的角度可以救活陳淵。

他建議雪莉從詭異的角度去試試看能不能留住陳淵一條命。

可這又讓雪莉犯難了。

羅氏集團有不少封印好的詭異。

但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駕馭詭異的,不然星城早就批量生產御靈者了。

像陳淵這樣身體重度殘缺、血氣不足的人,駕馭詭異的概率非常非常的低!

嘗試駕馭詭異和送死沒啥區別,安靜等死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如此一來,眾人都沒有什麼辦法了。

無奈之下,他們只是約定好暫時不將實情告訴陳淵,繼續想想辦法。

但是,雪莉和那位老醫生並不知道,陳淵其實已經猜到自己的心臟出問題了。

……

時間回溯到幾個小時前。

陳淵在醫院進行了一番檢查和治療后,感覺舒服了很多。

心臟區域的不適感,基本上全部消失了。

「醫生,我這人工心臟沒什麼問題吧?」

臨走前,陳淵向那老醫生隨口問了一句。

可接下來發生事情,卻讓他有些沒想到。

只見那老醫生面色沉重、眉頭緊鎖,但說話的語氣卻很輕鬆。

「沒事,小問題,你回去稍微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