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蕭峰眉頭一皺,往測上方看去時,一直不曾說話的耶律大石已經走了下來,厲聲喝道:「你口口聲聲說為陛下考慮,說來說去還是護著漢人!」

「我看你就是想做牆頭草!蕭峰,你若是還想繼續為陛下效力就干好你的本分,別妄圖阻礙天意了!」

蕭峰冷笑一聲:「國師未免太心急了些!最重要的原因蕭某可還未曾開口,一旦和宋國全面開戰,先不說生靈塗炭,你們可曾想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一剎那間,文武百官都是眉頭皺了皺,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

兀顏光冷哼一聲:「你倒是說說看,誰是黃雀,否則你今日如此無理,羞辱大遼舉國上下,即使陛下饒了你,我們也不會放過你!」

「你們只知慫恿陛下四處征伐,可曾把金人放在眼裏過!」蕭峰大喝一聲:「我已經派手下燕雲鐵騎打探到,金人現在實力飛漲,已經不在大遼之下!」

然而,蕭峰話音剛落,一道凌厲的風聲已經傳了過來。

「砰——咔——嚓!」

蕭峰猛地一彎腰,輕鬆便躲過了那個人的偷襲,直起身子一看,身旁的一張木椅已經被一腿踢得粉碎,而那個出手的人居然是耶律元宜。

「耶律大將軍,不知道有什麼指教?」

蕭峰一臉淡然的神色,盯着面前的那個同樣一臉冷漠的人。

耶律元宜冷笑一聲:「蕭峰,你口出狂言,全然不把陛下和大遼上上下下放在眼裏,只會為漢人開脫,就讓本將軍來見識下你哪來的底氣這麼猖狂!」

話音剛落,耶律元宜腿下一動,身形暴漲間,已經飛奔出去數十步,右手握拳,呈直線如同流星般,猛地向蕭峰砸去。

蕭峰眉角一挑,猛地一個側身,輕而易舉便躲過了耶律元宜這全力一擊。

兩人擦身而過的時候,蕭峰只聽到了一絲冷笑。

果然,耶律元宜的身子猛地一個停頓,左腿已經抬起,順着一道風聲往蕭峰的後腦橫掃而去!

蕭峰只是冷哼一聲,正想躲避時,看到前方的場面,頓時眼神猛地一震。

兀顏光、耶律淳、耶律大石三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同時發動了攻擊,現在他們的站位已經將蕭峰躲避的方位全部給鎖死了!

呵呵,這人找死!

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不屑地一笑,這蕭峰仗着是皇帝多年前的結拜兄弟,一歸國就做到了南院大王。

而這半年他幾乎是處處護著宋國,現在四大高手圍攻他一人,連皇帝都毫不阻攔,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想必也很早就對他不滿了。

與此同時,京東西路。

「呼」

董雙深呼吸了一口氣,在培養液中待了半個時辰,才出來換上了一身衣服。

看着面前那一整個太空艙模樣的修復室,還有裏面在慢慢退去的藍色液體,董雙也微微嘆了口氣。

系統的瞬間移動功能,根據它的解釋,就是重組人體的全身分子構造,再傳送到需要去的的地方,迅速組合完成。

聽上去,好像是件很簡單的事。

事實上,按照系統的說法,如果能夠熟練掌握了,確實會非常輕鬆。

但是,從金國回來直到現在,整整兩年過去了,董雙現在還最多只能移動一百米。

而且,全身的細胞分子重新組合,那種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不是每一個人說能承受就能承受的。

董雙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使用的時候,在半途中就撐不住強行退出了,當時的痛苦簡直像是被活生生地劈成了兩半。

到目前為止,董雙還只在楚州救宋江,還有今天在東京為了見趙構,而使用過兩次。

而每次使用完后,至少得在這細胞活性修復液中泡上半個時辰。

要不,按照系統的說法,人體就會迅速老化。

而如果強行移動一百米以上,就會帶來橫死當場的後果!

這,是透支生命力為代價的未來科技!

董雙想到這裏,渾身不禁打了個寒戰。

又看了看手中那把漆黑的沙鷹,看樣子,以後還是得靠這些槍械了,這瞬移不是人玩得起的!

意念一動,董雙已經回到了現實空間。

感受着馬在顛簸的古道上行走着,董雙往前方一看,現在應該已經快到對影山了。

岳飛看董雙神情有些恍惚,笑了笑說道:「哥哥,這次我倒是沒幫上什麼忙了,和康王的聯絡全靠你一個人,看你這麼累,想必是沒睡好吧?」

「不礙事。」董雙笑着擺了擺手,又道:「岳飛兄弟,你既然要急着趕回去,就沒必要陪我去二龍山和對影山了吧,邊境戰事無常,軍中畢竟事務繁雜一些。」

岳飛笑道:「沒事,還有幾天時間,再說要是能勸說林沖師兄他為朝廷出力,不也是一件大好事?」

董雙正想說話,卻被前方的一道聲音打斷了思緒。

「喂,你們幾個可是朝廷的探子!居然趕來對影山竊取情報,可曾聽過我大哥托塔天王晁蓋的威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沒,沒喊叫什麼,我們在玩呢!」桃枝最先反應過來,唯唯諾諾地說。

「是的,是的,我們沒喊叫,我們怎麼會喊叫呢!是不是,桃花。」桃葉附和著。

「當然,我們都認為,亂喊亂叫是沒有禮節的表現,作為很有修養的桃樹三靈,我們是不會亂喊亂叫的。」桃花滿臉堆笑。

女孩小臉帶着笑,「好吧好吧,就算我聽見了你們在喊叫,只要你們不承認,我也就當沒聽見好了。」

「是的,是的,雲朵一定是什麼都沒有聽見,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喊叫。」桃枝也是滿臉堆笑着說道。

三個胖老人,撒謊的本領的確一流,而且在這個方面,他們能夠做到出奇的思想統一。

「不過,雲朵,我們發現了兩個人,兩個我們認為是敵人的人,方才,我們就是為了這個爭吵來着。」桃枝故作神秘地說。

「桃枝,我們從來沒有爭吵,你怎麼能說我們剛才就是為了這個爭吵來着呢?」桃花見桃枝說漏了嘴,趕緊說道。

「是的,是的,我們沒有爭吵。我們只是在討論而已,而且我們都認為那兩個人是敵人,所以便沒有爭吵的必要。」桃葉也跟着說道。

雲朵看到了站在林中的莫守拙與有嬌。

也沒見有什麼動作,雲朵已經到了二人面前,距離二人不足一丈。

莫守拙自信自己做不到這一點。

「你們是誰?從哪裏來?」雲朵問道,一副高傲的神態,盛氣凌人。

這一副神態以及質問的語氣,讓有嬌心裏感到很不爽快,脫口問道:「你又是誰?」

「你這個人好沒禮貌,連精靈族的小公主都不知道,真是一個孤陋寡聞的人。」桃枝大聲說道。

「是她先這樣問我的,你們為何卻說我沒有禮貌?」有嬌大聲說道。

「說你沒有禮貌就是沒有禮貌,不許爭論。」桃花大聲說道。

「就是,你若是不聽話,我一拳把你的腦袋打進肚子裏去。」桃枝說道。

「我也可以一腳踢爛你的屁股。」桃葉喊道。

「我也可以一拳打憋你的臉。」桃花說道。

有嬌毫不畏懼,「哼」了一聲,「仗勢欺人,算不得英雄。」

「我不過就是問了你一句而已,怎麼能算得上仗勢欺人?倒是你,伶牙利齒,不怕我一顆一顆地給你拔了?」雲朵冷冷地說道,語氣非常不友好。

「不好意思啊!打擾各位了,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莫守拙,她叫有嬌,我們從東冥來,要見精靈族的王。」莫守拙問道。

他不想再讓有嬌說下去,水滴之眼不敢開啟,看不到對方的能量與戰力,若是真的惹惱了他們,恐怕不會有好果子吃。

這個叫雲朵的小公主方才的舉動已經讓莫守拙明白,他二人大概率不是她的對手。

雲朵看着莫守拙,嘴角露出一絲笑,「你的聲音很好聽,說話也有禮貌,比那個小女子強多了。」說完,朝着有嬌使個冷臉。

有嬌回了她一個一模一樣的冷臉。

「是啊!不但聲音好聽,人也長得俊美。」桃枝趕緊說道。

「雖然俊美,卻比不上我們。」桃花說道,說完,甩了一下長發,做了一個很酷的樣子。

「桃樹三靈之俊美,普天之下無人能比,桃花這話跟廢話沒什麼區別。」桃葉說道。

「桃葉,你敢說我的話是廢話?小心我一拳把你的臉打癟。」桃花大聲吼道。

雲朵看了桃花一眼,桃花趕緊咧嘴一笑,「雲朵,你別聽錯了,我說的是,一拳把我自己的臉打癟。」

「精靈族不歡迎外族來人,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你們趕緊回去吧!」雲朵毫不客氣地說道。

「就是,趕緊走,趕緊走。」桃花說道。

「若是不走,我們便打你們走,把你們的腦袋打進肚子裏。」桃枝說道。

「或者,一腳把你們的屁股踢爛。」桃葉說道。

雲朵看着三個胖傢伙,纖纖玉指一指,「從現在開始,一個時辰之內,你三人不許再說話。」

「那要是忍不住呢?」桃枝小聲問道,一臉很小心的樣子。

「若是忍不住,我便把你們的腦袋全都打進肚子裏去,把你的屁股全都踢爛,把你們的臉全都打癟。」雲朵毫不客氣地說道。

三個胖老人一聽此話,皆是雙手捂嘴,一臉驚恐,不知是真的,還是故意如此。

莫守拙微微一笑,「我來藍色森林,是有要事需辦,在見不到精靈族的王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精靈族沒有王,我爹是大長老,他不會見你們的,你們最好在他老人家生氣之前離開,否則想走也走不了。」雲朵說道,面無表情。

「我能保證他不生氣。」莫守拙說道。

「在我帶你去見父親之前,你需得告訴我,為何來藍色森林。」雲朵的語氣有了鬆動。

「因為我是精靈族的人。」莫守拙說道。

「你是精靈族的人?」雲朵驚訝地問了一聲,隨即自雙目之中射出一道藍色光芒。

「你果然是,但是她不是。」雲朵說道,隨即又似是自言自語地說了一聲,「你來自冥海,怎麼可能是精靈族的人呢?」

「雲朵。」桃花喊了一聲,小心地問道:「我能說句話嗎?」

「一個時辰到了嗎?」雲朵瞪了桃花一眼。

「桃花,你違反了雲朵的規定,一個時辰沒到,你就說話了。」桃枝大聲說道。

「桃枝,你也違反了雲朵的規定,一個時辰不到,你就說話了。」桃葉也大聲說道。

「哎呀!」雲朵握緊小拳恨恨地揮了一下。

「雲朵為何如此生氣?」桃花一臉迷茫地問道。

「桃花,你原來是如此之笨,雲朵是被這兩個人擅闖藍色森林氣得。」桃枝說道。

「雲朵不必生氣,你若是不想看到他們,我一腳就把他們的屁股踢爛。」桃葉說道。

「我也可以一拳把他們的臉打癟。」桃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