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在偌大的舞蹈教室中,已然被臨時隔出了好幾個類似房間的地方。

這半個多月來,李瀟瀟的吃飯、洗漱、睡覺,甚至上廁所都是在這裏完成。

在沒有確定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之前,把她貿然的帶離這個還算穩定的環境的話,非常的危險。

唯物局寧願面對一個失控之後在物質世界任有存留的怪物。

也不願面對一個失卻肉體之後,沉入鏡中世界的詭異。

當然,為了不發生意外,那每一個隔間都能正面鏡面,並且為了避免某些突如其來的線索的通過這些鏡面傳出,所以這些天來李瀟瀟的所有行動都至少有兩位唯物局輔助分析隊的特別隊友陪同。

而此刻的她,則是在其中某一個隔間中,正在午睡。

此刻似乎是因為辛難他們到來后產生了響動,她舉止優雅的從房間中走出,意外的看向了他們。

十幾天的驚恐並沒有壓垮這個分外堅強的女孩,她身上那即便芭蕾舞演員都少有的白天鵝氣質,在她這個年紀,綻放了讓人驚訝的光彩。

這讓同為女性的宴雨在心中不免有些嚮往。

只不過她的性格卻很糟糕。

她隨手將鬢角的頭髮順到耳後,抱着手皺眉道:

「又來新的「顧問」了嗎,這一次不會還是沒有用吧。」

居高臨下的眼神讓人真是不舒服啊。

但在場幾人都非常能理解對方的煩躁。

任誰在發生了那樣詭異的事件之後,又被關在這間屋子裏,不允許進行任何的外界接觸,沒有太多的娛樂手段,就連自己的愛好舞蹈都因為鏡像的失去而變得難以練習的情況下,恐怕都會這樣。

辛難的視線,看向了她的背後,所見的那怪異的一幕讓他怔了一下之後,他有些急切的道:

「你可以走出來一點嗎?你周圍的帘子有點遮擋我的視野。」

「你看到了她!」

聽出他話中意思的李瀟瀟一驚之後,臉上多出了一絲驚喜,快步走出了隔間,來到辛難的身邊。

她修長的雙腿在這個過程中展現了輕靈的動作。

優美、華麗。

JK和猿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訝。

尤其是猿。

因為他只從JK的口中知道辛難的雙眼很特殊,至於到底哪裏特殊,JK沒有多言。

「那麼你看到的東西,是否和她的鏡像有關?」

知曉更多的JK好奇的問道。

辛難點頭,皺起眉頭的他清楚的看到了李瀟瀟身後的東西。

本想伸手向懷中拿筆記本,但李瀟瀟因為激動而失態拉住了他的手,於是無奈道:

「事情很不妙,能麻煩你放開我嗎?」

JK適時的安撫了一下李瀟瀟,讓對方冷靜下來,放開了辛難。

而他則拿出了筆記本,翻到空白的一頁,留下了足夠補上李瀟瀟異常事件始末的空白后,開始飛快的勾畫起來。

「JK,請馬上聯繫唯物局,我們是有輔助分析小隊的對嗎?讓他們全部待命,我看到了鏡像,但她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有人在捉她!」

這句話,讓場中的幾人驚了一下,尤其是最切身相關的李瀟瀟,她臉色有些白了的道:

「誰?為什麼要捉我的鏡像!」

看來即便白天鵝踏入這個領域后也會害怕啊。

「要控制鏡像,絕不可能是低階的、沒有組織的超凡者能做到,因為這其中需要大量的知識和秘儀,而這又不會是我們兩方的人,那麼眼下藏在羊城的超凡中,最有可能做到這種事的就是…….」

JK和猿異口同聲的道:「懺悔會!」

聽到這個名字,李瀟瀟的臉色又白了幾分,用修長圓潤而嫩白的雙手捂住了臉。

「怎麼會,為什麼這群瘋子會盯上我的鏡像?」

JK和猿此刻的面色都很不好。

因為此刻很明顯懺悔會的行動已經先他們一步,雖然不知道他們捕捉這個鏡像到底是要幹什麼,但很可能對方為此努力了已經不止一天。

畢竟李瀟瀟的鏡像逃走開始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天了。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獲知了這個消息,展開了多少行動,甚至……李瀟瀟身上那樣明顯不對勁的異變也許就是他們搞出來的。

「有辦法找到這裏嗎?」

辛難搖頭:「至少我認不出那是什麼地方。」

他之所以在情況這麼緊急的情況下還要花時間畫出自己看到的東西,還讓JK召集輔助分析隊,就是因為希望藉助他們的力量來找出自己所看到的地方。

「好了!」

辛難將筆記本遞了過來。

四人連忙圍到了一起,看向了那一片殘忍而怪異的場景。

那是一間像是廁所一樣的地方,李瀟瀟的鏡影出現在了這裏洗手間的鏡中,此刻正在不斷的向著鏡子深處逃跑!

但在鏡子的對面,一個帶着面具的短髮男人卻站在那裏。

在他身後的廁所中,每一個隔間的馬桶上都坐着一個被撐開了眼皮之後用針縫上的人,三男三女,他們被綁成了必須注視鏡子的狀態,某種鮮血匯成的儀軌紋路在地板、天花板和牆壁刻滿,形成了殘忍的秘儀。

他在通過這種秘儀固定李瀟瀟鏡像的位置,然後企圖捕捉這個鏡像。

而且看起來,他快要成功了。

李瀟瀟此刻咬住嘴唇,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也知道她恐怕害怕極了。

自己的鏡像如果落到了這麼一個殘忍的組織手裏,誰也不敢想像會發生怎樣的事。

「猿,懺悔會是你們環球收容所最主要的敵人之一,還請發動你們的力量。」

「當然,這群瘋狂的傢伙還是一樣的藐視人命啊,不過他們應該沒有察覺到你的窺探吧。白塔?」

辛難注視着李瀟瀟身後的景象。

「應該沒有,至少我沒有發現他有任何動靜。」

這片刻,兩人已經分別將辛難的所見拍照發給了各自背後的分析小組,確認對方沒有發現后,他們不由的點了點頭。

畢竟如果接下來存在接觸的可能的話,對方知不知情可能就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

不過此刻,即便有些失禮,甚至有些冒犯了唯物局的秘密,但猿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你的眼睛,一般看到的都是這種東西嗎?」 羽塵手中長劍展現第三次變化時,鋪天蓋地的劍芒將周圍所有殺手覆蓋住。

所有殺手們第一次見識如此可怕的劍芒。

他們實在想不到,如此可怕的劍術竟會出自一個凡人之手。

天在哭泣,地在崩塌

此劍一出,天地色變,神號鬼哭!

這一劍的名字叫做

「奧雪沉舟。」

所有的殺手幾乎在同一時間,被羽塵手中長劍割斷了喉嚨。

血,噴濺而出,散落在面。

恍如一副地獄圖畫!

「錚」然一聲刺耳清響,羽塵長劍回鞘,無數劍花在彈指之間突然消失無蹤,滿天絢麗燦爛也消失無形!

全場殺手瞬間被秒,屍體鋪了一地。

羽塵低頭仔仔細細得檢查著每一個人的傷口,看看他們死了沒有。

要是沒死就補一刀。

當然,羽塵這一劍出手,幾乎沒有留下活口。

但是,也有一名殺手僥倖活了下來。

蝮蛇。

這個大妖擅長變化,原本變化成附近的一顆大樹,想和其他所有殺手一起偷襲羽塵的。

但他見柴九那麼厲害都被殺了,便留了個心眼,沒有立刻出手,打算讓其他隊友先上,自己猥瑣一點混個助攻。

但它萬萬沒有想到羽塵的劍術竟然如此可怕。

僅僅一瞬間,一片閃瞎眼的劍芒過後,所有隊友都被殺了。

蝮蛇被當場嚇懵。

這是什麼劍法?

它戰戰兢兢得維持原狀,不敢再顯出原形了。

只盼著羽塵殺完人趕緊走。

不料羽塵查看完所有的死人後,目光卻突然轉向了它這邊。

「咦?這邊還有一個漏網之魚。」

說完,不等蝮蛇反應過來,羽塵便閃現過來,一劍刺入了它的七寸要害部位。

這元嬰級的蝮蛇當場氣絕身亡。

它死都想不明白,羽塵到底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原來羽塵的眼睛能觀察到靈氣的動向,再細微的波動,他都能看到。

這蝮蛇用法術把自己變化成一顆樹,自然瞞不過羽塵的眼睛。

便一劍將它殺了。

羽塵行事低調,一般不怎麼殺人,一旦殺人便必滅口。

之所以這麼干,主要是為了防止別人的家屬來複仇,形成了仇恨鏈。

畢竟逍遙派門下,那麼多弟子,一旦結仇,那些修為低的弟子就會淪為炮灰,羽塵也很難照顧得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