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顧微微忍不住吐槽他:「你是豌豆公主嗎?這麼嬌嫩。」

謝老爺子笑了笑:「還是早點發現為妙,一會兒要是影響到扎針可就不好了!」

謝婉玉雖然沒有吱聲,但她卻狠狠鬆了一口氣。

「小顧啊,」謝老爺子一邊扎針一邊說,「你先看着,最後三針的穴道沒有那麼險要,到時候由你來試試,也讓我看看你的實戰能力怎麼樣。」

「好的老師。」顧微微說完,又低頭看着封燁霆,「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在你身上亂扎的。」

難得,這傢伙這一次沒爆什麼霸總語錄來。

他看着顧微微,目光里竟然有了些許久違的溫柔:「小傻子,你不需要有壓力。」

「那你不怕嗎,萬一我下錯了針,把你扎傻了怎麼辦?」

「不怕,」封燁霆的語氣和他的目光一樣堅定,「命都給你!」

顧微微張了張嘴,她有好多話想說,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她忽然又說不出口了。

其實他已經給過了。

不論是以前出車禍時他奮不顧身地擋在她面前,還是面對白雨馨時替她擋針的時候。

她知道他不只是說說而已,他是真的會把命都給她!

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更加珍惜他的生命。

所以一會兒,她是絕對不會失敗的!

想到這些,她的臉上情不自禁就露出了一個笑容來:

「你閉上眼睛睡一覺吧,一覺醒來就什麼都好了。」

……

施針還在繼續,最後三針,謝老爺子交給了顧微微。

顧微微屏神凝息,回想着之前練習了無數次的模具人頭,一下就找到了穴道的位置。

扎針的過程中,她內心雖然有些緊張,但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手也一點都沒抖。

就連謝老爺子也誇讚她:「很好,你比婉玉他們兄妹倆當初的表現要好多了。他們那個時候啊,不是手抖就是扎錯位置。」

謝婉玉冷哼了聲:「那爺爺您繼續誇,我就先出去了。」

「唉你這孩子!承認別人比你優秀有這麼難嗎?」

「是的!就是這麼難!」謝婉玉頭也不回地走開了。

謝老爺子替自己孫女說好話:「小顧啊,你也別跟她一般見識,婉玉這個孩子性子是冷了點,也心直口快,但其實她的心思是不壞的。

不然她也不會勉強自己跟我學中醫做研究了。這些年她跟我一起研究中藥草也是小有成就的,嘴上說着不喜歡,但手上一直在干實事。」

「我明白了老師,」顧微微點頭,「我也沒有要和她打擂台的意思,希望以後都能和平相處。」

謝老爺子知道顧微微現實生活中其實是一個強勢的人,但她現在肯服軟,他感到很欣慰。

教起她來也更覺得有勁兒了:「那我們現在去書房,剛才那一段兒還沒講完。」

……

顧微微和謝老爺子回書房的時候,謝婉玉正在電腦前寫論文。

謝老爺子一進門,她就把謝老爺子給叫了過去了。

兩人聊了很久才把論文某一處修改完,然後謝婉玉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

謝老爺子聽見了,免不了絮叨幾句:「中午叫你多一點你不吃,現在餓了吧?」

「中午那家不好吃,口味太重了,我一口都吃不下。你們繼續吧,我出去泡碗面再回來繼續寫論文。」

謝婉玉說完就大步離開了書房。

這一切都是那麼得自然與合理,根本就不會有人起疑。

而謝婉玉也確實是出去泡麵了,但是她並沒有守在泡麵前,而是去了診室。

診室的香爐里正燃著爺爺調配的安神香,本來就有安神催眠的效果。

再加上她事先偷偷放進去的催眠香,封燁霆要是還睡不着的話那就怪了。

躡手躡腳進入診室后,謝婉玉拿出一根針在封燁霆的人中上輕輕扎了一下。

因為針上事先被她塗了麻藥的原因,所以封燁霆醒得並不徹底。

他雖然半睜着眼睛,但是意識卻是模糊的。

他現在這個狀態,正好適合被催眠。

傅宴寧說了,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忘記那個叫做白雨馨的女人,但唯獨他封燁霆不可以。

所以謝婉玉現在要做的就是,嘗試着喚起封燁霆腦海中對白雨馨的記憶。

但這種事情她也不能打包票,畢竟她還在針灸的銀針上塗了傅宴寧給的葯,那些葯現在已經進入了他的大腦,她也不能確定他這一次醒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

謝婉玉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封燁霆給扶了起來,然後她又掏出了一隻懷錶對封燁霆進行催眠。

在她的深度催眠下,封燁霆果然說出了白雨馨的名字和不久前發生的一些事情。

謝婉玉不禁感慨,原來催眠配合針灸竟然能出這樣的奇效。

這要是放在以前,單獨用催眠的話肯定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單獨針灸應該也不能這麼快見效。

即便是她今天發現了這個,那也純屬機緣巧合!

就在謝婉玉因為這個發現沾沾自喜的時候。

房間里卻忽然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好像是有什麼東西相撞了。

這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在這間封閉的、安靜的診室里卻顯得格外清晰。

謝婉玉自己都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何況正處在被催眠狀態的封燁霆。

謝婉玉也來不及查看這聲音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了。

她現在只擔心封燁霆會醒來,她的催眠還沒有結束,如果封燁霆現在就被外界吵醒了的話,那麼她就前功盡棄了。

然而她轉身一看!

封燁霆果然已經半睜開了眼。

「該死!」謝婉玉忍不住低咒了一聲,立刻重新對封燁霆進行催眠。

可就在她剛剛有了一點效果的時候,房間里又發出了聲音。

這一次,甚至還直接從一張沙發後面冒出了一個大活人來!

是那個叫周蕊的傻子!

她正在揉眼睛,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哥哥,姐姐,爸爸呢?我爸爸呢?」

「閉嘴!」謝婉玉的二次催眠被打斷,她很生氣,回頭惡狠狠瞪了周蕊一眼。

周蕊立刻委屈上了,癟起嘴就要哭。

謝婉玉擔心動靜鬧大把爺爺和顧微微都吸引來,就草草安慰了那個傻子幾句。

周蕊又是個比較好應付的,三兩句好話她就不哭了。

但她卻一直盯着封燁霆看。

封燁霆的眼睛一直處於半睜不閉的狀態,甚至還一直在和幾步之遙的周蕊對視。

更失控的是,封燁霆竟然在沒有謝婉玉的引導下,自己開口說話了!

他叫了一聲『小傻子』!

謝婉玉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異常完美的一次催眠,竟然在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被毀了,她不能忍。

但她為人聰明,腦子轉得飛快。

電光火石之間,她忽然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記憶調換!

如果她能做到的話,那她就會在整個催眠界無敵。

小傻子,顧微微以前就是個傻子,傅宴寧也說了,『小傻子』至今都是封燁霆對顧微微的愛稱。

而周蕊,也是個小傻子。

如果她這一次能夠通過催眠,讓封燁霆把顧微微的記憶轉嫁到這個叫周蕊的身上,那該多美妙啊!

想到這裏,謝婉玉不再阻止封燁霆和周蕊對視。

而是順水推舟地誘導封燁霆:「封燁霆,你記住了,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傻子,是你的妻子,是你最愛的女人。」

「小傻子…………」

「……當你再次聽到我秒針走動的聲音時,就是你醒來的時刻。」

將封燁霆放平后,謝婉玉緩緩走到了周蕊面前。

她把自己的懷錶遞給了周蕊,誘哄道:「你看這是什麼?」

周蕊好奇,接過去仔細把玩。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謝婉玉將一根針扎進了周蕊耳後一個穴道。

周蕊立刻翻了個白眼,倒了下去。

診室也在周蕊倒下的瞬間恢復了原樣,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 為了看雪山的日出,第二日一早,天不亮尤葉就醒了,睜開眼睛,林昊楓正支著頭望著她。

「早安。」尤葉懶洋洋的。

「早安。」林昊楓在她額頭輕吻。

「睜開眼睛就能看到你,真好。」尤葉縮進林昊楓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