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然後,順手簽到。

【簽到成功,得到魔道三十六劍!】

藺九鳳詫異的看著憑空出現的三十六柄長劍,通體黑色,每一柄魔劍上都刻有龍軀的一部份,三十六柄長劍搭配起來,組成了一條猙獰兇狠的魔龍,懸浮在空中,浮浮沉沉。

「這是一套組合劍陣,召喚魔龍,三十六劍就是魔龍的身軀,一旦成功施展,威力巨大。」藺九鳳仔細了解后,美滋滋把這一套魔劍收入了劍匣里。

溫養,提升品質,反正暫時也用不到,就慢慢提升。

本來按照慣例,簽到成功的藺九鳳就會離開,不會逗留。

魔窟里的魔頭們也是這樣認為的。

被打下去的魔頭受了傷,但他也不在乎,反正藺九鳳只會打一次,慢慢的養傷,還是沒問題的。

魔窟里的妖魔們相互之間說著話,聊聊天,回憶一下往昔,崢嶸歲月稠。

如村口老大爺一樣,他們現在看向藺九鳳的目光,都帶著回憶。

目光所至,皆是嚮往。

就在他們議論的時候,藺九鳳敲了敲魔窟的入口。

當!

這一下,讓妖魔們看向了藺九鳳,一個個十分不解。

第一次打敗一個妖魔后,竟然不走?

難道要繼續羞辱他們?

妖魔們沒由來的心裡一緊。

他們緊張的看著。

但藺九鳳沒有繼續出手,他平靜的問道:「誰是平天大聖?」

魔窟里的妖魔愣住了。

找平天大聖?

大家看向了昨天才被藺九鳳打傷的那個牛魔。

「我就是平天大聖。」擎天蠻牛開口道,神情疑惑的看著藺九鳳。

想幹什麼?

繼續揍他一頓?

這有點不講道理啊。

昨天才揍過。

「你是妖魔七大聖里的人?」藺九鳳繼續問道。

他沒有出手,魔窟里的妖魔們也鬆一口氣。

「是的。」擎天蠻牛點頭。

「那你和妖魔七大聖里其他的人,熟悉嗎?」藺九鳳再問。

「當然熟悉,我們曾經是結拜兄弟。」擎天蠻牛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擎天蠻牛緊張的問道。

「沒有什麼,只是覆海大聖蛟魔王混天大聖大鵬魔王這兩個人要來帝都,要找我羽化神朝的麻煩。」藺九鳳慢悠悠說道。

但這慢悠悠的語氣,卻讓擎天蠻牛心裡一緊。

覆海大聖和混天大聖竟然惹到了這個凶神惡煞的人。

那豈不是要爆發一陣衝突?

「他們要來找羽化神朝的麻煩,你打算怎麼辦?」擎天蠻牛問道。

「自然是斬了他們。」藺九鳳說道。

擎天蠻牛面色緊張,這個凶人果然要殺人。

但也有妖魔提出了異議:「既然覆海大聖和混天大聖已經出世,那肯定是吸收了這個時代龐大的靈氣,恢復了強大的實力,你一個人打他們兩個,能輕易獲勝?」

此言一出,其他妖魔都精神振奮起來。

藺九鳳要是被打敗了,或者是被殺了,那他們就有希望出去了。

「你覺得他們吸收靈氣,恢復的實力,在現在這個靈氣復甦的初期階段,能打過我嗎?」藺九鳳反問,他一點都不擔心這個問題。

剛剛興奮激動起來的妖魔,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

仔細一想藺九鳳現在的實力,剛剛出世的妖魔七大聖,真的打不贏。

「你和我說這些,到底是為什麼?」平天大聖疑惑的問道。

既然藺九鳳能打得贏,那為什麼還要和他說這些?

「我想讓你去勸住妖魔七大聖,讓他們不要不自量力,來找我羽化神朝的麻煩。」藺九鳳平靜的說出這個事情。

但是魔窟卻平靜不下來。

所有妖魔都激動起來。

尤其是平天大聖,他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你要放我出去?」

平天大聖想哭了。

十年了。

整整十年。

藺九鳳鎮壓了他們十年,十年裡,把每個人都揍了一頓,可以說大家都過得很憋屈。

但即便是這樣,他們也沒有自暴自棄,反而一直在想,到底什麼時候能出去。

靈氣復甦的階段,強人越來越多,萬一哪天有人把藺九鳳打敗了,或者是擊殺了。

那他們不就可以脫困了嗎?

但是誰也沒想到,藺九鳳竟然主動的說要放妖魔出去。

「你不想出去?」藺九鳳問道。

「不,我想出去。」平天大聖堅定道。

「但你不怕我出去后,聯合其他的大聖,把你的羽化神朝給毀了?」平天大聖疑惑的問道。

其他妖魔也都是很疑惑。

為什麼藺九鳳要這樣做?

「我放你出去,只是暫時不想出手,不想和妖魔七大聖的人碰上,所以要你去勸他們。」

「至於擔心你出去會給我帶來麻煩,卻是想多了。」

「不僅是你,還有其他的妖魔,我都打算在不久之後,全部放出去。」

「你們要是能給我帶來毀滅性的打擊,那我會佩服你們的。」

藺九鳳認真說道。

再過幾天,這些妖魔對他就沒有幫助了。

這一處魔窟再也簽到不了,藺九鳳當然也可以繼續鎮壓他們。

可他不打算這麼做。

底下的妖魔們全部激動起來,聽到藺九鳳的話,要放他們出去。

「你不怕我們這三千多妖魔,出去后就把你的羽化神朝給徹底覆滅?」有魔神問道。

「強者恆強罷了,把你們放出去。你們不還是需要強大的時間,吸收靈氣,恢復實力,再來找我報仇嗎?」藺九鳳道。

「說句實在話,十年下來,你們對我沒有太大幫助了,把你們放出去,我也是仔細考慮過。」

「這個世界,太弱了!」

「讓這個世界的人自己成長,速度太慢,把你們這些曾經的妖魔們放出去,讓世界的強者多一點。」

「這個世界的靈氣復甦的速度,也會加快的。」

「到那個時候,我依舊如現在,可以鎮壓天下。」

「這個靈氣復甦的速度,我很不滿意!」

藺九鳳說出了自己心裡的話。

現在的他,已經感覺這個世界,於他而言,是一個牢籠。

靈氣復甦的速度,慢得要死。

那他就推動一把,加速靈氣復甦。 本場賽后,籃網隊即將啟程前往倫敦,開啟NBA海外賽的首次嘗試,這將是NBA官方第一次將常規賽放到海外。而NBA官方給他們安排的對手,則是在海外有著最強影響力的公牛隊。

一隻是這兩年的新貴,一隻是NBA最偉大王朝的締造者,聯盟對於開拓歐洲市場極為重視,也盡量安排了兩隻人氣很高的球隊。雖然比賽地點選擇在英國這個籃球荒漠稍稍有些欠妥,不過考慮到倫敦這座國際大都市的影響,以及英美之間同根同源的文化傳承,也就坦然接受了吧。

遠赴英國參加海外賽,時差問題非常的重要,球隊抵達歐洲之後,也會在第三天才開始比賽,,之後回到美國同樣要進行兩天的休整,雖然有搶奪歐洲市場,拉攏人氣的好處,但是對於球員來說,一是體力消耗巨大,二是接下來的賽程會更加緊密,不過誰讓江銘亮是開發市場的急先鋒呢?先手之利他是一定會竭力爭取的,就像曼聯開拓美國市場一樣。

倫敦賽也是江銘亮本賽季最重視的一場比賽之一。不過遺憾的是,球隊得分後衛JR史密斯將缺席本場比賽。上一場比賽賽后,JR史密斯現在密爾沃基的醫院進行了核磁共振的檢查,結果似乎沒有太大問題,等到回到紐約之後,重新又接受了第二次全面的檢查,結果證明,除了可能別了一下膝蓋之外,確實非常健康了。

即便如此,為了避免JR有心理上的問題,球隊還是決定讓他在紐約休整,不需要跟隊前往紐約。接下來漫長的賽季,還需要一個健康的JR來給球隊提供助力呢。

…………

放在巴厘島舉辦婚禮,歐陽冪和劉威的婚禮完全採取西式的風格。潘政如的天意策劃盡量為婚禮做了完美的設計,也包括聽從江銘亮的提議,將煙花改成紙屑,漫天飛舞,看起來更有感覺。

歐陽冪一襲雪白的婚紗,把她完美的身材襯托得恰到好處,修長的粉項往下延伸,隆起成兩個完美的雪白,又往下收束成盈盈一握的纖腰,然後是沿著飽滿的臀線一瀉而下,放射出一圈層層的裙裾,白色的弔帶絲襪將修長的美腿包裹著,腳下是一雙5厘米的水晶高跟鞋。她的俏臉上今天精心妝容過,本來就完美無暇的臉上愈發顯得高貴典雅。

宣誓完成之後,歐陽冪重新換了一套禮服,挽著老公的手下來跟大家敬酒。

看著自己又完成了一場秀,並且大獲成功,潘政如連續幾天緊繃的神經終於鬆了下來。策劃,設計再怎麼完美,也得到作品真正出來的時候,才能鬆一口氣。這一回來做歐陽冪這個國內頂級流量的婚禮,除了酬勞之外,對天意策劃來說同樣是一個宣傳的機會,日後,或許能夠接到更多的商單。

看到江銘亮拿了兩杯酒走了過來,潘政如下意識的閃避,卻發現自己不經意被江銘**入了一個死角,嘆了口氣,果斷抬起頭坦然面對。

「等會還有工作呢,我現在不能喝酒。」潘政如禮貌的拒絕了江銘亮。

「我知道,所以只是氣泡水。」江銘亮把杯子遞了過去,淡淡的青檸味是潘政如最喜歡的,隨機鬆了口氣。

「這兩天辛苦了。」跟潘政如碰了下杯子,江銘亮說道。

「我收錢的。」潘政如公事公辦的說了一句,想要再說些什麼,卻又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