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陳晴表示記下,想想這是自家老闆親自交代的項目,再次問道:「老闆,那,這部,嗯,《仙劍奇俠傳》,應該是讓錦書來製作吧?」

西蒙剛剛倒是沒注意到這個問題,此時想想,還是道:「給景兮吧,《還珠格格》她就做得很不錯。」

陳晴立刻假裝不滿地嘟起嘴,再次忍不住道:「老闆,其實,我覺得吧,她這次能做這麼好,本來就是因為老闆給了她所有能動用的資源,做不好才是蠢貨呢。」

西蒙微笑聽陳晴說完,只是搖了搖頭:「你知道我最欣賞景兮哪一點嗎?」

「不想聽呀。」

「……」

「好吧,老闆你說?」

「我最欣賞的,就是景兮沒有去追求極致,保證質量的情況下,卻並沒有為了盡善盡美就把我給出的600萬預算全部用掉。對於影視產業而言,這是一種非常難得的品質,無論是東西方,大部分影視人往往都追求另外一個極端,花更多的錢,要更好的效果。」

「這難道不對嗎?」

「態度本身當然沒問題,問題還在於人,很多人花了更多錢,拿出的東西,往往還是差強人意。而景兮的態度,就是在確保品質的情況下,儘可能節省資金。」

西蒙說著,不由想到了兩個人。詹姆斯·卡梅隆,以及,昨天剛剛有過照面的陳大導。

陳晴歪了歪腦袋:「我覺得品質和預算應該是矛盾的。」

「是啊,道理從哪個方向都說得通,因此,大部分情況下,我們需要的就是拿捏一個度。」

陳晴點了點頭,又忍不住道:「我還是覺得,老闆當初給她600萬,本來就多了。更何況,她,嘖嘖,這幾個月簡直和吸血鬼一樣,搞得我都不敢和她相處,擔心什麼時候被她咬脖子。還有,省下資金的事情,我覺得,她只是害怕失敗而已,能省一點就省一點。」

「看來你對景兮意見很大。」

「嗯啊。」

「有意見可以,但絕對不許使壞。」

「……」

「聽到了嗎?」

「聽到了,老闆。」

陳晴說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可惜對西蒙無效。

吃過早餐,時間已經臨近九點鐘。

依舊是滿滿一天的各種日程。

上午去過列維森國際中心工地,以及與列維森集團中國高層的一個小時會議,隨後又趕往中關村的伊格瑞特公司中國總部。再然後,中午是在人間會俱樂部內的一次飯局,招待前段時間剛剛敲定合作的萬科等一些公司高層。

下午來到錦書總部。

聽取工作彙報之後,西蒙又和錦書諸位高層討論了一下這家公司的下一步發展策略。

隨著化整為零方案的實施,製作方面,錦書將會進行很大程度的收縮,因此,西蒙希望錦書下一步將更多精力花費在構建海外發行網路上面。

當然不是電影。

而是電視劇。

另外,當然也不是針對歐美,而是日韓東南亞等等受中華文化影響很深的周邊各國。

其他不說,只是一個《還珠格格》,西蒙就清晰記得這部電視劇在整個亞洲地區引起的觀看熱鬧,特別是韓國,因為收視率太高,直接惹得韓國對中國電視劇下達了封殺令。還有暑假期間已經播放完成的《康熙微服私訪記》,記憶中,這同樣是一部在香港地區一度斬獲了收視冠軍的電視劇。

曾經的歷史上,中國電視劇的輸出,很大程度上文化傳播意義多於商業意義,很多方面基本上都不在乎多少錢,給了就買的那種,只認為只要能在海外播放就是長臉。

其他西蒙管不了,但,錦書必須改變這種策略。

以西蒙擁有的先知優勢,乃至錦書可以動用的資源,接下來,每年都能製作出一大批質量絲毫不亞於日韓東南亞各個國家地區的電視劇。既然曾經日劇韓劇都可以大肆向中國輸入,只要中國這邊能夠把劇集質量做到最高,完全沒理由不能輸出。

至於諸如曾經韓國那樣的政治障礙,這一次,既然錦書是背靠整個維斯特洛體系,西蒙當然不會允許這種情況輕易發生。

否則,大不了,對等制裁就是。

無論是日劇還是韓劇,出口導向都非常強,特別是韓國。如果這一次在維斯特洛體系發力下,韓國依舊禁止諸如《還珠格格》這樣來自中國的熱播劇,西蒙同樣可以推動中國這邊禁止韓劇。

總而言之,只要錦書能夠打造出一個完善的海外發行網路,將中國國內化整為零后的關聯企業劇集發行到其他地區,如同錦書經紀公司一樣,將來這張發行網路,同樣能夠成為一張控制中國國內影視產業的強力工具。

與錦書高層的會議下午一點鐘開始,一直持續到四點鐘。

隨後是已經完成的《愛情呼叫轉移》的內部試片。

這部計劃作為錦書傳媒第二部賀歲電影的喜劇其實還沒有徹底完成,只是為了適應西蒙日程,才臨時做出了一份150分鐘的樣片。

西蒙看完之後,給出的唯一建議就是做一個類似曾經的說唱片頭。

曾經的《愛情呼叫轉移》,不止片尾曲成為流行,其實片頭的《WatchMe2007》同樣驚艷,只可惜沒能火起來。這一次,很簡單,《WatchMe1997》,然後填詞即可。 劍雲星域,雲客十九星,這是屬於飛雲劍宗三雲客卿長老居住的第十九顆生命星球,在這裡,有古樸宮殿,有靈峰瀑布,有浩瀚海洋,也有極具科幻氣息的飛船和戰艦。

凡是成為飛雲劍宗三雲級的客卿長老,都能在這座星球上選擇自己喜歡的地方居住。

雲客十九星,綿延數十萬里的湖泊之中,蔚藍的湖水隨著微風輕輕涌動著,不時可以看到飛鳥劃過長空。

一座通體純白的懸峰橫亘在湖水之上,茫茫雲霧在懸峰之間繚繞,遠遠望去,似一座雪山聳立在雲端。

純白懸峰上,一座白玉宮殿鎮壓四方虛空,光明殿三個大字深深烙印在匾額中。

「一年了,時間過得還真是快。」殿內,張無忌緩緩睜開雙眸,無比磅礴的力量在他身體內涌動,輕輕一動,虛空都為之泛起漣漪。

心念運轉,一座混沌氣瀰漫的洞天在他腦後浮現,如同一座小世界一般。

「原來,這就是洞天境。」在劍雲星域苦修一年的張無忌,赫然是悄無聲息的突破了。

從領域境踏入洞天境的他從此就是五級巨擘了,若是再碰上許安元,相信都無需動用諸多拚命之法,只憑本命洞天都可以直接碾壓他。

運轉洞天之力,細細體會新境界的奧秘,張無忌滿意的笑了,「很好,原來洞天境就是讓本命領域蛻變,化虛為實,借假修真,不錯不錯。」

手一伸,一本厚厚的古書浮現在身前,洞天之力湧出,古書自動翻開。

只見上面赫然寫著,「洞天九境,一境一重天,在諸多生命異界中,洞天境巨擘就如同是神靈一般的偉大存在,而在帝星聯邦,洞天境巨擘也是各大勢力的高層戰力。」

「在聯邦,修鍊古老成神之法到洞天境的巨擘,也可稱為五級強者。」

「帝星聯邦舉世無敵,五級強者眾多,首席大執政官、大炎帝庭帝主、大乾帝庭之主、飛雲宗主、天隕仙宗之主…」

古書中,記載了諸多帝星聯邦的資料,其中就包括了眾多五級強者的存在。

又一次翻看古書的張無忌不屑的笑了笑,喃喃自語道,「就明面上來看,帝星聯邦尚未有洞天境,也就是五級強者之上的存在。」

「不過本座對這個信息,是半點也不信的,統御四方星海,掌控數百萬勢力的大聯邦會沒有六級強者坐鎮,那絕對是在騙鬼玩。」

手指輕輕敲了敲,心念駕馭天地元氣,讓古書快速翻動,不一會兒,成神之道境界篇浮現在眼前。

「洞天之上,是為造物境。」

「造物境,逆改天地法則,重塑萬物之境界,點石成金,划海成陸等都不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大神通。」

更高層次的境界篇章張無忌不著急看,暫時知道洞天境之上是六級造物境就夠了。

手一揮,古書直接翻到後面,新的一頁上面赫然是一幅幅星圖,是極為珍貴的帝星聯邦諸勢力分布圖。

「大炎帝庭、七法帝庭、大乾帝庭…通界商會、玲瓏商會…天隕仙宗、萬獸戰宗…聯邦委員會、聯邦裁決司、數十億聯邦軍…還有傳說中的在幕後守護帝星聯邦的靈念皇族。」

之後,還有數不勝數的大大小小的附屬種族和勢力,這些勢力都臣服於帝星聯邦的統御。

他們有的是人族,更多的是異族,各大勢力中有聯邦制、有古老王庭、修鍊宗門、神權統治等等。

聯邦有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之心胸,允許萬族依附,提倡諸法萬道爭鳴。

在這裡,你可以修鍊星辰能量之法,可領略魔法奧秘,能研究異火之道,隨時可以找到鬥氣,武道、巫術、飛劍、仙道、佛道、魔道等各種修鍊之道的法門。

你也可以在這裡買到任何想要的寶物,法則王兵、大能秘寶、五級道兵、星空戰艦、生命藥劑、延壽靈丹、巨龍傀儡、戰爭機甲等等,當然了,前提是你得有足夠多的聯邦星幣。

總之,對於一些偏遠的異界生靈來說,帝星聯邦就像是傳說中高高在上的仙界、天堂、神界等至高之界。

越是了解帝星聯邦,張無忌就越是感概萬千,「這帝星聯邦的底蘊還真是夠恐怖的,東玄界的未來,是任重而道遠啊。」

「不管怎麼說,飛雲劍宗本座算是來對了。」

「不走出東玄界、永遠也不知道這星空有多大,有多神秘。」

翻閱了一下古書,略顯疲憊的心神得到適當放鬆后,張無忌接著又進入了閉關狀態,這一次,他要把混沌真身給徹底掌握。

十天後,以混沌洞天滋養肉身,張無忌體內的那道混沌本源被徹底激發了。

「嗡。」

盤坐的張無忌在殿內懸空而起,茫茫混沌氣從他身上瀰漫開來,一道道混沌神紋在他肉身中浮現。

一握拳,虛空顫動,張無忌睜開眼眸,有混沌靈光迸發,空間壁壘當場被擊穿,身軀輕輕一動,頓時有一道道漆黑猙獰的空間裂縫在他周身裂開蔓延。

雲客十九星的虛空,根本就承受不住張無忌肉身的撕裂,若不是他在極力控制,恐怕舉手投足間,就能把這顆星球的空間壁壘硬生生撕開。

「混沌真身也成功入門了,從今起,相信本座可肉身硬接五級兵器而無傷。」

突然,張無忌心有所感的收斂了渾身氣息,如一個平凡的不能平凡的普通人一般,緩步走出了雲客十九星的光明殿。

「嗯,這姑娘怎麼來了。」一邊安靜的站在光明殿外等候,一邊暗暗思索。

近一年來,趙冰雲也就來過雲客十九星三次,前兩次是帶著其他幾個投靠她的三雲級客卿長老來登記選址居住,后一次則是來請教問題。

在這之後,趙冰雲就很少親自來雲客十九星了,今天她一反常態的前來,而且來的還是真身,不是赤雲劍靈,這讓張無忌隱約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

「張教主。」紫色劍光劃過長空,趙冰雲腳踏飛劍降臨到了光明殿前。

這姑娘好像很喜歡穿宮裝長裙,上次來的時候穿的是赤金花紋宮裝長裙,這次則是穿純紫山水雲紋宮裝長裙,踏劍而來的她,如一個尊貴的王室公主。

張無忌笑著把趙冰雲請進光明殿,一邊看她紅唇微啟,貝齒微露的抿著茶,一邊開口詢問道,「冰雲姑娘,有事?」

趙冰雲放下茶杯,絕美的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這一屆首席大弟子的選拔方式出來了。」

張無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語帶肯定的問了一句,「如何,真的是開疆拓土?」

關於這個問題,趙冰雲上次來的時候兩人就曾討論過了,張無忌給出的答案就是,飛雲劍宗這一屆的首席大弟子競選,很有可能對趙冰雲不利。

因為張無忌通過趙冰雲所提供的情報,進行了多達數百次的推演,得到的結果都是飛雲劍宗正在暗中調動物資,極有可能會發動一場大規模的遠征戰爭。

涉及到遠征戰爭,剛好又碰上首席大弟子競選,張無忌很輕鬆的就得出一個結論。

那就是飛雲劍宗準備要對外擴張了,首席大弟子的競選將會是一根導火索。

趙冰雲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是的,果然如你所料的那樣,宗門決定要對東荒星域用兵了。」

「很正常的事情,你有什麼打算?」張無忌心中早有準備,所以是一點也不意外。

相比之下,他更關注的是趙冰雲的選擇,畢竟現在自己跟她是同一陣營的。

「首席大弟子的位置,我不打算讓。」趙冰雲沒有任何隱瞞,起身向張無忌拱手行禮,「所以,還請張教主幫我。」

「冰雲姑娘,你身邊也有不少客卿長老在支持,為何會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張無忌沒有馬上給出承諾,而是饒有興趣的笑了,「要知道,本座可是來自東荒星域最邊緣的東玄界,是屬於土著人類。」

身軀向右邊傾斜了一下,右臂放在扶手位置,右拳撐起下巴,不緊不慢的說道,「據我所知,姑娘的支持者們有不少人都出身不凡,他們比我更有價值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