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楊凌走遠,林月居問:「先生,你把他說通了?」

唐眾搖頭:「我鋪路,他操控。可能是他的下一階段計劃。」唐眾跟着林月居回宮殿休息。

「那本書有幾個人看過?」林月居問。

唐眾知道是哪本書:「想必他也看過了!想不到,看過的獲取的好處都很大!大長老也在看。」唐眾提醒道。

「嗯!現在這本書不要公之於眾,在過一段時間再說!」林月居吩咐。

走幾步后又回頭說:「楊客可以是代言人,你要控制節奏,別鬧出麻煩!」

楚閑溟這裏剛剛體驗到的殺機解除,楚閑昊在一旁安慰:「弟弟這件事告訴我們,只有實力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放心我們的先祖為我們把鋪的路已經能走。這一代我們必定崛起!」

聽到崛起這兩個字,楚閑溟身上的熱血回蕩。

「是!我懂了!」楚閑溟回答。

楚閑昊說:「這次我的試煉,聽說是交手宗門裏年輕一輩的高手,你恨誰我幫你解決!」

楚閑溟沒有理會他,只管拉着他去喝酒。

在魂宗的伊筠,她的師祖今日得到一個水晶宮,不大才五十多平米。主要的功效是消除命運師自身遇到的詛咒,或者是減輕!

現在她也像謝彤一樣步入熱戀!伊萬蝶發現到這個情況。之所以沒動手殺了那個男子,實在是害怕伊筠三十歲的心劫。

、、、

楊凌回去后召見費寄:「你傷得怎麼樣?」

費寄站立恭敬的回答:「吃下崔府主的葯已經痊癒!可我還是不明白。您怎麼,怎麼不為我說話!」楊凌盤完這菩提子。

王擷在一邊道:「你看看,誤會大長老了不是。大長老面對的是唐眾,你面對的才是九君!」

「我真的就打不過他嗎?」費寄立刻問道。

楊凌停止盤玩菩提子:「你說呢!你那點能耐還去對人家九君,他死之前可是魂尊,眾魂師之尊,下次別再犯傻,要不然殺死你我可管不著。」

王擷在上位走下來拿出一個玉盒:「來這是大長老給你的,他說的都是氣話,愛你是真!今日在大堂九君的話。可以知道你不出手派同輩人也可!」

費寄受寵若驚的接下東西告退。

楊凌仰著頭,閉着雙眼,手裏的菩提子快速旋轉。

王擷送走費寄后:「夫君我們的顏面掃地,就這麼算了嗎?」

楊凌久久不語,王擷唉聲嘆氣走出大廳。

魂宗水溪婷:「小蝶呀,可以如此行事!」

伊萬蝶本來也沒什麼異議,可這次不同:「她在談戀愛,我最怕的事還是發生了。這不由得讓我不想起我的大姐!」

「你聽老祖說,好事多磨才叫人生,你只是給她平常人的生活。並不能能消除她的成長煩惱,你不要辯解聽師傅的。可以!去吧!」水溪婷道。

本來辯解的伊萬蝶,有點好奇的看着她的師傅:「您怎麼這麼舉重若輕,現在把功法傳給她,萬一她被心劫,,,」

「嗯!!!不對,你還是沒清楚我的話。在凡間有一句話,聽蝲蝲蛄叫,還不種莊稼嗎?」水溪婷道。

伊萬蝶回答:「是!」

魂宗的最重要的功法是《運籌決》,只有歷代宗主才能修鍊。功法主要方面有兩個。

一是看透事物的以前,現在和未來。精準到事件發生的哪一天哪一秒。二是對敵的效果,主要是魂師方面的。特點是對敵的每一個招數很精確!

落在敵人身上的,該有多少魂力就是多少。在每個節骨眼上,該怎麼轉折就是怎麼轉折。給敵人的打擊是密不透風的一張大網,像是天道滅殺萬物一樣,令人絕望。

她們對敵前會把敵人的運勢降到最低,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同階之內屬於無敵的狀態,能夠打贏她們的只有她們自己人。

「師傅!您來了!是要消除暗疾嗎?」看到師傅來到水晶屋,伊筠很乖巧的站起來,問候道。

伊萬蝶看着,自己這個傻徒弟為情所擾。心裏雖然有話,可也沒敢多說。

在這個能消除對魂命師詛咒的屋子裏。伊萬蝶決定親自給她傳功法。

傳功就是自己先演繹一遍,再快速的把演繹完的部分,傳遞伊筠的識海中。

這樣會讓伊筠對功法的領悟能力提升。有的甚至不用領悟,立即就會使用。代價是傳法的人,會得到詛咒。階位越高的人,得到的詛咒越厲害!

「為師今天,打算把《運籌決》傳給你。坐好,不要在想其它的事情。三個時辰后我再來找你。」伊萬蝶吩咐道。

「您,,」伊筠還沒說完,伊萬蝶就起身走出去!

師父讓她在這裏呆幾天,伊筠不敢違令。她現在青春期,不論男孩女孩,都會給自己找個理由不開心。

伊筠覺得自己就是一隻金絲籠里的鳥,這本就跟她的家族不同,那是一個血與火的洗禮的家族。本來就有着極大的冒險精神在里。

所以伊筠才會大膽的戀愛,才會違背宗門的規矩。對於修鍊她其實不怎麼上心,就是靠着自己的聰明勁在這裏浪。有着一些無病呻吟,多愁善感,可是這毛病壓製得還行!

三個時辰過去,伊筠調整好狀態。

天曉宗、、、楚閑溟和他的大哥,剛剛喝完酒。見到楚作業用眼睛打量他自己!

「二爺爺,你突破成功了嗎?好厲害!」楚閑溟懶洋洋的問。

「你又闖禍?」楚作業問。

「沒有,怎麼可能!您還不知道我,我是最乖巧的。」楚閑溟藉著酒勁說道。楚作業對楚閑溟的偏見不大,不怎麼太相信也沒反駁。

「你們玩吧,我回房間休息,楚閑昊記住別惹事知道嗎?」楚作業又不放心的囑咐一句。兄弟兩個人則來到暗戀的宮殿頂上看風景。順便醒醒酒。楚閑昊第一次來到這裏。

風景如畫,空氣像寶石一樣乾淨,鮮花開滿四處。宗門人員們在規律的散步。楚閑昊看到一處風景,是一柄劍的巨型雕塑。

「弟弟,那是什麼?什麼劍能這麼被紀念?」楚閑昊問。

楚閑溟看過那個雕塑,可是沒怎麼注意過:「不知道,據說是一把仙人使用的劍!」

兩個人走過去看看,劍高二十米,寬五米,劍刃插入土中。離著幾百米米開外才能看的清楚。兩個人仰頭看着看着,楚閑溟發現,這柄劍看起來眼熟。

然後他想起來這事秦啼茫給他的穆羽劍。

「好神奇!」

楚閑溟心裏想。隨後他把穆羽劍在儲蓄戒里取出來。

楚閑昊看着弟弟拿出跟雕塑一樣的劍,便想起了什麼問道:「這把劍你認主啦?」

「沒有呀!秦先生給我的,我也好奇,這個咱們爺爺用過的劍,跟這個有着防護法陣的雕塑劍誰鋒利!」楚閑溟看着雕塑回答道。

「在不咱們試一試?」楚閑昊酒喝的有一點多,說話沒怎麼經過大腦。

「哎!那怎麼好呢!」楚閑溟沒有迴避這個想法。

「那就試一試!」心裏想完。雷雲譎運轉,生命空間剛好有雷雨天。

「咔嚓!」一聲巨雷響起!

生命空間和外面的世界有時差,這不影響楚閑溟運用雷雲譎。

梁減散步時,也看到劍雕塑不由自主地往這裏趕來!

引雷而出,空間靈力化為雷形,附着在劍上砍向雕塑。來到跟前的梁減看着這個情況知道要壞事。

「住手!」梁減大喊,為時已晚。

「咔!嘩啦啦!」如同大廈傾倒。雕塑是天曉宗宗門的一個預警點。頓時巨大的警鳴聲在四處響起來。

「這麼脆!」楚閑溟抱怨后,趕緊來到遠處。

梁減追上來:「表弟完了,這次咱們死定了!」話還沒說完。

四周黑漆漆的人影上來,來不及觀察,三人被圍在這裏。

楊客風塵僕僕在人群之後來到前面:「哎呀呀!沒想到我的弟弟會親手打碎這個預警雕塑。按照宗門法規,你們必須有一個人接受決鬥!生死不論!」他說的抑揚頓挫,不給楚閑溟楚閑溟反駁的機會。

「你再不出手,一會二爺爺可就會過來!」楚閑溟低着頭小聲對楚閑昊道。

接着楚閑溟又補充:「肯定是他!」說完后他看着楊客。

「楊大哥,我決定楚閑昊接受挑戰!」楚閑溟有一些開心的道。

楊客看着眼前這個人,他查閱過楚閑昊的資料。不過是一個世代龍族武魂傳承的小家族。

他自己可是風靈之體,世界武魂千千萬,只有通靈之體才是唯一。

「好!我接受楚閑昊的決鬥!」楊客左手壓右拳一拜道。

這時楚作業立即來道,看着四周散開的人,沒有進行後續的動作。他知道九君也在關注著這一切。

來之前他就跟楚閑昊交代好這一切,這種可能的情況也在其中,忽然想起楚閑溟話:「我是最乖巧的!」

「這個小子!呵呵!」楚作業自己小聲道。他很開心有這種情況,木秀於林,不是因為風,是為了給人看!

楚閑昊心裏分析,這次決鬥是為了給楚閑溟在增加一些籌碼。讓常在、宗主看到楚家的價值,只要九君真的能擋得住楊凌。

凡間家族跟仙界交往,就是跟天賭。儘管楚家在上次賭錯仙界的態度,這次還是要賭。沒有跟天戰鬥的豪情,生活沒有意思。

世間的風無處不在,風靈之體與風一體,轉瞬無形。

「楚公子小心嘍!」楊客在這一空間中,風刃處處出現。楚閑昊沒有動用武魂,靠着純肉體抵抗。

「朔風!」楊客心裏道。風力變黑,化為星星黑色碎粒。一個兜轉楚閑昊被圍困在朔風裏面。

「到此為止?」楚閑昊問道。楚作業釋放自己的氣勢轉身離開。

「謀,魔,道!」楚閑昊的武魂附體。一條黑龍衝天,張口一聲龍吟,不大也散開得不遠。有着龍眼的尋視。

楊客的身影立刻發現,楚閑昊把楊客纏繞起來,龍嘴一張,下一秒就能把楊客吞掉。

九君揮手,兩個人被分開:「好啦!好啦!預警陣法又不止這一個,決鬥完成。大家都散了吧!」有着九君手下的疏散,大家很快走開。

楚閑溟趕快來到九君身旁,楚作業怕九君把話題一上來就扯到楚閑昊的出手狠辣。

「你怎麼幹什麼都不跟我說,你這個臭小子,看我回去怎麼教育你!」楚作業訓斥楚閑溟道。

林月居看完屏幕上的視頻,百聞不如一見。對於已經知道的事,在看見之前還是有一些興奮在情緒里的。

「叫常在!」林月居吩咐道。他在桌子上留了一張紙條。

。「啊啊啊!煩死了!」

麻朽家大廳中,莎莎握着手柄,直跺腳。

也不知是不是和千緒待久了,沾染上了千緒壞脾氣,莎莎來到紗之律后,極易暴躁。

「這什麼東西,看上去就硬邦邦的,僅依靠莎莎遊戲角色的等級,根本打不動!」

莎莎不滿地抱怨起來。

她好不容易拿到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