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她曾不止一次想過,當年若是沒有果斷派出殺手擄走素雲天,而是親自登門拜訪,好好地跟他把事情說清楚,以素雲天兄弟二人的務實,是不是也會跟着她,來到天斗城?

但是那個時候的她,並沒有這麼做。

當時的大皇子「雪清河」,使用了最粗暴的辦法,那就是派人殺掉素雲天身邊的人,然後帶走這個擁有天使武魂的少年。

計劃本來是很完美的,但在執行的過程中,出了兩處紕漏。

第一處紕漏,就是武魂分殿負責人,馬修諾的逃脫。當時有好幾個魂尊級別的殺手去追擊這個半截入土的老人,但是不知為何,那些殺手全部殞命,被人一擊秒殺,馬修諾本人亦不知所蹤。

第二處紕漏,乃是源自千仞雪本身。她在暗處看到素雲濤、素雲天兄弟情深,一時心軟,出手救下了素雲濤。同時也造成了計劃本身最嚴重的漏洞。

因為這兩處紕漏的存在,素雲天兄弟兩人,想要猜到那件事的幕後黑手,並不困難。

如果被素雲天這傢伙確認了那件事的真相,他會怎麼對待自己呢?

令千仞雪感到不安的,並不是自己當過boss,指使過殺手。事實上,為了得到素雲天,為了把這個天使武魂的繼承人捏在手中,就算是再殺十倍的人,千仞雪也在所不惜。

真正讓她在意的,是素雲天的感受。

他如果知道了真相,會生氣的吧?會疏遠自己的吧?

他會不會一走了之,從此再不相見?還是會倔強地發起複仇,然後死在自己的劍下呢?

不論哪一種結果,都是千仞雪不願承受的生命之重。

可是……紙是包不住火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更何況,素雲天這小子似乎頗受神明的寵愛,竟然能夠被諸神託夢,從而知曉自己本名千仞雪的事情。

當年諾丁城武魂分殿遇襲的真相,為什麼不能接着託夢呢?

每次想到這種可能性,千仞雪都會有些着急、有些擔憂,但遲遲未能下定決心,向素雲天坦白此事。

這一次,素雲天從諾丁城歸來,已經與他的親哥素雲天見過面,相信以他的聰明,應該已經猜到很多事情了吧。

千仞雪想了又想,最終決定向他坦白一切。

不是因為怕被素雲天揭穿自己的惡行,而是怕他一時想不開,遠走天涯。

「小天。」

「嗯?阿雪你叫我?」

「不準叫我阿雪,在這裏,你要喊我殿下。」

「好的阿雪,沒問題阿雪。」

看着嬉皮笑臉的素雲天,千仞雪輕輕嘆息一聲:「小天,你還記得,當年我們在諾丁城的相遇嗎?」

「當然記得,我那個時候……」素雲天沒有繼續回憶,他已經發現,千仞雪似乎有話要說。

千仞雪輕輕說道:「你是不是一直想查武魂分殿遇襲的事,我可以告訴你,那件事就是我指使的。是我害得你背井離鄉,與親人聚少離多。」

「對不起。」

====

PS-1,感謝書友聽風666、斜陽、黑天鵝白天鵝、泥土變坷垃的打賞!! 反正是老爺子自己問的,就不能怪她了,凌若冰沒有絲毫的掩飾,還哭哭啼啼的,「爸,夜擎出事了,他乘坐的車子滾入了山崖,其他人都找到了,只有他還沒找到,他們說,他肯定是被沖入大海被海浪捲走了,爸,夜擎他可能回不來了……」

龍老爺子神情僵住跌坐在地上。

「老爺子!」龍九慌忙掐住他人中,把他扶起坐到沙發上,「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龍老爺子彷彿瞬間老了許多,「怎麼會這樣?夜婓才剛回來,夜擎又……就不能讓我們龍家人都好好的在一起嗎?」

葉佳倩端了杯溫水過來餵給他喝,「你別着急,夜擎還沒回來,你可不能有事啊,相信安夏會把夜擎帶回來的,他們心有靈犀,她說過,夜擎一定還活着,你看,連夜婓都回來了,夜擎能有事嗎?」

龍老爺子緩過氣來,就是因為有過龍夜斐的痛,所以,他更害怕,他再也承受不起失去龍夜擎的痛,「到底是怎麼回事?」

龍九把事情講了講,「應該只是失蹤了,還沒找到,警方已經安排了大量的特警在尋找,你不用太擔心,二少爺一定會找到的。」

龍老爺子無力的看着搖籃里睡着的孩子,「孩子才剛出生兩個多月,夜擎就……那時候,小橙子也是只有幾個月還不到一歲,夜婓就……為什麼要這樣!」

孩子哭了起來,餓醒了。

葉佳倩和保姆忙着為孩子吃奶,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媽媽出遠門了,孩子哭的有點厲害,奶瓶都不管用,葉佳倩心疼的看着孩子,許久才哄着他喝牛奶。

龍老爺子急的掉眼淚,「連寶寶都知道爸爸媽媽不在身邊。」

葉佳倩說道,「孩子這是想媽媽了,沒關係,寶寶適應力很強,很快就能習慣的,你要保重好身體才是。」

給孩子餵了奶換好尿布,龍老爺子抱着他,孩子也跟爺爺親,揮着小手去摸爺爺的臉,咯咯笑着。

葉佳倩把龍九叫到外面,和他說了下喬安夏交代過的事。

龍九一臉詫異,卻又有同感,「我也感覺到了,大少爺跟之前有點不一樣,但具體說不上來,難得二少奶奶觀察的這麼仔細,你放心,我會留意的。」

葉佳倩說道,「夏夏的意思是,要你保護好老爺子,其他的不重要。」

「我明白。」龍九雖然年近六十,但身手還挺好,一直都有鍛煉,也懂些醫術,照顧好老爺子是沒問題的。

喬安夏閉着眼睡了會,剛睡着就在做夢了,夢見龍夜擎一身是血朝她揮着手求救,「夏夏,救我……」

喬安夏朝他跑去,可不管怎麼跑都跑不到他身邊,他離她遠來越遠,慢慢的消失在她眼前,喬安夏被驚醒,嘴裏喊了句,「龍夜擎!」

謝黎墨正想睡被她給驚到,「怎麼了夏夏?」 「救他也不是不可以,可是需要你冒險。」老頭認真的看著丁小倩。

「我。」丁小倩指了指自己,「怎麼救?」

「他被困在19境界,那裡的世界似真似假,與三界相連,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甚至有時候你會忘了自己,成為另一個人過著其他人的生活,直到你自己記起自己是誰你才能出來,所以你必須有很很強的意志不被困惑你才能帶他出來。」

「那如果在裡面困惑的話怎麼辦呢?」

「就會成為夢境的一部分,一直重複著周而復始的過著他的生活。」

「有些恐怖。」

「你害怕了。」

「沒有。」說不害怕那是假的,對於他一個21世紀的人,除了懂一些醫術毒術,一些隨身護自己的招式之外,其他的什麼都不會,三界,哪三界?「有人成功出來嗎?」

老頭子摸了摸了自己的白鬍子,搖了搖頭。

「我去,你說吧,我需要做什麼?」丁小倩雖然有些害怕,可不管怎麼說這人是為了她才這樣,況且她不是……。

「你不需要做什麼,你只要乖乖的睡一覺就行。」

「好。」丁小倩躺在龍一景的身邊,閉上了眼睛,隨後感覺到一陣風,然後眼前一黑。

老頭摸了摸鬍鬚,招來一隻大燕子坐了上去。

「還是如此輕信她人,如果我要殺她怎麼辦?」老頭嘴裡說著又笑了起來,招呼著的燕子圍住了竹屋。

葉子修在屋外呆了三個月,沒有想到丁小倩卻沒有發現他。

難道她真的變了嗎?還是因為身體缺少的東西?

罷了,她在這裡就好。

可是她現在能否闖過自己建的境界呢?上一次能出來是因為靈魂完整,可是這一次。

葉子修卻不知道這一步走的對不對?

不過,他還需要做一件事情。

也許有救。

丁小倩感覺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二和,你該起來了!」

迷迷糊糊之中,有人從床上把她拉了起來。

「快醒醒,比賽開始了,你不是最喜歡嗎?正好現在可以看看去不去葉閣?」

一身白衣的少年拉著迷迷糊糊的丁小倩,向外跑去。

眼前的事物有些迷迷糊糊,感覺像做夢一樣,直到有人搭上她的肩膀,才感覺到一些真實。

一群人坐在椅子上,中間圍著一顆長的很是高大的青色樹,上面有幾個穿著白色沙帶的女子,在上面翩翩起舞。

讓人詫異的是,她們都離開地面,依靠樹漂浮著,對於丁小倩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拉著旁邊的人想要說什麼。

可,除了她,每個人都激情高昂的擺著手,眼神散著光,想要說什麼的慾望沒有了。

怎麼感覺自己與他們格格不入?

「現在我們的開場是由葉閣的師姐們準備的,接下來就是選擇徒弟時間,我說一下規則,這次是由龍天山,穆陽山,還有昆崙山,雪花山,大家比賽,沒有勝負之分,只有所有山的師兄們篩選……」

台上的男子穿著淡綠色長衫,噼里啪啦的說了很多,丁小倩一句都沒有聽懂。

「二和,你看李子豪那麼囂張,這麼久還是最下面的穆陽山的外徒,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嘚瑟的……」

「哈哈……」丁小倩尷尬的笑著,不知對面之人是誰,感覺這一覺睡的很是奇怪。

「二和,你怎麼了?奇奇怪怪的,你不也是很討厭他嗎?他搶了你最愛的姑娘……」

這個信息量有些大,姑娘?心愛的姑娘?怎麼感覺很是變扭?

「哪個姑娘?大安……」丁小倩握住嘴巴,這腦海里沒有,嘴巴怎麼說出口?

而身邊的大安沒有注意到異常,而是以為二和有些傷心過度。

「還不是雪花山的師姐,雪小蓮,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不跟你說話,跟著穆陽江的身後……」大安也是噼里叭啦的說了一堆,大致的意思是,二和是為了那個姑娘進山的,可是那個姑娘卻裝作不認識二和,可他們明明是同個村的青梅竹馬……

大安的說話聲被其他人掩蓋因為場上出現了一個人。

長發飄飄,白衣親和,雕刻般的五官,炯炯有神的眼神,傲世萬物的氣勢。

「是穆陽山的大師兄……他怎麼來了……」

誰?丁小倩不知道,總感覺眼前之人有些熟悉。

「穆陽一景,你過來做什麼?」

「是不是葉閣長老又欺負你了……」

台上的少年臉色慢慢變紅,惹得台下不少女子紛紛起鬨。

「穆陽一景,讓師妹照顧你這樣不用每天剁師祖了……」

「穆陽一景我,你讓我跟在你身後保護你吧……」

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丁小倩有些乍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