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谷峰卻是搖搖頭,提出了反對,「我認為這部電影票房潛力不會止步於一億,剛才的成片我們也看了,呈現出來的效果有多打動人心,各位也都知道,我認為它完全有機會衝擊兩億的目標。我覺得前期可以先投入一千五百萬做宣發,後面再視情況考慮追加與否。」

一千五百萬?這一下子加了一半啊,這也太多了。在座的幾個高層都在搖頭,雖然電影的質量不錯,但真要為了這樣一部新人指導、沒有大牌、成本不高的電影投入這麼多,似乎又顯得並不值得。

「谷經理。」一個公司高層站了起來,目光直指谷峰,這三個字說得又慢又重,「一千五百萬,好大的手筆啊。我們都知道方遠是你發現並且帶入公司的,你也很看好他,但是不能因為你看好他,就要犧牲公司整體的利益。」

「公司籌備了幾年的《空中要塞》馬上就要上映了,全公司的項目都在為它讓道,在這個當口,你要拿一千五百萬去宣傳這部電影?而且後續還要追加?簡直不可理喻。」

這位高層慷慨激昂地指責了一番谷峰,把這多出的幾百萬說得十分重要,彷彿多加幾百萬就會對《空中要塞》的上映造成什麼大的影響,要知道那部電影的宣傳費用可是按億算的。話里話外還在敲打穀峰不要因私廢公,拿公司利益當做人情。

一番劈頭蓋臉的指責后,高層坐了下去,一臉得意。

其他幾位高層有些無奈。谷峰好歹也為公司工作這麼多年了,也算有功之臣,無非是多幾百萬的宣發資金,雖說確實是有些不合適,但這話也顯得太重了。再說了,還說谷峰因私廢公,你程興要不是遠程影視總裁的弟弟,憑你這樣子也坐不到今天這個位子。

不過他們也習慣了,如今的公司里高層之間隱隱分成了兩派,一派是以程東這個總裁為首,另一派則是一些和程東當初一起起家的功臣。起初的時候大家自然是齊心協力為了公司好,但是如今遠程影視成了一顆參天大樹,該到了分果子的時候,雙方的矛盾就顯現出來了。

而谷峰雖然一直沒有明確表態,不過大家都把他當做元老派了,為此程興這個總裁派自然是處處為難他。上次討論這部電影的投資額時也是程興在阻攔,現在公司批了一千萬的宣發資金,說不定他已經很不滿了,谷峰還在提價,給了他一個借題發揮的機會,這下說不定連一千萬都沒了。 剛才凌煜打開了飯盒蓋,空氣中還殘留著香味。

戰銘聞著香味,還沒有祭拜的五臟廟頓時抗議起來。

「凌煜,這是楊秘書給你送來的吧?她還真有恆心,換成是我呀,你老是拒絕,我早就放棄了。」

戰銘一邊說著凌煜,一邊打開了飯盒蓋,看到裡面的早餐沒有動過,他對凌煜說道「你不想吃,介意我幫你吃嗎?我忙得連早餐都還沒有吃呢。」

因為大哥的一通臨時電話。

凌煜很想拒絕戰銘的要求,話到嘴邊卻又變了味道「你吃吧,我不吃她送來的早餐。」

戰銘跟他熟,也不跟他客氣,起身去洗了手,回來后,就當著他的面享受美味的早餐。

他一邊吃還一邊說道「凌煜,楊秘書為了你練出來的廚藝,真心不錯,可以和我們家的大廚媲比了。」

凌煜聞著那濃烈的香味,再看戰銘吃得津津有味的,他淡淡地道「能入得你的口,是不錯。」

戰家的大廚,出了名的廚藝好。

畢竟戰家的人都嘴巴挑。

沒有點實力,是不敢進戰家的大廚房。

戰銘很快就把楊秘書送來的早餐全都消滅掉。

凌煜見到飯盒都光底了,有點鬱悶,覺得戰銘吃得太多,一點都不留給他……

「凌煜。」

戰銘吃飽喝足,見還有點時間,便打趣著凌煜「真不打算給楊秘書一個機會?」

「怎麼?你喜歡她?」

戰銘笑,「那倒沒有,不過我覺得楊秘書挺好的,適合你,你要是實在不給她機會,就做點絕情的事讓她徹底死了心,別拖著人家了,楊秘書的年紀屬於大齡剩女了吧。」

「二十八歲算什麼大齡剩女,你以為是三十八歲呀。」

凌煜本能地維護了楊秘書一句。

「三十八還嫁不出去,就是老姑婆了。」

凌煜不吭聲。

好半晌,他問「你說我該做什麼絕情的事讓她徹底死心?」

「把她推給其他男人的同時,你再找一個女孩子配合著你演戲,她就會死心的了。」

戰銘獻計。

楊秘書愛慕凌煜這麼多年,凌煜都不接受她的感情。

就讓凌煜以後追妻火葬場吧。

戰銘忽然覺得自己挺壞的。

凌煜「……」

他怎麼覺得戰銘是在挖坑想埋他?

「戰銘副總,到時間開會了。」

凌煜乾脆換了話題,提醒戰銘該去開會。

戰銘站起來,說道「走吧。」

大哥交待下來的事情,他一定要做好。

……

第一人民醫院。

戰博坐在廳里,若晴則幫著古媽媽收拾,古臣剛去辦理出院手續。

古媽媽不時地走到窗前往下看,若晴知道她是在盼著慕若惜能過來。

在來醫院之前,若晴打過電話給慕若惜,告訴她,古媽媽今天要出院,但慕若惜說沒空過來。

若晴也如實告知了古媽媽。

古媽媽還是不死心,希望在回家之前還能再見到親生女兒。

「媽。」

若晴走到古媽媽的身後,「要不,我再打電話給慕若惜?」

古媽媽扭頭轉身,拒絕了「不用了,她既無心,又何必再勉強她,我這次進城來,就是想見見她的,她能來陪了我幾天,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親生女兒不在她身邊長大,感情不深。

她也不怪女兒。

要怪,就怪那個把兩個孩子調換了狠女人。

「若晴。」

古媽媽拉住若晴的手,關心地道「你平時要注意身體,別太勞累,媽知道你現在很忙,沒空的時候,就不用來回跑了,媽知道你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若晴老是回古家,她的親生父母心裡也不是滋味的。

古媽媽雖捨不得這個養大的女兒,卻也希望女兒能融入她親生父母的圈子裡。

她往外面瞄了瞄,壓低聲音說「戰爺對你還是挺好的,你既然選擇了他,夫妻倆就要好好地過下去,婚姻是靠雙方去經營的,要相互信任,相互理解。」

「媽,我知道。他對我很好,特別的包容。」

「你也不能恃寵而驕。」

若晴失笑,「媽,我不是那樣的人。」

她也沒有時間驕縱呀,從今天開始,她每天晚上都要去上禮儀課。

「嗯,你的為人,媽還是信得過的。」

「媽,你回去后別急著下地幹活,在家裡好好休養,咱們家現在也不缺錢,你該花的就花,別省,缺什麼跟我說一聲,我沒空,也會安排人給你們送過去。」

若晴很了解養母,就怕養母回家后著急下地幹活。

再過一個月,就到農忙了。

古家還種著幾畝的水稻以及幾畝的花生,水稻可以請收割機收割,但花生卻要自己去收。

「農忙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幫你們請人幫忙,你千萬別下地。」

古媽媽笑道「若晴,媽不是三歲孩子,懂的,放心吧,媽會愛惜自己的身體,媽還想著抱外……」

那個孫字,古媽媽沒有說出來。

她想起了傳言中的戰爺不能人道了。

在母女倆互相叮囑對方時,古臣剛辦好了出院手續上樓來,還抱著一束花,拎著幾盒補品。

「誰送來的?」

古媽媽問了句。

古臣剛把花束遞給母親,淡淡地道「你心心念念的親生女兒讓她的秘書給你送來的,說補品盒裡面還放著一點錢,是給你回去后買營養的。」

親媽要出院,也要回鄉下了,慕若惜都不來送一送。

古臣剛對那個親妹妹的不滿又深一層。

古媽媽卻歡喜不已。

覺得慕若惜心裡還是有她這個親媽的。

是慕若惜工作太忙,才會沒空過來。

在若晴夫妻倆的陪同下,古媽媽出院了。

戰博安排好的車輛就停在住院部門口的停車場上,司機已經等著了。

看到一行人出來,司機連忙迎上前幫忙拿東西。

「大哥,你和媽到家后,給我打個電話,讓我知道你們安全到家。」

若晴送著母親和兄長上車,叮囑了一句。

古臣剛嗯了一聲,「若晴,你和戰爺回去吧。」

「若晴,你們回去吧。」

古媽媽按下車窗,向女兒女婿揮了揮手,示意小夫妻倆回去,不用再送。

司機把車子開動。

很快,車子遠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小庫房打架那天為了引開毫不知情的柯允丞,顧希聯合了祁煜騙他說顧琰有重要檢查不讓探視。

雖然昨晚進了夢境場后柯允丞也得知了真相,但話趕著話,他們又出發的急,末了聽祁煜說了句「醫生說已經沒什麼事了」,他也就沒再多想,理所應當的認為顧琰是重新回了醫院。可誰想到,他今兒白天照常去醫院時候,卻被住院部的護士告知說「顧琰已經退院了」。

「顧琰怎麼退院了,他身體怎麼樣,沒事兒了?」在現實里撲了個空,又沒能等聯繫上祁煜和顧希就得去趕拍攝,柯大明星滿腦袋的小問號只能等進了夢境場再發散。

不過,因為對夢境場還不太熟悉的顧希被蘇籽單獨留在了基地單獨做能力特訓,所以,他能逮住問的只有……

「對,現在主要是在家休養。」祁煜說。

「你去看過他了?行吧,那他們家住哪兒啊,我明兒也過去看看。」長時間的趕路,也是走渴了,柯允丞一邊問一邊埋頭從背包里找他的水壺。

「他住我家。」祁煜說。

「哦,住你家了啊。」二丞應了一聲,把水壺從包里拿了出來,擰開,咕嚕咕嚕的喝。

而等到半瓶進肚兒,才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一口水直接就嗆進了嗓子里,咳得是上氣不接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