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再見!」

「啦!」

——我靠!

「抽——砰!」

將翼往外一拉,然後猛的把門關上,做完這些后,雙手無力的凱爾卻心情舒暢。

她笑着對翼說:「離別總是傷感的,所以我選擇快刀斬亂麻。」

「誒?」

翼沒有聽懂凱爾的這句話的意思,不過卻很認真的記下來了。

「總感覺殿下說話都好有道理。」

——呃……我隨口說的而已。

「算了,我們快過去吧,只是通知了一下時間,也沒人來幫忙拿行李,我這個王女還真是夠悲哀的。」

「殿下一點都不悲哀,我會幫殿下拿行李的!」

凱爾表示很讚賞翼的這種用於幫助凱爾的勇者精神,當然,讓她來拿行李的話也是不可能的。

她可以瞬間把行李丟出去老遠,但是卻不能提着行李走跑一百米。

不是力氣不夠大,而是耐力比之以前少了太多了。

戴着發箍,長有雙翼的高挑金髮女和一個小個子的拉箱女孩,這種組合怎麼看怎麼怪異。

但是豪華運輸艦的接待人卻一點都不覺得這奇怪,因為凱爾的身份資料在她的腦子裏刻着。

「殿下,我們已經等候你多時了,你的船在這邊,我們專門為你安排了房間,請跟我來。」

凱爾帶着翼跟在男人身後,路上男人一直在介紹著本次的行程,但是凱爾卻說:「你應該不是天城人,至少不是天宮的人。」

「殿下為什麼這樣說?」男人反問道。

「因為……算了,跟你說也沒什麼意義……你繼續帶路。」

不按套路出牌的凱爾讓男人很是無奈。

他的老闆是很想讓他跟這位沒聽過但真實存在的王女打好關係,以備不時之需。

但是凱爾並沒有跟他多說話的意思,這一路上除了和翼開玩笑外就是靜靜看風景了。

她現在已經離開天宮,來到了天城的大街上,這是她第一次親眼看到外面的景象,有點復古的歐式建築風格和極具科幻感科技燈等還有路邊驚訝眼光的男天使和女天使,凱爾在感到新奇的同時也有些心煩。

「還沒到嗎?」

「就快了,船隊就在前面的凱旋門那裏。」

又是走了一陣子的路,凱爾終於見到了所謂的船隊。

一艘又一艘的巨大艦船懸在天城房屋的上方,在不遠的凱旋門處,一艘小的運載艦慢慢的向著凱爾等人開來。

帶着一臉不快的翼,凱爾乘坐着運載艦很快就到了運輸船內,等到她們到了自己的房間后,凱爾才像翼問道:「你這是怎麼了?臉上這麼不高興的?」

「殿下!他們明明有飛船卻不肯開過來接你,這分明就是在針對你!」

雖然在天宮裏凱爾一直不受人待見,但也不是別人可以歧視的。

但是凱爾卻敲了敲他的腦袋,說:「傻瓜,不是天城人的話,是不能把飛船開過凱旋門直道的,雖然我沒出過門,但是這種事情還是知道的。」

「誒?真的嗎?」

「真的,另外,這裏只有一張床,要委屈你和我擠一擠了。」

凱爾說着,有些累了的她就躺在了床上,完全沒有注意到翼的頭頂已經在瘋狂的冒蒸汽了。

「我睡了,等到有事再叫我。」

「啊!好的殿下!」

在拜託了翼之後,凱爾就閉上了雙眼,這身下的床不如她在天宮裏的好,但是卻意外的令人舒心,不過更大的是因為身邊站着在意的人。

在這漫長的巡遊之中,偉大的天宮王.華燁,在第一天裏就展現了他驚人的lsp屬性。

原本先從天使星到哪裏哪裏、然後再到哪裏哪裏的這種浪費時間的計劃直接被他給廢掉了。

「我就是要去梅洛星接我的凱莎美人,管他什麼計劃不計劃的,全都給我取消了、取消了啊,本王現在就只有一個目標,梅洛星!都聽清沒有?不用我再說第二遍吧?」

「不用不用,偉大的王,我現在就去吩咐他們,改變航向,全速前往梅洛星!」

「嗯,不錯,算你還有點腦子,下去吧,之前你說的什麼天城運輸的,自己做就是了,沒人會說你什麼了。」

「謝謝王!謝謝王!」

激動不已的船隊老闆在反覆感謝了華燁祖宗十八代之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而這個類似現代酒吧包廂的地方,現在就只剩下六個人了。

華燁,和他的玩具們。

「蘇瑪利去找他的小情人了,過會再找他,我們先自己玩嘍!」

在一陣淫笑之後,房間內傳出了極度奢靡的碰撞聲。

門口萬年不變的守門人臉不紅心不跳的,就像一個雕像一樣守衛著華燁的房門。

或許只有他心中的那個人,才能牽起他心靈的顫動。

同樣的,凱爾的也會因為某個人而心靈顫動。

沒有等到被翼叫醒,凱爾是自然醒的,或許是早上喝多了水,她現在憋的難受。

也就是在她出門的時候,一抹銀色從她的眼前突然消失,消失在一個拐角處。

「鶴熙!」

凱爾快步的向著拐角走去,還沒等她走到那裏,銀鈴般的笑聲就從拐角的另一邊傳了出來,同樣傳過來的還有一道寒的凱爾心發慌的聲音。

「寶貝,有沒有…想我~」

「你怎麼在這?不是說有事嗎?」

「我~剛才有事,現在~沒有了。」

這個聲音太有特色了,那種虛到懷疑性別的氣息是凱爾聽過一次就很難忘記的,而那種氣息的主人則是——蘇瑪利,父王華燁的第一戰將,比他老師鯤鵬還要受寵的傢伙,根據鯤鵬的說法,這個蘇瑪利是目前除了華燁外最強的男天使。

而且與鯤鵬這種傳統士兵還不同的是,蘇瑪利並不擅長劍術,他對於劍術的理解僅停留於劈砍刺以及很厲害。

前者是有戰鬥經驗都會的,後者是他面對高深的劍術時的讚歎。

不過他也僅僅是劍術不精、戰鬥技巧不強,像是戰鬥力什麼的,他可以說是強到離譜。

至少不是凱爾可以對付的。

事實也的確如此,趴在拐角處偷看的凱爾直接被蘇瑪利的一個動作擊潰了。

只見他向前走了一步,然後抱起鶴熙就是一個吻。

「嘁!」

凱爾看不下去了,她也沒必要繼續看下去。

她現在算是知道了為什麼鶴熙能夠提前知道巡遊的事,也知道了她一個不明身份的女人為什麼可以穿着昂貴的服飾了,原來她是蘇瑪利的女人。

「還不如當我父王的玩具。」凱爾不禁這樣說道。

而在她走後,拐角外的鶴熙卻是突然推開了蘇瑪利。

「嗯?寶貝,你怎麼了?」

「我…我有些不舒服,從剛才開始就頭暈。」

「要不要我叫人給你看一下?」

面對蘇瑪利的關心,鶴熙擺擺手,一邊走一邊說:「沒事的,不過我現在要去衛生間一趟。」

「寶貝,可是我——」蘇瑪利話未說完,就接到來自華燁的通訊。

在聽到華燁的聲音后,原本還對鶴熙表現的依依不捨的他,離刻就揮手拜拜了。

「王在喚我,你自己注意下身體,我先走了。」

還沒等鶴熙反應過來,蘇瑪利就沒了人影。

「……」

這算什麼?

雖然她已經開始排斥蘇瑪利了,從剛才她不想與他接吻就能看出來。

但是鶴熙是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沒有一個男人重要!

「不對,我應該想到的,他不過是把我當成什麼我應該是想的到的。」

只是她依舊不肯相信,喜歡了這麼久的人,居然只是把她當成……當成一個有些情趣、更特殊一點的玩具。

懷着複雜的感情,鶴熙來到了衛生間,當她走進衛生間的時候剛好遇見了一個人要出來。

「凱——」

沒有任何留步的意思,那人徑直的從她的身邊走過。

「——爾。」

連招呼都沒打一個,鶴熙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而且凱爾的背後多了一雙雪白的翅膀,這令她很意外。

她想要去問清楚,但是等她出門的時候,凱爾已經推開了一扇房門,並且被一個同樣穿着白色長袍的人迎進了房間。

「哐!」

門重重的關上,鶴熙卻愣在了原地。

明明不關她的事,但她卻總覺得心裏不舒服。

「那是誰?為什麼凱爾不理我?為什麼凱爾進了她的房間?」

凱爾沒有回答,也不願意去回答,再次躺在床上的她被翼十分不解的問到:「殿下,你昨天沒有睡好嗎?」

「為什麼會這樣問?」

「誒……因為殿下你剛剛睡醒了,現在又要睡,所以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