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小熊公仔太猛了,追得女人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王陽也追了過去,進入樓里。

他打開胸燈,踩着滿是水泥石塊的樓梯往上走,周圍無比的陰森,沒有完工的大樓就像一個地獄。

小熊公仔和女人不見了,不知道躲在了什麼地方去了。

王陽走得很是小心翼翼,一個台階一台階的往上走,他能感覺得到,周圍的溫度是在一點點的下降,已經讓他感到了冷意。

這個工地里,好朋友可不僅僅只是那兩夫妻,王陽必須小心再小心。

四樓!

王陽來到了四樓,胸燈往當中照了一照,沒有什麼異常,他踩着水泥渣子,繼續往五樓上去。

他剛走到四樓與五樓的中間轉角時,砰地一聲,四樓內,傳來了敲砸的聲音。

砰!

又是一聲!

好似有人拿鐵鎚砸牆的聲音。

王陽眉頭跳了一下,手在腰包上抓了一把石灰粉,慢慢的往下走。

砰!

砰!

敲擊聲不停的響起,回蕩開來,就在黑乎乎的四樓裏面。

王陽剛才上來的時候已經照過四樓裏面,四樓里根本就沒有人。

不用說了。

肯定又是好朋友出來了。

敲擊聲。

難道是中年男子死去的那位工友嗎?

很黑!

胸燈經過改良,已經很亮了,可是在這個沒有一絲光亮的地方,只能照亮一米多的範疇。

連自己後背有什麼王陽都無法感覺得到。

噠!

王陽輕輕的往下走,一節樓梯就停頓幾秒鐘的時間。

當他再往下走一節樓梯的時候,他聽到,身後響起了同樣的腳步聲。

只是比他慢上一秒鐘而已。

王陽不由自主的身體一緊,身後還有一個好朋友。

冰冷的感覺貼在後背上,彷彿是一塊冰塊。

什麼時候出現的?

王陽停在原地,離四樓不遠,裏面的敲擊聲不停,身後的冰冷越來越刺骨。

可以肯定,四樓裏面一個好朋友,身後也有一個!

這麼凶!

這個工地真的是一個猛鬼樂園啊。

從那一堆十米高的棺材就應該看得出來,這個工地里的好朋友不會少!

只是,王陽是沒想到這些好朋友如此大膽,一個個的都找上了他!

王陽咽了一口唾沫,手上的石灰粉捏得很緊,他已經百分之百的肯定了,身後就站着一個好朋友,並且離他是越來越近,那冰冷感都已經出現刺骨了。

心裏默數,正準備石灰粉扔出去。

也是這一瞬間!

一隻灰白冰冷的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上,五指爬動,一點點的摸向他的胸前。

這麼凶?

王陽不再猶豫,頭也不回,石灰粉往身後一扔。

喳!

伴隨的還有尖聲驚叫!

王陽猛地回頭,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消失在轉角的位置。乾坤劍宗,外宗弟子居住區域。

一處簡樸的房屋中,林寒正端坐其中,周圍堆積不少靈石,默默修行。

某一刻。

「咔嚓」

一股全新的強大氣息從林寒身上擴散而出。

周圍一堆靈石,頓時「咔嚓咔嚓」碎裂開來。

所有靈石,全部被吞噬武魂吞噬個乾乾淨淨。

《龍血神帝尊》第五百三十四章七彩晶石塔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早上,翎王府書房:

一隻白色鴿子從窗外飛了進來,落在書桌上,雲景翎打開鴿子的腳上綁著的紙筒,拿出來一看,眉頭越皺越深。

「雲景澈,你野心還真不小啊!威脅女人?也只有你做得出來!要是瑩兒出任何一點意外,我絕不饒你!」

「無夜!去,把這個交給太子殿下!」說完,轉身到書桌下面的一個暗格把可以召令整個皇宮鐵騎軍的軍符拿了出來。

「這?恐怕不好吧?畢竟這是當初皇上親自交到王爺您手上的,還交代不到非常時期不得調用他們!」無夜擔心問道。

「沒事!事到如今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父皇身體已經不如從前了,雖然有玄葯谷的丹藥維持著,但畢竟年齡在那裡,而且剛剛送來的信也說了,太子殿下派人包圍了尚書府,囚禁了墨大人一家,而上面還說瑩兒還在太子殿下手裡,據說過得也不好。而且據我所知,相府那邊也早已在城外那邊做好了下手的準備!」

「而且我相信,要是母妃還在的話,也會支持的!」

「菀妃娘娘?是啊,多好的一個人,可是就不陰不白的死了!」無夜不禁回想著小時候的事情來。

「王爺不必擔憂,墨王妃一定會沒事的,還有公主不是還好好的嗎?」

「雲景瑤,對了,差點忘記了她,相信公主只要在宮裡,太子殿下就不會把他怎麼樣的,你再派個人去保護公主,切記不可被發現。」

「是!屬下遵命!」說完閃身不見。

「暮雲雪,雲景澈,是時候該了結了,母妃,我一定會親手了結仇人性命來為您報仇!」

相府:

凌耀寒趕緊用完早膳后收拾好到凌清月屋子前,敲了敲門:

「月兒,起床了嗎?起床了陪爺爺一起去外面逛逛?」

「月兒?……」怎麼沒人?凌耀寒疑惑著推開門一看,驚道:「月兒呢?怎麼不在屋子裡?」

「你們見過月兒出去嗎?」凌耀寒隨即抓著路過的一個下人肩膀問道。

「沒,沒見過!」

「這就怪了!昨天白天都還見著了的?」

「不會出了什麼事吧?」想到這臉色不禁一變。

「相爺!皇後娘娘讓我傳話給您說讓小姐在宮裡多住些日子,想讓小姐陪陪她。」

「月兒不會有什麼事吧?她什麼時候進宮了?」

「昨天!」

「這麼久?你先觀察皇宮那邊的動靜,一有任何異常就報給我,我先去城外了!」

「是!」

凌耀寒騎著馬一路快馬趕到了城外,那裡喊殺聲震天,彩色光芒靈力時不時閃現著。由於有樹木遮掩,所以守城的士兵只隱隱約約聽見一些吵鬧聲,卻根本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

到達目的時,也顧不上和二人寒暄,就直接說道:

「月兒被皇后囚禁了!你們這裡怎麼樣?」

「什麼?皇后囚禁月兒幹什麼?」凌雨風最先著急起來。

「該死的,要是我侄女有什麼事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那個老妖婆!」

「好了!我知道,將士們他們吃了丹藥怎麼樣?」

「都很好,都挺過來了!」

「那就好!沒事的話我先趕回去看怎麼救月兒!」

「爺爺,別急,這事還得有一個計劃,至少我覺得目前那皇后是不敢對清月怎麼樣的!」

「那也是!我就是擔心……」

「我說凌相爺,您不相信你孫子難道還不相信您孫女的能力嗎?她能讓自己吃虧嗎?」

「哼!要真我孫女出了什麼事我第一個拿你是問!」說完還故意用凌厲的眼神瞪了一眼孟子寒,然後轉身騎馬走了。

孟子寒全身一哆嗦:「這老爺子,也忒狠了!」

「好了!不僅他們要訓練,我們也不能落下!走我們去那邊比試!」說完沒等孟子寒反應過來一條由青色靈力幻化而成鞭子向孟子寒抽來。

「你耍賴!不算!」孟子寒摸摸被打到了的肩膀,雖然心知凌雨風這是壓制到了和他相當水平的靈力和他打的,他不知道凌雨風真正實力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但還不服氣大叫:

「再來!我不會輸給你的!」說完一根由青色高級靈力幻化出來的棍子朝凌雨風打去。

一隻正躲在草叢裡吃草的灰色兔子瞬間五臟六腑全碎個稀巴爛。

「嘔……」。孟子寒不禁往後轉去乾嘔起來。

「哈哈哈哈……我說孟將軍,你這準度也太差點兒,得!這可好,那野兔被你打成那樣,也沒法吃了!」

孟子寒嘔了好半天才恢復正常。

「哼,你定是故意的!」

「我哪有!」凌雨風無辜的眨了眨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