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那就是劍仙李長天。

一劍斬滅一個王朝。

恐怖如斯。

而長公主也是位列這個層次的強者,褚鳳年又如何能不心生恐懼。

不過相比褚鳳年,此刻的趙昊已然是渾身巨震,臉色如土,心也涼了半截。

通過右相的話,他怎麼可能察覺不到一些信息。

回想起剛才自己的話還言猶在耳。

還說人家怎麼可能攀附的上當朝左相,現在好了,不止是左相,連右相都驚動了。

現在,他們是不是荒州蠻夷不重要。

殺沒殺禁衛的人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二人,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自己惹不起的人了。

啪!

趙昊雙膝一軟,朝陳寧跪下,叩頭道:「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二位,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見狀,周圍無數的禁衛也趕忙放下武器,紛紛下跪。

圍觀的食客目瞪口呆,表情抽搐。

這戍守皇都的禁衛,本應該無限風光,此時卻跪在那二位的身前,戰戰兢兢。

這場面,太過震撼。

面對此景,陳寧一時無言,他現在還有一點摸不清狀況。

司徒家的人站出來可以理解,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

可為什麼當朝右相也來相助?

隨即,他腦海里浮現出滄月那張絕美的容顏。

這時他才恍然,原來是這樣啊……

「小友,都是老夫一時怠慢不察,驚動了你,實在過意不去,不如隨我到相府住下,讓老夫略盡地主之誼。」

褚鳳年走上前,含笑說道。

「不必了,我二人還要回去,勞煩你啟動傳送陣了。」

陳寧淡淡說了一聲。

褚鳳年連連點頭:「好,老夫這就叫人前去啟動傳送陣,親自護送小友過去。」

陳寧點頭,和蘇靈兒一起隨著褚鳳年走出去。

酒樓里,上百禁衛還趴在地上跪著,不敢起身。

……

在隨著褚鳳年穿過幾條長街后,蘇靈兒跟在陳寧身邊,卻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朝陳寧說道:「掌門哥哥,靈兒可能暫時不能回去了……」 「你懂什麼?」李副總嘆氣,「壓下微博,還有某乎和某音呢,即便這兩個能壓下來,可還有成千上萬的公眾號自媒體呢?沈嘉曜就是再有錢,再有能力,也不能一手遮天,總有他能力達不到的地方。即便是現在的馬爸爸,也有力不能及的地方。」

這件事,無論怎麼看,都對陸細辛非常不妙。

為人子女,天然就處在不利地位,哪怕她力挽狂瀾,能夠扭轉輿論,還是會有一些衛道士老古板,跑出來宣揚說——

什麼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什麼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什麼肯定是陸細辛有問題,否則怎麼會有親生父母誣陷自己的孩子呢?

……

等等,不一而足。

以後,只要陸細辛每獲得一項成就,有一點進步,就會有不和諧的聲音跳出來。

說她私德不修,不孝父母。

哪怕偉大如物理科學家楊老先生,獲得那麼大的成就,為理論物理做出巨大貢獻。

現今人們談起他,津津樂道地依然是娶小54歲嬌妻。

中國人,向來對科學家對偉人的要求是極高的,道德上不能有一絲污點。

所以,李副總才惋惜。

他覺得這件事會毀了陸細辛。

如果陸細辛今年不是24歲,而是54歲,或者是65歲,經歷世事,有着強大的內心,能扛得住流言蜚語,巨大的詆毀,李副總還放心一點。

但是,她今年才24歲,這麼年輕,她的心志沒有那般堅毅。

就遇到暴風一般的詆毀污衊。

李副總覺得她承受不住,不自殺都算是好的,根本無法繼續從事科學事業,說不定精神都會失常。

李副總是在惋惜,科學界失去了這麼一位可塑之才。

助理有點被嚇住:「不會吧!」

然後仔細一想,又覺得很有可能。

這事放誰身上都遭不住啊。

他爹媽要是這麼對他,他直接一頭撞死,不活了!

——

陸父還不知道微博這邊的事,等帖子什麼的都快準備完了,只等晚上發的時候,才發現微博那邊發不了了。

「欺人太甚!」陸父一拳捶到桌子上。

周圍人大氣都不敢出,屏著呼吸。

好一會,陸父神色還緩和下來,還嗤笑一聲。

「呵,他們越阻止就說明越怕。」陸父神色自得,「她也就這點本事了,什麼都依靠男人。」

差點忘了,沈嘉曜是微博的股東。

「先在某乎上醞釀,然後製作短視頻,發到短視頻app上。」頓了頓,陸父補充,「要快。」

他怕沈嘉曜會壓下某乎和短視頻,所以他們要快,打個時間差。

「公眾號自媒體等呢?」有人問。

陸父垂眸:「先等等,事情要一點點發酵,不過視頻和文字要提前準備,多準備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運作團隊不愧是花了大價錢的,反應很快,效率極高,不到一個小時,文字內容和視頻內容就準備好了。

還弄了幾個大v號回答問題。

「陸先生。」負責人詢問,「現在是晚上8點,正是上網高峰時刻,適合醞釀,經過一晚上的助推,明早定然發酵。」

「發吧。」陸父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盡在掌握的模樣。 「另外一家購入的小型規模的工廠,已經準備動工生產了,他們那一批機器效果不算是很好,所以說公司決定把這些機器全部更新換代,不然的話,生產出來的產品質量我們不敢保障。」

從白雪的話可以看出來,白雪對這個項目跟的十分緊,所有的進展都掌握在白雪的手中。

聽完白雪的話之後,陳明也是點了點頭,覺得這個項目進展的也是非常快,這也算是好事,畢竟神明覺得夏氏集團的這一個項目,貿然入侵人家淮陽城的市場,人家當地的一些企業,尤其是和保健品相關的企業,肯定是不願意的。

「進展比我想像中的要快,不過就在這種時候,一定不能放鬆警惕,因為我覺得人家淮陽城的當地企業,肯定已經盯上了你們夏氏集團的這個項目,畢竟你們這個項目的規模那麼大,不是開是一兩家小工廠的問題,而是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生產線,這樣的話人家還陽城的當地一些同行,利益肯定會受到一些損害的,這一點一定要小心。」

陳明先前並不知道,徐志明已經找過白雪了,所以陳明不僅對白雪叮囑了一番,讓白雪一定要小心行事。

白雪一聽陳明的這話,本來他似乎是已經忘記了自己和徐正明已經談過話了,經過陳明這麼一提醒,白雪突然便想起來了。

他沒有想到,陳明竟然對這個項目也是格外的關心,連這種事情都預料到了,而且陳明預料的簡直是和事實一樣。

於是白雪突然放下了手頭的工作,看着陳明,皺了皺眉頭說道:「其實,淮陽城已經有一家當地的同行企業找過我了,說想要和我談合作,但是被我給拒絕了。」

陳明一聽白雪說已經有人找過白雪了,便立刻提高了警惕,反問白雪一聲道:「找你談什麼合作,難不成是想給你們的這個項目投資嗎?」

「是的,他想要給我們這個項目出資一半,然後到時候這個項目建設成功之後,淮陽城的分公司,他要拿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出資一半,然後股分只拿百分之三十,這在外行人看來,肯定是虧本的生意,可是白雪言辭拒絕了徐志明的這一個合作,陳明也覺得白雪做的實在是太對了。

「他在想什麼美夢呢,到時候你們夏氏集團的這個項目建成之後,其百分之三十的利益,甚至有可能是他出資一半的十幾倍,這小子還真的挺會打算的,他叫什麼名字?」

陳明心裏也非常清楚,夏氏集團的這一個項目,如果真的成功,在淮陽城開闢了市場,那麼利益肯定是非常高的。

為什麼陳明那麼了解,因為夏氏集團這一個項目所生產的保健品,有好幾個是陳明研發出來的。

本來夏氏集團這一個項目的主要目的,就是慢慢將夏氏集團的所有人力和資源遷移到淮陽城,並沒有考慮如此大的利潤。

可是陳明覺得,如果想讓夏氏集團東山再起的話,那就一定要讓夏氏集團有着市場最好質量最高的產品,所以說陳明江他之前所研製的幾款保健品,交給了夏氏集團。

而從這個時候,夏氏集團便已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幾個保健品只要生產出來的話,那絕對會有着非常廣闊的市場。

作為這個項目最大的功臣,那肯定就是代表着陳明的白雪了,到時候不出意外的話,白雪會拿到夏氏集團的很多股份,至少說白雪能夠在夏氏集團的董事會裏面有着話語權,這也是陳明將自己的幾款保健品送給夏氏集團的最終目的。

陳明就是想讓白雪在夏氏集團有着一席之地,不說能不能掌握下市集團,至少說要讓白雪在夏氏集團以及夏家有着話語權。

「這個人叫徐志明,是淮陽城保健品產業的龍頭企業的老闆,也就是健康醫藥公司的老闆,這個人我也有所了解,他十分有才能,之前白手起家,硬生生的在這短短的幾年之內,將健康醫藥公司給抬到了淮陽城保健品市場的前列。」

「不過他的公司的保健品,我也有所了解,和你給我們夏氏集團的那幾款保健品,根本就沒得比,質量相差實在是太遠了。」

「甚至是拿我們以前夏氏集團的一些產品,就比他們的質量要高,所以說他肯定是着急的。」

白雪對當前的局勢進行分析了一番,覺得現在不管怎麼樣,他們的勝率都是要比徐志明大得多的。

然而,就在徐志明還在計劃,如何將這些工廠的建設在短期之內完成,然後投入生產的時候,辦公室桌子上面的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

打電話的人,是夏氏集團派到淮陽城的那一批精英骨幹其中的一人,而且現在他還擔任著淮陽城分公司的經理,目前他的任務就是在監督淮陽城的兩個工廠的建設。

這個人名叫曹剛,雖然說這個人也僅僅三十歲出頭,在眾多高層裏面,還算是非常年輕的,不過他也算是夏氏集團的老員工了,自從大學畢業就一直待在夏氏集團,從來都沒有去過別的地方。

就算是夏氏集團之前經歷過一場又一場的危機,公司內部的人員也在不停的離職以及更新換代,然而唯獨曹剛,從來都沒有想過離開夏氏集團,可以說對夏氏集團是忠心耿耿了。

而且,這個人不單單是對夏氏集團忠心耿耿,其實能力也是十分的強,在白雪進入夏氏集團的這一段時間,已經完全的被曹剛這個人的能力給折服了,所以說曹剛是白雪親自點名,讓曹剛外派到淮陽城,擔任淮陽城分公司的經理。

更重要的是,陳明對曹剛這個人也是非常認可的,因為在偶爾的一次公關危機中,槽鋼幾乎是對夏氏集團鞍前馬後,日夜不停的去尋求其他人的幫助,不過最終還是因為夏氏集團在永城已經沒有了以前的人脈,所以說曹剛再怎麼努力,也沒有找到幫助下市集團解決這次公關危機的辦法。

。 徐錦成心中一顫,是他忽略了,怎麼忘了穆慧妍就躺在床上!

電話沉默了幾秒鐘,接著傳來蘇晴哽咽的聲音,「你們、你們在做什麼?」

徐錦成解釋了下,「你別誤會,她腦子有點問題,非得讓我送她回房間,我這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