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道歉…!!」

但,此刻。

那名莽雀吞龍營戰士,神色冷漠,沒有絲毫波動!

「曹昊,我家先生,有一句話問你。」

「想動我秦某人之物,想死……還是想活?」

轟…!!

這一句話。

全場,就像油鍋沸騰一般!

四周的賓客,都是目瞪口呆,半晌沒回過神來!

這他嗎…

是在威脅曹公子?!

而,下一刻。

當真正聽清楚那句話后。

在場的賓客,再度面色大變,駭然驚恐到了極點!

「秦,秦…?」

秦某人……

難道,是那位殺神?

四周。

不斷有議論聲響起!

而,此刻。

曹昊面色陰翳,緩緩站起身來!

還沒人,敢威脅他!

身旁,下屬神色凝重,輕聲道:「這可能,是秦蒼穹派人來問…」

「秦蒼穹?」

曹昊重複一遍,面色逐漸猙獰…!!

他拿起一個空酒瓶,指著那名莽雀吞龍營戰士,語氣不屑,「秦蒼穹,算什麼東西?!」

轟…!!

全場,徹底沸騰!

在場的賓客,目瞪口呆看着這一幕!

甚至不少人,已經隱隱……有些後悔起來了!

這他嗎……

神仙打架啊! 「喲!」

沈艾菲的嘴角抹過一絲笑容,之前的聊天記錄有歐陽安琪和牛排紅酒的自拍照,所以沈艾菲知道這個叫追愛的女人就是互聯網女王歐陽安琪。

沒想到,乖侄兒魅力這麼大,歐陽安琪這樣結了婚的少婦要為他紅杏出牆了!

沈艾菲看着正在不遠處洗碗的嚴經緯搖搖頭,可惜啊,自己這位乖侄兒在事業上是無數人敬仰的武安神帥,但感情方面比較遲鈍,要是他在男女感情方面精明一些,恐怕早就從歐陽安琪的行為中判斷出對方的心意了。

自己這傻乎乎的乖侄兒,還什麼都不明白呢。

「姨,想什麼呢?」

沒一會,嚴經緯便洗完碗筷回來。

「沒什麼!」

「你的手機,有人給你發來消息。」

沈艾菲將手機遞給嚴經緯,嚴經緯一看,發現是歐陽安琪問他那首詩咋樣。

嚴經緯直接回復了句:「一般。」

「陪姨外面走走。」

沈艾菲拉着嚴經緯去了外面,小橋流水,兩人順着河流走着。

沈艾菲和往常一樣,主動挽著嚴經緯的胳膊,一路上,不少人看着嚴經緯的眼神裏面,都充滿了羨慕。沒辦法,沈艾菲這個女人長相太妖孽了,美得不像話,估計都覺得沈艾菲和嚴經緯是情侶關係,所以對嚴經緯眼神里充滿了羨慕。

「姨,我發現跟你在一塊,會成為男人的公敵!」

「咯咯,那說明姨漂亮唄?」

沈艾菲突然停住腳步,揚起嫵媚妖嬈的臉看向嚴經緯:「你說,你遇到這麼多女人當中,誰才是你覺得最漂亮的女人?」

沈艾菲的話,令嚴經緯腦子裏情不禁的浮現出兩道影子。

一道就是眼前的沈艾菲。

另外一道,則是姜思瑤。

「當然是姨你最漂亮。」嚴經緯說道,這個時候,傻子都知道怎麼回答。

「咯咯……算你有眼光。」

兩人走了一陣,最終走到一處河邊一處涼亭位置。

「坐下休息會。」

沈艾菲主動找了個位置坐下。

「姨,打算什麼時候找個男人談戀愛,結婚?」嚴經緯站在一旁點燃一顆煙吸了兩口,問道。

在嚴經緯印象中,這個無所不能的小姨一直都是單身狀態。

「到了我想結婚的時候。」沈艾菲眯著美眸看着嚴經緯。

「這麼看我幹什麼?」

嚴經緯被沈艾菲盯得渾身不自在。

「乖侄兒,你信命么?」沈艾菲突然問。

「我不信。」嚴經緯搖頭。

「我信。」沈艾菲道:「終有一天,我喜歡的男人會成長為一個蓋世英雄,踏着五彩祥雲來娶我。」

嚴經緯聳聳肩,心想自己這小姨,電視劇看多了吧。

兩人在涼亭處坐了會,便原路返回。

一路上,沈艾菲都沒怎麼說話,而嚴經緯也沒開腔,兩人就這麼靜靜的走着。

把沈艾菲送回四合院后,嚴經緯便啟程回家。

路上。

天璇打來了一個電話。

「神帥,我收到一個消息,顏氏集團打算創辦一個西南商會,他們今天已經向不少知名企業拋出了邀請函,說只要加入西南商會,就可以在生意上得到照顧,不少企業都渴望能得到顏氏集團的邀請函。」

「西南商會?」

嚴經緯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冷意。

姜思瑤,打的一副好算盤。

掛斷電話后,嚴經緯立即給孫池昌打了個電話,詢問池昌集團有沒有收到顏氏集團的邀請函,孫池昌的回答是沒收到。掛斷電話后,嚴經緯嘴角露出冷笑,和他預料的完全一樣,並沒有收到。

而且,姜思瑤創辦西南商會的目的,就是為了將西南省所有企業招攬過去,孤立池昌集團。

一路上。

嚴經緯的心情都極為煩躁。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岳父母,以及老婆夏子悠一家都在客廳看電視。

「經緯來啦!」

「經緯,快坐下,有事跟你商量。」

岳父母紛紛開口。

當嚴經緯在沙發上坐下,第一眼就看到沙發前的茶几上,擺放着兩張邀請函。

「經緯,這是顏氏集團送來的邀請函。」夏子悠看了嚴經緯一眼,說道。

嚴經緯拿起邀請函,打開一看。

發現一張是邀請駐顏丹方公司加入西南商會的,另外一張是邀請醉仙釀公司加入西南商會的。由於駐顏丹方公司和醉仙釀公司的負責人都是夏子悠,所以這兩張邀請函在今天同時送到了夏子悠的手中。

這兩章邀請函簽字處,寫的是姜思瑤三個字。

是姜思瑤的親筆簽名。

看到這三個字,嚴經緯的臉色極為不好。

「經緯,加不加入西南商會,我聽你的意見。」看到丈夫臉色不好,夏子悠輕聲道。

對於最近整合的顏氏集團,夏子悠很清楚,顏氏集團的產 噗咚~~

夫麗薩雙膝跪倒,縱身向一側斜倒,原來,她的腳,已經糜爛了……

這簡直,太可怕!!

可怕極了……

頓時,半空中懸挂著一個琉璃吊燈,它的暗黃色光芒映照在了地面之上,此時此刻,卡勒·希的眼前若隱若現出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形怪物,夫麗薩身上糜爛不堪,被血液布蓋。

時而,他還能看到許些的雪白色的骨骼,黑氣不斷的從她的傷口縫隙中流出,看夫麗薩如此生不如死的表情,再想想,孫夢涓剛遇見她時,她的蛇蠍心腸,簡直應了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夫麗薩的眼睛直挺挺的看著他,眼光十分的痛苦,她哀求的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卡勒·希也是開門見山的問,「告訴我,我們怎樣,離開這個地方,我就救你!」

夫麗薩想也沒想,頓時脫口而出的道:「貝殼,是這個大陸上的聖物,分別為——紅、藍、橙、青藍和木褐等五類貝殼。」

「有什麼區別嗎?」他疑惑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