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單是原葯提純這一步,若沒有與丹術相匹配的靈氣修為,你可能連靈藥都融不開!」

不怪楚羨魚情緒激動。

確實是吳雲之前那種無所謂的眼神神態刺激到她了。

用藍星方言來說,她剛才就是「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職業」的狀態。

吳雲也確實被驚到了。

在他的印象中,煉丹師基本都是慈眉善目的長鬍子老頭形象,丹道造詣高深莫測,修為卻弱得一批。

聽完楚羨魚的解釋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的煉丹師,還是武力值爆棚的蓋世強者!

似乎是覺得還不夠震懾吳雲,楚羨魚接著道:

「你若不信盡可去萬卷樓查證,相傳十萬年前,寶丹閣初代閣主薛子儀曾以天地為爐,融滔天修為做焰,煉仙棄眾生七情為葯,煉了一枚真正的仙丹!

他藉此丹召來仙劫,成功推開上界仙門,只因煉製仙丹耗盡修為,未能成功渡劫。

否則他將會是仙棄第一位以丹道成仙之人!」

「這麼厲害?!」

吳雲發自內心的驚嘆成功滿足了楚羨魚。

之後又批評了他幾句,類似於「無知淺薄、井底之蛙、態度不正」之類的話。

這才站起身來,冷臉道:「跟我來吧,我帶你去測試煉丹資質,可別怪師姐沒提醒你,千萬別抱太大希望。

我煉丹數十年,見多了你這種煉丹資質奇差、又看不清自身實力,整日幻想著成為丹師賺大錢的修士。

在測完煉丹資質之後,無一例外都消沉了好長一段時間。

說起這個,你到時候耽誤了修行,可別在掌教師尊面前亂說話啊。

是你自己非要測試的,與我無關。」

吳雲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同時遞去一個「我辦事、你放心」的堅定眼神,楚羨魚這才繼續帶路。

吳雲本想架雲。

可楚羨魚卻強烈表示不用,並說驗靈堂不遠,只需片刻便能走到。

等被第三道帶著敵意的熾熱目光鎖定的時候,吳雲這才明白。

在這個能飛就不走的修仙世界,楚羨魚卻極力要走,根本就不是驗靈堂遠不遠的問題。

而是之前在他身上吃了三次大癟記恨在心,藉機想讓他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

這一路,無論是來仙墟谷買葯的宗門弟子,還是本就在谷中做事的侍葯童子。

只要是男性,在向楚羨魚行禮問好的同時,無不對吳雲投去一道充滿敵意的目光!

至於內外門沒事就來逛萬丹樓的諸多師妹,看楚羨魚時也都兩眼放光、或是羨慕、或是崇拜,像極了藍星追星大軍。

男女通吃!

只是讓兩人意料不到的是,當有人認出吳雲是七師兄之後,畫風就突變了。

男弟子:

「見過楚師姐,楚師姐,幾日不見、如隔三……啊!七師兄!大家快來看啊,七師兄在這裡!活的!」

「真的是七師兄!」

「以築基之身硬接金丹叛徒數擊不死!我正一宗當代神話!」

「傳聞七師兄得仙人賜葯,已是半仙之軀!」

「胡說!我聽到的是七師兄乃謫仙下凡,當日一指便讓叛徒吐血倒飛!」

吳云:「???」

楚羨魚:「等等,你們不是來看我的嗎?我可是大衍四仙女之首啊!」

女弟子:

「啊!!七師兄,我是小月啊!草木灰真的很不方便,你快把棉布給我!」

「呸!外門賤人!臉都不要了,修心讀的書都喂狗了嗎!」

罵完扭頭。

「七師哥你別給她,給我!」

……

驗靈堂外。

吳雲楚羨魚二人乘雲而來。

已經候在門口的方曉木正要迎上前去,卻見兩人追風逐電,沒有半點減速之意。

眼見就要撞上,同樣一身月白丹師袍、生得長臉薄唇的方曉木忙閃身躲開。

二人沖入其內,接著「嘭」的一聲,驗靈堂大門轟然關閉,留方曉木一人在門外凌亂。

等身後響起無數破空之聲、方曉木回頭查看,才隱隱明白了什麼。

「這麼著急,難道是被宗內弟子追的?」

眾修落地,「七師兄、七哥哥」之聲不絕於耳,再攔一位相熟師弟問詢幾句,方曉木整張臉徹底沉了下來。

「哼!好個吳雲,想不到魚妹要開啟測靈爐竟是因為你!

跳樑小丑,竟妄想成為煉丹師!

不過是個好運村夫,何德何能受此追捧!

何德何能,得我魚妹青睞!」

心內怒吼連連,已是二品煉丹師的方曉木轉身面對眾人,面無表情道:

「仙墟谷內,豈容爾等放肆?

速速退去,否則休怪方某不念同門之情,刑罰殿當值弟子何在!」

正在吶喊「七師兄」的一眾男弟子中,一名身著赤色衣袍的刑罰殿弟子臉色漲紅,升空三尺越過眾人後,吶吶應了一聲「在此」。

方曉木臉皮抽動,深深吸了一口氣,「還不讓他們散開?驗靈堂乃谷中重地,出了問題,便是李龍錦來也擔不起!」

築基初期敢直呼親傳姓名,煉丹師之傲,可見一斑。

那刑罰殿弟子連聲稱是,忙四處飛掠,同時神情嚴肅,厲聲呵斥一眾弟子。

至此,以靈識看到屋外景象的吳雲楚羨魚才放鬆下來。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這些師弟師妹,何至於此?」

看著明顯有些驚魂未定的吳雲,楚羨魚心內再次被挫敗充塞。

她怎麼也想不到,本是為了打擊吳雲,最後反是自己受了打擊……

緩了數息,才聽她幽幽道:

「正常現象,不必奇怪。

你自入宗之後從未下過山,與外界接觸甚少,想來還不知道,自坤元州煉器閣推行了留影子母球之後,仙棄修行道近年來畸形崇拜之風大為盛行。

無論是殺伐果斷的散修,還是天資國色的女修,亦或是性格古怪的邪修。

不只是修為,只要是某方面有過人之處的,皆有盲目推崇之人。

基於此,各州諸如四仙女、五仙才之類的無聊榜單層出不窮。」 「我跟你說549倉庫比鬼事還可怕,詭市好歹還有一個秩序,549倉庫基本上就是第二個彼岸,甚至說他比彼岸還要可怕,在彼岸你只要避著點兒邪魅,總能拿到你想要的東西,險中求富貴。」

這話倒是挺有道理的,我點了點頭,繼續盯著她看。

這傢伙看我來了興緻,就繼續興緻勃勃的同我說。

「549倉庫那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你說的是義烏港D三區的549倉庫,對吧,我跟你說那地方誰要是招呼著你去,一定要離得遠遠的,想要從那地方撿到便宜,根本就沒有可能。」

確實,就連修行者都沒辦法在549倉庫撿到便宜。

想到白娩的那雙眼睛,這會兒正被掛出去售賣呢,我就覺得心裡十分的奇怪。

「普通人哪有能夠觸及549倉庫的實力呀,還是避諱著點兒好,就連修道者在549倉庫也不一定能夠討到便宜,可以說那地方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誰要是能真的在那個地方,討到便宜,那真的是這個。」

說著話,我豎了一下大拇指。

到現在為止,我為什麼一直對錢鈞天又敬佩又氣憤,不過就是因為他也逃離了549倉庫的詛咒。

可以說,549倉庫從開始到現在,能夠逃脫詛咒的也就只有他。

雖然說逃過詛咒的辦法那麼簡單,無非就是活過詛咒。

可到現在為止,真的躲過詛咒,活過死期的,也真的就是只有我和他。

我有的時候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樣子你真的是對549倉庫知之甚多,我想知道你是什麼身份,該不會是義烏港的工人,我跟你說義烏港那個地方,盡量能不要待就不要待吧,真的就是只有膽子大還缺錢的傢伙,才願意在那邊兒討生活,不然但凡家裡過得去的,誰也不願意去那邊兒幹活兒,你就沒發現義烏港整個港口所有人的工資都遠超於其他人嗎?」

確實如此,幹活兒的工人,就拿裝卸隊來說,他們的工人都是外頭裝卸隊的幾倍。

我一直納悶兒為什麼,現在看來義烏港的活兒不好乾,這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我一個學物流管理的傢伙,為什麼會到義烏港來,也真的是說來話長。

好像義烏港還是國企呢,我記得當時招聘,其他的國企都快打破頭,

唯有這個地方沒有任何人願意關注我才過來的,現在再回想,只能說是我是個傻子。

「唉,別說這些了,確實對549倉庫有那麼一點兒了解,但有一點兒了解又有什麼用,現在不也一樣,把腦袋栓到褲腰帶上。」

哦無奈的說,這顆頭也沒再和我說其他的,我拎著它往前走了幾步,看到了一片臘肉林。

就是我們老家最經常見到的臘肉,也是家家戶戶都會做的東西。

看到這些臘肉,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是真的沒想到,鼓搗這這裡的邪魅,到底是擁有怎樣的惡趣味。

竟然能把屍體分成三部分,單獨的皮放到一個地方,骨頭又單獨現在那邊兒,這會兒又把血肉都做成了風乾肉。

我估摸著要是真的有嘴饞的,或者說好奇心重的,這會兒已經忍不住去撲向這一些臘肉。

「我沒猜錯的話,掛在這兒的臘肉都是人肉做的?」

我問話以後,就想抽自己兩巴掌,自己問的這是什麼話,簡直就是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