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隨著優美的錚綜之聲,像流水一樣,漸漸消失。涼亭之中,坐在瑤琴後面的姑娘,秀美微蹙。

「秦彪哥哥,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今天總有些心神不寧。」

「早上給我爸爸打電話,沒有人接。到現在他也沒有回我,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以前他就算忙的時候沒空接電話,也會在第一時間給我打過來。」

「你說,他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楊知畫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古典美女,像是象牙塔中的透明公主,從小被保護的太好了,沒有任何的心機和城府。

此刻一雙幽美的眸子里,也掠過一抹擔憂慌亂之色。

瑤琴的斜對面,放著一張紅木茶几。秦彪穿著漢服,髮髻高豎,看上去像是古時候的貴公子。

他眯著眼睛,一直在喝茶。此刻聽了楊知畫的話,眼底深處,也掠過一抹異樣。

這時候,遠處,一個灰衣老者,匆匆而來。臉上帶著幾分喜色。

是灰鶴。

秦彪做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灰鶴含笑,微微點頭。

秦彪笑了。他知道,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計劃進行。藉助秦天之手,滅了楊家這個後患。

然後他埋伏在藥劑師里的兩個死棋啟動,成功的,消滅了兩個人證。

這兩個人證,其中一個,便是眼前這個表妹的親爸爸,也是他的親舅舅。

他喝了口茶,道:「妹妹,你想太多了。」

「你難道還不知道你們家在甘省那邊的地位嗎?再說了,舅舅英明神武,處事周祥,能有什麼事。」

「你是不是太累了?累的話,就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彈了。」

楊知畫臉色一紅,低聲道:「就是因為楊家的實力太大了,爸爸又經常任性做事,所以我才經常擔心,他會遭天忌……」

「表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說一下。」

「來這裡住了這麼久,我想回家去看看。」

秦彪笑道:「我說呢,原來是想家了。」

「你放心。等我忙完手頭的事情,明天陪你回新城。」

「說起來,我也好久沒見舅舅,也真有點想他呢。」

聽說秦彪要陪著她回去,楊知畫面露喜色,低聲道:「多謝表哥。」

「那你忙事情,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她禮貌的沖秦彪點了點頭,在丫鬟的陪同下,慢慢離去。

秦彪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代之為一抹狠戾殘暴之色。

他冷聲道:「兩個死士,也沒有炸死秦天嗎?」

灰鶴低聲道:「我也感到可惜。這個姓秦的,命真是太大了。」

「所幸,兩個死士,炸死了老狼和楊昌。少爺可以沒有後顧之憂了。」

「沒有後顧之憂?」秦彪反問一句,眼神玩味的道:「秦天現在已經知道,他是被我利用了。」

「我們又在他眼皮底下,炸死了證人。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灰鶴楞了一下,不解的道:「死無對證,他還能怎麼做?」

「倒是少爺,您接下來準備怎麼對付他?」

「現在他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為絕後患,我們是不是該——」

他沒有說下去,因為這時候,高空突然傳來了飛機的聲音。

一架直升機從遠處快速飛了過來。

秦彪望著飛機,眼中戰意翻湧。激動的道:「我們都低估了這個長子長孫的脾氣。」

「他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溫良恭儉讓的廢少了。」

「鶴老,你不是一直想立功,想替我殺了他嗎?不出所料的話,機會來了!」 第111章:三言兩語

這般好看的面容,便是身為女子的唐語嫣見了也有些移不開眼。

等回神過來,便是滿腔的嫉妒。

為何?

為何她能生出如此好看的臉?自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開始,她便覺得不甘心,好不甘心!

「臻兒,覺得怎麼樣?」唐語嫣笑問,心裏的那些想法,都掩藏在心裏。

晏臻笑道:「我其實沒甚感覺,只是夢魘了一次,醒過來才曉得把你們都嚇成這樣!」

她是在噩夢中回到了前世,那些記憶一次一次的在夢中出現,出現一次就如被凌遲一次。

便是不想再嘗試一遍,也沒有任何辦法,她……這是她自己作下的孽,今生來償還。

晏臻眼神微斂,很內疚。

晏寶拉着她的手,笑道:「你啊,也別多想,身體的狀況如何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是不能控制的。就好比一個人她受了風寒,便是老天爺要她受風寒,如何去抵制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不是?」

「阿姐,你這安慰好獨特。」晏臻莞爾。

「莫要糾結,廚房那邊做了許多吃的,你一整日沒吃任何東西,餓壞了都。」晏寶說道。

確實,晏臻都餓壞了。

她笑着點頭,一邊跟着阿姐到了膳廳。

桌上擺了不少東西,晏夫人等人都在旁邊的花廳,聽到她們的說話聲這都起身過來。

依照前世,如今的晏臻對唐家的人認識的不多,唐氏在唐府沒有過來,來的是唐家大房和二房的幾個人。

晏夫人知道,所以先介紹了一遍。

唐家大房老爺唐明哲,晏夫人的長兄。二房老爺唐明鑫,晏夫人的二哥,唐家的二夫人,還有唐語嫣的兄長唐越。

晏臻一一行禮,二夫人笑着上前,說道:「以前總是想見見不著,如今過來了,我這個做舅母的,不能少了見面禮。」

說着,二夫人從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隻碧玉手鐲。

手鐲入手溫潤圓滑,顏色很純正,是上上品的翡翠鐲子。

這二夫人出手大方,雖說唐家不缺銀子,但是如此一比較,便顯得大夫人如斯小氣。

晏臻驚喜的看着手鐲,笑道:「謝謝二舅母,大舅母之前來時,也說要送我一個見面禮,也是個鐲子,白色的。」

這話一出,二夫人呀了聲,說道:「大嫂也送了你手鐲?」

晏臻搖頭,一臉純真的說道:「大舅母當時生病,她說怕過了病氣與我,就算了。」

算了!

這……那鐲子價值不菲,恐怕不是怕過了病氣,是不捨得吧!

這小氣巴拉上不得枱面的東西,連自己的親外甥女都不捨得送一個鐲子,怎麼就能得了永安侯府那麼好一門親事呢?

二夫人心裏嗤道。

晏臻斂著眉,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

倒是一旁的晏夫人等,聽得心驚肉跳。

唐語嫣看着晏臻,暗暗咬牙。

這個該死的晏臻,竟然敢說出這句話來,是想要讓二房的人覺得她母親是個小氣,拔不出毛的雞嗎?

唐大老爺也是心下擰眉,但看自家小妹表情無恙暗鬆一口氣,可看二房表情,又暗暗氣唐氏的小氣。

平素里她那般,只以為是勤儉持家,覺得還是個好事。

如今來到妹婿家中住,卻連外甥女的一點見面禮都沒給,也太過摳門了些。

如此這般小氣,往後如何在京中籠絡人心,站穩腳跟?

唐大老爺覺得,回去定然要好好說道說道唐氏。《快穿之這個反派我寵了》第203章這該死的美貌21。 第二天一早,孫曄一行人與孫悟飯告別之後開始啟程前往西都。

很快,幾人乘飛機到達西都,之後換成兩輛汽車進城,按照布瑪留下的地址,孫曄幾人找上門去。

穿梭在居住區的綠茵道路上,轉眼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大型別墅門前,內里是幾十上百米高的大型住宅,那就是布瑪的家。

不過也是,原著中布瑪的父親在屋子裏養恐龍,還要騎自行車,說不大也不太可能。

孫曄心血來潮,突然想試一下逍遙派的傳音搜魂大法。

「岳父、師伯,我來了~」

而與此同時,這幾天,別墅中的布瑪也正在研究內力的關鍵節點上,布瑪已經通過各種科學儀器的幫助觀測到了靈氣的存在,正在自己一人研究其性質。

但是不論布瑪用什麼物質對靈氣進行干涉,均以失敗告終。

只有在用光、火、電甚至衝擊波等人類可操縱的能量去間接施加影響,才能對靈氣形成干涉,但是具體的作用原理不明。

在孫曄的傳音搜魂大法生效的時候,別墅中的布瑪隱約聽到一些聲音,眼神一愣,但是轉眼就集中到眼前觀測到的靈氣變化的數據之中。

在另一邊的無崖子和巫行雲卻是一愣,轉眼又高興了起來。

「布里夫斯太太,我師侄來了,就在門口,麻煩你讓機械人給開一下門吧!」

布里夫斯太太剛要說話,就聽見身邊的機械人傳來聲音,正是從門鈴處傳輸過來的。

「你好,我是孫曄,布瑪的朋友。她現在在家嗎?」

布里夫斯太太忙叫機械人開門,同時呼叫布瑪,有個叫孫曄的人來找她。

幾人見面,孫曄問起布瑪的研究進度,布瑪便給孫曄解釋起來。

原來,布瑪已經將靈氣粒子收集起來,並進行了觀測。

靈氣本身類似於光,有物質和能量雙重特性,就像光在聚集之後可以產生激光一樣,靈氣也可以在多重粒子聚合之後轉化為光、電、熱、動能等能量,靈氣在一定條件下還可以與物質結合產生各種具有神奇特性的物質。

至於轉化與結合的方式,只能自己慢慢探索了。

內力的方向與作用方式布瑪也有所了解,再加上孫曄的相關研究經驗,兩人也是互相探討之後得出猜想。

現在孫曄修鍊的氣就是精、氣結合,未摻雜神的因素,只是經由精神來控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