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看了一眼,葉天滿意點了點頭。

當即,他也不再停留,駕馭著麒麟獸往著白狼山的方向而去。

選擇去和郭嘉,白起等人匯合,隨後返回到了白狼山的所在大軍之處。

數日之後,一處軍中大帳之內。

葉天坐在一方案牘之後,面前漂浮著一個銀灰色的珠子,混沌珠。

「是時候了。」

他手一揮動,頓時兩枚石頭一般的物品出現,都是半透明的狀態。

一塊黑,一塊白,

正是之前獲得的極品時間寶石,還有極品空間寶石了。

他的手中掐起法訣,十指飛彈不斷起來,朝著那兩塊石頭一點。

頓時,極品時間寶石,還有極品空間寶石都是直接融化了開來,化作了一黑一白的液體。

在葉天控制下,朝著混沌珠之內。

————「叮,恭喜,混沌珠得到了極品時間寶石和極品空間寶石的灌注,

在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加持之下,得到了一定的修復,解鎖第三特效,【時空之眸】!

目前修復程度10%,繼續不斷進行修復,可以解鎖更多的效果,屬性和特性!」

解鎖了第三特效,【時空之眸】!

聽到了解鎖第三特效,【時空之眸】的消息之後,葉天心中一喜。

當即,朝著混沌珠看了過去,

心念一動,頓時混沌珠面板出現在他眼前。

混沌珠:

【品質】:混沌至寶級

為異人葉天所有,不能交易,不能偷竊,不能掉落。

【屬性】:特效1,坐標世界瞬息移動。

擁有一方世界的坐標之後,可以移動。

所有移動的世界,異人的實力為100%,不會改變。

目前可移動世界:藍星,人間界

可移動世界次數:每日100次(隨玩家的等級而變化),

世界內可移動次數:每日100次(隨玩家的等級而變化),

除本人外可攜帶人數:10000。」

特效2:無限空間,乃是混沌中的空間本源之所化的。

擁有了無限的存儲空間,還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功能。

其中可以分割成為多個存儲空間。

特效3:時空之眸,混沌珠乃是天地之間的時間本源和空間本源所化之物。

可以看透附近時間,空間一切,可以偵查一定範圍之內的寶物和敵人。

隨著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凝聚,偵查範圍可無限擴大。

目前可偵查範圍:方圓100公里之內!

特效4:???

…………………………

看到了這混沌珠,在吸收了兩枚寶石之後的驚人的變化。

葉天頓時一喜了起來,不僅僅是各項移動的能力都是大幅度增加了。

尤其是這時空之眸,可以偵查一定範圍之內的寶物和敵人,可謂是一個神技了。

相當於,可以說是擁有了一個行走雷達圖。

這樣無論是奪取寶物,還是在敵人來到之前提前計劃。

都是成功率大幅度上升,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收起混沌珠,葉天取出來了一枚金色的寶箱,閃閃發光!

正是之前獲得的先天靈寶寶箱。

【神話世界】之內的裝備劃分,是這樣的。

普通的裝備,一共分為10等,品質由低到高,分別是:黑鐵,青銅,白銀,黃金,鑽石,黃,玄,地,天,神級,

再高級的一些法寶裝備,又分為五等,品質由低到高,分別是法器,靈器,法寶,仙器,神器。

當然了,還有最高級的寶貝,一般也是分為五等,

分為後天靈寶,後天至寶,先天靈寶,先天至寶,混沌至寶。

可以說,每一樣先天靈寶都是絕對的寶貝,很難獲得之物。

————「叮,是否打開先天靈寶寶箱,你可以隨機獲得一件先天靈寶,是否立刻開啟?」

是!

————「叮,恭喜你從先天靈寶寶箱之內,獲得了寶物落寶銅錢!」

隨著聲音響起來了之後。

立刻,一枚圓形方孔的銅錢狀一下子飛到了葉天的面前。

它的左右兩邊有一雙飛翅,

更是有道道銘文隱現其上,彷彿這銅錢之上帶著天道大理。

此物,正是落寶銅錢!

看到了這寶物之後,葉天心中頓時一喜,這可是曾經都是讓截教大師兄趙公明吃癟之物,可見此物的厲害了。

他立刻看了上去。

落寶銅錢

【類型】:法寶(先天靈寶。)

【介紹】:初為武夷山散仙蕭升、曹寶之物,有可讓空中法寶和錢一同掉落的功能。

曾收落了截教趙公明的兩件法寶,也就是定海珠和縛龍索。

【屬性】:福源加10,財運加10,氣運增加10。

特效1,可落下,收攝先天至寶之下一切寶物。

特效2,可演算天道玄機。 此刻,江雲夢剛化好妝,換上了戲服。

她的助理,把她的手機遞過來:「夢夢,江少的電話。」

江雲夢一聽是江雲深的電話,就立刻接過來,拿着手機去了一個僻靜的角落,才接聽了電話。

她低聲問道:「阿深,怎麼了?」

江雲深連忙說:「姐,齊蘭蘭今天和我說,姐夫同意和齊家聯姻,娶齊云云了。他們今天晚上還要去約會!」

江雲夢驀地攥緊了手機,心口傳來一陣窒息般的悶疼。

她無聲地笑:殷承安,你也不過如此啊!

「姐,怎麼辦啊?我要不去破壞他們的約會?」江雲深在電話里,焦急地問。

江雲夢暗暗深呼吸,平靜地說道:「阿深,你不用做任何事了。你以後也不用去找齊蘭蘭了,不要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齊家,她惹不起,她怕弟弟的事情敗露,會惹惱齊家。

她原來計劃是讓江雲深和齊蘭蘭接觸,能產生感情,利用齊蘭蘭來制衡齊云云。

現在,她已經和殷承安分手,江雲深也就沒必要和齊蘭蘭逢場作戲了。

江雲深不解:「姐,你怎麼了?你不應該立刻給姐夫打電話嗎?」

江雲夢平靜地說:「阿深,我和他分手了,你不用再叫他姐夫了!」

「啊?為什麼?你們為什麼會分手啊?」

江雲深感覺天都要塌了。

當初,他們離開安城,離開江家時,他都沒覺得這樣難受過。

江雲夢說:「你不用問那麼多。你和媽說一下,準備準備,離開平城,回安城,先住到我原來的房子裏!」

「姐,為什麼要這樣?姐夫為什麼要和你分手?」

江雲深還是不敢相信。

江雲夢冷聲道:「哪那麼多為什麼?分手就是分手了!聽話,你照顧好媽,和小梅!你放心,你會有更好的姐夫的!我要去拍戲了,不和你說了,按照我說的做!」

她掛了電話,仰頭望着繁星點點的夜空,倔強地笑着。

殷承安,我謝謝你曾經給予我的一切,我不恨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

所以,如果那是你喜歡的,我願意祝福你!

她毅然轉身,走向劇組。

她必須強大起來,依靠自己,走向輝煌!

而她的話,讓在平城的江雲深的心頭,籠罩上一片愁雲慘霧。

殷承安指望不上了,他不知道,以後的日子還能否像現在這樣逍遙。

江小梅聽到兩個人的談話,相信江雲深沒有背叛她了。

相對江雲深的憂愁,她反而很堅定:「老公,沒關係的。我們回安城去,安城還有我爸爸,還有南曦姐,他們一定會幫我們的!」

江雲深煩躁地怒吼:「不要和我提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我們怎麼會被趕出江家,被趕出安城?」

江小梅被嚇得一哆嗦,怯懦地低聲嘟囔:「那還不是因為你和姐姐,做錯了事,傷害了大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