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秦雀忍不住的道:「中海市尊王裕太囂張了,竟然敢拿少帥開涮。」

「我這就跟北境軍臨時總指揮貪狼將軍聯繫,我不信貪狼將軍親自開口,王裕還敢囂張。」

她說着,拿出手機就要給北境軍方面打電話。

但這會兒,客廳的門咔嚓的打開,陳寧竟然回來了。

宋清清見到陳寧,忍不住驚喜的叫道:「爸爸!」

陳寧抱起女兒,笑道:「寶貝!」

宋娉婷等人也都紛紛圍攏上來。

宋娉婷俏臉滿是驚喜,忍不住的道:「陳寧你回來了,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陳寧笑道:「他們倒是想為難我,不過他們還不夠格。」

秦雀忍不住的道:「趙元庚算什麼東西,他之所以敢來對少帥無禮,背後肯定是中海市尊王裕那傢伙指使的,少帥,咱們以後一定要好好跟王裕算賬。」

陳寧微笑道:「不必了,他已經被調到黑子鄉當鄉長了。」

什麼?

宋娉婷跟秦雀等人聞言,都驚呆了。

宋娉婷好奇的詢問怎麼回事?

陳寧把梁鷹的出現,還有梁鷹一個電話讓王裕從市尊被貶為鄉長的事情說了一遍。

同時,他也把梁鷹來找他的原因說了,但沒提他被國主內定大都督一職的事情,只說國家用不了多久將有新的工作跟任務交給他。

宋娉婷一家聞言,都非常開心。

他們是由衷替陳寧感到高興。

陳寧在他們心目中,就是大英雄。

此次陳寧被免去北境軍總指揮職位,很多人對待陳寧,對待他們家的態度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他們也見識到了人情冷暖。

宋娉婷一家不在乎外人的態度,但是他們擔心陳寧。

他們擔心陳寧沒法接受從首長被貶為平民,他們更擔心陳寧會從此鬱鬱寡歡。

現在,聽說國家將有新的工作安排給陳寧,他們就放心了。

此時,一家人坐在客廳聊天說話。

電視里播放着晚間新聞。

忽然,一則新聞吸引住了全家人的注意力。

原來,電視新聞主持人,跟嘉賓交談,談起了最近全國都在熱議的話題。

那就是國主打算重啟大都督這個職位。

大都督是全國軍事最高長官!

節目主持人跟電視嘉賓在交談討論,國主黃乾,會任命誰來當大都督?

主持人跟嘉賓聊的幾個人選,基本都是軍中最耀眼的一批將星。

譬如東海上將魏琳,譬如軍中之龍趙若龍,譬如江南軍區總指揮劉振平等。

但主持人跟嘉賓都沒有提及陳寧。

在大家的潛意識中,陳寧的老師秦恆已經退位,陳寧的靠山沒有了。

並且陳寧得罪了內閣首輔項老,如今已經被撤除北境軍總指揮的職位。

種種現象讓大家都覺得,陳寧是徹底的完了。

自然也沒有人覺得陳寧有可能當上大都督。

宋娉婷一家也好奇誰會是大都督?

秦雀看着電視屏幕上,主持人跟嘉賓的討論,忍不住嘀咕:「如果少帥不是得罪小人,被撤除職位,大都督職位,肯定是非少帥莫屬,哪能輪到趙若龍他們爭?」

陳寧聞言,笑笑,不說話。

:。: 堂內有微弱的風流竄動,撲在窗上揚起了垂在邊角的水碧色紗幔。

空氣中泛著陰冷潮濕的氣息,想來旱了這許久,京中應是要酣暢淋漓落下頭一場春雨了。

見太皇太后輕咳了數聲,蘇麻喇姑旋即喚人將寢殿內的門窗閉緊,又倒了盞溫水伺候太皇太后飲下,她這才定了心神悠悠道:「從前因着朝堂局勢不穩,哀家不得已才會扶持赫舍里氏位主中宮。她母家畢竟對皇帝剿滅奸佞有功,本想着她若一生順遂也便罷了,可奈何是個短命的。如此,這中宮的位子,便還是得留在自己人手中才算貼心。」

「太皇太後為了博爾濟吉特氏的榮光,可謂煞費苦心。」

太皇太后靜了片刻,瞧著案上供著的香爐中有檀香燃盡飄起裊裊紫煙,輕吹一口氣將其拂了去:「從前跟着太宗,跟着先帝時,費的心還少嗎?如今哀家年邁,玄燁卻已然長成,頗具天子氣魄,這往後的日子,許多事怕是哀家想要費心,也使不上勁了。」

那日懿妃回到宮中,遠遠兒瞧見婢女阿瓊神色局促站在宮門口,雙手不自然攪動着生了褶的衣擺。待轎落,阿瓊忙啟了轎門迎下懿妃,壓低了聲音急道:「娘娘怎去了這麼些時候?」

懿妃一臉疲態搖頭回道:「你怎在外面候着?」

阿瓊道:「皇上一早來了,如今在殿內已侯了娘娘多時。」

懿妃緊了步子趕入殿內,見皇上正端坐正座之上,於是恭謹福禮請安。

皇上將手中的茶盞放下,揚手命她平身賜座:「夜深露重,皇祖母召了你去?」

懿妃淺淺頷首,臉上凝著一絲練達笑色:「太皇太后心繫後宮事,召臣妾前去問了兩句。」

皇上凝眸看着她:「可是問你那事?」

懿妃面露隱色,淺頷首答:「是,不過臣妾並未過多言語,只是應下了那事是臣妾私心裏自己的主意,與人無尤。」

皇上的臉色稍稍緩和,轉動着手中的七寶手串:「那便好,皇祖母憂心過重,許多事原不需要她老人家費那精神。」

懿妃思忖片刻,柔緩沉吟道:「皇上,如今太皇太后已經洞悉了臣妾阻著其常在侍寢的事兒,其常在的綠頭牌不日便會呈到皇上面前,臣妾人微言輕,總不好拂了太皇太后的面子。」

皇上凜然道:「那便讓她伺候着,若是個懂分寸的,往後朕也會晉一晉她的位份,可大清的皇后,絕不能再落在蒙古部族手中。太皇太后雖為朕的祖母,與朕同體一心。可她終歸是科爾沁部族的貴女,仁憲太后與她在前朝後宮的勢力不容小覷。因着吳三桂這事鬧起來,朕不得不未雨綢繆,即便是再親的血緣關係,也不能讓科爾沁部博爾濟吉特氏鋒芒太盛,免得再生出事端來。」

懿妃輕笑,烏黑的眼眸中有細微的星芒閃爍:「皇上目光長遠,不為着私情而亂大局,臣妾自當替皇上略盡綿薄之力,既保全了您與太皇太后的祖孫之情,也會制衡著蒙古嬪妃,不讓她們錯了主意。」

皇上欣慰頷首,向懿妃身處右臂來,懿妃起身行至皇上身畔,與他十指緊扣。

「你與婉兒是朕身旁最貼心的的人。從前你性子烈些,與朕不睦了許多年。如今在宮中沉浮久了,越發得朕心意。此次讓你全了朕的意思撤下其常在的綠頭牌,引皇祖母訓斥,定受了不少委屈。」他緊一緊握著懿妃的手,含笑道:「你自入宮便是妃位,在這位份上數十載一向規行矩步並不錯處,自朕登基以來,本朝還未出過貴妃,如今朕也想着晉一晉你的位份。」

懿妃眼中閃過如漣漪般瀲灧的光芒,可只一瞬又復暗淡下來:「妃、貴妃、皇貴妃,不過只是一個虛銜,臣妾原先便是被這虛妄的位份絆住才與皇上生了嫌隙,如今仁孝皇后薨逝不足一年之期,臣妾代理六宮本就惹旁人不悅,若再驟然晉了貴妃之位實在不妥,還請皇上,將這念頭壓一壓吧。」

皇帝默了片刻欣然道:「你替朕顧慮良多,朕心中明白。只是如今後宮妃位四角虛懸,嬪位也只得婉兒與容悅二人,這……」

懿妃柔聲打斷了皇上的話:「皇上若真有此意,臣妾倒有一想法。如今臣妾主六宮事,因着天資粗苯,許多事即便是有心去做,也是力有不怠,若從旁能有人幫襯分擔着,便可解了臣妾燃眉之急。」

皇上凝視她片刻:「你的意思是,要朕晉了婉兒妃位,與你一同協理六宮?」

這一句話的語氣頗有深意,然則懿妃卻不以為然一笑,搖首道:「皇上寵著婉嬪,如今她已然成了眾矢之的,臣妾愛惜自己的妹妹,如何會讓她在此時處在風口浪尖之上?且她初入宮時只是貴人的位份,無子為嬪已是極大的榮寵。若說封妃,臣妾瞧著嫻嬪比之婉嬪更為適合。」

皇上眼底閃過幾分詫異:「容悅?她是柔順隨和,端然妥帖,可她性子太弱了些,助你協理六宮,怕難當此任。」

「嫻嬪舊侍宮闈,為慧妃所害落下病根終生再難成孕,為婦者得此消息猶如平地驚雷,皇上是該安撫着她。且嫻嬪的性子最襯皇上,為人君者,有哪個不喜歡溫婉如玉的女子?」懿妃挑眉一笑,淡淡接道:「且佟氏一族在前朝對皇上助益良多,封嫻嬪為妃,也可以示對朝堂忠臣的安撫。」

「朕知曉容悅的委屈,可朕心裏,還是更屬意你與婉兒的。」皇上眸子不經意間瞥了懿妃手上的鴿子血扳指一眼,不覺心中生愧。他靜默須臾,輕嘆恍若幽微的風:「這扳指你仍日日帶着,倒是拂了朕新送你那枚祖母綠的看重之意。」

懿妃含笑摩挲著扳指,燭火映襯下,鴿子血色閃出靈動淡微的光:「皇上總記掛着臣妾帶些什麼首飾,若有這會子功夫多看臣妾兩眼,這情誼不比那些死物強上許多?」

皇上凝眸向她,有話欲啟齒,可終在開口時轉了話鋒:「這麼些年,朕心裏總是對不住你的。」他說着,將懿妃一把擁入懷中。

懿妃貼在皇上緊實炙熱的胸膛上,眼底滿是欣慰安然的笑意:「皇上與臣妾說這些,可不是要與臣妾生分了?什麼對與對不住,如今皇上心中記掛着臣妾,臣妾便知足了。」

。 蘇玥突然伸出手要抓走金簪,可小手哪裏是大手的對手,直接被大手包裹住,抽不出來。

這是國公府,又是涉及靖王的事情,她不敢掙扎,更不敢呼救。

楚雲墨握著那柔弱無骨的小手,覺得挺舒服,下意識地又捏了捏。

「王爺,請自重。」蘇玥紅著臉,低聲說。

「這是本王在靖王失蹤處發現的證物,蘇小姐還請遵紀守法。」楚雲墨沒有鬆開她的手,看着小姑娘的眼睛。

蘇玥只好求饒,「王爺請鬆開手,我說,我交代。」

這下輪到楚雲墨動作緩慢地鬆開她的手,看似保護金簪,實則……

「說吧。」楚雲墨示意蘇玥繼續把脈,畢竟還有蘇家人時不時地伸出頭查探。

蘇玥硬著頭皮給他把脈,病情很穩定,「我去給你抓藥引,遇到靖王,他出言輕薄,我就給他下毒,結果他想滅口,我就又撒了點藥粉,將他們迷暈。他失蹤跟我沒有關係,真的!」

她踹了靖王的襠不能說,踢了靖王也不能說,畢竟一個國公的女兒毆打當朝皇子,這事情不好搞。

看着急切的小姑娘,楚雲墨盡量放低聲音,「本王就事論事,我聽到一些傳言,你對他有意。」

「這世上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可能對他有意,這答案,你滿意了嗎?」蘇玥悲憤地說着,別人誤會她沒關係,可他不能。

這個榆木疙瘩,難道還看不出來她有意的人是他楚雲墨嗎?

「那個,對不起。」楚雲墨尷尬了,對一個閨閣少女說出剛剛的話,是不是有點過分?聽到這樣的答案,內心深處有一絲不知名的竊喜。

「臣女已經全部交代了,王爺要抓臣女嗎?」蘇玥往後退了三步,態度有些疏離。

被喜歡的人質疑,太難受,她要調整情緒。

「本王就是按例詢問,蘇小姐別太……」楚雲墨將金簪放在桌上,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小姑娘將金簪收起來。

「臣女告退!」蘇玥轉身就走,那飛揚的衣擺都在說,本小姐生氣了。

楚雲墨一個人在偏廳里尷尬地看着走過來的蘇國公等人。

「玥兒這孩子沒規矩,王爺您別生氣,臣會好好地訓斥她。」蘇國公本來還擔心女兒會不會被攝政王這張小白臉吸引,現在見女兒毫不留戀地離開,終於放心了。

家裏有這麼好看能幹又有才華的女兒,是個爹,都得擔心被人拐走。

「國公爺誤會了,蘇小姐醫術非常好,本王告辭。」楚雲墨得到楚風宸的信息,也就不再停留。

對一個小姑娘出言輕薄,就該被人狠狠地折磨!

他決定營救延遲,讓這種狂徒多多受罪。

「我妹真牛,攝政王這樣的身份,都要來求醫。」蘇修宏跟着爹一起送走攝政王,真是無比羨慕王爺有這樣的馬。

什麼時候也能讓他騎上一圈,死也甘願!

「這話,對外說,老子打死你。什麼叫做悶聲發大財,懂不懂?你妹會醫術的事情,你給老子捂住。」蘇國公捲起袖子,就開始打兒子。

就老三這張嘴,必須要縫上,否則遲早給家裏惹禍!

。 李斷這邊繼續去和巡檢商談,而張華則是在房間外陪著聊天,這是怕易雲他們年紀小,來到這種地方心裡壓力大。

不過在易雲看來,老張純粹是多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