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大家好像發現了新大陸,紛紛向王妃道謝。

上官雲曦訕訕笑着,只有鍾靈鍾敏一臉懵逼。

這玩意,小姐不是說女子來月事用的么,之前還給她們發了幾包。

想不到除了對付月事,還能墊腳??

馬車緩緩駛離銀水城,百姓們夾道相送。

忽然,馬車外有人道:「王妃,這是民婦自家種的柿子,祝願王爺和王妃身體康健,柿柿如意,還望王爺王妃莫要嫌棄。」

上官雲曦挑開帘子,看見一位婦人,提了一大籃漂亮的紅柿子,旁邊還帶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

她親自跳下車接過:「謝謝,柿子我很喜歡,也祝願您一家人平安順遂,柿柿如意。」

婦人受寵若驚,畢竟從沒過如此平易近人的王妃。

小女孩雙眼晶亮:「王妃娘娘,您長得真好看。」

上官雲曦伸手撫了撫她發頂,從袖子摸出一管藥膏和一盒糖。

「這藥膏專治毒瘡,一天塗三天,三天就能痊癒,這糖,是送給小姑娘吃的。」

婦人愣住了,毒瘡長在身上,王妃是怎麼知道的?

直到馬車重新啟動,婦人才拉着小姑娘跪下磕頭。

「民婦謝王妃娘娘賜葯!王妃娘娘的大恩大德,民婦今生今世,沒齒難忘。」

馬車徐徐前進,百姓們議論聲不斷傳來。

「這位楚王妃果真是醫者仁心,九重醫仙下凡塵啊。」

「豈止啊,長得漂亮,箭術也好,那一箭啊,嚇得徐權險些尿了褲子。」

「那一腳才真厲害呢,直接踹得他吐血。」

「真真是世間奇女子啊!」

秦慕言斜靠在軟榻上,手上拿着一卷書,挑眉向她看來:「箭術高超?踹人很厲害?」

上官雲曦手一抖:「不信謠,不傳謠,來,嘗嘗這凍柿子……」

他放下書。

「我見過那把弓箭,射程遠,沉穩有力,下次隨我去軍營,一起研究下怎樣改良弓箭?」

那天晚上的事,徐竟成跟他彙報過,聲情並茂,跟說書一樣,簡直就是龍虎女將一匹單騎,獨挑銀水城的傳奇故事。

徐竟成從未對任何女人心悅誠服過,能令眾將士們讚不絕口的人,必定有真本事。

可惜那晚無緣看見。

上官雲曦笑了笑,只要不罵她,萬事好商量。

「行啊,我不單會改良弓箭,還會造機括,做槍支炮彈什麼的……」。 薄暮煙走出機場之後,捂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聽着陸柏聿的騷話,她莫名覺得有些臉熱。

暗處。

七八個人分散著,每雙眼睛都緊緊盯在薄暮煙身上。

其中一人對着對講機彙報:「冷少,目標人物已就位!」

「按計劃進行!」

對講機那頭傳來少年陰翳的聲音。

「收到!」

「準備,將人堵截在東機場右側出口!」

……

薄暮煙起初沒察覺到什麼異常,快到出口的時候,便注意到了異常。

有段時間的經歷,讓她對人的視線異常敏感。

注意到異常之後,她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往前走。

同時,她在心中思索,自己最近得罪了誰。

那邊的勢力不可能這麼快找到她,那這次想找她麻煩的人,就只能是近期招惹的了。

而她近期得罪的人……

似乎就雲家那幾個。

想着,她腳步下意識加快了幾分。

暗處的人注意緊隨其後,直到走出機場。

「站住!」

到了出口人少的地方,幾人呈包圍圈,將薄暮煙攔在中間。

薄暮煙擺出一副怕怕的表情。

「你……你們想做什麼,別,別過來!」

她說着,十分害怕且無助的「嚶」了一聲。

聽到這個聲音,幾個大漢對視了一眼,哈哈大笑。

覺得薄暮煙不過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他們談話也不避諱她。

「冷少不是說這是個刺兒頭嗎?這也叫刺兒頭?」

「哈哈哈哈,冷少那小胳膊小腿兒的,能打得過誰?也就是平時練手的時候我們給放放水,要是沒有我們刻意放水,冷少能從我們手底下挨過幾招?」

「哈哈哈哈,說的也是!」

薄暮煙聽的差不多了,便問一句:「你們說的冷少,是什麼人?」

「小姑娘連冷少都不知道?」

看着薄暮煙細皮嫩肉的樣子,這些人壓根就不將她放在心上。

現在聽到她的話,他們還能淡定的談笑風生。

「小姑娘厲害了,得罪了冷少卻卻冷少是誰都不知道。」

薄暮煙眼巴巴看着他們:「你們知道,可以告訴我呀。」

「小姑娘真想知道?」

「想!」

為首那人目光下流地掃過她全身,而後說道:「告訴你冷少的身份可以,不過……小妹妹要陪哥哥們好好玩玩。」

「當然。」薄暮煙勾起唇角,她還嫌雲城過於太平,平素沒有練手的機會呢。

大漢不知她心中所想,見她答應下來,也不繞圈子,直截了當的爆出了僱主的身份姓名:「讓我們來找你的人,叫冷子謙。」

「冷子謙?」薄暮煙念著這個名字,覺得有些耳熟。

大漢:「冷少可是冷家的繼承人,你說你招惹誰不好,偏偏就招惹了他?」

薄暮煙有些好奇:「這個冷少什麼來頭,我怎麼招惹他的?」

「雲裳可是冷少的心肝兒寶貝!你得罪了雲裳小姐,你說……」

大漢嘖嘖嗟嘆的話還沒說完鼻子就挨了一下。

「哎喲~」

他捂著鼻子,不可置信地看向薄暮煙。

薄暮煙燦然一笑:「先禮後兵,聊天時間結束,動手吧!」

她說着,后跳兩步一個助跑,腳就踢在一個大漢臉上。

直接踢得對方膽汁都吐了出來。

幾人這才終於重視起來。

「你……」

薄暮煙看着他們,露出一個無辜的笑容:「抱歉啊,沒控制好力道。」

說着,又是一人被掀翻。

直到此刻,他們才終於理解冷子謙說她有些「不好對付」是多難纏。

這特么哪裏是不好對付?

這根本就是個小變態好吧?

別看他們現在被薄暮煙單方面虐打,放在外面,那也是一打三的好手。

他們都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成為青龍會的台柱子!

現在好了,在她一個小姑娘面前。

一個個對比下來,直接成了渣渣。

……

一場由冷子謙帶來的危機,以薄暮煙施展個人秀結束。

對上這些人,即便薄暮煙功夫不錯,身上也掛了彩。

不過和對方比起來,她身上的傷勢不值一提。

將所有人都打趴下之後,她半蹲下來。

對着剛才說「讓她陪哥哥好好玩玩」的那個人笑了笑

看着她嘴角掛着的笑容,大漢心底就是一寒。

他心中升騰起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就見薄暮煙在他身上點來點去的。

大漢本以為她會自己來個斷子絕孫腳的,想不到她竟然就這麼輕飄飄放過自己了。

鬆了口氣的同時,不免在心中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