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丫頭卻不以為然:「不是嗎?」

丫鬟補刀:「是你自己選擇不挑撿的啊!咱們碰上什麼靈獸,你就接納什麼靈魂體喲?」

雲霄揚老是感覺哪裡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雲霄揚雖然沒有,直接瞅見菩嬰蟒的靈魂體被丫頭所得,但從整個場面判斷下來,百分之百是丫頭吸收了菩嬰蟒靈魂體。

召喚師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能打聽召喚師的靈魂獸,是什麼?以及相關技能資料。

但是,可以通過學習了解。

就像是問對方武修,你學的是什麼招式,秘法叫什麼名字?

這都是忌諱…… 蘇菲的這間比林東峻的寬敞許多的套房,不時傳出男女嘻嘻哈哈的大笑聲。

「哎,莫妮卡,該你了!」

一身白色弔帶裙的蘇菲毫無形象地盤坐在大床上,看着旁邊額頭、臉上貼了好幾個紙條的莫妮卡笑嘻嘻道。

雖然此刻她也相差無幾,臉蛋、下巴處也貼了三條紙條,不過她依然很興奮,眼看這把她又要贏了。

莫妮卡略顯無奈的笑了笑,從盤坐改為一條腿支起來,支住下巴,沒好氣道:「哼,你兩就知道作弊,要不然我怎麼會一直輸?」說着還如有若無地瞥了一眼林東峻的方向。

「怎麼可能,誰讓你牌技差呢!」蘇菲哈哈大笑起來。

林東峻正好對着莫妮卡,剛剛女郎抬腿的瞬間,黑色蕾絲小內內驚鴻一瞥,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而女郎大有深意的眼神讓他思緒紛飛。

林東峻又想起了今天下午兩人先是在泳池暢遊,後面又去酒吧喝了幾杯,最後不知道怎麼就去了莫妮卡的套房,然後一切就很自然的發生了。

激烈的風雨過後,兩人藉著酒勁竟然睡著了,直到蘇菲下午活動完了回來,晚餐時給莫妮卡打電話,兩人才清醒過來。

洗漱一番,林東峻偷偷下樓,然後又假裝剛回來,三人相約晚餐……

剛才莫妮卡那眼神好像要他放水哦,究竟是放水還是不放水呢,林東峻陷入了糾結……

「啊,我這麼一手好牌,竟然就這麼輸了?」這把很快結束,看着莫妮卡洋洋得意的神情,蘇菲怪叫起來,又看向林東峻:「哼哼,你可真是我的豬隊友……」

說着翻起身來,張牙舞爪撲向林東峻,兩人鬧作一團。很快吸溜吸溜的聲音傳出來,被無視的莫妮卡看着兩人的羞恥樣都緊了緊腿。

「哎,你們要是這樣我可就走了啊!」莫妮卡伸腳輕踹兩人。

「嘻嘻,是不是嫉妒啊!」蘇菲從林東峻身上爬起來舔了舔嘴唇笑道,「哼,剛才是不是林給你放水了,不然我怎麼可能輸,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哦……」說着還揮了揮小拳頭。

我嫉妒個毛線啊我,莫妮卡心道,你這小情人被我稍微一勾搭,就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不過,想起和林東峻纏綿的美好時刻,還真挺讓人留戀的,反正她要待到閉幕式結束,還有大把的機會溫存,這會倒是不用和蘇菲多糾纏。

「哎呀,快十點了,咱們今晚到此為止吧?」莫妮卡看了眼時間道,「回去正好睡個美顏覺!」說着雙腿跪在床上,伸了個懶腰。

「哎,走光啦!」蘇菲哈哈笑道。就在剛才,隨着莫妮卡伸懶腰的動作,整個人顯出誘人的曲線,滾圓的半邊臀兒也從黑色弔帶裙中露了出來,。

「哼哼,還說我,你也沒穿多少……」

蘇菲因為在自己卧室的原因,也穿的非常清涼,兩人半斤八兩。林東峻則是短褲緊身背心,男性氣概一覽無餘。

兩人說着互相打鬧起來,身材略顯單薄的蘇菲很快敗下陣來,氣喘吁吁中,大呼林東峻救命。

林東峻對女人間的玩鬧見的多了,不過初次看到這兩大美人一起玩鬧還是大感養目。

聽到蘇菲的求助,二話不說立馬加入了戰團。

不知不覺中三人吻在了一起……這情景,看着就春光無限,讓人遐想……

也不知過了多久,莫妮卡突然翻起身來:「不行,我要回去了……」

還不等她有什麼動作,林東峻的大手就已經撈住了她:「哼,今晚可由不得你……」說着還偷偷看了看蘇菲,此時蘇菲兩隻美目水汪汪的,煞是誘人,盤在林東峻腰間的雙腿緊了緊,也沒表示反對。

這下林東峻心中大定。

莫妮卡似拒非拒間,逐漸敗下陣來……

這是林東峻自來戛納最美好的一個夜晚!

5月17號,新的一天,從蘇菲房間離開的林東峻一副如有所失的模樣,一會蘇菲就要走了,真是太可惜了。

想起今晨兩女起來一副如無其事的樣子,林東峻只能大感洋妞就是不一樣,見多識廣。

早晨的最後一次三人告別跑之後,蘇菲就要會回巴黎忙其他工作了,下次見面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真是非常懷念呢!

幸好接下來還有莫妮卡可以撫慰他遺憾的心情。

實際上他也明白,要不是昨晚是最後一晚,估計蘇菲也不會這麼好說話……當然這個成就也值得他吹噓許久了!

回到自己的套房,稍作整理,助理林芝玲就來了。

看着興緻高昂的老闆,林芝玲問道:「老闆,看來你今天心情不錯呦,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呀?」

「還好啦,怎麼,有什麼事啊?」

「老闆你忘了下午兩點餘力為導演的《明日天涯》首映嗎?」林芝玲提醒道。

「哦,對啊。那咱們午飯後就去捧場!」

今天是本次戛納電影節上華語片第一次亮相,林東峻雖然和香江導演餘力為不熟悉,不過也要去捧場,畢竟在海外大家還是要多多團結。

余立為這哥們之前一直在做攝影師,和賈科長關係比較熟,99年第一次執導長片就入圍了戛納主競賽單元,這是第二次執導長片,入圍了一種注目單元。

兩部片子都能入圍戛納,媒體非常看好這位攝而優則導的新銳導演。

林東峻下午攜大美媛以及陳新明等劇組成員來到了影節宮前的紅毯上。

組委會安排入圍一種關注單元的《明日天涯》在盧米埃爾廳首映,看來很看好這位新銳導演。

戛納影節宮有四個廳,其中最大的廳叫盧米埃爾廳,分為上下兩層,可容納一千人,開閉幕式以及入圍主競賽單元電影的首映通常都在這裏舉辦。

德彪西廳在電影節期間主要放映一種關注單元的電影。巴贊廳會在晚上十點再放一次當天的第二部主競賽片子,主要是讓拿不到票的記者看電影的。布努埃爾廳則以戛納經典單元為主,部分展映片也在這裏放映。

今天是《明日天涯》的首映禮,不過昨天媒體場這部電影已經為部分媒體放映過了,今天的評論都還不錯,所以紅毯兩邊早早聚集了不少媒體和影迷。

會場現場縈繞着《明日天涯》的主題曲,曲風優美,給嘈雜的現場帶來了幾絲清涼。

林東峻等人入場之後閑聊片刻進入盧米埃爾廳等待首映禮的開始。

作為壓軸的導演以及劇組人員入場后,林東峻和身邊聊天的人也都停了下來,用掌聲表達了對導演的祝賀。

首先本屆電影節選片主席克里斯·瓊對餘力為的新片表示了親切的祝賀,之後導演餘力為上台用一口流利的法語介紹起了電影……

這哥們畢業於比利時國立電影學院電影攝影系,這口流利的法語在華人導演中可不常見。

說起來林東峻這幾天隨着兩大美人倒是學了不少法意語彙,不過大多數好像只適合在某些特定場合使用……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紅甘泉: 陳向陽相當有眼色。

吃完飯,幫忙收拾碗筷,雖然只有一隻左手。

李星星偷偷跟夏明星說道:「他一定經常做家務,看他動作熟練得遠遠勝過我,而且日子過得不好,他衣服跟破爛似的,難道因為他把大半工資都寄給我和娘了?所以他后娶的老婆格外不高興,故意使喚他、虐待他?」

夏明星點頭:「有可能。」

李星星皺著眉,咬著下唇,心中如天人交戰。

不要渣爹的錢和東西?

不可能。

與其便宜別人,還不如便宜自己母女倆,那是他欠的。

可現在看他,真有點可憐。

夏明星伸手刮刮她的鼻子,「你給爹找床被褥出來,再加上洗臉盆、洗腳盆和毛巾、熱水壺什麼的,我和大哥下樓把床和屏風抬上來。」

「OK!」李星星特別感謝她娘硬叫他們帶上的五六床被褥。

不包括皮褥子。

當時大包小包的挺累人,現在倒派上用場了。

因剛入秋,夜間不算天冷,李星星從大衣櫃里找出一床窄點的褥子和薄被子,被子套著碎花棉布被罩,配一塊同色被單。

夏明星和陳念恩、徐明堂父子把床和屏風運上來,重新安裝妥當。

將次卧一分為二,仍很闊朗。

徐父道:「樓下有多餘的寫字檯和椅子,抬一套上來給陳同志用。」

徐明堂聞言,便帶陳念恩和夏明星下去。

李星星抱著被褥枕頭過去時,寫字檯剛抬進門靠牆放好,陳向陽則和徐父說話,兩人笑容滿面,相談甚歡。

沒幾分鐘,徐父懷著愉悅的心情和徐明堂告辭下樓,不打擾他們了。

李星星在夏明星的幫助下鋪好床,「洗臉盆和洗腳盆分開始用,白的是洗臉盆,紅的是洗腳盆,我和小夏哥共用,你和哥哥共用,包括熱水壺和擦腳的毛巾,拖鞋、擦臉的毛巾、牙刷、牙膏和搪瓷杯都有新的,待會兒拿給你,再拿一個喝水的陶瓷杯。」

陳向陽嘖嘖兩聲:「你們太講究了。」

「這是講衛生!你既然住在我們家裡,就得講衛生,聽我的,不準有意見!」李星星一改俏皮,變得強勢,「還有你的破衣服,讓哥哥找幾件新的給你。」

「不穿新的。」陳向陽堅持,「舊的上身舒服。」

「那就穿哥哥的舊衣服,總比你的破爛強。」李星星退而求其次,然後問陳念恩的意見。

陳念恩點頭:「給他,省得別人見他穿破爛說我們虐待他。」

因為,他和李星星夫婦最近穿著打扮得很出眾。

陳向陽本想繼續搖頭,忽然神色微動,同意了,單手拉開衣櫃,「我看看你哥有什麼衣服,當你的面選好,免得他不願意給我穿。」

李星星鄙視他,「哥哥才沒那麼小氣呢!」

「他在你跟前顯得大方,在我面前很小氣,從不讓我動他的東西,摸一下就跟我急眼。」陳向陽眼疾手快地給自己挑了兩件舊襯衫和兩條舊褲子,外加一件藏青色的開衫毛衣。

李星星沒發現什麼,陳念恩卻看出一點端倪。

那幾件衣服,全是他娘給他做的。

入睡前,陳念恩隔著屏風問道:「你到底來幹什麼?」

躺在溫軟柔暖的床上,陳向陽閉上眼睛,悠閑地道:「我調任滬上,不是你們都知道的么?上面交給我的任務,我自當盡心儘力。」 答案之書的第二個問題,陳越問了渡的聯繫方式。現存的城都關都這邊的天王里,他也就和渡熟悉一點了。

這個世界的渡為人正直且十分具有正義感,是聯盟的好乾部,人民的好偶像。

君莎小姐雖然不解,但還是把陳越帶到了一台可視電話面前。作為一個身份未知的可疑分子,他的電話需要被全程監督。

陳越默默的看了君莎小姐一眼,然後開始輸入號碼。他一邊輸一邊想,等這次離開得把渡和希羅娜的聯繫號碼都給背下來才行,以防下次過來找不到人。

電話撥通的沒幾分鐘,便被接通了。陳越看着對面的紅髮女人,打招呼道:「嗨?還記得我嗎?」科拿愣了一下,隨即睜大了眼睛,驚道:「你還沒離開這個世界?」陳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