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陸炳之所以把馬屁拍得這麼響,就是讓皇帝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完全正確的,而且又讓皇帝看到了蘇超會在沿海諸州府幫他查抄出多少銀錢。

陸炳相信皇帝一旦確定了自己的正確,那麼以後有任何的反對聲音出來,都會被皇帝看做與他過不去。

那麼皇帝一定會跟反對他的那些人死掐到底。

陸炳對嘉靖皇帝的脾氣秉性了解得實在是極為透徹。

「蘇超還說了些什麼?」嘉靖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接著問道。

陸炳假作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陛下,蘇超說的一些話怕是不太中聽,陛下聽了也別生氣啊。」

「他說了什麼?他是說朕哪裡做得不對嗎?」嘉靖皇帝敏感之極,第一時間就覺得蘇超應該是對自己有什麼不滿。

陸炳忙說道:「並非如此,陛下,蘇超對陛下只有崇敬之心,蘇超在信中曾經提到過,他說他在淮安府殺人太多,也斷了很多人的財路,接下來必然會有人彈劾臣和他。

因此他請臣向陛下稟報,說要請陛下早作防範,那些反對陛下重開海市的人又會捲土重來了,而他們第一個目標就是掀翻臣和他,讓陛下的計劃半路夭折。

只要清查那些通倭海商之事半途而廢了,那開海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嘉靖皇帝看著陸炳半晌,突然笑道:「老陸,這是你自己想的吧?跟蘇超沒有什麼關係吧?」

陸炳忙施禮說道:「陛下,臣不敢欺瞞陛下,這些話的確是蘇超在信中提到的,到時陛下看過了蘇超的書信以後,自然便知道臣沒有說假話。」

「呵呵,蘇超的眼光到時聽長遠的嘛,居然已經想到了即將會發生的事情。」嘉靖皇帝笑道:「老陸,蘇超很有你年輕時候的風範啊,當您你輔佐朕坐穩皇位的時候,也是眼光朝前,深謀遠慮啊。」

陸炳覺得自己還應該打一下苦情牌,讓皇帝加深一下對那些即將要彈劾自己跟蘇超的那些人的反感,確保他們在發起彈劾以後,皇帝不管不顧的對掐過去。

於是他便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陛下過獎了,臣不敢當啊。不過臣的確實在蘇超的身上看到了臣當年的影子,這讓臣也是十分感慨。

陛下,臣最近是覺得這身體越來越不如以前了,臣覺得自己是真的老了,以前臣一天從早忙到黑,也不覺得累。

但是如今只要忙上一兩個時辰便覺得疲憊不堪了,因此這蘇超就是臣將來留給陛下您使喚的人,將來讓他接了臣的……。」

「老陸,你好好的又說這些幹什麼?」嘉靖皇帝攔住陸炳的話頭,皺著眉頭說道:「以後少說這些喪氣的話。

朕比你的年紀還大,朕都不覺得自己老,你倒是把個老字掛在嘴邊上。」

他說到這裡,轉頭對殿里侍候的一個小太監說道:「你去朕的寢宮裡取三盒前些日子朕剛剛煉製出來的養神丹來。」

那個小太監忙施禮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這養神丹是朕剛剛煉製出來的,朕吃著感覺很好,你拿回去吃吃,吃完了再跟朕這裡拿便是。」嘉靖皇帝說道:「身體疲乏就是神魂疲乏,只要神魂養好了,這身體慢慢的也就好了,以後少在朕面前說喪氣話。」

「是,陛下,臣多謝陛下賞賜。」陸炳心裡也是一喜,他知道皇帝還是接受了自己的苦情戲,不然也不會又賜丹藥下來。

「老陸,你也不用擔心什麼,朕早就料到了他們會反對朕的舉措。」嘉靖皇帝輕鬆的笑道:「不就是有人會彈劾你們二人嘛,你放心,朕幫你們撐著就是了。」

陸炳可是知道嘉靖說話向來都是金口玉言一言九鼎的,只要他答應了,就一定會護住自己和蘇超周全。

不過陸炳覺得只是這樣還不夠,自己要的是殺一儆百,讓那些敢於彈劾自己的人都閉上嘴巴。

於是他便說道:「陛下,臣覺得這個時候陛下應該殺一儆百才行,讓他們都閉上嘴,不然他們會聯合更多的人在陛下面前亂嚷嚷。

若是陛下這次對他們不理不睬的話,他們一定會覺得陛下對他們還是像三十幾年前一樣無奈,必然會繼續聯合更多的人反對陛下開海市,清剿那些通倭之人。」

陸炳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跟皇帝再使心眼兒了,應該有什麼就說什麼了,因為皇帝已經決定站在自己這一邊了。

「殺一儆百?」嘉靖皇帝看著陸炳笑道:「你這是打算對誰下手啊?你別不是要借著朕的手公報私仇吧?」

陸炳忙說道:「陛下,臣可沒有這個想法,臣就是覺得一定要把他們壓住了才行,只要他們一冒頭,陛下的大鎚就應該砸下去,讓他們分崩離析,不敢再聯合起來反對陛下您的決策。

而想讓他們閉嘴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一儆百,讓他們看到陛下的決心,至少讓一部分人不敢再隨大流的搖旗吶喊。」

嘉靖皇帝聽了陸炳的話,緩緩的點了點頭,一邊思索一邊問道:「你覺得拿誰來試刀比較好?」

。 今個兒梁秀芹突然帶着一群人,在他們家門口上演什麼母女情深,當她眼瞎還是好欺負?

梁秀芹一臉疑惑,首長夫人應該不會撒謊,難道真不是他們家?

不管是不是,人現在是在他們家門口抓了正著,這一點他們躲不掉!

「可我們剛剛都看到你對我女兒動手動腳的!而且,那天在我家門口,你還送了我女兒禮物!你這不是看上她是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梁秀芹拉了拉身旁的雲紫菱。

有機會看到雲曦這個死丫頭倒霉,又能佔便宜,雲紫菱自然不會錯過。

畢竟,這事成了,以後蔣家的婚約可就是她的了!

讓雲曦這個死丫頭攀上封家雖然便宜她了,可封家這種軍政家庭,軍婚都跟守寡似的,誰稀罕呢!

而且,封揚還不知道是做什麼的,要真是特殊部門的軍人,那還不是很危險?

她才不要年紀輕輕就守寡,而且軍婚還不能離,真要嫁給這樣的人,下輩子還不得空虛寂寞冷?

現在把雲曦推出去,以後榮華富貴都是他們家的,她的日子過得好不好,她才不關心呢!

「對啊!你那天在我家門口還送了我姐幾千塊的禮物,封大哥,你要是不是看上她,能送這麼貴的禮物嗎?」

封揚沉下眸,故意問:「禮物,有嗎?」

「當然有!還是巴寶莉的圍巾呢!」

一提到這個,雲紫菱就嫉妒得要死!

她都沒有的東西,雲曦這個鄉下回來的土包子竟然有,都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

雲紫菱正說着,倏地衝上前就去扯雲曦脖子上的圍巾,像是抓到了扳回一城的證據似的。

一臉耀武揚威的沖眾人道:「你們看,就是這條圍巾!現在還掛在脖子上呢!封大哥,你敢說不是你送的嗎?」

封揚掃了眼雲曦脖子上的圍巾,冷笑了聲,「還真不是。」

他送的圍巾有流蘇的,這條圍巾並沒有。

雖然也是粉紅色的格子款,可他記得,櫃員拿給他的時候,說了流蘇那款是今年的限量款。

這丫頭,值得最好的東西,錢對他來說僅僅只是一個數字罷了。

他不承認,雲紫菱攥緊了手,一臉的不甘心!

就知道他們不會那麼輕易認了,可他們也沒那麼好騙!

「那天我跟我媽分明看到你把車停在我們家門口,你敢對天發誓你沒去過嗎?」

「我去了。」封揚暗眸一沉,嗓音一下子夾了冰渣。

他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

聽到他承認,雲紫菱一下子更加得意了,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坑裏了。

更沒意識到,自己無形中把人給得罪了。

「看吧,你自己也承認了!你還敢說不是你在追我姐嗎?你要是沒看上她,憑什麼送她這麼貴的禮物!」

封揚扯了扯嘴角,沒解釋,反而話鋒一轉轉到謠言源頭上來了。

「就是因為看到我拿東西給她,所以你們就藉機肆意宣揚謠言,說封家少爺看上了雲家未成年的大小姐,好藉機訛詐我們封家是吧?」

「我……我沒有!分明是你看上我姐了!」

雲紫菱一愣,沒想到坑在這裏,頓時心虛得不知道該怎麼接。

畢竟,謠言就是從她們嘴裏說出去的。

可她不擔心,這種事就算查起來也查不到他們身上!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看上她了?訛詐我們好歹也要有證據吧?」

一扯到訛詐,梁秀芹頓時急了!

她就是要訛上封家,也不能讓別人覺得,她是在訛詐,否則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在大院裏生活?

。 「不過出了這等醜事,青鸞與天運的聯姻也就無疾而終了,不然天下人都會恥笑青鸞帝主軟弱可欺。」

「龍盛與青鸞交戰百年,仇怨早已深入國民的骨髓之中,彼此之間齷齪手段頻出,這次我主就懷疑這柳無雙便是萬盛派來阻斷我朝與青鸞聯姻的手段,不然太子剛和這柳無雙私定終身,這個消息怎麼會立馬就傳到了青鸞?只是苦無證據,帝主不好發難罷了!」

「這次龍盛與青鸞都派人前來,自然都是各懷鬼胎的,而且所來之人都應該是青鸞與萬盛的知名的強者,所以他們才會黑袍加身避免被人認出!」

「我主英明神武,弄出這個花魁選婿一是為了讓太子殿下死心,二自然是希望能將那百萬兩賠款收回,三自然是要讓青鸞與龍盛狗咬狗罷了!」

姬昊聽到這裡,不由得一陣的頭疼,原本以為就是一場平常的花魁選婿,卻不曾想其中竟然如此的曲折兇險!

「這柳無雙破壞了二朝聯姻,若她真是龍盛之人,那龍盛來的人必定是想救下她,而青鸞之人則是想取了柳無雙的性命!若我真以這身裝扮中魁,何統領你說青鸞與萬盛之人會不會對我痛下殺手?」

何康聞言哈哈一笑道:「不會不會!若公子真能拔得頭籌,我便會告知天下柳無雙乃是被我天運之人選中,這樣龍盛與青鸞之人便不會向你難了!」

姬昊對這何統領的話是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的,他們之間終究只是一次交易而已,指望他替自己當下龍盛與青鸞的怒火,那真是痴人說夢了?

「時間不早了,就煩請何統領帶路吧!」

姬昊不再想與這何統領繼續廢話,招呼武大聖將黑衣披上,便催促何康將自己二人領入選婿之地。

天香樓為了今天選婿專門布置了一處場地。

場地佔地極廣,足有百來張小桌,整齊規列在場中,小桌之上都擺著精緻的小點和一壺濃烈醇香的美酒。

場地正南方,有一高台被臨時搭設了起來。

高台之上只用紅毯鋪地,就再沒有了任何的裝飾,顯得頗為寒酸簡樸。

此時已經不少的豪紳俊傑進入了會場之中,他們看到會場布置如此的簡陋都不禁的竊竊私語起來

「這場地怎麼布置的如此倉促!?」

「李兄有所不知,我等雖然交付了巨額的銀兩,但這錢卻是全進了我們帝主的口袋,這百花閣可是一毛都沒有撈到。還要負責這數百羽林衛這數日來的開銷,聽說那何康何統領更是霸佔著這百花閣的頭牌好幾日了!百花閣主氣惱之下,辦起事來能盡心才怪了!」

「嘖嘖,看來這百花閣主,這幾日損失不小啊!」

「可不是嗎?噓,那何統領來了!」

這時候何康帶著姬昊和武大聖來到了會場,只見他對著一位引位的姑娘吩咐了兩句,這位姑娘便上前將姬昊二人領到了一處座位之上。

姬昊坐下打量了四周,的確如何康所說,有不少人也用著黑紗遮面,看不清楚面容,這才稍稍安下心來。

又等了半刻多鐘,那原本守在門口的羽林衛來到了會場之內,對著何康躬身稟報道:「稟統領,買了名額的人都已到齊!」

「那便開始吧!」

何康對著身後的一人吩咐了一句,身後之人便領命離去。

不一會整個會場驟然一暗,只有那紅色高台上一枚掛著的碩大玉珠正不斷散發著粉色的亮光,滾滾散散,將整個會場渲染上一層奢靡的氣息!

一個身材窈窕美麗女子,邁著婀娜的步伐來到了高台之上。

對著台下眾人施了一禮,便高聲說道:「各位官人久等,現在開始為柳大花魁選婿。」

聲音不大,卻讓台下的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顯然修為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