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哦,你打了我們的人,隨手扔點錢過來,就算解決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有點錢,要不,我也把你劉家的人打了,給你們點錢,怎麼樣?」

劉老爺子面色難看至極:「那……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林漠冷冷看著劉延輝:「今天既然是十大家族在這裡公審我,那我就希望,十大家族順便也把這件事解決了!」

「你們十大家族不是講規矩嗎?」

「那就用你們的規矩,來處理這件事!」

十大家族的家主面面相覷,林漠這是利用劉延輝的事情,把整個十大家族都綁架上去了。

眾人看劉延輝的眼神更是憤怒了。

就因為這個劉延輝的衝動,把整個十大家族都給坑了啊。

林漠倒是一臉平靜,他就是故意鬧出這些事情。

他知道,劉天佑死了之後,劉老爺子,極有可能會讓劉延輝擔任家主。

不管劉天祥做了什麼,他都不捨得把家主的位置傳給劉天祥。

所以,他不僅要給劉天祥造勢,他還要把劉延輝踩下去!

今天這件事,不管最終處理結果如何,其他九大家族,都不會認可劉延輝了。

如此一來,劉延輝想當家主,那根本是不可能了!

劉老爺子,就只能讓劉天祥當家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嘛!

找了個可愛的老婆,還不願意和老娘分享分享嗎?

真是的!

閔菱收起電話,不再搭理段沐宸。

抬頭再朝雲笙這邊看過來時,就聽見她一聲冷哼:「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請離我遠點,我這人最討厭狗了!」

顧欣然一下就怒了,她拉著姜雪秀的胳膊,憤憤道:「媽,你聽見沒,她罵咱倆狗呢!咱還和她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啊,直接上手狠狠教訓吧!這種賤人,就是欠打!」

聞言,雲笙倒還挺淡定的,畢竟她知道顧欣然加上姜雪秀兩個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但是閔菱一聽,立馬就不淡定了。

這些人也太囂張了,竟然當著她的面,就要動手打她疼在手心裡的兒媳婦!

她立馬站了出來,像老母雞護崽一般,站在雲笙面前,不善地瞪著顧欣然和姜雪秀,「你們敢動她一下試試?」

她戴著大帽檐的帽子,墨鏡也遮了大半張臉,所以姜雪秀和顧欣然都沒認出來她是影后閔菱。

在她們心中,反正和雲笙一起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於是姜雪秀當即就嘲諷著道了:「你誰啊?我教訓我兒子的女朋友,輪得到你來說話?」

「呵!」閔菱輕笑了一聲,扭著丰姿綽約的腰肢,漫不經心地說,「有些人還真是癩蛤蟆跳懸崖,想變蝙蝠俠,我兒媳婦,也是你那種垃圾兒子敢肖想的嗎?」

聞言,不僅是姜雪秀和顧欣然驚了,雲笙也驚住了。

兒、兒媳婦?

她茫然地看向閔菱。

後者悄悄地扯了扯她的衣擺,暗示得很明顯,就是要她配合了。

雲笙瞬間明白過來,便沒有反駁。

姜雪秀和顧欣然互相對望一眼,而後又轉頭打量閔菱和雲笙。

不過不消片刻,倆人便同時笑出了聲。

「喲,這是哪來的中年婦女,居然還會給雲笙撐腰!」姜雪秀不屑笑道,「你知道我兒子什麼身份嗎?雲笙這種攀龍附鳳的女人,會瞧得上你家兒子?」

「喲,你還別說,我看中的,正是雲笙居然和你那窮酸兒子交往過,有著一顆樸實無華的心,這才招她進我們家大門的呢。」閔菱笑意吟吟,氣場絲毫不輸。

「你!」姜雪秀被閔菱這麼一說,一張臉氣得通紅,「你知道我兒子是誰嗎?就敢這麼貶低他!他可是漢輝公司的最高執行總裁,漢輝公司聽說過嗎?年後馬上就要上市了!」

「噗嗤。」閔菱沒忍住,直接掩唇笑了起來。

姜雪秀不滿:「你笑什麼?」

「我笑你,人丑不自知。一個都沒上市的破公司,也敢拿出來在我面前顯擺!」

姜雪秀被閔菱這毫不遮掩的笑意刺激到了,她拔高了聲音道:「那你口口聲聲說雲笙是你兒媳婦,你倒是說說你兒子什麼身份啊?我就不信了,就雲笙這樣的,還能找到比我兒子更優秀的男人!」

「你這話,我就得糾正一下了。」閔菱正經道,「我兒媳婦隨便去大街上拉一個男人當男朋友都能比你兒子優秀哦,而至於我兒子嘛,當然是人中龍鳳,十分優秀的,你兒子這種等級的男人,都不配擺出來和我兒子相提並論!」

姜雪秀被閔菱這話氣得胸腔發抖。

他優秀的兒子,怎能被別人如此污衊!

顧欣然也十分生氣,她指著閔菱對姜雪秀道:「媽,她就是在打嘴炮而已!他兒子怎麼可能會比咱哥哥還優秀?不可能的!」

「哦?」閔菱微笑道,「那,敢用實力說話嗎?」

姜雪秀的鬥志瞬間被挑起,當場激昂道:「有什麼不敢的!我就不信了,這世間還有比我兒子還優秀的人!」

閔菱冷笑,小聲嘀咕:「一群沒見過世面的東西。」

姜雪秀沒聽見,她沉浸在勢必要狠狠打這中年婦女的臉當中,大手豪邁一揮:「把你們店裡所有適合我女兒尺寸的衣服鞋子,全都給我包一套起來,這麼高端的店鋪,怎麼能讓一些就知道巴結有錢男人的女人給玷污了!」

導購一聽,興奮壞了,忙道:「好好好,我這就給您包……」

「等等。」閔菱淡淡開口。

她看嚮導購,眼神十分淡漠,「你確定要把貨賣給她?」

導購啞然。

閔菱慢條斯理:「不介意我把你們店鋪拉黑名單,你就儘管賣給她吧。」

姜雪秀一聽,立馬就笑了:「你當自己是誰?還敢威脅店鋪的導購?知道把店鋪的商品全買一套下來是什麼概念嗎?這些店鋪,一整年也難遇到一個像我這麼豪爽的顧客,而你,就只配看著我瘋狂嫉妒!」

「哦?是嗎?」閔菱笑意吟吟地看著她,淡然的笑意,彰顯她無形中的強大氣場。

姜雪秀也揚著腦袋,不甘示弱,一臉的自信得意。

但是這份得意,並沒有持續很久。

在看見導購一臉為難,並沒有為她打包東西后,她眉頭終是蹙了起來。

她不悅看嚮導購:「你愣著幹什麼,怎麼不給我東西打包?」

「那個……」導購為難道,「要不,您還是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你說什麼?」姜雪秀的表情十分震驚和不可思議,「我可是把你們店鋪所有產品都要買一份的,你竟然拒賣?」

導購沒辦法,只能鞠躬表示歉意:「真的很抱歉,這位顧客是我們店的vvip顧客,我們必然是要以她的需求為先的。」

閔菱看向姜雪秀,笑容譏誚:「服嗎?這位缺少社會毒打的中年老婦女。」

姜雪秀:「……」

她當然是不服氣,於是深吸了一口氣,她問導購:「你們的vvip顧客要多少錢才可以辦?」

導購看了眼閔菱,小心翼翼地回答:「連續三年,每年消費超過五百萬,便可以成為我們的vvip顧客!」

「還得三年連續消費五百萬!」姜雪秀驚訝。

閔菱再次笑了,看姜雪秀的眼神充滿嘲諷:「你都不知道嗎?要成為這裡這些店鋪的vvip顧客,資格都大同小異的,看你這驚訝的表情,看來這裡的店鋪,你是一個都沒入會員呢!」

姜雪秀被人戳中了心窩子,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消息在第一時間傳到大總管郭公公耳朵里。鑒於朝堂中丞相府和太子府針尖對麥芒的關係,郭公公對這位小太子妃一直都十分警惕。雖然從頭到腳,他也沒覺得這位小太子妃有能力當個細作。

他思忖片刻,左右不過是個下人,死了就死了吧,自然沒必要為這個打擾太子爺。

然而當看到屍體的時候,郭公公卻是臉色驟變,屍體是在後院假山被發現,一個灑掃婆子從這裏路過,正好撿到了滾落在路邊的米粒珠子,起了貪念還想多找找看,沒想到這一看……

死者直挺挺倒斃在假山旁,披散著頭髮,臉白如鬼,關鍵是身上還蓋着一件紅色的披風,披風的領口處就綉著米粒大小的珍珠,偏偏那婆子是個要錢不要命的主,還想着要那些珠子,下意識的就將手伸向披風,可就在她掀開披風的瞬間,就看見左胸前血淋淋的大窟窿,她艱難的瞪大眼睛,就看到裏面空蕩蕩的,彷彿惡魔咧嘴一笑,想到那不翼而飛的心臟,婆子被嚇得兩眼一翻,當場就暈死過去!

郭公公嫌惡的掀起裹屍布的一角,捏著鼻子扇了扇,狠狠啐了一口晦氣,吩咐太子府的小廝,「去給丞相府報個信,看看要不要認屍?若是家裏無人認領,用草席裹了直接送亂墳崗吧!」

「公公,這事要不要稟告太子?」看着滲出血裹屍布,小鄧子渾身打了個擺子,聲音有點飄。

郭公公皺着眉正想罵人,卻見一雙長腿撐着地面,正好從轎攆上邁腿下來,順着往上看去,正是那個讓他驚懼戰慄的眼神。

「太子爺!」郭公公身子一軟,納頭就拜。

慕容明衍正好路過,看到這邊人頭攢動,不由好奇過來看看,沒想到正好聽見這麼一句,不由冷冷問道,「這是誰死了?用得着遮遮掩掩嗎!嗯?」

郭公公連忙膝行兩步回稟:「回太子爺,是太子妃的陪嫁丫頭,叫做紫玉,老奴也是聽說人沒了,這不剛看了看,屍體有些……有些不妥,怕驚著主子爺……」

慕容明衍揮揮手,打斷他的長篇大論。「什麼時候的發現的?」

「今兒一早,灑掃婆子發現,這不人還暈著沒醒……」

「太子妃呢?」慕容明衍擰眉,自己下人橫屍後院,她這個太子妃難道是個擺設不成,這麼大的事情竟然都可以不在場,他如何能將整個太子府後院交到這樣的女人手中!

慕容明衍自己或許忘了,這兩人自大婚後就不曾謀面,他並不知道原主那還真就是個擺件,而且還是最不起眼的那種!

郭公公一個激靈匍匐在地:「太子爺,太子妃那邊還未通報,想着新婦身子嬌貴,這等血腥不祥之地,還是不要前來得好……」

「混賬!難道本王還得替那姜老狗養女兒不成,她嫁入太子府,就是宗親命婦,區區後院小事都管理不好,實在難登大雅之堂,明日本王就去請旨,廢了她正妃的頭銜!」

若是凡笙在此,聽了這席話簡直都要拍手稱快,還省得她天天盤算怎麼溜出太子府。

她這人吧,責任心比較強,讓她只享受權力,不履行義務,她就會覺得自己像是欠著外債似的,可一想到要跟毫無感情的人做某項運動,再想想自己現在的小身板,某少主揉了揉挺翹的小鼻子,壓根不承認自己開始越來越看重獨那份一無二的愛情。

聽太子爺的口吻是要親自去惜春苑申飭太子妃,郭公公皺着眉,眉心的皺紋恨不得能夾死蒼蠅。

這叫什麼事兒啊?

分明就是赤裸裸的遷怒啊,想到這幾天朝堂上的爭端,得,應該是早朝上受了姜丞相的閑氣,這會兒想拿人家閨女找補。

只希望太子爺一會能給小太子妃留點面子,這要是擺明車馬,以小太子妃那比耗子還小的膽子,說不定不等後院那些牛鬼蛇神出手,自己就把自己給嚇死了!哎呀,到時候皇帝的面子不好看,太子爺恐怕也免不了被牽連啊!

郭公公一邊想着,腳下的步子不免又快了幾分,想着要給太子爺好好打個前站,提點一下小太子妃。

太子爺很少來南院這邊,後院與他而言就是個擺設,偏偏某些人還就是不死心,死乞白賴要往裏面塞人,塞得還全都是些滿腦子稻草的女人,真不知道那些人腦子裏都是怎麼想的?

他說不喜歡女人,竟還有人往他府里塞男人!就連前年他下狠手生生將一個姬妾剝皮抽筋也沒讓那些人罷手,這不,竟然還通過他老子,過了明路塞給自己這麼個正妃。

惜春苑看上去倒是還不錯,桃花開得旺盛,樹下落英繽紛,顯然有人刻意整理過,粉粉嫩嫩的猶如一團團漂亮的小墊子,遠處亭台樓閣,放眼鬱鬱蔥蔥,倒不失環境宜人。

到了正廳飛雲閣,慕容明衍看着氣派的廳堂和精美絕倫的屏風,忍不住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郭公公,「你倒是會安排!」

郭公公一噎,心知要糟,這是把他看成皇帝身邊的探子了?

卻不料對方話鋒一轉,「罷了,不過就是個園子,本王還能短了一個女人的吃穿?好歹是皇帝老兒指的婚,她是正妃,南院這邊也就惜春苑是正主子住的地,你這狗奴才倒是會揣摩上意,賞你了!」他想也沒想就從身上拽下個玉佩扔到郭公公身上,也不管他接不接得住,抬腳就往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