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張若塵面不改色,就在劍意聖劍崩碎的那一刻,沉淵古劍飛了出來,出現在他的手中。

「斬。」

一劍揮斬過去。

頓時,張若塵和木家聖主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緩慢。揮斬出去的沉淵古劍,劃出一個弧度,啪的一聲,斬斷木家聖主頭頂的發冠。

木家聖主急速向後倒退,一直退到聖木峰的峰頂,才是穩住腳步,頭上的長發披散了下來,凌亂的搭在臉上。

整個天地都是寂靜無聲,魔教修士皆是感覺到渾身僵硬,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一劍能夠削去木家聖主的發冠,距離斬下木家聖主的頭顱還遠嗎?

「三招結束,我該走了!」

張若塵向著木家聖主冷冷的瞥了一眼,落到地面,收起沉淵古劍,重新將阿樂的屍身抱了起來,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在一瞬間,已經到達三百里之外。

一連數次大挪移之後,張若塵離開無頂山區域,消失在蒙蒙天地之間。

此刻,魔教的一眾修士,才是反應了過來,全部都在倒吸寒氣。

林霏雨的一雙秀目之中,也是流露出震驚的神色,道:「好厲害,木家聖主那麼深厚的修為,竟然會敗給張若塵。」

林素仙也是有些意外,道:「劍七大圓滿,小小年紀竟然成就了劍聖尊位,以他的年紀,怎麼能夠領悟得到劍出無悔的境界?」

「無論如何,今日一戰之後,張若塵的名字,恐怕又得震動天下。」林霏雨說道。

林素仙也是點了點頭,道:「我終於有些期待下個月的初七。」

聖木峰下,凌飛羽向夜瀟湘瞥了一眼,道:「看來張若塵並不喜歡夜宮主送他,希望以後還有機會。」?

說完后,凌飛羽化為一道劍光,飛回了聖女宮。

夜瀟湘的十指緊握,眼神無比凌厲,冷哼了一聲,身形逐漸變得暗淡,最後消失在了原地。

雲崢知道張若塵的實力很強,卻沒想到,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

他快步走到銀鸞聖車的旁邊,道:「副教主,不能放張若塵離開,此子已經成為劍聖,將來必定是我教的大敵。」

歐陽桓的眼神也有一些凝重,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你去攔截他。」?

雲崢的臉色一變,道:「本聖……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歐陽桓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知道就好。一位劍聖想走,哪有那麼容易留得住,聖王出手還差不多。可是,凌宮主打定主意要保他,夜宮主又做出了承諾。現在我們去追殺張若塵,豈不是要同時得罪她們二位?」?

雲崢道:「可是,張若塵的實力如此強大,萬一下個月初七來搗亂怎麼辦?」

歐陽桓道:「張若塵很聰明,沒有強行去闖聖木峰,也沒有強行帶走木靈希。所以,今天他能夠活着走出無頂山。可是,下個月初七,他還敢來搗亂,就是在破壞神教的核心利益。教中的那些大人物,豈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也就是說,下個月初七,他敢登上無頂山,也就必死無疑?萬一……凌宮主又繼續庇護他呢?」雲崢道。

「到了那一步,凌飛羽還敢強行出頭。別說是她,就是整個凌家,都有滅族之禍。」

歐陽桓輕輕的一笑,眼中有着一道陰沉的光芒一閃而逝。

張若塵闖上無頂山的消息,很快就傳遍天下,在修鍊界,掀起一股滔天的巨浪。

「張若塵竟然使用三劍,就擊敗木擎天,還斬斷了木擎天的發冠?真的假的?木擎天可是一尊蓋世老魔,竟然就這麼陰溝裏翻船?」

「時空傳人張若塵竟然沒有死,還修為猛進?」

「據說,下個月初七,張若塵還要再登無頂山,去魔教總壇搶親。」

「這麼勁爆?張若塵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石破天驚。」

「你們猜一猜搶誰的親,保准嚇你們一大跳。」

……

消息傳得極快,就在當天晚上,身在紫微宮中的聖書才女,也是收到消息。

看着手中的傳訊玉符,聖書才女那張精緻無瑕的臉上,浮現出一道淺淺的笑容:「總算是從陰霾中走了出來,不過……去拜月魔教搶親,卻不是一件明智的事。和秋雨為敵,與和整個崑崙界為敵,有什麼區別呢?」

秋雨乃是梧桐神樹,將來有可能會成長為崑崙界的天地靈根,從來不和任何勢力交惡,反而有無數勢力與他交好。

張若塵搶秋雨的新娘,無疑是與整個天下為敵。

聖書才女沉思了片刻,隨後,拿着傳訊光符,向著元初聖殿行去,準備將此事告訴黃煙塵,由她來定奪。

?……

(穩定更新了這麼久,終於好意思求一求票。各位書友,看完章節之後,請將票投給小魚,投給萬古神帝吧!)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准提道人被通天教主、女媧娘娘、妲己和胡喜媚四人圍攻,就算是仗著金身法相的強大防禦力也是左支右絀,二十多個腦袋被砍了一半,十八隻手也被砍了四隻。

准提道人抵擋不住,心知在四位聖人圍攻之下,自己必死無疑,當下使了個金蟬脫殼的計策,自斷了四隻手,分射向四人,自己趁機跳出戰圈,頭也不回的向西方而去。

接引道人見准提道人跑了,不敢戀戰,虛晃一招之後,撇下太上老君,也跑了。

眾佛陀見兩位教主都跑了,呼啦一下全都四散而去。

這一戰截教眾仙損失了虯首仙、靈牙仙和金光仙三人和眾多門下弟子,西方的佛陀被擊殺了二十多個,佛兵死傷無數。

鴻鈞終於擺脫了季考的無聊糾纏,來到了碧游宮,看著地上屍橫遍野的景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老師,您怎麼來了?」太上老君和通天教主上前見禮道。

「我聽說西方教與你們起了衝突,特來化解。」鴻鈞老祖說道。

通天教主上前道,「讓老師費心了,不過我們已經打完了,准提道人重傷,西方教已經全軍潰退。」

鴻鈞老祖聞言,臉上抽了抽,「既然你們已經打完了,那我就走了。」

「老師。」通天教主說道,「西方教無故攻擊,弟子想向西方教反攻,不知老師意下如何?」

鴻鈞老祖皺了皺眉,「西方教合該大興,你等須緊守洞府,不可造次。」

通天教主眉頭一皺,正要再說些什麼,被太上老君搶先說道,「弟子等謹遵老師法旨。」

鴻鈞老祖點了點頭,轉身便走了。

通天教主見鴻鈞老祖走遠了,對太上老君說道,「師兄為何攔著我?」

「師弟難道聽不出來老師話里的意思嗎?」太上老君說道。

通天教主不解道,「老師話里什麼意思?」

「讓你們靜觀其變,這大概就是鴻鈞的意思吧。」季考這時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通天教主見季考出現了,便道,「諸位不如回我碧游宮詳談吧。」

「各位道友,我就先回去了。」女媧娘娘說道。

「多謝娘娘相助,何不留下喝杯水酒,也讓貧道聊表謝意。」通天教主說道。

「不必了,我只是來救我妹妹,不是來幫你們的,告辭了。」說完,女媧娘娘也不管眾人什麼表情,直接駕雲走了。

「看起來娘娘對我們不太待見啊。」太上老君說道。

「還不是當年二師兄惹的。」通天教主說道。

「唉——」太上老君搖了搖頭,「算了,還是別提了。」

眾人回到了碧游宮,季考讓妲己等人回了穿月谷,他不想讓妲己和胡喜媚的實力被太上老君和通天教主察覺,雖然剛才二人都有出手,但是由於女媧在前,季卡還是希望能瞞住二人的修為。

「這次老師來竟然什麼話都沒說,這可有點反常啊。」通天教主說道。

「他是來勸架的,你們都打完了,他還能說啥?」季考說道。

「勸架?我看是來拉偏架的吧。」通天教主冷冷的說道。

季考並不知道鴻鈞老祖是不是來拉偏架的,他去耍無賴阻攔鴻鈞,純粹只是為了讓兩邊打的久一些,死的人多一些而已,此刻聽了通天教主的話,感覺有點詫異了。

「怎麼會是拉偏架?如果鴻鈞要幫西方教,在紫霄宮他怎麼不出手,當時可是你們佔上風啊。」季考問道。

「西方教有萬佛之祖,有祖師菩薩,有度母之祖,有魔王,根本不缺接引和准提,只要能獲得氣運,再造幾個聖人不是什麼難事,你的源教不就是已經有了四位聖人了嗎?」太上老君說道。

季考心中一緊,妲己和胡喜媚竟然沒藏住。

太上老君敏銳的捕捉到了季考神色的細微變化,「你也不必驚訝,嚴格來說你們只是修為達到了天道聖人的等級,並不是境界達到,天道聖人受到天道的壓制,修為已經不能再往前進了。」

季考這才搞清楚了自己這修為到底算什麼情況,由於天道對世間的掌控力減弱了,這就使得修道之人在修為上有機會突破准聖的等級,並且還能繼續提升。

修為達到聖人,而境界達不到,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戰鬥攻擊威力達到聖人的水平,但是需要聖人境界才能施展的神通卻無法使用。

「不過,老師既然是來拉偏架的,怎麼會遲到?」太上老君不解道。

「或許半道上遇到了意氣相投的道友,一起喝了一杯。」季考笑道。

太上老君看了季考一眼,「也許吧。」

季考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兩位,如果鴻鈞是來拉偏架的,但顯然沒達到目的,以你們對他的了解,他接下來會怎麼樣?」

季考這一問讓通天教主和太上老君同時變了臉色,「該死,我怎麼把這給忘了,以老師無情無義的性格一定會設法找回場子的。」太上老君說道。

季考想了想,從懷中摸出了三顆丹藥,「二位可認得此物?」

太上老君是丹藥大家,接過來一看,大驚道,「這,這是殞聖丹?你是從哪得到的?」

「殞聖丹?能直接殺死聖人的丹藥?」通天教主也拿起一顆看了起來。

「不瞞二位,鴻鈞今天會遲到,是因為路上被一位海外散仙攔住了,這三顆殞聖丹便是那位海外散仙從鴻鈞身上偷來的。」季考說道。

太上老君和通天教主震驚了,三顆殞聖丹,這擺明了是給自己師兄弟三人準備的,元始雖然跌落修為,但要再爬回聖人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通天教主悲憤了,「西方教合該大興,為了順應天道就要我兄弟們的命嗎?」

太上老君緩緩說道,「師弟,別忘了誰是天道。」

通天教主一愣,旋即眼中呈現出了殺意。

「二位有沒有想過擺脫天道?」季考突然說道。

季考這句話,在太上老君和通天教主心中,猶如一石激起了千層浪,二人心潮澎湃,他們從來沒有這個問題,但是季考這一句話,讓二人一下子活泛開了。 如今王毅已經通過星球防禦系統監控著整個太陽系,而地球自然是重中之重。

在足有七層的城堡的第五層,王毅的書房,牆壁的屏幕上正播放出一片荒野。

不但可以改變角度,還可以放遠縮近。

王毅可以全程掌控羅峰和李耀的一舉一動,為了防止羅峰真的被李耀卡擦了,他還派了一隊恆星級奴隸護衛潛伏在附近,如果羅峰出現危險,他們自然會出現。

「怎麼有種當保姆的感覺……」王毅心裏有點無奈。

「不過,也差不多了,只要羅峰去到霧島,得到千年柳木心,身體素質提高,他就可以對付李耀了,這次磨鍊也就完成了。」

洪雖然這些日子也派了不少人去澳洲大陸探索,但是澳洲大陸何其之大,無窮怪獸,危險重重,給他的探索進度帶來很大阻攔,雖然搜索沒有停止,但是洪暫時還沒發現霧島。

不過很快霧島就不再神秘了,馬上會被舉世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