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門衛見乾珏兩人想找人,還一點表示都沒有,便立刻繼續凶撗的呵斥着乾珏兩人。

乾珏也不廢話,立刻羊靈附體,古老神秘的羊靈面具出現在了臉上。面具眼空中兩團藍色的光焰幽幽地盯着門衛。

「我再說一遍,我們找大師,幫我們通報一下。」

乾珏冰冷的再次重複了他們要找大師的話。

那門衛被乾珏盯着,立刻就感受到了一陣死亡的恐懼襲來,哪裏還不能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茬子。

他哆嗦一下,退後兩步:「你…,你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們,這裏可是魂師學院,裏面都是魂師大人,你在這裏鬧事,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他色厲內茬地吼道。

「我最後說一遍,我們找大師。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幫我們找來。不然,下次就不是一下了。」

乾珏見他還敢放狠話,給了他最後一遍警告,同時,操控著隱身的狼靈在他屁股後面來了一下。

「嗷~!!!」

門衛就像被踩着尾巴的貓,猛地捂著屁股跳了起來。他面色猙獰地對着自己的屁股又是揉又是捏的,好半晌才緩了過來。

他看向乾珏,瞥見乾珏那閃著幽幽光焰的雙眼時,又馬上轉了過去。

「快去。」

乾珏再次催促了他一下。

平淡的兩個字,他卻像是聽見了什麼恐怖的話語一樣,連忙跑遠了。

在遠離乾珏的視線后,他實在忍不住,委屈地留下了淚水。他怨恨地回頭望着乾珏的方向,想着自己要去找主管,找學校的領導,去訴苦,讓他們去幫自己教訓那個小鬼。

可他的身體卻誠實地向著大師住的地方走去。

他只能在心裏安慰著自己:自己現在還站不住腳,先把大師叫過去,要是大師和說不認識他,或者產生了什麼衝突,自己再馬上去打報告!

心中咒罵着來到大師的住處,擦乾了自己的眼淚,門衛敲響了大師的門。

「誰啊。」

門內傳來了大師的沉穩應答聲。

「大師,校門口來了一大一小兩人找你。那小孩還是個魂師,不過看年紀應該也就是剛覺醒了武魂,我看他們估計是從哪裏打聽到了您在這裏,想走您的後門,就說您不在,沒想到他馬上就打了我,還非要我來找您,我沒辦法,就來通知您了。」門衛添油加醋地說道。

吱丫~

門被從裏面拉開了。

門房立馬可憐兮兮地看着大師。

大師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兩眼,才出來,一邊關門一邊平淡地問道:「他怎麼打的你啊,打你哪了?」

「他…」

門衛剛想回答,忽然語塞。

是呀,他怎麼打的我啊,那時候他明明在我的前面。

「我…我不知道,不過肯定是那小鬼打的我,那小鬼承認了的。」門衛語氣怨恨地說道。

大師關好門,瞥了他一眼。

只一句『肯定不是無緣無故打你』,就讓門衛閉上了嘴。

大師移步往校門口走去,門衛在後方亦步亦趨地跟着。沒一會,便見到了在校門口等待的乾珏和鄧升。

「你們…好,我就是大師,我好像沒見過你們,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大師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他在靠近的過程中,就在腦中查找著關於鄧升和乾珏的記憶,最終確定,自己沒見過這兩個人。

乾珏看着大師,此時的他,已經收回了羊靈附身。

大師是一位中等身材,略微有些偏瘦的男子,相貌並不出眾,留着一頭三七分的黑色短髮。他的雙手背在背後,背脊挺得筆直,雙眼嚴肅地看着乾珏和鄧升,等待着他們說出見自己的理由。

「額…」乾珏被大師嚴肅的雙眼看的有些緊張,原本準備好的說辭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可以讓我去您的住處說嗎?這裏有些不方便。」

大師皺着眉:「只是你和我去?」

他原本以為,是鄧升這個大人找他,就算是關於這個孩子的事,也因為是鄧升和他說,沒想到卻是這個孩子在和他交流,那個男人卻一直在後面沉默地看着。

「嗯、我和你去,鄧叔只是送我過來而已。」

乾珏回答了大師的話,然後轉身對着鄧升說道:「鄧叔,您先去忙吧,不管成與不成,我晚點都會去雜貨鋪哪裏找您的,您放心吧。」

「唉,好….,那你加油,叔就等你好消息。」

說完,鄧升摸了一下乾珏的腦袋,就一步一回頭地轉身離開了。

乾珏目送鄧升離開后,才轉身看着大師,等待着他發話。

「好吧…,你跟我來。」

大師轉身,帶着乾珏向著自己住處走去,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乾珏走在一旁,一直盯着大師,但大師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情形,依舊雙眼直視前面,目不斜視。

兩人就這樣一言不發地一直來到了大師的住處,大師在關門之後,坐到自己平常研究時的桌子后,才有些漫不經心地說道:

「行了,說吧,找我什麼事。不用在這和我比耐心。」

。。。。。。

未完待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南校區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凌軒指了指道路兩旁的樹。

「這些都是櫻花樹,到了三四月份的時候就會開花,到時候學校的地上全部都是櫻花,下學期你們應該就能看見。」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南食堂。

這個時候正是吃飯的高峰期,學校的食堂人滿為患。

南食堂一共分為三層。

1樓就是普通的食堂,2樓可以炒菜,3樓有一些風味小吃。

凌軒今天就很想吃一樓的普通食堂,因為這裡最具有回憶的味道。

三個人跟著人群排隊去買飯。

可是好多女生想要請凌軒吃飯,都被他拒絕了,那些人只好自動自覺的讓開一條路,讓凌軒先來。

路棉心和於小婉也是第1次遇到這種優待。

平時每次吃飯的時候都要排隊半天,難得今天連隊都不用排,直接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三個人買了一大堆,最後找了一個靠窗的空位坐了下來。

凌軒開心的吃著托盤裡的飯菜,雖然這些都是最簡單的食堂菜,但是對他來說卻是回憶的味道。

「我真後悔自己一個人過來,應該叫上夜宸一起過來。」

聽到這個名字,路棉心拿著筷子的手,明顯頓了頓。

要從回到學校開始,就沒有再跟喬夜宸有過任何的交集,甚至沒有在聽到這個名字。

她本以為時間久了聽不見了,也就能放下了,不會在意,也不會心痛。

可是她發現她錯了,而且錯得非常離譜。

這男人對她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毒藥,哪怕只是隨便聽一下他的名字,就會讓她心臟不自覺的抽痛。

凌軒也突然反應過來說錯話了,他剛才就只是想著上學的事情,完全沒有顧慮到路棉心的感受。

其實凌軒和喬夜宸最近這段時間也沒有任何聯繫,大概是心裡鄙視喬夜宸對一個小姑娘做這種事情,所以心裡也有氣,不想理他。

而喬夜宸這個人向來被動,如果他們不主動找他,他從來不會組局要求出來聚會的。

而且楚恆這一段時間忙得不可開交,更沒時間理他們兩個,所以這段時間就各忙各的了。

吃完飯,三個人從食堂里走了出來。

凌軒看向於小婉,「於同學,我能跟棉棉單獨聊幾句嗎?」

於小婉愣了一下,隨後茫然的點了點頭,「哦,好的,那棉棉我先回宿舍等你了。」

路棉心點了點頭,隨後於小婉便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一時間周圍就只剩下他們兩個。

凌軒一臉抱歉地看著她,「對不起,我剛才不應該提到喬夜宸的,看你中午吃飯都沒有胃口了,你們兩個之間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真沒想到他這麼沒有人性,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心裡一定不好過吧,其實我早就想過來跟你聊聊的,但是一直沒有機會,我今天是特意過來找你的,其實我也不想破壞你平靜的生活,我過來就只是單純的想看你過得好不好。」

路棉心沒想到凌軒竟然知道這些了,那麼楚恆呢,楚恆知道嗎?

凌軒也看得出來路棉心心裡的疑惑,連忙解釋道:「你放心好了,楚恆不知道,我也不會讓他知道的,小鹿妹妹……」

他伸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路棉心的頭頂,眼神里滿是溫柔,「答應我,一定要過得開心幸福。」

紫筆文學 被綁了一次,喬安夏並沒什麼損失,反而像是去歷練了一次似的,精力充沛,渾身充滿力量,也不像之前那般軟弱了,更懂得了要想保護好自己,就得讓自己變的強大起來。

「大家放心,喬氏是喬家的產業,我一定會守護好!今天就到這兒,散會!」

說完,站起身昂首闊步走出會議室,身上穿着標準的職業裝,走路都是帶風的,曾經不諳世事的小丫頭,已經成長為公司一把手了。

張博年有種強烈的的危機感,心中那股醞釀了多年的慾望卻絲毫沒有減退。

傍晚,楚瀾給喬安夏打了個電話,約她去酒店吃晚飯。

喬安夏收拾好東西,還是先聯繫了龍夜擎,龍夜擎說晚上有應酬,讓她吃完飯早點回去。

剛進酒店大堂,就被楚瀾抱住了,「都快嚇死我了,我差點就跑那邊去找你了,沒事就好。」

楚瀾兩天沒聯繫上喬安夏,打了電話給滬城那邊酒店的經理才知道喬安夏出事了,差點就跑了過去,跟龍夜擎聯繫后,龍夜擎說讓她先別去,有消息會通知她。

「知道是誰做的嗎?」

喬安夏搖頭,「還不知道,不過,應該能查到吧?」

「走吧,吃飯去。」楚瀾拉着她走向電梯。

謝黎墨剛從外面回來,他這幾天都在忙項目的事,昨晚見到楚瀾才知道喬安夏的事,看到她站在自己面前,頃刻間竟有些百感交集,「要不,一起吃吧?我明天要回南方了,兩位不介意吧?」

「我是不介意。」楚瀾看了眼喬安夏。

喬安夏也沒什麼好介意的,「好啊。」

沒去包廂了,在二樓的中餐廳這邊找了個靠落地窗的餐桌,謝黎墨點了幾道喬安夏喜歡吃的菜,「安夏,受了不小的驚嚇吧?」

楚瀾急不可耐的,「跟我們說說這幾天發生的事吧?」除了關心,還有好奇。

謝黎墨也不是外人,喬安夏便沒顧忌什麼,把事情大概講了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