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鍾夢和楊思夢卻已是奔向左翅。

翅尖處看著非常薄弱,以她們的功力,當能破壞掉。

假若金翅山真能活過來,即便只能破壞掉一隻翅膀,也能重創金翅山。

石霜葉的輕功也不差,但跟魏小寶沒法比。

魏小寶到了右翅翅尖時,她不過跑到右翅的正中。

站在高處,看向遠方,並沒有看到有動物回山。

此前他猜想金翅山中的那些動物,可能都出去玩了,天黑前就會回山。

但看太陽正從西邊慢慢沉落,夜幕即將降臨,卻是看不到有任何動物的身影。

回想石霜葉此前的話,魏小寶只覺很有道理。

既然那強大結界是金翅山產生的結界,那隻要將金翅山毀掉,結界自然就會消失。

但要摧毀一座山,以他們的實力,恐難做到。

不過毀掉這雙翅的翅尖,倒是沒那麼難。

魏小寶望著面前不遠處的翅尖,那裡沒有高大的樹木,只有非常茂密的藤蔓,從翅尖倒垂下去,宛如綠色的瀑布,非常壯觀。

金翅山的活物,極有可能就是整座山是活的。

想著他凝聚功力到右掌,正準備一掌拍落,卻聽身後傳來腳步聲。

他扭頭看去,石霜葉氣喘吁吁地跑來。

「霜葉,你怎麼過來了?」魏小寶眉頭輕皺。

在破壞掉金翅山翅膀的翅尖后,到底會發生什麼,沒人知曉。

想來應該是天翻地覆,危機重重。

石霜葉跑到魏小寶面前,輕聲道:「魏大哥,我在想,這座山會不會就是金翅大鵬?」

剛才魏小寶也這麼想過,又覺得不大現實。

但聽石霜葉也這麼說,當即笑問道:「霜葉何出此言?」

「我在古籍上看到過,傳說有神鳥,翅展三千里,金芒如日,會噴火,可熔萬物,其名為金翅大鵬。」雖說這是書籍上的記載,但石霜葉卻有著非常強烈的直覺。

這座金翅山極有可能就是沉眠中的金翅大鵬。

魏小寶笑道:「真要是金翅大鵬,我們該怎麼辦?」

石霜葉臉色慘白,輕輕搖頭。

就憑他們的實力,絕非金翅大鵬的對手。

縱然是斬嬰老祖在面對金翅大鵬時,也得掂量掂量。

看石霜葉的臉色,如此之差,魏小寶哈哈一笑,道:「就算這座山是鯤鵬,我們想要活命,也得戰鬥。」

「魏大哥,你怎會如此樂觀?」石霜葉不解地看著魏小寶。

魏小寶笑道:「贏了生,敗了死,只有這兩個結果,完全沒必要憂心。」

石霜葉知道這話說起來簡單,但真要做到,卻是難如登天。

看到魏小寶再次凝聚功力,石霜葉站在旁側,並未阻止。

轟隆。

魏小寶一掌拍出,金色掌印疾射而出,迅疾增大,重重拍在翅尖上。

草木飛起,盡皆爆為齏粉。

懸挂在翅尖上的藤蔓,也是跟著迅疾掉落。

但看似薄弱的翅尖,並沒有如他們想象的那樣折斷。

相反魏小寶的這一掌,更像是幫翅膀清除了雜草等礙眼的東西。

魏小寶雙眸微眯,死死盯著翅尖,瞳孔卻在慢慢變大。

「魏大哥,那、那是……」石霜葉聲音嘶啞,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畫面。

翅尖被清理乾淨后,竟然露出了羽毛。

但那羽毛並非金色,而是灰黑色,非常瘮人。

金翅山的金翅竟然是真的翅膀。

如此一來,金翅山極有可能就是一隻大鳥。

這翅展雖沒有傳說中的三千里那麼誇張,但近百里的翅展,也是非常恐怖。

魏小寶哂笑道:「這大鳥的翅膀不但很大,還很結實。」

要知道他剛才的那一掌,所用的正是如來神掌,而且凝聚了他全部的功力。

饒是如此,這一掌也沒能傷到金翅分毫。

「魏大哥,怎麼辦?」石霜葉是徹底慌了。

魏小寶當機立斷,拉著石霜葉掉頭就跑。

比起毀掉金翅山,顯然破壞金翅山的結界更為穩妥。

兩人剛奔到翅根處,就看到左翅那邊,九寶甩動著九顆大腦袋,正狠狠撞向左翅的翅尖。

在令狐嬋的哄騙下,九寶終於鼓起勇氣,豁出一切。

此刻想要阻止,已是來不及。

轟隆。

轟隆隆。

九顆腦袋不斷撞在翅尖上。

長在左翅上的草木,紛紛被撞得飛起。

整座金翅山都在劇烈晃動,山中的大樹轟然倒下,煙塵漫起,無比壯觀。

九寶撞擊的力道,極其強大,卻是沒能撞斷左翅。

「怎會如此結實?」令狐嬋拔出倚天劍,高高躍起,憑空一劍揮落。

劍芒落在翅尖上,仍未斬掉翅尖。

楊思夢也是拔出重劍,唰唰揮劍。

但那翅尖,簡直牢不可破。

站在鍾夢旁邊的南宮羽裳,也是沒能忍住,揮拳攻擊。

烈焰如龍,落到翅尖上,雖未毀掉翅尖,卻是引燃了左翅。

那左翅好似被澆了油,遇到火星,很快就燃起熊熊大火。

南宮羽裳看在眼裡,頗為懵逼,道:「大家快逃。」

「九寶。」令狐嬋喊道。

九寶不再撞擊翅尖,而是將腦袋伸過來,接眾人逃離火海。

轟隆轟隆的巨響,源源不絕。

金翅山的一對金翅猛地快速扇動,整座山峰劇烈晃動。

……

感謝書城永不言棄道友的月票支持。

感謝所有道友的大力支持。 楊安安迷惘的看看機窗外的校園,冷清清的。

這個時候校園裏的店家也都關門歇業了。

雖然也能找到那種24小時開業的咖啡廳或者酒吧之類的,不過再看看孟寒州這駕直升飛機,還是算了吧,沒地方停。

「好,就去你那裏。」楊安安去過的,最近孟寒州每次遊說她給寶寶補充營養,就把帶過去吃一餐好料。

所以,她已經去習慣了。

他山上的別墅雖然冷清清的,不過空氣好,每次呼吸那樣清新的空氣,她都能想到天然氧吧這個比喻。

直升飛機起飛了。

南大的宿舍越來越小。

南大的校園越來越遠。

直升飛機停在半山別墅的停機場上。

機艙門開的時候,風有些大,有些冷。

楊安安下意識的就抖了一下。

下一秒鐘,她就被毯子裹住了,然後被男人抱在了懷裏,她整個人就象是剛生完孩子見不得風的產婦似的,被裹的嚴嚴實實的,被男人三兩步就抱進了別墅。

別墅里還是那樣的冷清。

但是相比於她第一次來時,已經有些暖意了。

沙發上是她買的抱枕。

還是桔紅色的抱枕,她放上去時,孟寒州只是多看了幾眼,並沒有丟出去。

茶几上有她買的擺件不倒翁,她就喜歡不倒翁,看着就勵志,就讓她想要努力向上。

就連冰箱上都有她貼上去的大頭貼。

都是她的大頭貼。

還有花朵。

遠遠看着亮晶晶的。

她喜歡這些小玩意,放上去貼上去看着就讓人心暖。

「喝什麼?」孟寒州把楊安安放到了沙發上,就要去準備熱飲。

「紅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