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嗚……早知道我就不該帶他來這兒,要是我沒有帶他來,他也就不會失蹤了!」

老太太開始抹起了眼淚。

「媽,咱們要對特調處的同志有信心,俊俊一看就不是一個短命的,他肯定沒那麼容易死,一定會被特調處的同志找回來的。」

馮素梅看在老太太正傷心的份上,也不懟她了,反而還好心安慰了兩句。

下午,擁有千年歷史的鳳凰古鎮周圍,突然出現了一片白霧。

大片的白霧像是將鳳凰古鎮團團包圍了起來,使得這座城市看起來有如仙境一般。

有人覺得這突然出現的白霧,讓這座城市更添了許多仙氣,也有人覺得這白霧來得有些不尋常,卻又說不出問題所在。

更多的人完全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該吃吃該玩玩。

喬安注意到這些霧氣的時候,眉頭忍不住緊鎖。

「怎麼會這樣,哪來這麼重的怨氣?

今天又不是七月十四,怎麼會有這麼多鬼出來遊街!」

在尋常人的眼中,那些包圍了鳳凰古鎮的白霧就是普通的白霧,就和山裡的霧氣差不多。

可在喬安眼中,這可不是普通的白霧。

在白霧之中,還隱藏著龐大的怨氣,其中還不時夾雜著鬼物的吼叫與哭聲。

如此多的鬼物同時現身,這鳳凰古鎮只怕是要亂了!

本來喬安是想讓喬俊興受夠了教訓再把他帶回來的,現在看來不去帶他回來不行了。

去晚了就真的只能給那傢伙收屍了。

「爸媽,我得出去一下,把喬俊興帶回來。

現在鳳凰古鎮已經不安全了,我等下會在酒店周圍布下結界,你們記住千萬不要離開酒店範圍之內。

千萬不可以離開。」

喬安強調了兩次,在得到馮素梅和喬海肯定的回答之後,這才去找了酒店經理和導遊小楚。

喬安亮了自己三大院學生的校牌,又亮了自己除靈師的工作證。

這才終於讓酒店方面還有導遊小楚相信自己話,相信鳳凰古鎮有鬼物作祟。

喬安告訴他們,尤其是今日,酒店內的眾人萬不可離開這家酒店一步。

在酒店經理和導遊小楚相信自己后,喬安便立刻轉身離開了酒店。

離開酒店之前,喬安並沒有忘記為酒店布下結界。

有這個結界在,只要他們不要作死的從這家酒店裡出去,那就肯定不會出事。

搞定一切之後,她才開始去尋找喬俊興。

喬安以為有酒店經理和導遊小楚兩個人合作,肯定能安撫好這家酒店的客人還有工作人員。

沒想到喬安這才剛走,旅行團的成員中,就有人因為等得不耐煩而鬧了起來。

「小楚,我們今天到底還出不出去玩啊!

這都一個上午了,我們一個景點沒去成,我花這麼多錢出來旅遊,可不是為了整天在酒店裡待著玩手機的!」。 我嘴裡默念著天罡咒,用自己的精血在石柱上畫著九陽天罡符,在第三根石柱上畫第三道符的時候,我漸漸感到腦袋有些眩暈,被我用虎牙刃割開一道口子的手掌已經腫起,倒是不怎麼疼,因為疼得已經麻木了。

我憑藉毅力強行支撐著,不斷告誡自己,現在絕對不能倒下,因為畫完三道九陽天罡符,我還得念咒語,啟動符陣,所以,我必須保持清醒。

第三道符總算畫完,也就在這時,余菲菲語氣緊張地對我說道:「唐川,你……你快看,那……那是什麼。」

我扭頭一看四周,只見無數雙血紅色的眼睛從四面八方向我倆湧來,已經將我倆圍得嚴嚴實實。

這場面,確實讓人不寒而慄。即便知道這或許只是幻象,但也不排除真正的邪靈也藏在這幻象之中。

我迅速走到三根畫有九陽天罡符的石柱正中間的位置,往地上盤腿一座,猛地一巴掌拍打在自己的印堂穴上。

這一招,名為震魂。

我現在的狀態可不太好,為了畫符,消耗了大量精血,腦袋昏沉沉的,為了啟動符陣,我必須保持清醒,這一招震魂,能讓我短時間內處於清醒狀態。

當然,這麼做其實跟打雞血沒什麼分別,瞬間清醒過後,可能陷入昏迷。只希望在我昏迷之前,能夠啟動符陣。

我大聲念叨起了天罡咒:「……天帝釋章,佩戴天罡,萬鬼伏藏,天罡大聖,殺入鬼心……」

咒語在地宮內回蕩開來,我用自己的精血剛剛畫好的三道九陽天罡符立刻泛起了暗金色的光芒,我聲音越來越高,三道九陽天罡符散發出來的光越來越亮。

忽然,伴隨著「嗡」的一聲,三道九陽天罡符幾乎同時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幾乎與此同時一股強勁的氣流形成衝擊波迅速向四周擴散開來。

四面八方皆傳來了鬼哭神嚎的聲音,也不知是那些邪靈受不了天罡之氣的衝擊發出的凄厲尖嘯,而是氣流穿過密集的石柱而發出的呼嘯。

無論如何,符陣終於是啟動了,但我也幾乎耗盡了最後的力量,只覺得天旋地轉,再難支撐,身體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從昏迷中醒來,睜開眼睛一看,發現自己仍然躺在偌大的地宮之中,四周一片漆黑,放眼望去,陰森恐怖。余菲菲已經不見了,就我一個人躺在地上。

我頓覺心裡「咯噔」一下,迅速坐起身來,扭頭看看四周,並未瞧見余菲菲的蹤影。

她去哪兒了?

難道我終究沒能破除這個風水大陣?

她又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

一連串的疑問在我腦子裡冒出來。

我與余菲菲命格相連,如果她有什麼三長兩短,也就意味著我也快活到頭了。我扯著嗓子大喊:「菲菲!菲菲!」

聲音在空曠的地宮內回蕩開來,但並回應。

看來我終究沒能破陣,白費了一番心機,我心裡感到一陣絕望,我站起身來,扭頭看了看四周,忽然察覺到不對勁。

四周的石柱上,並沒有我剛剛用自己的精血畫的九陽天罡符!

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我沒有破綻,那三道符應該也還是在石柱上,為什麼會無端端消失了呢?難道說,我現在是置身於幻象之中?

這念頭剛在我腦子裡冒出來,我的身後忽然傳來一陣低吟,幾乎與此同時,一股陰風從我身後襲來,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我頓覺腦子裡一激靈,猛地轉身,卻在一剎那間驚出了一身冷汗。

竟然是一條龍!

一條通體烏黑的巨龍!

巨龍正緩緩向我畢竟,那顆巨大的龍首,與在畫中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它的眼睛呈金黃色,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顯得氣勢威嚴。

三戒曾經說過,他在這西海龍宮中當真見到過龍,也正是因為這條龍的存在,這裡才會被稱為西海龍宮。

葉知秋也正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龍,才會冒著危險,陪同我們一塊來探這西海龍宮。

但在此之前,我對龍是否真實存在仍然抱有懷疑,三戒畢竟失憶了,他的記憶並不清晰,不排除他出現了記憶紊亂的可能。

還有一點,如果他真的見到了龍,應該沒有機會活著離開這裡。

誰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這裡,真的有一條龍,而且還是一條巨龍!

巨龍距離我越來越近了,我甚至能夠感受到它噴出來的鼻息,它緩緩張開龍嘴,露出了一口尖銳的龍牙。

看樣子,它是把我當成了食物,就在我以為它會一口將我吞噬的時候,它忽然仰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吟叫,整座地宮都跟隨它的吟叫微微顫抖,緊接著,它迅速調轉身體,身後游去,由於它通體烏黑,龐大的身軀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頓時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它就過來看我一眼,然後就這麼跑了?

居然沒傷害我。

我定了定神,鼓起勇氣,朝著巨龍飛去的方向緩步走去。

走了沒多遠,我便看到了一道呈暗青色,似乎是用青銅打造而成的大門,銅門上,雕刻著風格十分古老的圖案,以及一些篆體古文。

我盯著那些篆體古文仔細一看,那些篆體古文的風格竟然跟師父手裡那捲玉簡上的文字一模一樣!

我正感到吃驚,忽然傳來了余菲菲的聲音:「唐川!唐川!」

「菲菲!是菲菲!」

我心頭一喜,猛地睜開眼睛,這才發現,原來一切只是場夢,我仍在地上躺著,余菲菲就在我身旁,而且除了她之前,陳墨、葉知秋、羅躍以及麻五都在。

麻五的手臂受了傷,纏著紗布,也不知他到底遭遇了什麼。

三戒仍然不在,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看到我蘇醒,余菲菲欣喜不已,二話沒說,一把將我緊緊抱住,居然「嗚嗚」地哭了起來。感受到她溫熱的胸部,我的心裡湧起一陣暖意。

葉知秋笑著說道:「菲菲以為你死了,急得不行,我就說你小子福大命大,死不了。」

。 胡天走進比武的場館里,發現這裏竟然有幾百人。

裏面聲勢浩蕩,看起來非常熱鬧。

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劉瑩請過來站場子的保鏢。

剩下的小部分人,是劉家的族人,還有劉瑩的一些朋友。

劉瑩坐在場館一邊的觀眾席上,她旁邊還坐着劉小志。

只不過劉小志雙眼有些無神,他全身上下都打着繃帶,手上還用輸液管在吊水呢。

這姐弟倆旁邊,坐了一個看起來非常穩重的老人。

這老人光是看起來,就讓人覺得不普通。

看來他就是劉瑩請過來教訓胡天的高手了。

他們的旁邊,站了很多助理和保鏢,看起來牛比哄哄,非常的有派頭。

只是一眼,胡天就發現了,在場的人裏面最厲害的那個。

劉瑩旁邊的那位老人,絕對是一個超級超級的高手了。

他的水平,跟蒼雲幫的太上長老張泰山差不多層次。

胡天也有些驚訝,這樣的隱士高人,劉瑩究竟是從哪裏請過來。

看來這女人不愧是大小姐,竟然能請來這麼厲害的高手,還是有點本事的啊。

劉瑩和劉小志看到入口處的胡天,他們頓時精神一振。

「胡天,你終於來了!」劉瑩拿着話筒,有些激動的說道。

胡天抬頭看了一眼劉瑩,淡淡的說道:「沒錯啊,我來了,要打就快打吧,我還有點事要忙。」

「先簽個生死狀吧,等下要是不小心把你打死了,我們也不需要承擔法律責任了。」劉瑩笑着說道。

「這個還需要簽訂生死狀的啊?」胡天有些驚訝的說道。

「沒錯啊,你不是很能打嗎?不會不敢簽吧?」劉瑩點了點頭,有些高高在上的說道。

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好啊,那就簽一個吧。」

這個時候,有兩個助理拿着生死狀過來了,讓胡天簽了字,還摁了手印。

在助理的帶領下,胡天走上了比武台上。

看到胡天簽完生死狀后,劉瑩心裏頓時感覺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她對旁邊的老人說道:「夏長老,拜託了。」

「放心吧,大小姐,我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夏長老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

說完,這傢伙竟然十分裝比的從觀眾席,飛到了比武台上。

「天哪!我看到了什麼?」

「這是失傳已久的輕功啊!想不到我今天竟然親眼目睹了!」

「想不到,這位老人把武學練到了一個恐怖的水平,絕對是武學宗師級別的存在!」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呼聲。

畢竟輕功這樣的武術,只存在小說和電視中,現實生活中是沒有。

沒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了!

也是啊,當今世上,會輕功的武學高手估計剩不了幾個了。

他們作為普通人,驚訝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些人在驚訝之餘,更多的是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