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如果是這樣,那我就不要慕容的身份,我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只見慕容一臉認真地說道。

納尼?這是個什麼節奏,怎麼不按劇本走啊。

這貨聽了她的這話之後,不應該是按著劇本走嘲諷的說不可能一生一世一雙人嗎,在這大多數都是三妻四妾的時代,在聽到說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時候,不都是應該覺得很嘲諷嗎?

而且作為男人,不都是喜歡三妻四妾的嗎,這慕容是腦子抽了嗎,竟然給她許下這樣的承諾。

蘇葉承認,自己在那一刻又被撩到了,可是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蘇葉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自家馬車架了過來,這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簡直就是救星啊。

「爹,你們回來了。」

此時的蘇勝天並沒有注意在院子里站著的慕容,還是吳達下馬車了看到慕容之後驚呼出聲,眾人才驚覺發現慕容已經醒過來了。

「哦,我的老天啊,謝天謝地你終於醒過來了,你再不醒過來我可就要跪天跪地了。」吳達蹦躂著道慕容的身邊,一副哭天搶地的說道。

看得蘇葉眼角不由的抽了抽,這貨看到慕容醒來至於這麼誇張么,而且你表演得這麼浮誇,眾人都看得出來你是在做戲的好么。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然而慕容的話就猶如當頭一棒,讓吳達的聲音以及動作戛然而止。

「你問我是誰?你竟然問我是誰?慕容,我說你不會受傷之後變傻了吧,傻了就算了,竟然還不認識我了?」吳達一副不可置信的指著自己問慕容道。

「我應該認識你嗎。」慕容又反問了一句。

看著吳達那一副瞪大了的眼睛,蘇葉甚至聽到了吳達心在滴血的聲音,心中不由的暗笑,該,叫你平時嘚瑟。

「我說你該真的不會是被撞傻了吧,我是吳達啊,你的好基友吳達啊。」吳達說著又是一副心痛的樣子。。類似於清掃S2賽季的流浪軍一樣,發現了直接掃,各城池都在手裡,掃完一塊地方,他們又沒有新的地方可以再飛地,被掃完自然是時間問題。

不同的是流浪軍好似牛皮蘚隔一會就要治理一下,永遠治理不完,除非你花很大的精力在所有山的旁邊建立要塞,開放所有視野,這樣才能讓流浪軍不能降生在這個州里,但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零一章老婆該送的送去娘家,孩子該請的請個保姆!(求訂閱) 「怎麼可能?!!」齊蜜臉色大變,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緊緊纏住自己的黑鐵鏈。

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她對這奇怪的鐵鏈毫無抵抗之力。

「難得一見的合成體,的確有點本事。你計劃了這些年,如果不是……還真可能被你成功逃脫了。」於慕晴眼神凌厲地盯着她。

誅黑鏈禁錮了她的能力,讓她只能像普通人一樣掙扎。

「於二小姐,請將實驗體交給我們。」一名高大的武裝男人走到她身旁,恭謹地開口。

他手上拿着一條看似普通的黑繩,上面隱隱閃爍一縷白色的電流。

那不是於慕晴的人,她抬頭看了眼高站在上方的年輕男人,眼神微眯。她沒有說話,收回目光準備將齊蜜交給他。

這時,傀骨突然從兩人中間走過,筆直地朝沐白裔走去。

於慕晴一愣,略有些無奈地看了那背影一眼。等那武裝男人把手上的黑繩綁在齊蜜身上,確定她無法逃脫之後,就放手交給他。

「於二小姐,還有她。」又一個武裝男人拿着黑繩走來,這次直接蹲在生死未知的王丹雅面前。

「她不是這裏的實驗體!」於慕晴皺起眉頭,目光冷厲地看着他。

「這人已經喪屍化,不屬於人類,凡是喪屍都要帶走,請小姐不要讓我們為難。」他面不改色。

於慕晴抿唇,面露不滿。

「於慕晴,難不成你還想私自養一隻喪屍不成?就算要養也要先告知老師們,得到他們的允許才行。」上面傳來年輕男子不慌不忙的聲音。

於慕晴面色更加難看了幾分,下意識看向沈翰飛,似乎在等他說話。

沈翰飛神色淡然,一點也沒有打算開口的意思。

她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隨後默認地鬆開手上的誅黑鏈。

不管了,反正左右也不是她的人。

武裝男人見她放手,便準備將黑繩綁在王丹雅身上帶走。

「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綁着她?」此時,傀骨已經重新抱起無法走動的沐白裔走了過來。

她沒有聽見剛才的對話,瞧見那男人打算用綁着齊蜜的手法來綁着王丹雅,她奇怪地問了一聲。

「帶走!」那人沒理她,直接讓人把王丹雅帶走。

沐白裔盯着這人,眨了眨透亮的雙眸。

這人居然這麼沒禮貌!

她撇了下嘴唇,沖着在一旁看好戲的沈盂道:「小盂子,他好沒禮貌,還想帶走我的人,給我揍他!」

以為她會詢問自己、並且已經打算甩鍋的於慕晴:「???」

正等某人向自己求援的沈翰飛:「……」默默地看向沈盂的方向。

好端端看熱鬧的沈小霸王:「……」有句卧槽不知當講不當講!他覺得身上的傷口好像更疼了。

深吸一口氣,努力壓制着轟然上頭的火氣,咬牙道:「他沒禮貌關我什麼事?帶走的是你的人又不是我的人,我憑什麼要幫你走他!」你腦袋銹透了啊!!

最後一句在餘光掃到傀骨時,下意識地噎了下去。

「狗子,你又不聽話了嗎?」沐白裔搖搖,十分失望地看着她,整個人都黯淡了幾分。

一直垂著頭,全部注意都放在沐白裔身上的傀骨突然抬頭,轉向沈盂方向。

沈盂彷彿受驚一般,差點跳腳,連忙開口:「你、你這女人講講道理啊,到底誰才是你的狗啊!你不會直接讓他去嗎?」

怒指她身後的傀骨,滿眼都在控訴她的不公平和無理取鬧。

「傀骨不是狗!」她很認真的糾正,「而且他現在空不出手,你身為我的第一隻狗子,我也想看看調教后的結果。」

大姐!你還真特么地耿直啊!

沈盂臉色一黑,幾乎用吃人的目光看着她。

見他還沒有動作,而且王丹雅已經被人抬起來,準備帶走了。沐白裔開始不耐煩:

「傀骨!狗子還是不聽……」

最後一個『話』字還沒吐出,沈盂就已經急跳腳了,急匆匆開口:

「姐!大姐!大姐姐!拜託!我拜託你了!講點道理好嗎?你看看我!」

於慕晴震驚地瞪大雙眼,看着這向來無法無天、桀驁不馴的沈小霸王如此乾脆果斷地示弱。

她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是不是又打算禍害人了?

正想要提醒沐白裔小心一點,沈盂完全不給她開口的機會。

怒急之下,他也不管丟不丟人了,指了指身上才摔出來的傷口,指控着她的冷漠無情:

「我身上這麼嚴重的傷勢你都看不見嗎?你還讓我去揍他們?你是想讓我去送死吧!」

他算是被傀骨給弄怕了,應該說是被她給坑怕了,生怕她在說出一些什麼『驚天』之語,讓傀骨那個瘋男人對他做出什麼喪心病狂之事

他果斷示弱,並表露自己的委屈和愛莫能助,最好能讓大家看清這女人的真面目,腦殘無知又無恥。

心中這樣想,嘴上卻喏喏無助地開口:

「他們又不是我的人,我又不是他們的對手。我一個人衝過去,只有死路一條,你難道希望我去死嗎?」

瞧著可憐的小模樣……還真有點像裝可憐祈求主人憐惜的狗狗。

沐白裔歪了歪頭,將他的神情和腦海中某個寵物頻道中的可憐小奶狗子對比一番,不能說毫無關係,只能說完全一致。

於是,沐白裔面無表情地攤開手:「真是沒用!」平淡而直白的語氣,詭異地讓人察覺出一絲無奈。

於慕晴愣怔:「……」她居然真的信了!

她正提起一口氣,便聽見沐白裔繼續說道:

「既然你已經這麼沒用了,那我就換一隻……」

「不!誰說我沒用了」心裏驟然萌生出拔涼拔涼的寒意,沈盂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好的預感,飛快打斷她。

「雖然我打不過他們,但是他們絕不敢跟我動手!」一改虛弱之態,他重新站直身子,大步上前,擋在那幾人面前。

「你們幾個!把她給我放下!」那橫行霸道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受了傷的人。

「沈二少……」那個人面露難色,才開口就被他打斷。

「這傢伙可不是這裏的實驗體,再怎麼說她也算是這次入學考核的考生,不管她會變成什麼樣,也需要經過鑒定之後才能確定。」他語氣隨意,卻帶着一絲威脅。

「沈盂,像你這麼說的話,那這個女人是不是也要交給你,讓你帶回去好好鑒定過後,我們才能帶走?」上面的年輕男子譏諷地說道。

。 顧汐使盡全力地推他了:「先生,放開我,我說了我不是子默,我叫顧汐!」

他該不會是精神科那邊跑出來的吧?

「你們做什麼?」

身後,霍霆均喊了一聲,嗓音里藴含著滿滿的怒意。

顧夢說得沒錯,顧汐真的是水性揚花,才剛剛從他手上逃脫,立馬就投進別的男人懷抱里。

「顧汐,在我面前裝不下去,那麼快就想找下一個目標了?你也不看看他到底是誰!」

霍辰燁愣了愣,倒是沒有正眼看霍霆均,他鬆開懷裡纖瘦不已的女人,低聲,目光落在了她胸前的工牌上。

實習護士:顧汐。

她真的不是他的子默,可為什麼,她卻擁有著一雙跟子默那麼相似的眼睛?

一樣的澄澈漂亮,一樣的乾淨無害,像幽沁的清泉,能洗滌人心!

顧汐沒有被這個男人狂熱的眼神和舉動嚇到,倒是身後霍霆均刻薄的妄測給氣到。

她一後退,想跟男人拉開距離,可緊接著就貼上了身後霍霆均的胸膛。

一碰到這個胸懷,她便條件反射地躲開,像躲避燙熱的開水一般。

霍霆均非常不悅地挑著眉,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過來!」

他沉聲地將她一扯,扯到自己的身邊。

不知道的,會以為他吃醋了,在宣洩主權呢!

霍霆均盯住面前的男人:「三叔,您可終於回國了。」

顧汐愣住,疑惑地看著面前這個被霍霆均稱之為「三叔」的男人。

難怪,他們有幾分相像。

霍辰燁淺彎一下唇:「她就是你新娶的媳婦?」

霍霆均:「沒錯,她是你的侄媳婦,叫顧汐,並不是你的什麼子默。」

後半句,他似乎是咬著牙刻意在強調。

霍辰燁視線再落到顧汐的臉上,與很多人見到她右臉頰上的那塊胎記時的鄙夷和驚嚇所不同,他的目光很平淡,平淡得似乎並沒有看見她的胎記,但又很深沉,深沉得似乎已經越來她的臉,見到了另外一個人……

深情繾綣,痴戀不舍。

顧汐不理解霍辰燁此時此刻眼神里的複雜糾結。

她只感覺到身邊的霍霆均身上那股壓迫的氣勢,壓得她心頭在微微地顫著,她在這裡每多呆一秒,就多一秒的煎熬。

顧汐掙脫霍霆均的手:「你們倆叔侄慢慢聊吧,我還要出去工作,就先失陪了。」

霍霆均出乎意外地沒有擋她,看著顧汐躲成一個小團在霍辰燁的身邊擦過,盡量躲得他遠遠的,看上去似乎並不認識霍辰燁。

他心頭那股怨怒之氣,才不自覺地消散一些。

霍辰燁也意味深長地凝視著顧汐的背影,良久都沒有挪開。

霍霆均的話打斷了他飄遠了的神思:「三叔,你還知道回來看我?」

霍辰燁走進病房裡,坐下。

三年多前,他的女朋友程子默罹患癌症,檢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期,醫生宣判她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

他為了陪她治病,離開北城,去了美國,陪伴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後一程。

程子默離世之後,霍辰燁便開始酗酒、自暴自棄,在別人眼裡,他甚至變得脾氣古怪、瘋瘋顛顛。

他和他的子默,是高中同學,彼此一見鍾情。

而子默最初吸引他的,便是她那雙美麗清靈的大眼睛,跟顧汐的那雙,真的好像,以至於他剛才認錯了,瞬間情緒失控。

「幾年過去,三叔,您還不是放不下她嗎?」霍霆均知道程子默的存在,但從來沒有見過那位差點就成了他三嬸的女人。

她長得跟顧汐很像嗎?呵,要真的像那個醜女人,那他三叔的眼光未免太差了!。 嘭的一聲,一大早,樊鬚眉的辦公室就被人一腳踹開了。

樊綱要帶著兩個公司保安大步走了進來。

「樊綱要,你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