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大叫,還不是因為你撞房門?我本來就不敢睡,這還沒睡著了,房門就被你這麼突然一撞,我嚇得能不叫嗎?」小雨氣呼呼的說道。

我一聽,感覺好像哪裏出了問題,趕緊說:「你是說,在我撞門之前,你什麼都沒有看見?然後是我撞了門,才把你嚇著的?」

小雨聽到我話,白了我一眼說:「你以為呢?」

「對了,大晚上你不去睡覺,幹嘛突然撞我房門,是不是心懷不軌?」

小雨說完警惕的望着我?

我有心解釋,是自己看見一個人影衝進來后,才跑過來撞房門的。但想了想,覺得就算我這樣說,小雨也不一定信。

我說:「我也不知道,要不沒事了,你就睡吧,很晚了。」

我說着就趕緊走了出去,我估計小雨肯定認為我心懷不軌了,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你等等。」小雨忽然喊了我一聲,我一尷尬,難道她要罵我?算了,罵就罵吧。

我站住了身子,沒有回頭,心裏已經做好了挨罵的準備。

這時,小雨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你……把被子拿過來在這兒睡吧!」 城首府的事最終以,段方山被送回養傷,巡按衛周意遠下獄,炎慶城巡按署被嚴厲問責,署首罰薪而結束,處罰之輕出乎林、周、兩家的家主意料之外,不過、危機總算解除了,這兩家還是高興異常,唯一讓人不解的是,奇帥自側廳出來后,好像變了一個人,有些失魂落魄,草草的宣布處罰決定后就匆匆離開了,與他來時彷彿是變了一個人。更奇怪的是三天後,奇帥通過他的師父聶大先生,行文昭告天下、奇帥司馬逆天即日起,用回原名——司馬拙,任何人不得再提起司馬逆天這個名字,否則…奇帥翻臉。

吉祥知道這個消息后偷笑,看來自己煞有介事的一番話,把這個奇帥打擊壞了,居然把名字都改了,不過、這樣也好,改名說明此人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現在開始,他可能會真正用心的審視自己,平等的去對待這個世界的人。

「這個世界的一切並非虛妄,慢慢體會吧,你會找到在另一個世界曾經擁有的東西」吉祥心中想著,抬頭看看天空「看來這裡比我想的要精彩一些」

段方山的傷八天就好了大半,只要不全力和他人交手,就無大礙。站在小院里,段方山活動下筋骨,這幾天,大部分時間是在床上度過的,以他的性格,孤單寂寞他不在乎甚至說,他已經習慣了,但是、在床上躺幾天,而且、去趟茅廁都得扶著牆顫顫巍巍的行走,這讓他接受不了,現在總算是能動了。

他養傷的這幾天來了兩撥人,一撥人是巡按署林大人派來的,給他送來了林大人的親筆信和賞銀——四百兩、是四百兩不是三千兩。賞銀如此之少不是那些失主,因為失物損毀少給了錢,飛賊之事牽扯到奇帥,他們哪裡還敢討價還價,都如數的付出了各自承諾的錢數。

至於為什麼三千變四百,林大人的信中說得清楚,巡按署的人幾個月里日夜巡邏頗為辛苦,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不分給他們一些說不過去,所以抽出賞銀的一半,發給這些巡按衛以示公平,對此、林大人在信中表達了自己些許的歉意,並希望段方山予以理解和支持。

段方山看到這裡,點頭表示理解、支持。

一旁也在看信的吉祥像看傻瓜一樣看著段方山。

另外、段方山反殺馮川一事,雖是自衛但後果嚴重,巡按署、林家、為此事做了大量工作,耗費了不少資源,林大人在信中說、這些消耗林家及巡按署會承擔大部分,但是段方山作為始作俑者也要承擔一些,故、在賞銀中扣除一千兩作為補償,對此、林大人表達了自己些許的歉意,並希望段方山予以理解和支持。

段方山看到這裡,點頭表示理解、支持。

一旁的吉祥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段方山。

還有、鑒於段方山卧床養傷,不便行動,所以、飛賊一案結案文書方面的工作,由林大人出面懇請署內的師爺幫忙代寫,所以、賞銀之中還要抽出一百兩給師爺作為代筆費,關於這一點,林大人信中說,段方山畢竟是以一己之力破獲飛賊一案,所以、自己些許的幫忙,段方山不必為此掛懷。

段方山看到這裡,還是表達了感謝。

一旁的吉祥像看傻掉的怪物一樣看著段方山。

「大個子、這是多少銀子?」吉祥用翅膀指了指,不遠處小木桌上的銀子,可能是林大人心中怕段方山不滿,故而特意將四百兩銀子都用現銀送了過來,銀錠十兩一個,四十個銀錠裝了兩個木箱,兩個送錢的巡按衛將箱子拎到屋裡后,按照來時林大人的囑咐,將銀錠整齊的碼在桌上,顯得頗為不少,陽光照在上面,散發出迷人的光澤,送錢的巡按衛走時堅決的拒絕了段方山給的辛苦費,並說、來時林大人一再叮囑他們不許收段方山的錢,因為這是段方山用命換來的賞銀,所以、他們一文錢也沒收就離開了,對此段方山頗為感慨。

「我數數看,一共碼了兩層,每層兩行、每行…..」段方山伸出手指煞有介事的數著銀錠。

「行了、行了、大個子、三千都變四百了,你還有心情逗我?」吉祥不滿的說道「那個姓林的說了一堆話只有一句說對了,這賞銀是你拿命換來的,既然他知道還這麼狠的剋扣….真不是東西,還有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真正想要而且得到的東西,他們拿不走」段方山輕輕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將吉祥一大堆想說的話全堵在肚子里了,這話沒錯、晉級以及對使用黑槍能力的提高,這些才是對大個子最有用的東西,和這些相比…錢的多少沒多大意義。不過、話雖如此、吉祥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扭頭飛出屋子,飛到巡按署上空,盤旋飛翔的同時狠狠的呸了幾口,不過、作用不大,它怕巡按署里有人認出它來,無端的給大個子找麻煩,所以飛的很高,在地上看去,吉祥只是天空中的一個小黑點。

第二撥人的到來在段方山及吉祥的意料之外,是顏府的管家顏忠和兩個家丁。

其中一個家丁手中提著個包袱,裡面都是武者用的東西,武者服、鞋、治療內外傷的葯和繃帶等,另一個家丁提著個食盒,裡面塞得滿滿的都是食物,沒什麼菜肴,儘是些燒雞、醬肉和饅頭等方便食用的成品,挺符合段方山的胃口,另外、顏忠帶來二百兩銀票,說是顏老爺給段方山調養身體所用,而且一再邀請段方山病好后,去顏府做客,屆時顏老爺要好好面謝他。

吉祥目送顏忠幾人離開,心中滿是感慨,還是有好人啊!大個子已經兩天沒怎麼吃東西了,家裡的食物不多,段方山省著吃也沒撐過三天,吉祥又沒法替他去買,前兩天的那兩個巡按衛大爺更不會替段方山跑腿,眼見大個子挨餓、吉祥正著急呢,顏老爺恰好送了吃的來,真是雪中送炭,解了段方山的燃眉之急。

。 村民散去,劉秀蓮站在邊上,似乎在等著楊晨軒誇她能幹。

楊晨軒根本就沒有看他一眼,朝着做飯的地方走去。

吳光譽也看到剛才的一切了,那些東西也是他覺得劉金燦可憐,確實也是不要的東西,就讓劉金燦拿走。

可劉秀蓮出來「抓賊」的時候,吳光譽害怕了,他怕自己擅作主張讓劉金燦拿走那些東西,楊家人會不高興。

之前吳光譽覺得「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現在他已經不敢這般想了,他生怕自己做得一點不好,楊家人不滿意,轉頭就找自己的麻煩,他可是聽說了,今天來的車子裏面有官方車子的牌照。

「光譽叔,剛才怎麼不出來說一下,那確實是不要的東西。」楊晨軒開門見山地說道。

吳光譽停下手裏的活,被嚇得有些手足無措:「楊……楊老闆……」

楊晨軒其實也沒有故意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是平常一樣說話,只是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多有能耐,即便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生氣,心裏還是怕得緊。

「光譽叔,你叫我小軒就行了,叫老闆什麼的太見外。」楊晨軒說道。

吳光譽聽到這話,心裏才稍稍鬆了一口氣,說道:「小軒,我……我剛給嚇著了,你……你大嬸出來,我……我這心裏有些怕。」

楊晨軒回頭冷冷看劉秀蓮一眼。

劉秀蓮看到楊晨軒眼神,頓時嚇得後背發涼,不敢吭聲。

楊晨軒收回目光,說道:「以後劉秀蓮說的話,只是她自己說的,不要太當一回事。那些魚腸、雞屁股,本來就是要丟掉的,這沒什麼,只是光譽叔你一聲不吭,讓劉爺爺又是哭冤,又是下跪的,有些不好。」

「我明白!以後保證不會了。」吳光譽說道。

吳光譽這樣的態度,楊晨軒也有一些無奈,這明顯就是怕自己:「光譽叔,那你先忙,宴席就辛苦了。」

「這沒什麼辛苦的,我本來就是做這一行的。」吳光譽趕緊說道,他可不敢說自己辛苦了。

楊晨軒轉頭去廚房,拿了幾塊過了水的肉,用袋子裝好。

柳依琴一直都跟在楊晨軒後面,看着發生的一切:「你要去看那位老人家?」

「去看看。」楊晨軒說道:「劉爺爺這個人,雖然在村子裏很不招人待見,也確實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他今天說的也沒算錯,他確實從來不偷我們家的東西。」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柳依琴問道:「行不行?」

「行啊!不過我們得走後山的路,其他人看到了不好。」楊晨軒笑着說道。

「沒事啊!」

兩個人一起從後門出發,繞了十幾分鐘,終於到了劉金燦家。

劉金燦家裏住得偏僻,靠着山腳,以前這邊還有其他幾戶人家,因為建新房子,都往村中靠了,只有他一個人還住在這裏。

房子已經很老舊,是一棟土房子,比楊晨軒家以前那一棟土房子還要破舊,房子的窗戶都是用塑料或者編織袋釘起來的。

塑料一捅就破,編織袋漏風,冬天外面颳風,裏面也漏風。

楊晨軒和柳依琴過來的時候,門是關着的,楊晨軒敲了幾下門,喊了幾聲,裏面沒有反應,還以為劉金燦沒回來,把肉掛在門上,對柳依琴說道:「估計還沒回來,我們走吧!」

柳依琴「嗯」了一聲,剛走出沒幾步,柳依琴驚呼道:「晨軒,老人在家裏,他尋短見了。」

楊晨軒一愣,回頭一看,從窗戶一處沒有釘嚴實的縫隙往裏看去,剛好能看到兩條懸空的腳,在半空一晃一晃的。

楊晨軒二話沒說,趕緊去撞門。

還好劉金燦家這門不結實,用力撞了記下,居然直接把門板給撞倒了,門框還跟着晃動記下,似乎也要跟着倒下。

屋子裏很暗,劉金燦用一根棕繩在房樑上吊了。

楊晨軒趕緊把劉金燦給抱了下來,試探了一下鼻息,雖然是溫溫的,但有些感覺不出來,也不確定劉金燦是不是死了。

柳依琴用學校學來的急救手段不停給劉金燦按胸口。

兩個人也不會急救,一通胡折騰下來,劉金燦終於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終於醒了!

劉金燦睜開眼的時候還一臉的恍惚,似乎想要分辨,這是閻羅王管的陰間地府,還是玉帝管的天宮大殿。

當他看到楊晨軒和柳依琴的時候,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救了。

劉金燦被救下后,沒有絲毫劫後餘生的慶幸和喜悅,反而哀嘆一聲:「楊……楊老闆,您為什麼要救我呀!」

「劉爺爺,就算有什麼難事,也不能尋短見啊!好死不如賴活着。」楊晨軒勸道。

柳依琴從廚房找了一個稍微乾淨一些的碗,端了一碗清水過來:「老人家,先喝一口水,凡事要看開一點,這人活着總有遇到困難的時候,但總能過去的。」

劉金燦聽到兩人這話,雙眼有些濕潤,他第一次有種被尊重的感覺,他自己本身的品德就算不上好,加上條件就這樣,村裏人看到他不是罵就是嘲笑,有時候甚至還會拿東西丟他,以作戲弄。

對方人少,或者看着好欺負的時候,劉金燦也會罵回去。

劉金燦身上的缺點是真不算少,邋遢、偷東西、欺軟怕硬,這些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被人尊敬呢?

「楊老闆,還有這……這位女老闆,你們……都是好人。」劉金燦哽咽著擦眼淚。

楊晨軒安慰道:「劉爺爺,以後我回來都會給你帶一些吃食,你就別去拿別人家的東西了,好好過日子,會好起來的。」

楊晨軒心裏其實有一些愧疚,上一世,劉金燦一直沒有過世。

楊晨軒都已經四十齣頭,劉金燦也九十多,國家扶貧給他建了一套小平房,每天還是下地勞動,至少在外面看起來他九十多的人,絲毫不比別人七十多的差,甚至看起來還更有精神頭。

今天楊晨軒若是沒有來的話,劉金燦是活不了了,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楊晨軒改變了這一歷史的進程。

楊晨軒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同時也不是一個冷血的人,他不會想着帶劉金燦這樣的人發家致富,也不想劉金燦間接因為自己而死。

劉金燦喝了一口蘇雨薇給他倒的水,喝了一口忽然不喝了,腦袋埋進胸口,劇烈咳嗽。

楊晨軒趕緊給劉金燦輕輕拍著背。

柳依琴還以為不能喝水:「晨軒,是不是老人家剛喉嚨受傷了,不能喝水啊?」

楊晨軒也不懂這個:「不知道,你去一趟我家裏,讓我媽去村裏找醫生來看一下,實在不行,我晚一點開車送劉爺爺去醫院。」

「那行,我現在去叫人。」柳依琴說着就站起來。

劉金燦這時候猛的抬起來:「不……不要去了,我……我沒事。」

楊晨軒和柳依琴這時候才看到,劉金燦哭得眼淚、鼻涕、口水全部混在了一塊,模樣看着極為悲慘。

柳依琴和楊晨軒對視了一眼,柳依琴試探著問道:「老人家,您怎麼了?」

「從……從來沒有……沒有人這樣跟我說過話,你……你們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劉金燦哽咽著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我還是要死的,我早就想死了,這村…這村裏我也沒有什麼好活的,活着……活着也只是一個笑話。」

一個人想要尋死,沒有人懶得住,你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守着他。

想要救一個人,那就只能讓他想通。

楊晨軒和柳依琴兩個人輪番上陣勸說劉金燦,告訴他,人只要活着,那就有希望。

劉金燦連連搖頭:「楊老闆,我上了一次吊,要不是您救我,我現在都涼了,可能我爛了,被老鼠蟲子吃了一半也不會有人知道。」

「我以前不敢死,怕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怕死的時候痛,怕我死了什麼都變好了,我看不着。」

「可這天一亮,我就想着,今天出去又會有誰罵我,又會招誰的嘲笑,每天走出這門,對我來說,比上吊還難。」

「上吊我只要在心裏鼓一口氣站上凳子,把凳子踢倒就行,什麼都不用管了;但活着,我每天早上都要股一口氣,才走得出這門。」

「我這樣死了,對不起祖宗,我們家到我就絕種了,可我已經不敢走出那門了,怕被罵,怕被嘲笑。」

「我是孬種,我活了六十多年,可我真活不下去了啊!三十多歲開始,我家裏就只有我一個人,我活一天耗的那股子氣,比我上弔死一次還大,我活不了了……」

劉金燦的話,讓楊晨軒想起了二十一世紀經常說的一句話「你死都不怕,你還怕什麼?」。

可劉金燦對這一句話的回答是「死去,我只要勇敢一次;活着,我需要勇敢一輩子。我每天用面對死亡的勇氣去面對活着,活着對我來說,真不如死了輕鬆!」

楊晨軒和柳依琴兩個人,都被劉金燦這種對生活的絕望給震撼到了。

他們無法想像,對生活如此絕望的人,是依靠什麼勇氣去活着的。

。 看樣子情況相當清楚了,在總統套房開趴時,大山當時就躲在附近哪個房間里,偷聽到了三人的對話。

他肯定聽到了筱雪媽媽鼓勵女兒跟張凡在一起的話,頓時產生殺意。

那麼,大山怎麼會事先知道這個房間的事?

看來,筱雪預訂這個房間的事,被大山偵知了。

也就是說,筱雪的電話被竊聽了。

張凡和組長互相看了一下,

兩個人的心裡都有些涼意,

這個大山殺人仍然是不肯罷手。

連自己的岳母都毫不留情的殺掉。

這樣的一個危險人物繼續留在世上,說不上還有多少好人要失去生命。

「媽……」

當人們把筱雪媽媽抬走的的時候,筱雪哭得昏厥過去了。

張凡抱著她,不斷給她點醒穴,心中暗暗責怪自己:自己沒有在意組長的警告,粗心大意啊!

為什麼主觀的認為大山不會知道這裡呢?

古玩聯盟從來就是精心布局的!

為什麼沒有想到筱雪的手機被定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