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主祭左飛白要做的,就是重新聚攏教會於此地的信仰,並全力打擊靈譽幫經營起的一切。

至少在許多護教得到的情報來看,目的是這麼明確簡單。

期待着見面的左飛白終於感受到抬轎護教們放慢腳步,最後輕輕放在地面。

他掀開簾幕走到外邊,看見的是一座足以容納千人級別的大型廣場。

哪怕這是外城地帶,想要佔據如此多土地資源、建設這和【貧民區】三個字格格不入的配套設施,幾乎連羅克郡城聖皇教會鼎盛時期都不敢多想。

而現在眾多護教看見被靈譽幫輕輕鬆鬆建立在總部前的公共區域,心裏沒來由得升起許多忌火。

憑什麼連我們教會前的廣場都會只有數百人的容量,而這野幫派能修建這麼大的廣場,還僅僅是宴會娛樂所用!?

再看廣場盡頭屹立在視野里的大樓,那是比較符合外城氛圍的木質大樓。

足足二十多米高、分做五層總部,還是讓眾教會成員心裏看得很不舒服。

先前知道這個幫派擁有很龐大規模的產業資金,真正看見僅是外城總部就有聖皇教會教庭相差無幾的財力時,依舊有許多不平衡。

迎着數十名臉色複雜的訪客,早早等候在廣場外的幾位靈譽幫管理層人員不卑不亢地走上前,以平等地位問候包括主祭在內的所有人。

「你可知道本座是誰?」

聽到對方以「你們」相稱的說法,讓左飛白很不好受。

特別是對方一年前還處於貧民身份。

「當然知道。可靈譽幫不是貴教的信徒,你們在教會的身份多高不可攀,和咱兄弟有什麼關係?」 找到了耐打的馬超,神射手黃忠同時還拉聾了看一眼能夠讓萬千少女心碎的超級電眼趙雲,終於是湊齊了八個人。

當天晚上,八人外加曹操,甄姬站在曹家的戰情室內看着小黑板上畫的八門金鎖陣等候曹操說話。

「對了,甄姬,你今天去哪兒了呀?為什麼沒有跟我們一起去找馬超哦?」張飛看到甄姬出現在這裏後頭上冒出了許許多多個問號便出聲問道。

甄姬聽后鬢角劃過一顆汗珠,同時用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妍,脩,冥三人。

妍接收到求救信號后立即走到甄姬身邊一把扶住甄姬,隨後看向張飛一副沒好氣的看着張飛,道:「女孩子非常時期,身體不舒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問這麼多幹嘛!」

張飛聽后瞬間低下了頭,還非常委屈的撓了撓後腦勺。

曹操輕咳一聲,隨後讓自己的曹家軍給在場的九個人一人一雙筷子,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我們就開始吧!不過在開始前,我想要說……」

「老曹,不用說了啦!你這是幾百年的老梗了。」說着張飛就折斷了自己手裏的筷子,道:「一雙筷子很容易折斷。」

說着張飛又飛速的把在場的每一個人的筷子都收走了,隨後用力一折,道:「就算是再多的筷子我也可以折斷。」

一旁的妍嘴角逐漸抽搐,隨後幽幽出聲道:「我說飛,你就不能先等會長說完嘛!著啥急啊!」

甄姬也附和道:「對啊!萬一會長是要請我們吃飯呢?」

聽到「吃飯」二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用一種十分幽怨的眼神看着張飛。

一旁的曹操也是尷尬的撓了撓鬢角,道:「正如甄小姐所言,我給各位筷子就是要請各位嘗嘗我曹家獨特的料理。」

眾人聽后看向張飛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張翼德!」甄姬不管自己的形象,不顧妍的勸阻和阻攔,對着張飛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你就不能改改你那臭脾氣啊!我今天都餓了一天了!你倒好!把筷子給全部折斷了!這叫我們怎麼辦嘛!」

張飛從不打女生,對於這樣的甄姬張飛也只能無奈挨打,嘴裏還在苦苦求饒。

在場的人紛紛汗顏,甄姬看起來是個很可愛很柔弱甚至還有些呆萌的女孩子,但沒想到……竟然會這麼暴力。

妍剛要說什麼的時候,肚子也非常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隨後有些尷尬的低下了頭。

站在妍邊上的冥下意識的抹了一下自己衣服的口袋,掏出了一個小麵包遞給妍,道:「我口袋裏只有這個了,你先吃着……墊一下吧!」

看到冥手中的小麵包后妍淡淡的笑了一下,接過小麵包並輕聲的說了句:「謝謝。」隨後轉過身子,臉上也有了些許的紅霞。

甄姬看到妍手裏的小麵包后頓時兩眼放光,然後用一種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着妍,道:「妍,小麵包咱們一人一半吧!好不好?」

面對甄姬這樣的表情,妍無奈的搖了搖頭,把小麵包分了一半給甄姬,然後又把自己這份又分了一半給冥,道:「你也吃一些吧!累了一天了補充補充體力。」

就在冥猶豫着要接過的時候,馬超等人開始起鬨了:「劉妍小姐,原來你有喜歡的人哦!」

「看來劉大哥可以不用擔心妍小妹的下半輩子了。」黃忠也是附和著。

一旁的脩看到這個畫面,又聽到眾人在這兒瞎起鬨後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着妍,眼神里透露出了一股濃濃的醋味。

感受到氣氛微妙的妍立即把小麵包塞到冥手裏隨後看向眾人,道:「我說現在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商討怎麼破陣嘛!幹嘛糾結起我的情感問題來了?」

眾人聽后也是不在提起這個話題,但八卦的種子早就在眾人的心中種下了。

甄姬吃着小麵包看着站在一起的妍和冥后,也是不自覺的笑了笑,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前似的。

曹操看到周圍的氣氛安靜下來后也是輕咳一聲開始解釋起八門金鎖陣的事情來:「既然各位決定破陣那我就告訴各位破陣的方法。

八門金鎖陣其實就是由八扇門組成的巨大的迷宮,且有固定的破陣順序,切記絕對不能走錯,一旦走錯,將會迷失在八門金鎖陣中,另外,八門金鎖陣里的一切都是幻覺,絕對不能被迷惑。」

————第二天————

一晚上的連夜部署和安排,眾人僅僅才睡了不過五個小時,而破陣的人除了妍,脩,冥,張飛,關羽五人外,還多了趙雲,馬超和黃忠三人,正好八人。

甄姬站在人群中,和東漢書院的眾人狠狠的對李儒,媚娘等人「切」了一聲。

王允看着站在八門金鎖陣前的八個少男少女,擔心的問道:「八位同學,你們有信心破陣嗎?」

八人中最年長的脩面色平靜的搖了搖頭,道:「雖然我們的把握不算很大,但是校長我們會竭盡全力破陣的。」

王允擦了擦自己的眼淚,道:「破不了陣沒關係,只要你們能夠平安的回來就好。

還有,你們破陣的人當中有女孩子,你們做男孩子的要照顧好人家女孩子知道嗎?」

馬超聞言笑道:「校長放心,我們會照顧好劉妍小姐的。」

會字馬超還故意重音了一下,隨後用餘光撇了眼站在脩身邊的冥。

脩輕咳一聲道:「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該破陣了。」

「是!大哥(二哥)!」剩餘七人紛紛抱拳領命,隨後轉過身子,分別從八個門進入了八門金鎖陣。

————八門金鎖陣內————

裏面是白茫茫的一片,面前依然放着八個門,脩一行人分別從八個門踏入陣內后就在此處相遇了。

「果真如會長所說的那樣,八門歸一門。」關羽看了看周圍重新相遇的眾人隨後看向了面前的門。

妍點了點頭,隨後再度指向面前的大門道:「那麼接下來就是五門歸一門了,然後再按照驚門接景門,休門接開門,杜門接傷門,這個順序依次往下走前期的破陣就暫時告一段落了。

然後就是各自組隊各自闖各自的關卡了。」

眾人點了點頭,隨後分別踏入了五門。

又是一處新的地方,關羽早已站在此處等候着,不一會兒,趙雲就從關羽的左側走來並朝關羽拱手。

然後馬超,黃忠也從關羽的背後走來和趙雲,關羽匯合。

「奇怪?大哥他們嘞?」馬超四下張望了一番都沒看到脩等人的身影。

「超,你在找我們嗎?」

妍從京門出彈出一個腦袋隨後從京門裏走了出來,脩,冥二人緊隨其後,八人小組現在還差張飛未到了。

「前期的破陣我們已經過關了,接下來就是八門金鎖陣里稀奇古怪的關卡了。」妍點開自己的Siman,一個八門金鎖陣的佈陣圖浮現在半空中,隨後指了指其中通往另外兩關的傷門和開門。

冥看着佈陣圖也是點了點頭:「現在就等飛來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會從杜門裏出來。」

話音剛落,張飛就從杜門裏出來了,但是他的表情凶神惡煞的,隨後大叫一聲,對着馬超就是一拳。

得虧馬超耐打且反應快,在挨了「張飛」一拳后,反手就是一擊『棉花甜甜拳』把「張飛」擊倒在地。

「張飛」倒地的時候,直接變成了一個河東高校制服打扮的學生,然後消失在眾人面前。

「八門金鎖陣還真的是危機四伏啊!連三弟都有假的。」脩後知後覺的擦了擦額頭溢出的冷汗。

這時又一個張飛從杜門裏走了出來,道:「嘿!各位久等了。」

「飛,你終於來了!」馬超看到張飛差點興奮的撲過去。

妍立即發現了不對勁,立即對着馬超大喊:「等一下超!情況好像不太對!」

妍話音剛落,「張飛」的表情又變得凶神惡煞起來,對着馬超又是一拳。

馬超瞬間爆發,直接一擊『棉花甜甜拳』把「張飛」送到了一旁的死門裏。

黃忠也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哇塞,這才破陣不到十分鐘,就連續碰到兩個假張飛?這還這麼玩啊!」

「行了!」脩冷聲制止了黃忠的幼稚行為,道:「為了節省時間,超你留下來接應飛。

雲,二弟,忠,你們三個破解傷門的關卡;妍,冥,你們兩個隨我去破解開門的關卡。」

「是!」在脩下達命令的這段時間裏,馬超又解決了兩個假張飛。

————傷門后————

關羽剛踏入這裏,整張臉「蹭」的一下紅了起來,這讓後面的趙雲和黃忠面露疑色。

三人面前站着穿着水軍制服的「貂蟬」並對着關羽甜蜜的笑着。

「羽,你沒事吧?」趙雲看到關羽這樣關心的問道。

關羽聽到趙雲關心自己后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臉上的表情也逐漸恢復了正常,並搖了搖頭道:「我沒事。」說着又看向了「貂蟬」。

此時的「貂蟬」又給了關羽一個Wink,讓關羽本來恢復正常的臉再度通紅了起來。

「這裏是數學老師時間,也就是心算時間,答對大家就能過關,答錯就會有小小的處罰哦!」貂蟬用非常可愛的聲音和動作對關羽三人說道。

聽到這段話的黃忠,趙雲和關羽三人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不由得想到了昨天晚上妍還給他們用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狠狠的惡補了一下100以內的加減乘除,真的差點要了他們的命。

「貂蟬」拍了拍手,道:「那麼現在開始咯!請問12+13等於多少?」

三人絞盡腦汁,在「貂蟬」倒計時三聲后,三人給出了答案。

「19!」關羽

「33!」黃忠

「27!」趙雲

「貂蟬」聽后可愛的搖了搖頭:「好可惜,趙雲同學差一點點哦!」說完拍了拍手。

不遠處跑來三個黑衣人,一人給了他們一個大板子。

「第二題!35+35,等於多少?」貂蟬再次出題。

黃忠剛要答題卻被趙雲一把攔住並說道:「妍有說過5+5為10,所以這裏應該也是一樣的道理才對。」

黃忠和關羽聽后紛紛點頭。

在「貂蟬」倒數三聲后三人再次答題。

「50!」關羽

「10!」黃忠

「60!」趙雲

「貂蟬」再次搖頭,道:「趙雲又差一點點哦!下次繼續努力哦!」說着又拍了拍手,關羽三人又挨了板子。

如果妍此時此刻在場的話,或許可以被他們活活氣死,昨晚剛補習過今天就忘了?

————開門后————

「哇塞!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哦!竟然只有一個類似於水晶球的東西!」

妍,脩,冥三人從進入開門開始就發現了開門後面不對勁的地方,偌大的地方除了一個小桌子和一顆水晶球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而且空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櫻花香氣。

鐵克禁衛軍的直覺告訴他們,這關真的不簡單。

這時,水晶球上浮現出了一行字:觸摸我,會看到很多美好的東西。

「美好的東西?」妍的頭上冒出了一個問號,隨後首當其衝的把手按在了水晶球上。

這時,妍的腦子裏閃過了很多美好的片段,其中就有着她這一世的父親呼延覺羅·晟的身影和自己的母親關瓜爾佳·惜的身影一直陪伴在自己和脩,戒的身邊。

關瓜爾佳家族的族人也都沒有犧牲,北城衛團長沒有犧牲,夏天也沒有和自己絕交,連夏美也因為得到了蘭陵王而露出了笑意。

畫面結束,妍把手拿來水晶球,隨後猛的飆出五萬之高的武力指數,直接雜碎了這顆水晶球。

脩和冥二人無疑是被妍的這個舉動給嚇了一跳,隨後冥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你看到什麼了?」

妍沒有回答,只是是露出了嚴肅的表情,並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水晶球,道:「冥,哥,我看到父親和外公他們了。」

脩聽后也是詫異了幾分,隨後目光落在了水晶球上。

「但是……看到了又怎麼樣?父親他們犧牲已經是既定的事實,如果我只能一味的活在快樂的世界裏沒有悲傷的情緒,那麼這個世界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沒有意義。

如果北城衛的團長沒有犧牲,我也不會帶着烈殤澤有現在的成績甚至是帶着他們殺死了幻眼。

如果那次的選擇是和夏天一起去對付火焰使者的話,那三分之二的極惡之人被保留了下來鐵時空肯定也會因此而陷入危機,我不可能拿鐵時空的未來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