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緊接着,他用匕首輕輕挑斷了綁着上官凌的粗粗的麻繩,眼中染上了一沉笑意。

為了心愛的人,犧牲了自己,這種精神真的讓人覺得可歌可泣啊……

上官凌緊緊咬着牙齒,恨不得衝過去,一刀捅死了他算了。

但,軟骨散還在發揮著作用,讓他渾身無力,舉步艱難。

上官凌咬了咬牙齒,扶著旁邊的架子,沒有讓自己跪下去。

黑衣人懶洋洋地掃了一眼銀塵:「我已經放開他了,你應該兌現承諾了……」

「你這個騙子,我說的放了他,是放他離開這裏!」銀塵咆哮了一聲。

黑衣人將劍架在了上官凌的脖子上,冷笑了一聲:「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放開他!」銀塵看着那冰冷的劍刃貼在了上官凌的脖子上,劃破了他的皮膚,猩紅的血液滲了出來,她感覺自己的一顆心顫抖的厲害。

「你若是不說,我就讓他人頭落地,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放開他了,但是你居然得寸進尺,如此做作,那就別怪我不刀下留情了!」

「我說,我說……」

銀塵咆哮了起來:「我說!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昭王想要做什麼么?你過來,我偷偷告訴你!」 兩個光點從天空墜落。

是那兩把光明神器。

它們宛若流星一般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砸起了一地塵埃。

博德走了過去,彎腰撿起了那兩把神器。

只是,失去了持有者又被黑暗力量腐蝕之後,這兩把神賜的武器也看起來有些黯淡無光。

對視了一眼,維爾和博德分別看到了彼此的迷茫。

這是……

怎麼了?

淡淡的魔力被加持在了維爾的雙眼。

加持了雙重魔法視力之後,維爾總算看清楚了上空的情況。

在看到教皇因為那奇特的力量而徹底扭曲變形之後,饒是維……

《墮影》第四十四章·邪神之血,被詛咒的力量 喂,笑成這樣就過分了啊。

嘉神奈的眼角明顯微微抽搐起來。

雖然的確是自己讓她看稿子,並且對於輕小說作家而言,越是嚴厲的評價對後續寫作與更改就越有足夠的價值。

但為什麼看到這傢伙的反應,就感覺內心有些鬱悶?

白川綾笑了足足半天。

直到緩和過來情緒,這才終於抬起頭。

白皙的臉頰已經一片緋紅。

顯然剛才的事,的確把他笑的不輕。

「嘉…嘉神同學,你這本書是反差風格的戀愛喜劇吧?」

她有些氣力不支的斷續說道。

原本高高在上的氣質,在這一刻徹底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是個符合年齡段的少女笑意。

長而密集的睫毛跳動著,雪白透出一點紅潤的臉頰,看起來比較平日里的清冷形象更多了一分少女的和藹感。

「戀愛喜劇勉強算的上,但什麼叫反差風格?」

唯獨這句評語不管說什麼也沒辦法接受啊!

「就是說…」

笑夠一陣,白川綾終於是勉強坐了起來。

她手背貼著嘴唇輕輕咳嗽兩聲。

但臉上的紅潤加上剛才深入腦海的笑容,已經讓平日里的清冷氣質,再也維持不起來。

「咳咳,總之如果嘉神同學的寫法是反著標題寫。」

「明明是戀愛達人的主角實際上是個愚笨的遲鈍君…我想這個開頭應該還有點意思。」

你是在罵我嗎?

絕對就是在罵我吧!

「如果按照標題來,這個開篇不合格?」

嘆了口氣,接受這個結局。

嘉神奈自己把評語補充完整。

「倒也算不上不合格。」

白川綾沉吟了片刻道:只要改改設定,我想這個開篇還是能夠過關…只不過可能寫後續內容時嘉神同學會稍微艱難點而已。」

嘉神奈當然能夠理解對方意思。

腦洞這東西持久不了多少。

即使能夠通過投機取巧的方式,讓這篇新企劃順利從森川美羽手下過關。

可寫到後續內容時,因為自身經歷不足或者說理解不足,卻未必能夠繼續保持如此精彩進展。

在這種情況下…

就算靠著筆名累積的人氣,能夠讓作品保持著不錯銷量。

但這也只是相當於消耗讀者換來的收入罷了。

更別說試圖依靠這本書,跟白川綾的作品抗衡。

嘉神奈的確能夠忍受自己敗給這個問題少女幾次。

但不做好充分準備,就直接勇上去,他還沒莽夫到這個程度。

「所以京子老師所說我們存在同樣困惑,就是指這個。」

「明明是日常戀愛題材的輕小說作家,實際上都沒擁有過任何戀愛經驗。」

白川綾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片刻后,她忽然抬起頭看向嘉神奈。

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

「嘉神同學,看來我們可以合作一下。」

「指獲取寫作素材這方面?」

「當然。」

少女點了點精緻的下巴。

嘉神奈立馬就明白對方所指含義。

昨天在這裡的時候,這個問題少女為了證明自身魅力,就以社團活動名義主動貼了上來。

而現在,兩人在寫日常類戀愛輕小說的過程中,又恰好都遇到了因為經驗不足,所造成的寫作困難問題。

換句話說…

「你是打算跟我偽裝成情侶,好獲取這方面的寫作經驗?」

同樣身為作者,從對方的輕小說作品里,還是能夠看出不少東西。

起碼嘉神奈目前可以清楚的判斷出。

眼前這個問題少女,絕對沒有過任何戀愛經驗!

否則第二卷內容在男女主的互動與劇情安排上,也不會離譜到那種程度。

可以說那些內容完完全全,就是借鑒了其他輕小說的套路模板。

根本就看不出半點過來人的痕迹。

只不過吧…

盯著這個問題少女。

如果換做別人,有這麼一個漂亮的美少女當女朋友。

即使是偽裝那也足夠讓人興奮。

或者說如果提出這個要求的少女不是白川綾,說不定嘉神奈真就同意了,畢竟他又不介意談戀愛這種事。

但問題在於,鑒與先前這傢伙的行為,,思考到這個可能瞬間,嘉神奈腦海里本能反應出來的…是麻煩。

屬於問題少女帶給自己的,特有煩惱與麻煩。

總感覺即使是單純的偽裝情侶。

到時候也絕對會出現極大的意外。

「唉…看來我被嫌棄了。」

唉聲嘆息的說了一句。

還沒等嘉神奈反應過來,就聽見白川綾的聲音再度響起。

「好吧,其實偽裝情侶倒也不是必要不可,只要在獲取寫作素材的時候,互相配合就行。」

說著,白川綾輕快的眨了眨眼。

用惡魔囈語般的音調發出充滿誘惑的聲音。

「雖然跟嘉神同學偽裝情侶,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問題是我介意啊。」

嘉神奈沒有絲毫留情的回答。

他可不想因為跟這傢伙偽裝情侶的問題,導致在學校不斷遭受非議跟注意。

他嘉神奈,還是想要度過餘下兩年平靜的高中生涯來著。

白川綾的笑容重新凝固。

「不過所謂在獲取素材時相互配合,是指什麼地方?」

雖然已經避免出現偽裝情侶這種令人頭疼的場景。

但安全起見,嘉神奈還是決定提前問好。

「嗯…怎麼說呢?」

「就跟平時獲取寫作素材時的過程相同,在我們完成輕小說創作期間,需要時互相配合完成情侶之間的體驗即可。」

「例如逛街,約會…或者也可以試試看讓我享受到心動的體驗。」

「就像昨天我們在社團里一樣?」

嘉神奈撓了撓頭:「你不是已經感受過了嗎?還想再來一次?」

深吸口氣,感覺胸口有點發悶。

白川綾努力讓自己保持平時的從容。

「再來一次倒是可以,但也就僅僅限於昨天的行為,更進一步我可不會同意。」

嘉神奈滿臉謹慎的看著對方。

講道理…

在嘉神奈眼中,源理繪是個愚蠢的少女。

雖然盛氣凌人但異常好欺負,根本就構不成半點威脅。

但眼前這個叫做白川綾的女人…

不僅僅是問題少女。

更是惡魔般的壞女人。

跟她處在一起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就連嘉神奈自己都摸不清,何況這傢伙還可能存在抖M潛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