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一口氣回到了崑崙派,到了安全得地方。

五長老才把手裏的人放下來,臉色十分不好看,「你在那裏做什麼?不要命了?」

易丞染面對五長老的怒氣,壓力很大,縮了縮脖子,弱弱的說道,「我……我就是聽到打鬥的動靜,才去看了一看,我躲得很遠,沒人發現的。」

「呵,沒人發現?那你是怎麼回來的?」五長老冷笑。

易丞染:「……」

「我再問你一次,你是去那裏做什麼的?」

易丞頭皮發麻,他硬著頭皮堅持,「五長老,我真是是去看熱鬧的。」

五長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噢,是嗎?那你看到了嗎?熱鬧!」

「……沒有,我躲得遠遠的,本來我的修為就靠近不了。,所以什麼都沒看見,只是發現兩方的修為都十分恐怖。明奚淺」

。 夏日的夜連晚風都是暖的,青蛙整齊、洪亮的叫聲打破了聖卡奇波爾村的靜謐,一輛青綠色的福特汽車悄悄駛出陋居,在離陋居不遠的地方汽車不合常理地飛了起來,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正奔波在外的韋斯萊先生沒有想到,他心心念念的小車車被他的孩子們拔得頭籌;已經睡下的韋斯萊夫人沒有想到,她的孩子們正駕駛被魔改過的汽車飛過英格蘭的上空;金妮也沒有想到,明天一早她會驚喜地收到哥哥們的「禮物」。

汽車已經離開了奧特里—聖瑪麗鎮,艾達正坐在汽車後座,她將車窗降下了一點,又將手伸出窗外,看起來像是想要觸摸星辰。艾達的身邊坐著羅恩,喬治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而弗雷德正在操控著汽車。

「等一下,我們是不是走錯方向了,」坐在後座的羅恩指著窗外問道,「為什麼能看到大海?」

坐在前排的弗雷德和喬治開始鼓搗著儀錶盤,他們也發現自己可能是飛錯了。弗雷德說道:「我記得我是向東飛的,沒錯啊。」

小惠金區所在的薩里郡確實是在聖卡奇波爾村的東方,弗雷德飛的方向也沒有錯誤,只是他沒有及時修正航向,所以出現了偏差。

「艾達?」喬治問道,「你不是去過女貞路嗎,有什麼意見沒有?」

這可就問錯人了,向女孩子問路(就算這個女孩是巫師),多半是得不到明確地結果的,更何況這又是在天上,沒有什麼參照物,分清東南西北都不容易。

「我記得薩里郡離倫敦不遠,要不我們向那邊飛?」艾達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她都是幻影移形去的小惠金區,飛著去她也是第一次。

看著擺弄儀錶盤的弗雷德,艾達還是覺得扔鞋靠譜一點。

經歷了一點小小的波折后,福特汽車終於出現在了位於倫敦西南方向的薩里郡,為了方便辨別方向,弗雷德只能讓車子低空飛行。

飛過一排排的建築,他們終於抵達了小惠金區女貞路,懸停在一間裝有鐵柵欄的卧室窗外。羅恩正探頭探腦地往卧室里看,剛好看到了被發動機聲音吵醒的哈利。

「羅恩!」哈利輕聲叫道,他躡手躡腳地走到窗前,把窗戶推了上去,「你怎麼……這是……?」

眼前這一幕再次震驚了哈利,羅恩的出現方式實在是太魔法了!哈利看到雙胞胎正坐在前排,朝他咧著嘴笑,而羅恩的身邊還坐著艾達。

「晚上好,哈利。」艾達側著身子和哈利擺擺手,「為什麼每次在小惠金區見到你,你都是一副狼狽的樣子?」

兩個人第一次見面時,哈利被淋成了落湯雞,今天的見面,哈利又像是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被人鎖在了籠子里。

哈利被艾達的問題弄了個大紅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羅恩急不可耐地問道:「你為什麼一直不給我回信?我邀請了你十二次,然後爸爸回來說你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受到了警告……」

「我沒有在校外施法,是一隻家養小精靈乾的!」哈利解釋道,「但魔法部卻認為施法的是我!」

「嘿!嘿!嘿!先生們,有什麼事你們可以在路上探討,」艾達揮揮手打斷了哈利和羅恩的交流,「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帶哈利離開這裡。」

弗雷德扔給了哈利一截繩子,讓他將繩子拴在鐵柵欄上,等他拴好以後,弗雷德說道:「退後,哈利。你順便可以收拾一下你上學用的東西。」

「我的東西都被鎖在了樓梯間里,」哈利一邊退到陰影里,一邊說道,「沒有那些東西,我出不了門。」

副駕駛位置上的喬治向著艾達伸出自己的手,心領神會的艾達在頭上摸索了一下,然後摘下了一個髮夾遞給喬治。

除了上課,雙胞胎對什麼都感興趣,雖然他們還不能用一包速食麵出入任意一個小區,但憑藉這個髮夾也足以解決哈利眼下的困境了。

其實還有一個解決方式,那就是讓艾達使用魔法,可艾達有些東西無法確定,所以她才沒有出手。

艾達不清楚蹤絲的工作原理,雖然系統幫助她屏蔽了蹤絲,即使她在校外施法也無法被魔法部知道。可艾達不確定,自己的魔力波動會不會觸發哈利身上、或者其他三人身上的蹤絲,讓魔法部認為是他們四個施放的咒語。

短時間內連續在校外使用魔法,違反規定,就算魔法部再好說話,就算這個人是哈利·波特,也不能這麼啪啪打人家臉不是。

汽車在弗雷德的操控下筆直的飛向天空,一陣「嘎啦啦」的聲音響起,困住哈利的鐵柵欄被連根拔起。弗雷德又將汽車懸停在卧室窗外,他和弗雷德小心翼翼地爬進了房間,打開門鎖走到了樓下。

不一會兒的功夫,弗雷德和喬治,以及下去幫忙的哈利就氣喘吁吁地抬著一個大箱子回到了卧室,然後又費勁巴拉的將箱子放在了汽車的後排。

當哈利想要爬進車裡的時候,他的姨父弗農·德思禮也衝進了卧室。

眼前的一幕,讓這個沒有脖子的男人異常憤怒,他像一頭公牛一樣衝到了窗前,想要阻攔奔向自由的哈利。

「佩妮!」弗農姨父咆哮著,「他要跑了!他要跑了!」

汽車後排的喬治和羅恩死死拽住哈利,弗農也抓著哈利不鬆手,三個人就像是在拔河一樣。弗農也沒有辜負自己的一身膘,喬治和羅恩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和公牛角力。

即使哈利也在努力掙扎,卻始終沒有掙脫開自己的姨父。

已經挪到了副駕駛位置的艾達看向弗農,她用命令的語氣說道:「鬆手!」

話音落地,剛剛還死活不肯放手的弗農,竟然鬼使神差地鬆開了手。雖然弗農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但已經來不及了,哈利在喬治和羅恩的幫助下爬進了汽車後座。

「哈利,和你的親戚說再見吧,」艾達微笑著說道,「你們下次再見面,就要等到明年六月份了。」

青綠色的福特汽車向著月亮衝去,飛行在返回陋居的途中。

汽車內哈利靠在椅背上,樂得合不攏嘴,韋斯萊兄弟也哈哈大笑,艾達卻望著車窗外的晚風出神。

剛剛對哈利的姨父說出那句命令,只是艾達的實驗,她在實驗戒指的其中一個名為矢志不渝的被動。

這個被動可以讓艾達免受其他人的洗腦,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擋奪魂咒,同時這個被動還可以讓艾達反過來影響別人。正是因為這個被動的緣故,艾達的命令才會讓弗農一瞬間失神,鬆開了抓著哈利的手。

在艾達看來這個被動更多還是用來給自己提供保護,不讓自己被人忽悠,被別人影響,卻無法作為自己的底牌之一出現。

現階段能讓艾達落入危險的人,哪個不是心志堅韌之人,艾達是無法對他們施加這種影響的,也就無法趁對方失神的瞬間,結果對方。

汽車後座上,哈利原原本本地講述了多比、他給自己的警告、被摔得一塌糊塗的堇菜布丁,還有魔法部的來信。

聽完哈利的話,車裡陷入了一片沉默,這一切都太可疑了。

「會不會是有人在捉弄你,阻止你回學校,」羅恩說道,「比如德拉科·馬爾福?」

和羅恩相比,雙胞胎沒有將這件可疑之事當作是玩笑來看,這三年的經歷讓他們成熟了許多,他們認為家養小精靈的警告,並不是無的放矢。

「艾達,你怎麼看待這件事?」弗雷德問道,遇事不決就去問問更聰明的人,集思廣益才不會輕易犯錯。

「不管是玩笑,還是哪個倒霉孩子的惡作劇,多留心一些總是沒錯的。」艾達笑著說道,「看來,我們的新學年也別想安生了。」

7017k 李新年做夢都沒有想到他被釋放之後第一個打來電話問候他的人不是鄭建江,不是如蘭,不是張君,也不是姚鵬,而是徐世軍。

晚上,譚冰果然擔心李新年在裡面憋的太久可能對老婆不知輕重,所以勸李新年睡沙發,可就在譚冰準備幫女婿鋪被褥的時候,顧紅阻止了她,暈著臉嗔道:「媽,你別鋪了,這麼大一張床難道還睡不下兩個人?」

譚冰楞了一下,隨即明白了女兒的意思,憂慮道:「眼下可是危險期,你們兩個最好分開睡。」

顧紅沒好氣地說道:「哎呀,我自己心裡有數。」

譚冰也不清楚女兒心裡有什麼數,瞥了一眼女婿,見他不出聲,似乎也有點難為情,說道:「那你們可要小心點,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其實,顧紅所謂的心裡有數的意思倒不是她真敢冒險和李新年顛鸞倒鳳,而是她已經從顧雪那裡學來了「獨門秘籍」。

這些「獨門秘籍」即便不幹那種事也能滿足男人的需求,這一點在前三個月的危險期已經充分得到了驗證,只是做起來比較羞人。

可李新年被關了一個多月,她知道男人肯定有生理需求,做為妻子總要想辦法幫他去去火,只是沒想到李新年今天虧空太多,不管怎麼撩撥居然都沒有反應,一時忍不住納悶。

「我在你辦公室的保險柜里看見了一個小藥瓶,小雪裡面裝的是毛竹園的玉露丸,你難道現在已經到了依靠藥物的程度?」顧紅有點擔心地問道。

李新年有點尷尬地說道:「哪有這麼嚴重?那種葯我也只吃過兩次。」

「那怎麼沒一點反應?」顧紅問道。

李新年嘆口氣道:「沒心思,老是想著裡面的事情。」

「怎麼?難道在裡面的時候有人打你了?」顧紅問道。

李新年搖搖頭說道:「那倒沒有。」頓了一下,問道:「你是不是託了什麼關係?」

顧紅點點頭說道:「我擔心你在裡面受罪,所以找了一個銀行的客戶,他和看守所所長很熟,他保證說你在裡面不會有人欺負你。」

李新年早就猜到自己在看守所受到的特殊關照肯定和顧紅有關係,可那個向他通風報信的女管教又是受誰的委託呢,這件事肯定和顧紅沒有關係。

難道是如蘭?她在看守所肯定也有關係,只是不大可能,如果如蘭知道毛竹園有警方卧底的話,也不可能窩藏戴山了。

可奇怪的是這個卧底為什麼只出面指證自己而沒有指證如蘭窩藏戴山呢?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姚鵬,他畢竟是警察,雖然卧底是很機密的事情,但也有可能被他打聽到,只是做為一名警察,他這麼做意味著犯罪,難道就不怕將來承擔責任?

可除了姚鵬之外,還有誰能夠買通看守所的女管教向自己通風報信呢?

顧紅見李新年躺在那裡有點痴痴獃呆的樣子,多少理解一點他的心情,安慰道:「事情都過去了,你也想開點,沒必要自己折磨自己。」

李新年回過神來,敷衍道:「也沒什麼想不開的,只能認倒霉了。」頓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又說道:「對了,跟你商量件事。」

「什麼事?」顧紅問道。

李新年遲疑了一下說道:「咱們可能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家去住了,乾脆把家裡的房子賣掉算了,等孩子出生之後再重新買套新的。」

顧紅一臉驚訝的樣子,可隨即似乎就明白李新年的意思了,說道:「就因為你在家裡被監視居住過?」

李新年嘟囔道:「反正我覺得住在那裡不舒服。」

顧紅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說道:「行啊,反正孩子生下來之後也需要我媽幫著照看,咱們在這裡恐怕要常住呢。

這樣吧,等我們參加完表妹的婚禮之後,我抽時間先回家收拾一下,然後再尋找買主,眼下的房價還是不錯的。」

李新年一聽顧紅要回家收拾房子,心中一動,馬上想起了那張夾在書中的金卡。

心想,如果這張金卡在顧紅的心中很重要的話,她肯定會拿走,如果她收拾房間的時候忘了這張金卡的話,那說明自己有可能想多了。

「你只要把一些小東西收拾好就行了,傢具這些大件我來處理。」李新年說道。

顧紅點點頭說道:「也不急在一時,等我慢慢收拾吧。」

李新年晚上見顧紅堅持要跟自己一起睡,原本以為顧紅和顧雪一樣,肯定會纏著自己追問和戴山見面的事情。

並且也有可能會懷疑自己知道了戴上贓款的去向,可沒想到顧紅居然一句都沒有提到戴山的事情,反而只是聊些家常瑣事。

李新年知道,這就是顧紅和顧雪的區別所在,顧雪是個沉不住氣的人,只要心裡想的事情肯定要說出來,而顧紅就同了,她不問不見得心裡不想,只是她會把有些話放在心裡。

「對了,你今天說把公司交給小雪管理,是不是水電工程的項目沒了,你就心灰意懶了?」顧紅問道。

李新年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還不至於為了一筆生意心灰意懶。」

「那你有什麼打算?」顧紅問道。

李新年搖搖頭說道:「暫時也沒有什麼具體打算,看看情況再說吧,你媽說的對,我雖然被釋放了,可案子並沒有了結,我暫時離開公司應該是明智的選擇。」

顧紅疑惑道:「我相信徐世軍的案子應該跟你沒有關係,剩下的也就是你和戴山見面的事情了,不過,警察既然把你放了,想必你應該給他提供了有價值的線索。」

這就是顧紅的聰明之處,即便想知道點什麼都問的不著痕迹。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我能給他們提供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也許,他們放我的原因正因為意識到從我這裡榨不出什麼油水呢。」

顧紅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道:「我聽媽的意思好像警察有點欲擒故縱的嫌疑,也許,他們認定戴山還會跟你聯繫,把你關在裡面反而沒有價值。」

「你覺得老戴還會跟我聯繫嗎?」李新年反問道。

。 「見過,太子殿下」秦明和皇斗戰隊的隊員,全都躬身向來人行禮。李耀看着眾人如此,亦是跟隨,向來人躬身行禮。雖然知道她是冒牌貨,但卻是自己人呢。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天斗帝國的太子雪清河,自己作為一個天斗皇家學院的學員,該向他行禮問好。

「諸位起身吧!秦明老師,清河又來打攪了」這雪清河雖是太子之尊,卻溫文爾雅,笑容真誠,對着眾人點頭示意,只是目光經過李耀時,有些怒意。當然這是李耀覺得的。

此時雪清河臉上雖然滿是溫和的笑意,但心中卻是恨不得把李耀抓起來痛毆一頓。從斗羅殿中傳出的消息說李耀早已離開,趕往了天斗皇家學院,前來相助自己。可是他左等右等,等了大半年,也沒有見到人。今日本是來和這位學院的秦明老師,拉拉關係。來時看到那玉天恆和一人在斗魂,見到李耀的武魂與斗羅殿傳來的信息相符,才知這人終於是來了。

李耀未來時她是既生氣又擔心的,李耀作為她爺爺千道流的弟子,是她最堅固的盟友,是她復仇計劃中的強大助力。卻在傳出消息后,了無音訊,她一度認為是不是李耀已經被那個女人殺了,是以非常擔心。今日見到活人,擔心不存,心中怒火燃起,這人既然活着,為何今日才來學院,是一點都看不起他嗎?

李耀總覺著這冒牌貨看自己的眼神不對,有種想要把他拉出去打一頓的感覺。但這裏還有其他人,不好相問,只能等到有機會再說了。

「這就是夢神機教委說的今天進入學院的天才李耀嗎?十三歲的魂尊,真是可怕的天賦啊」雪清河看着李耀問道。

「回太子殿下,正是李耀。」秦明說道

「秦明老師,可否讓孤和李耀單獨聊聊呢?」雪清河溫聲細語的對秦明問道

「自是可以的,那就讓李耀先陪太子殿下,我帶其他人先去訓練了。」秦明回道。皇室拉攏天才魂師是常有的事,作為天斗皇家學院中享負盛名的秦明,就經常會受到太子的邀請,對這些早就不覺奇怪了。

不疑有他的秦明帶着皇斗戰隊其他人去訓練場訓練了。臨走時秦明還叮囑李耀,讓他對太子要尊敬些,不要觸怒太子,那樣會很麻煩。

待眾人走後,雪清河看了眼李耀,一語不發,走進了樓中,李耀不明所以,跟在後面。雪清河似乎對這裏特別熟悉,帶着李耀來到一間寬敞的像是會議廳的房間里。背負雙手,背對着李耀,也不說話。李耀本想出聲的,卻也不知該怎麼和雪清河打招呼,亦是沒有出聲。

沉默良久,雪清河說道「我一直以為你已經死了,你知道嗎?」清冷的中性音響起,卻讓李耀聽着來氣,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這一大活人站着呢。

「那個……,我們在這裏談論這些是不是不好,畢竟隔牆有耳」李耀接道。

雪清河轉過身來,對李耀說道「不會有事的,我身邊有佘叔叔護著,有人來他會預警的,在這裏我們可以放心的談事。」

「我很好奇,你這一年在做什麼呢?爺爺讓你來天斗皇家學院見我,消息發到我這時,我便在等着你到來。可是整整等了你大半年,時至今日,你才來到天斗皇家學院。我以為你已經死了,但現在看來是你一點都不沒把來見我的事放在心上啊!」雪清河說着,背後六翼伸出,一股魂帝級的魂力威壓,壓向李耀。

看着正在發泄憤怒的雪清河,李耀艱難的站在原地,這魂力威壓還是很強的,讓他有些站立不穩。雖然強,可一旦他開啟武魂,自然可以抵抗住。只是他聽出了雪清河話中的怒氣,白白等了自己大半年,只好先讓他泄泄心中的火氣,才好談事情。

發泄之後的雪清河,收起翅膀,魂力威壓消失。李耀才開口說道「離開時,我已向老師說過,要去一趟家鄉。只是我不熟悉路,走錯了方向,耽誤了不少時日。卻不知你已在此等候多時,對於爽約之事,我向你道歉。」李耀說着對雪清河躬身一禮,這次他真心誠意,不含半點敷衍。

雪清河看着沒有開啟武魂抵抗魂力威壓的李耀,心中之氣也是少緩,看他認錯誠懇,便先饒過李耀。說道「你可知曉爺爺讓你來此是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