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直接遞給了譚晚晚:「拿走吧。」

「封……封先生……這可使不得啊。」

「她想給的,你就拿着。唐柒柒,你還有什麼想讓人一併帶走的嗎?」

「這……這些酒……伯父貪杯,想帶一點孝敬一下他老人家。」

唐柒柒膽子大了幾分,踢了踢旁邊的紙箱子,裏面好幾瓶茅台呢。

「好,我讓司機給你搬上車。」

「真的?你……你不生氣?」

唐柒柒打起精神,震驚的看着他。

封晏面色平靜,真的沒有生氣,這讓她很高興。

「那我還能搬點別的嗎?」

「可以,看中什麼了?」

「衣服,你給我買了很多衣服,我根本穿不完。我和晚晚差不多身材,可以穿的!」

她興沖沖的回到房間拿了不少衣服出來,這些都是封晏找設計師定製的,可唐柒柒一件都沒穿。

如果她穿了的話,就會發現譚晚晚根本穿不了。

「她穿不了。」封晏篤定的說道。

「為什麼呀?我們差不多啊!」

「你胸多大,沒數嗎?」

「額……」

唐柒柒漲紅了臉色,譚晚晚在一旁差點撲哧笑出了聲。

唐柒柒的胸遠比自己的小。

「好了柒柒,這麼多已經帶不走了,你別弄亂七八糟的了。我也要回去了,我媽還在家等我呢。她自從出院后,根本離不開我。」

「你這就要走?」

唐柒柒有些不舍的看着她。

她才來一上午呀。

本來譚晚晚是打算待到晚飯後的,可封晏提前回來了,她留下似乎有些不識趣。

而且唐柒柒都和成這樣了,也說不了多少話,還不如讓她好好睡一覺來的實在。

「嗯,下次我再來看你,就是不值得封先生……」

她看向封晏,言下之意十分明顯。

她能不能來還不是封晏一句話的事情。

唐柒柒也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期盼的看着他。

她喝了酒,現在還有些迷糊,對他沒有那麼多敵意。

她真的不想被關在這兒,像是坐牢一樣,要是譚晚晚能夠經常看看自己,那就太幸福了。

她看封晏抿唇不肯答應,心裏急了,一溜煙的跑過去,小心翼翼的捏着他衣袖衣角輕輕搖晃。

「你都已經把我關起來那麼過分了,你平常也不在家,傭人也不跟我說話……」

她的話還沒說完,封晏挑眉:「那從現在開始,我在家辦公,一天二十四小時陪着你。」

「額……那你當我沒說好了,說的字一個都不愛聽。」

「好了,答應你了,但什麼時候能來,還要看你表現。」

「真的?」

唐柒柒喜不自勝,開心的都快要蹦起來了。

她抱着譚晚晚說道:「你聽到了嗎,你可以來看我,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柒柒,你好好照顧自己,我先回去了。也……麻煩封先生了。」

她朝着封晏微微鞠躬,希望他能夠善待唐柒柒。

她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是怎麼樣的,只希望唐柒柒在這兒不要受到委屈。

。 有一句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此時此刻的這隻鐵獅獸就面臨這一種情況,剛才他和這隻妖妖豹進行相互作戰的時候,他完全沒有想到背後的沈建此時已經對它虎視眈眈,彷彿只要抓緊機會就讓這個沈建對它發起強烈的進攻,所以說這隻鐵獅獸其實還是非常的危險的,因為作為一個人類武者,作戰手段非常的強大,更何況沈健的身上不僅僅有人族武者的作戰手段,同時還有妖族的作戰手段,因此這隻鐵獅獸如果和沈建戰鬥起來的話,根本就沒有把握真正的將沈建坤吃掉,沈建以自己目前的實力也完全有信心和這隻鐵石獸進行瘋狂的一戰,從而將這隻鐵獸擊殺,這可畢竟是一支血脈境界的二階中期的鐵獅獸,所以說它體內的妖核對於沈健的補充還是非常的大的,因此沈建如今早已摩拳擦掌,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之後,當這隻鐵獅獸慢慢睡熟的時候,沈健便在半空當中迅速的拍打着它的一對大鵬翅膀,然後集中自己體內所有的妖力和元力,向著這隻鐵獅獸攻擊而去。

如果不是鐵獅獸這種妖獸過於厲害,以至於在鐵獅獸受到周圍那些實力一般的妖獸紛紛躲開,也不至於鐵獅獸面對危險無法察覺,而剛才在鐵獅獸在這裏睡覺的時候,周邊的那些實力比較弱小的那些妖獸們都已經被嚇的躲開了這裏,所以說這裏如今已經是這隻鐵獅獸的地方,當沈建向這隻鐵獅獸發起進攻的時候,周邊的那些弱小的妖獸一個都沒有,所以說周邊也就沒有一定的雜音干擾就是鐵獅獸睡覺,所以說當沈健向這隻鐵獅獸發起攻擊的時候,鐵獅獸並沒有發現如今危險已經慢慢的臨近了。

忽然之間在沈劍的頭頂之上,兩輪烈日再次的爆發而出,滾滾的陽光照得周圍的溫度都迅速的上升,炎血掌催動而出的同時,他在另一隻手中妖族血脈力量催動起來,然後他的鵬羽暴擊也同樣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醞釀,然後他的炎血掌和鵬羽暴擊兩種攻擊方式一同向這隻野獸攻擊而去。

這時候這隻鐵獅獸依然在那裏睡的很沉穩,由於它剛剛把那隻妖豹吞吃掉,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已經有了一絲疲憊,畢竟他和這隻妖豹曾經經歷了一戰,消耗掉了體內非常多的氣血和妖力,所以說這隻想睡覺,然而對於沈建接下來的攻擊鐵獅獸就完全沒有發現。

其實人類和妖獸相互作戰的時候也同樣是有一定的技巧的,要知道妖獸和人一樣都有一定的弱點,妖獸的弱點就是他的頭部,這一點和人類是一樣的,只要一個妖獸的頭部被對手擊暈的話,那他很可能失去戰鬥力。

然而,事情有時候去,有一些事與願違,當沈建的炎血掌和鵬羽暴擊兩種攻擊方式馬上要擊打到這隻鐵獅獸的頭頂上的時候,這隻鐵獅獸的頭上忽然發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然後這個黑色的光芒彷彿變成了一層石頭,迅速的將沈建的攻擊抵擋在外面。

「我真的是萬萬沒想到這隻鐵獅獸如今的防禦手段竟然如此之強大,哪怕是他在睡覺的時候在面對敵人的攻擊,也能夠通過自己的血脈力量自行進行防禦。」沈建心中感嘆道。

然而這時候他完全沒有想到這隻鐵獅獸如今已經在沈建的攻擊當中醒來,剛才他催動自己的血脈力量防禦住了對方的進攻,這也是鐵獅獸這種妖獸從出生開始就有的防禦方式,當他睡覺的時候,體內的血脈力量卻依然在運轉,因此在遭受對方的攻擊的時候,它的身體某一處將迅速的石化以至於被攻擊的地方根本就無法受到創傷,此時此刻的沈建就是面臨如此的情況,要知道沈建如今的人族的攻擊方式和妖族的攻擊方式鵬羽暴擊這兩種攻擊方式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攻擊力是非常的強大的,如果他的對手是一位人類武者的話,即便是那些修為境界在武魂境後期,武者可能也會遭受到一定的重創,然而這隻鐵獅獸的防禦力卻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以至於沈建攻擊到他的頭顱部位的時候,他的頭顱部位竟然由於自己血脈當中自帶的這種防禦的天賦技能,阻擋住了沈建的進攻。

然而沈建在向他進攻的時候,這隻鐵獅獸終於醒來,這時候這是鐵獅獸迅速的提高了警惕,這一片大樹之下緊緊的瞪大了眼睛,然後對着半空當中的沈建發出一陣,要知道鐵獅獸的攻擊力是非常的強大的,尤其是在物理攻擊方面,普通的同學妖獸根本就不是鐵獅獸的對手,然而沈建和他作戰依然有自己的優勢,一方面就是沈建的體內擁有着妖族的血脈力量,而且是那種九陽鵬王的血脈,而金翅大鵬血脈是非常擅長力量攻擊的,而且沈建還有一個這隻鐵獅獸根本就無法做到的天賦,那就是沈建能夠依靠自己的大鵬展翅在半空當中飛翔,在半空當中對鐵獅獸進行攻擊,這樣一來就可以讓這隻鐵獅獸在此時此刻陷入被動的情況,因為沈建在半空當中像這隻鐵獅獸發起攻擊的時候,這隻鐵獅獸根本就是措手不及的,因為沈建能飛鐵獅獸不能飛,沈建能夠任意角度的攻擊,這是鐵獅獸,然而卻是鐵獅獸根本就無法攻擊到沈建的身上,因為這隻鐵獅獸根本就無法飛翔。

當沈建這時候發現自己的攻擊落在鐵獅獸頭顱之上,卻對這隻鐵獅獸沒有絲毫的創傷的時候,心中一緊,然後身體迅速的往後退了一步,再次在半空當中飛行,不過此時此刻的沈建的攻擊卻並沒有停止,繼續的施展自己的妖族血脈技能和人族的武者技能,自己體內的妖力能量和元力能量不停的在自己體內的經脈運轉着,盡自己的全力想要讓自己的體內的攻擊力能夠調整到最強的時刻,只有這樣才能夠在和這隻鐵獅獸進行相互作戰的時候能夠佔據一定的優勢。

此時此刻沈建能夠從這隻鐵獅獸的一對眼睛裏面看出這是鐵獅獸此時此刻心中的想法,鐵獅獸雖然十分的兇猛,而且物理攻擊能力非常的強大,這片萬妖山脈當中,同等階的妖獸幾乎是很少有妖獸能夠打得過鐵獅獸,然而鐵獅獸也有一種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根本就無法在半空當中飛翔,只能夠在陸地上進行作戰,這樣一來沈建就可以抓住他的弱點對這隻鐵獅獸進行進攻。

這時候沈建的炎血掌和鵬羽暴擊再次向這隻鐵獅獸攻擊而去,鐵獅獸也同樣的不甘示弱,兩隻前爪瘋狂的揮舞,彷彿要迎接沈建的攻擊,以這隻鐵獅獸在物理攻擊方面的實力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懼怕沈建。

只聽轟的一聲爆響,沈建攻擊到了這是鐵獅獸的雙爪之上,不過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此時此刻這隻鐵獅獸,這身體竟然退後了一步,然而沈建的身體竟然往後被撞退了十幾米,也就是說如今沈建,雖然實力非常的強大,然而他和這隻鐵獅獸進行物理作戰的時候,確實顯示之後依然能夠通過自己強大的防禦力和沈建進行作戰。

不過這也是由於沈建剛剛覺醒了二階妖族血脈,物理攻擊才僅僅是這種程度,畢竟血脈力量還不太穩固,如果沈建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讓自己體內的妖族血脈力量再次的濃郁一些的話,那沈建的物理攻擊力完全不是現在這樣的,最起碼他能夠非常輕易的就將這隻鐵獅獸擊傷,然而正是由於沈建在修為境界剛剛得到突破而已,所以說他的妖族血脈境界並不是十分的穩固,而他的攻擊力看起來也是同樣十分一般的,所以說他和這隻鐵獅獸進行相互作戰的時候才沒有佔到過多的優勢。

不過沈建則也同樣能夠感受到這是鐵獅獸在經過沈建的瘋狂一擊之後,自己的身體也同樣的不好受,因為沈建的東西也是具有一定的眩暈技能的,沈建和這隻鐵獅獸進行相互攻擊的時候,鐵獅獸和沈建一樣,也擁有的眩暈技能,所以說沈建的鵬羽暴擊這時候和這隻鐵獅獸的爪子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兩種眩暈技能相互碰撞在一起,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和這隻鐵的時候竟然都感覺到有一個人暈乎乎的感覺,不過肯定自有他自己的優勢,因為沈建作為一個人類,他的靈魂力量是遠遠的超過這隻鐵獅獸的,鐵獅獸這種妖獸雖然物理攻擊的能力非常的強大,而他的靈魂力量卻非常的弱小,所以說當兩種眩暈技能攻擊在一起的時候,沈建或許很快就能夠恢復自己,本來的靈魂狀態如果想要緩過來,確實需要一定的時間的。

這時候沈建終於發現了這隻鐵獅獸在這方面的弱點,於是沈建便再次的推動他的炎血掌和鵬羽暴擊,像這隻鐵獅獸發動了進攻。

然而這一次讓這時候的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隻鐵獅獸的防禦力竟然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當沈建的攻擊在這時候攻擊到這只是鐵獅獸的身上的時候,這隻鐵獅獸儘管目前處於眩暈的狀態,然而他的血脈當中自發的這種防禦力,卻再次讓他的身體表面發生了實話,你至於沈建感覺到再次打擊到了一個石頭上,不過這一次卻比剛才有着非常大的進步,因為剛才*和這隻鐵獅獸進行攻擊方面的相互碰撞的時候,沈建是陷於弱勢的,因為當時畢竟缺鐵的時候吞噬了這隻妖豹以至於自己體內的妖力能量得到了極大的補充,所以說它當時的力量十分的強大,然而剛才和沈建的那一次攻擊使得鐵獅獸幾乎消耗掉了體內一半的妖力能量,這樣一來當沈建向他再次發起攻擊的時候,他體內的妖力能量其實也並不是特別的充足,所以說當沈建攻擊到他身上的時候,這是鐵獅獸剛才的優勢已經蕩然無存了,這是鐵獅獸往後退後了好幾步,而且這隻鐵獅獸已經彷彿感覺到了自己兩隻前爪上面那種劇痛,因此被再次攻擊一次之後,竟然出於本能的用自己的*舔了舔自己的兩隻前爪,這時候隨之而來的眩暈感覺再次圍繞着這個禽獸,這時候這是鐵的時候,再次感覺到有一種暈暈乎乎的感覺。

這時候正是沈建對他攻擊的大好時候,如果沈建在這時候我不知道發起攻擊的話,那當沈建所推動出來的學員技能消失之後,可能會再次恢復自己的戰鬥力,這樣一來沈建如果再想對付這隻鐵獅獸的話會比剛才要難的多,因此在如此關鍵的時刻是絕對不能饒恕罪受的。

沈建蓄勢待發之下,將自己的體內的元力能量和妖力能量再次凝聚到自己的兩隻胳膊之上,然後從半空當中一飛衝天,半空當中旋轉一圈再次向這隻鐵獅獸攻擊而去。

這時候經過了沈建的第三次攻擊後退了一百多米,而且這時候的這隻鐵獅獸已經表現出來自己軟弱的一面,因為他這時候根本就無法和沈建相互作戰,他這時候本來想要逃跑,可是沈建的攻擊力具有非常強大的玄冥技能,以至於這隻鐵獅獸想逃跑根本就不可能。

「哈哈,鐵獅獸,你的的物理攻擊不是很強嗎?物理防禦不也很強嗎?那就繼續嘗試我的攻擊吧,我讓你嘗嘗我的鵬羽暴擊的厲害。」

沈建那個時候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並沒有催動自己的元力,而僅僅是催動了他的妖族攻擊手段暴擊再次攻擊,到了這時候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在沈建的攻擊落到這隻鐵獅獸的身上的時候,這隻鐵獅獸身上用來防禦的時候石化部位竟然被沈建一下子打碎了,然後彷彿這隻鐵獅獸的皮膚被沈建打裂,在被沈建攻擊的地方忽然出現了一道血痕,鮮血不斷的流下來,而這時鐵獅獸在這時候也同樣感覺到一陣了非常強烈的疼痛。。 有之前敲詐來的二十億,秦林有了資本。

當然,這筆錢收購三家的產業肯定不現實,他也沒有這麼大的胃口,目的是先分裂幾家,第一個就是董家!

不到三天,華程集團就收購了三家大量的股份,然後又以低價拋售出去,這樣重重複復了好多次,二十億資金幾乎被秦林揮霍一空!

程憐情看在眼裡,急的不行,要不是知道秦林不會做出這種愚蠢的事情,早就阻止了。

三大家族也不好受,股市被秦林這麼一折騰,雖然沒有徹底崩盤,可也吃了不小的苦頭!

就算幾人有仇,但這次秦林的報復也太瘋狂了,完全是同歸於盡的方式,不像他的風格!

最重要的是,三家都遭受到巨大損失,唯獨董家安然無恙,股市沒印象,也沒有任何黑料。

「你們看吧!」

林家別墅中,林弘憤怒的甩出幾張照片。

洪雲峰和孔夭一看,正是秦林秘密進入董家別墅的照片,是從一個準備去董家採訪的記者手裡拿到的。

「秦林怎麼會單獨去見董山河?」洪雲峰大驚。

「等等,你們發現沒有,秦林剛剛見了董山河,然後就開始對我們報復!只有董家沒有事情!」

「恐怕董山河已經投誠了,秦林想分化我們,這樣對付四個總比對付三個強吧?」

孔夭立刻意識到這個問題。

「混蛋!董山河這個叛徒,這就服軟了?」洪雲峰茶杯狠狠砸在桌面上。

「要不,我們去找他問清楚?我總覺得這又是秦林的招數,讓咱們內鬥。」幾人畢竟是商場的老狐狸,不可能一點智商都沒有,而就在這時,林弘又收到了記者的消息,說可以,以二十萬,賣給他一個視頻。

二十萬對於現在的他們,算困難了,忍痛割愛的獎視頻買下,三人便觀看起來。

這是個偷拍的視角,從畫面上來看是董山河的別墅大廳。

對面是秦林,還有個背對鏡頭的身影,和董山河很像。

「董老闆,事情很順利,華程集團已經表示出誠意,接下來就是董家出手了。拿下其他三家,我拿七成,剩下的也足夠讓你們董家發財了吧?」

「秦林,你是不是太貪了?」

「呵,是你要找我投誠的,沒有條件講!」

「好,可以,董家馬上出手!」

畫面戛然而止,幾人震怒,聲音是董山河的,地點是他家裡,秦林的話也符合他的風格!

「董山河這個王八蛋!還真敢背信棄義!」

「很好,秦林我們沒辦法,收拾這個叛徒還是可以的,真以為靠上大樹就安然無恙?」

第二天,董家的黑料被頻繁爆出,董家的股市被三家瘋狂打壓。

秦林已經到了極限,董家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絕對不能讓他活著!

一番鬥爭下來,董家產業支離破碎,股市崩盤,其他三家也搖搖欲墜,兩敗俱傷!

董家別墅!

「董山河,現在你那三個兄弟認定你是叛徒,現在公司快完了吧?」秦林悠哉的坐在那裡笑道,之前的視頻是他偽造的,去董家就是為了記住大廳的擺設,找了個和董山河體型還有聲音一樣的人冒充,最後通過那個「記者」賣過去,一切順理成章。

「秦林!原來是你陷害我!」

「是有如何?你覺得他們會相信你嗎?」秦林不慌不忙的拿起一份文件,說道「再這樣下去,恐怕你別說是家產,估計性命都不保了。這裡是兩千萬,我要你董家所有的產業股份!」

「兩千萬?你在耍我?」

董家的產業值幾十個億,哪怕現在崩盤,那也值幾億。

「隨便,我只是想少費點勁而已,你自己考慮下吧。」

說完秦林便轉身離開。

隨後華程集團開始從林家開始瘋狂打擊,本來三家已經是強弩之末,又和董家內耗,名義上雖然是一線世家,實則差不多快跌到最底層了,不過秦林還是決定逐一擊破。

很快,林家投降!

茶樓中,董山河跟林弘秘密會見秦林,各自拿到了兩千萬,準備離開沙碧市,將兩家的股份全數讓渡給秦林。

自此,秦林吞併了兩家!

「秦林,這個東西也給你吧!」

林弘和董山河各自拿出了一塊翠玉,上面雕刻著栩栩如生的畫像,可以拼接在一起。

「這是什麼?」

「這是我們四家各有一塊的傳家寶,叫麒麟玉,具體不知道有什麼用。之前有個黑衣人找到我,說會給我介紹個可以殺了你的人,他的條件是要我們四家的麒麟玉。那傢伙很恐怖,恐怕還會惦記這個東西,你拿去吧。」

林弘解釋著,兩人預感到這是個燙手山芋,甚至會帶來殺生之禍,只能忍痛捨棄。

或者說,這也是他們臨走前的一點報復…….

秦林一驚,又是黑衣人?

他要四家的麒麟玉做什麼?既然是對他有用的,秦林更要收下,看看他到底搞什麼鬼。

交易結束,兩人離開,準備連夜離開沙碧市,去別的地方東山再起!

吞併掉董家和林家,程華集團的版圖擴展了數倍,程憐情即使有心裡準備也有點受不了。

曾經的四大家族在她面前可是龐然大物的存在,卻在秦林手裡頃刻間覆滅!

「好了,接下來就剩下孔家和洪家了。」

秦林站在辦公室的玻璃牆面前呢喃著。

本來計劃都很順利,秦林有信心最多一個星期吃掉剩下兩家,可第二天的新聞讓他萬萬沒想到!

根據報道,董山河與林弘帶著家人準備去機場的路上分別遇到了車禍,所有人當成死亡,無一倖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