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下方,樓嫣雪等人喉嚨一澀,頭皮發緊,瞳孔驟然放大!

「快防禦!」

無亓子說著,立刻豎起防禦罩,然後拿出四五件防禦法器。

其他人也紛紛後退,亡命的逃竄。

半空中,兩道強大無匹的招式相撞,立刻發出震徹雲霄的爆炸聲,蘑菇雲衝天而起!

爆炸的熱浪瞬間席捲整個軒轅城,「咔——」

軒轅城的防護大陣裂開了一道縫,隨後「咔!咔!咔!」

眨眼之間,全部破碎!

「噗!」

「啊!」

「救命!」

軒轅城好多人受傷,好在防護大陣抵禦了大部分的餘波,這才沒有波及到他們的性命。

眾人再也不敢看熱鬧,紛紛躲避到成為安全的地方,才敢放出神識小心的查看著。

而空中的奚淺和羅遲,兩人緊盯著對方。

臉色蒼白,嘴角都掛著血跡!

奚淺忍住抽疼的胸膛和腦海,眼神清明,她心裡對自己的實力又一次有了新的認識。

自從和韓月喬對戰過後,提升的不是一星半點。

若是以往,此時她早就倒下了。

當然,還有封瑾修的「聖玄」功法,真的十分好用!

融合了「神月訣」,簡直無可匹敵!

羅遲看著對面的紅衣女子,心裡的殺意瘋狂的湧現出來。

同時,眼底也掠過一絲忌憚!

他自己都想不到,竟然會在一個元嬰期的小輩手裡吃虧,還不是一次。

好不容易恢復實力,這女人的實力竟然也提升了。

原先她對上半步飛升境基本沒有還手的能力!

現在竟然能不落下風!

。 張罘沒有猶豫的必要,兩個化工原料罐一個對準怪獸腦袋,一個對準怪獸身體。

直接拋射出去,這種攻擊算不上光線技能,所以並不消耗能量。但威力是有的。

罐頭飛行速度不慢,快速地落在祖魯剋星人身體上。

「轟隆。」

又是兩聲爆炸,那是與瀑布的流水截然不同的炸裂聲,祖魯剋星人的嘴裡傳出奇怪的嗚咽。

奧特曼看時機差不多了,決定結束這場戰鬥。它的右手抬起,一個閃耀的圓輪在手部滋滋滋的旋轉。

八分光輪。

光輪並沒有被奧特曼投射出去,而是套在手上當作電鋸。是的,八分光輪可以當作一種近戰的光線技能。

接著,奧特曼對著在原地哀嚎叫痛的祖魯剋星人沖了上去。對方的頭部身體燒灼著火焰,爆炸使得它的皮肉被烤糊撕裂。

但這些傷害對於巨大的祖魯剋星人來說只能算是皮外傷,真正致命的傷害還是需要奧特曼去創造。

奧特曼在地面奔跑的移動速度很快,祖魯剋星人和奧特曼的接觸只在一瞬間。

先作出防禦反應的是祖魯剋星人,它忍住疼痛,右手的利刃高高舉起。然後對著衝來的紅色巨人一個斜劈。

令它不解的是,紅色巨人並沒有躲閃,而是選擇了硬碰硬。

奧特曼手裡旋轉著的八分光輪和祖魯剋星人的利刃觸碰在一起,一陣花火過後,利刃上出現紅色的燒灼痕迹。

同一時間,祖魯剋星人的右手利刃被八分光輪生生燒斷。

八分光輪本質上來說還是光線技能,激光的穿透性和燒灼性並不減少。

不僅如此,八分光輪還具有切割能力。奧特曼手裡的光輪建功后並未消散,而是被它拋射而出。

近距離拋射而出的光輪,祖魯剋星人根本沒法躲避,這一次,奧特曼的光輪瞄準的是祖魯剋星人的右手手臂與其手上利刃的鏈接部位。

那個位置比起利刃要柔軟得多,屬於血肉之軀。

「滋滋滋。」

光輪在祖魯剋星人手臂上轉了幾圈,能量耗盡,漸漸消失在陽光下。

而祖魯剋星人僅存的利刃手臂也被切割掉,落在了半空。

那個利刃手臂又被奧特曼抬起手從空中接住。

另一方面,祖魯剋星人雙臂盡失,它已經沒有戰鬥力了。想要逃跑,卻被奧特曼抓過來踩在腳下,被它自己的利刃手臂指著脖頸的位置。

就像殺雞一樣,奧特曼揮落了利刃,就和祖魯剋星人平常的揮擊一樣。

。。。

怪獸解決后,奧特曼立於大地之上。工業園區的工人也停止了逃跑,甚至有一些駐足下來看著紅色的巨人。

大概是知道不會受到傷害。

而他們所看的那個巨人,胸口的彩色計時器閃著大海一般寶石樣的光澤。巨人看了看腳下自己所保護的土地。

然後抬起頭。

「賽。」

飛上了天空,消失在了雲層之後。

張罘巨人化為人間體是在工業園區背後的一座小山上,鳳源也在這裡。

小山頂端的風景並不怡人,張罘遠遠望去。綠色的植被和田野都被工廠的管道和一座座廠房所替代。

在工廠的煙囪里,黑色的濃煙升上天空。空氣里瀰漫著讓人看不太清的霧霾。

這是祖魯剋星人要破壞的地方,也是奧特曼守護了的地方。

張罘還在沉思,身後的黃土地上卻跑來一個人。

是鳳源,由於張罘來得及時,他看上去並沒有受傷,很有精神的樣子。

陽光溫暖地灑下,鳳源的臉上帶著怒火,他跑過來抓起張罘的衣領:「混賬!看看你保護了什麼。」

經過鳳源的提醒,張罘才看向自己特意忽略掉的地方,那是他和祖魯剋星人戰鬥的重災區。

由於張罘肆無忌憚地拆取工廠的貯氣罐,那裡的很多輸送管道都發生了爆炸。

火焰和有毒有害氣體直到現在,都還未消散。

「我保護了我自己啊,混蛋。」

張罘也不是服軟的人,他一拳頭打在鳳源臉上,將他揍開。

因為力道很大,鳳源被揍翻在地上,他咬咬牙,爬了起來:「張罘,你個gzz。」

「你說什麼。」

張罘直接撲了上去,兩個人扭打在一起,順著小山陡峭的山坡滾落下去。

「你是和m78星人一樣的宇宙人啊,鳳源,真把自己當地球人了。你保護的到底是地球這個第二家鄉,還是地球上生活的人類啊。」

張罘和鳳源滾落在半山腰,兩人的背上沾滿了黃色的泥土,張罘臉上挨了好幾拳。

嘴裡吐出帶有沙土的石子說話,而被他壓在身下的鳳源頭部被山坡上凸起的小石塊撞到了,鮮血染紅了沙土。

鳳源也不是一個輕易服軟的人,他一腳踢飛壓著他打的張罘,反過來壓了上去:「兩個,都要保護啊。連這種事情都不明白嗎,你這個混賬。」

而被他壓在身下的張罘直接抓住他的頭向下,然後起身用自己的頭狠狠撞擊。

一時間,兩人額頭的頭骨碰撞在一起,擠壓傷繼續流出血液:「這是必要的犧牲,你能理解的吧。抉擇有時候很艱難,但不得不做。」

「我不想理解啊。」

「鳳源,你個混賬。」

「張罘,你個gzz。」

奧特曼恢復力很強,體力也是如此。這兩個人要打到疲憊不堪才會停手,而他們到達疲憊不堪所需要的時間。

是很久很久。

然而,就在這時,小山頂上降落下一架飛機,是瑪基三號。

這是架不需要跑道,也能直升直落的戰記。飛機降落後,從駕駛艙里跳下一個杵著拐杖的男人。

是諸星團,他站在上風處看著下面扭打在一起的兩個男人。很顯然,他應該是來拉架,打破僵局的。

「真和平啊。」

看著自己隊員打來打去的mac隊長如是說道。

他只是來看戲的。

。。。

打鬥一直持續到傍晚,黃昏的風吹拂過寧靜的半山腰,夕陽的紅塗抹上白色的雲朵。

兩個男人鼻青臉腫,被風輕拂的臉頰一陣一陣地疼痛。

「不打了。」

諸星團看著停手的兩人遺憾地嘆了口氣:「你們這不行啊,還能自己走,我連醫院的擔架都準備好了。」

「不不不,拐杖你一個人杵就行了。」

嘴臭的自然是張罘。

「諸星團,你是給自己準備的擔架嗎。」

跟著嘴臭的是鳳源。

兩人看著對方傷痕纍纍的模樣,再加上一起看著隊長積蓄著怒氣的面容。

突然笑出聲來,

暢快又爽朗的笑聲回蕩在小山上,打架的理由似乎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重新介紹一下。」

鳳源伸出手:「我叫鳳源,雷歐奧特曼。」

「張罘,布朗奧特曼。」

張罘握住了他的手,遠處是大大的落日,紅得耀眼。

「一起為了保護這顆星球戰鬥吧。」

不論動機,不論理由,不論做法,其實,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保護著這顆緩緩隨著軌道轉動的藍星。

奧特曼是如此,人類亦是如此。 到了徐山啟生日那天,說好那天要穿得搭對,他們當然得做到。

瑞霖穿了那件清越綉上臨清獅子貓的黑色T恤,配了寬鬆的運動短褲,兩條修長的腿一覽無餘。清越很配合地穿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兩個人站一塊簡直不要太搭。

「哇塞,你們兩個簡直不要太般配了。」徐山啟見到兩個人手牽手進來,看到兩個人穿著默契就感覺自己被狠狠地餵了一口狗糧。

「這個給你。」清越把自己和瑞霖精心挑選好的禮物送到徐山啟手裡。雖然不貴重,但也是彼此的一份心意。

徐山啟把家布置得很精緻,跟外面派對策劃有得一拼,他家原本就精緻,跟許老師家確實有得一拼。

兩個人來得不算早,客廳的沙發上已經坐著好幾個熟悉的陌生的面孔。

「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沈瑞霖,是我的好朋友。他旁邊的女生叫何清越,是瑞霖的小寶貝。」徐山啟對著那幾個陌生的面孔介紹著自己新交的朋友,最後一句簡直不要太精髓。

「你好。」兩個人很有默契地對著那幾個坐在一塊的陌生面孔打了個招呼。

「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其中一個女生站起來,她直勾勾地看著清越,可她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了。

「有一次在便利店,我不小心撞到了你。」

清越沒忘記這個女生,她是濮思湘,清越參加國藝院比賽會遇到的對手。

「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呀。」濮思湘被清越這麼一提醒,那段記憶立馬湧現在她的腦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