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想幫你媽咪分擔壓力?」

褚逸辰問。

「嗯,媽咪很辛苦,那麼可以給我嗎?我愛你爸比」

「你是李安安什麼人。」

褚逸辰不完全相信李安安的話,這個女人狡猾的很不如孩子來得誠實。

李寶寶很驕傲「我是她最喜歡的寶寶。」

對媽咪最喜歡她了,這麼說沒錯。

褚逸辰低頭沉思幾秒,抱着李寶寶下床,去了衣櫃里取出自己放在這裏的衣服。

「我去洗澡,你先去外面玩~!」

「好的,爸比」

李寶寶飛快的跑出去。

褚逸辰偏頭,看着孩子飛快跑開的身影,眼底露出疑惑,為什麼自己對這個小孩這麼縱容,僅僅只是因為她可愛?

。零點中文網] 離開玄宇宙后,徐凌很難再像現在一樣每天無時無刻陪在姬柔身邊,到時候好感度突破80將會更加困難。

徐凌想了想,不如直接主動表白算了,記得剛開始向林瑤表白成功后,可是一次加了不少好感度。

姬柔對徐凌的好感度高達79,應該不至於會拒絕徐凌,他只要浪漫一點煽煽情,表白成功后好感度很可能直接衝過80。

莫清水依偎在徐凌懷裡,看徐凌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忍不住問道:「公子,你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咱們繼續。」

徐凌嘿嘿一笑,今天可是中秋節,韓歆雲幾女特地從地球過來團聚,他可不能讓幾女失望才行。

此時此刻,徐凌平時用來居住的莊園內,周思穎幾女橫七豎八的躺在一張大床上,滿面桃花,情意綿綿。

所謂生命在於運動,徐凌面對眾女,自然不會有一絲鬆懈,有玄宇宙無窮精力的逆天buff加持,他只能是屢戰屢勝,讓幾女連聲討饒。

與此同時,姬柔悄悄潛入了徐凌居住的莊園。

隨著對徐凌好感度的提升,姬柔對徐凌的一些往事越來越好奇,但徐凌不知為何總是避而不談,只說是時候未到。

姬柔本來對這個說辭還算能接受,可看到平時徐凌與莫清水相談甚歡,一副秀恩愛的模樣,她開始感到了一絲不滿。

為什麼莫清水就能與徐凌相處很好,自己只能像個晚輩一樣乖乖聽話,連一些事情的真相都不能知道?

徐凌平時雖然很多時間都在陪姬柔修鍊,但總是有一段時間會與莫清水離開,具體做什麼兩人也都是隻字不談。

上次在天玄宗,姬柔偷看過徐凌與莫清水在房內的畫面,所以隱隱能猜到兩人是去做什麼了,可她還是覺得很奇怪,就算是做那事,也不至於次數那麼頻繁吧?

尤其是今天,徐凌幾乎整天沒來看過姬柔修鍊,好奇心驅使之下,她決定前往徐凌平時居住的莊園一探究竟。

莊園實在太大了,姬柔動用身法武技,也用了好長時間才找到卧室的位置。

找到卧室后,她找到一個能看到屋內的窗戶,悄悄探頭往裡看去。

不可言喻的畫面引入眼帘,姬柔瞬間俏臉通紅,差點驚呼出聲。

與想象中的畫面無異,可是,徐凌這也太猛了吧?

「一、二、三、四、五、六…」

姬柔整個人都懵了,即便她對這些事情不太懂,也還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冷靜下來后,姬柔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忍不住把視線轉向了正在運動的徐凌。

不得不,徐凌的容貌真的很英俊,哪怕到現在,姬柔還是覺得他是心目中的神仙哥哥。

上次看到類似的場景,姬柔只覺得羞澀,馬上就離開了,而如今看到徐凌此番的模樣,她竟然下意識腦補出徐凌與自己恩愛的畫面。

這個念頭剛生出來,姬柔就羞的無地自容,她強忍住驚呼出聲的衝動,逃一樣的離開了莊園。

………..

第二天,姬柔像是往常一樣來到平時修鍊的一座山巔之上。

徐凌背負雙手俯瞰著高山流水,說道:「小柔,修鍊不可操之過急,今天你要做的是鞏固修為,我會給你安排一些實戰助你突破地境,之後你需要靜心修鍊專註突破修為,我也不會再像這樣每天陪你修鍊了。」

「小柔知道了…」

姬柔點了點頭,看著徐凌的眼神有些古怪。

真不敢相信昨天那個大發神威的男人,會是眼前這個仙氣飄飄的帥哥。

徐凌沒看到姬柔的表情,卻注意到了姬柔的異樣,他轉頭看著姬柔皺眉問道:「小柔,你這是什麼眼神?」

「沒什麼。」

姬柔吐了吐香舌,取出長劍準備修鍊。

徐凌扯了扯嘴角,第一次從女人身上感受到了無可奈何。

他也沒有多問,隨手捏造出幾隻妖獸給姬柔實戰修鍊。

徐凌能在玄宇宙捏造出的妖獸,力量不能超過他本人,但讓姬柔修鍊完全足夠了。

姬柔臉色一垮,她現在還只是道種境而已,徐凌居然給她安排堪比地境的強大妖獸。

「不要有雜念,專註於戰鬥!」

「哦哦…」

…………..

「師傅,太累了,要不還是先歇一歇吧。」

幾個時辰后,姬柔累癱在地上,再沒力氣對付任何一隻妖獸。

徐凌見狀揮手撤去妖獸,靜心等待姬柔恢復體力。

等了好一會兒,姬柔還是坐在地上大喘氣,徐凌看出她其實已經恢復了不少,只是想再戰鬥故意裝累。

徐凌見狀嘆了口氣,走過去附身摸了摸姬柔的腦袋,輕聲說道:「小柔,你也不小了,以後可不能總是輕言喊累,更不能選擇放棄啊。」

姬柔本想說些什麼,可是看到徐凌近在遲遲的臉,頓時將想要說的話拋到了腦後。

姬柔俏臉泛紅,徐凌如此細心溫柔的對待她,再加上一張帥到逆天的臉龐,換做正常女孩早就醉倒在了他的溫柔鄉里。

徐凌內心暗爽,姬柔以前一直將他視作長輩般的人物,現在總算是對他露出女人嬌羞的一面。

到了想戀愛的時候,即便女人本身有些抗拒,也還是鬼神使差的答應徐凌,更何況姬柔度他的好感度高達79。

「那好吧,我們就休息一會兒。」

徐凌笑了笑,他首次在姬柔面前放下長輩的架子,像朋友一樣坐到姬頭身邊,觀賞著美不勝收的夕陽。

在玄宇宙內,徐凌能隨心所欲控制季節與天氣,眼前染紅半邊天的浪漫夕陽,正是他特地捏造出來的。

姬柔愣了愣,看著徐凌令人沉迷的側顏,她突然感覺今天的師傅有些不一樣。

兩人並肩坐在一起,沉默無言,氣氛逐漸變得有些不同。

姬柔小心臟怦怦直跳,她忘卻了剛才修鍊的勞累,內心瀰漫出一股別樣的情緒。

「小柔,最近住在初夢星還習慣嗎?」

「還、還好吧…」 沈初停了晃酒杯的動作,俯下身,直直地看向謝安寧:「是啊,真巧,剛好謝小姐剛才說的那些話,我也全聽見了。」

沈初這話一出,謝安寧的朋友不滿地說了一句:「你怎麼偷聽我們聊天啊,有病啊?」

沈初淡淡地掃了那女人一眼,沒理會:「看來上次謝小姐沒聽取我那麼好的意見,不過幾天沒見,謝小姐的嘴更臭了一些。既然這樣,那我就幫謝小姐你漱漱口。」

「你想幹什麼,這裏是公眾場合——啊!」

謝安寧話還沒有說話,被沈初掐雙頰,疼得她直張著嘴,下一秒,沈初抬手就把手上的那杯果汁朝着她的嘴潑過去了。

果汁一些潑進了謝安寧的嘴裏面,但大多數都潑到了她的臉上,瞬間流到她身上的裙子上,謝安寧整個人儀態盡失。

沈初潑完果汁,抬手直接就將那高跟杯往她的腳邊狠狠一摔:「謝小姐,你說得對,我是個戀愛腦,以後說傅言之前,最好想想我,要是讓我聽到了,我可就不只是像今天這樣,幫你漱漱口而已了。」

地上鋪了地毯,高跟杯摔在地上的聲音沉悶,不上驚咋,但足夠驚嚇到謝安寧了。

沈初做這些前後不過兩三秒的時間,動作連貫流利,不說謝安寧本人,就是她一旁的朋友看着,都沒來得及出手阻止。

沈初說完,鬆了手,直接轉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剛坐下,傅言就拉過她的手,拿着濕毛巾幫她擦着手背:「髒了。」

他低着頭,幫她擦手背的時候,滿眼的溫柔。

沈初那句「我是不是很嚇人」的話,就這麼咽了下去。

她要是再打謝安寧兩巴掌,傅言還得問她手扇疼了沒有。

傅言細緻地幫她把手背上濺到的果汁擦乾淨,這才問她:「回家了?」

沈初早就吃飽了,「嗯嗯,回家了。」

謝安寧被沈初潑了果汁,顏面盡失,偏偏她反應慢,一點兒的反抗都沒有。

現在看着傅言牽着沈初走過來,她下意識就起身:「沈初,你——」

她話才剛說到一半,傅言的視線看過來,那桃花眼裏面的戾氣讓她渾身一僵,話就這麼卡主了。

直到兩人從她們卡座走過,她才氣憤地跺着腳把剛才沒說完的話繼續說完:「沈初,你給我等著!」

沈初和傅言早就已經走了,如今剩下謝安寧和朋友,周圍的時不時投些怪異的目光過來,謝安寧被氣得眼睛都紅了,拿出手機連忙給謝清然打了電話訴苦。

傅言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沈初在想是不是自己在餐廳真的做得太過分了。

電梯裏面站着不少人,她低頭看着自己被牽着的手,忍不住動了動尾指,引得傅言看了她一眼。

沈初囧了囧,覺得自己像是上課調皮搗蛋的壞學生一樣。

她沒再做小動作了,站在他身旁看着那電梯上變化的數字有些失神。

電梯到樓層的時候,一旁的傅言叫了她一聲:「到了,寶貝。」

沈初這才回過神來,看了傅言一眼,跟着他出了電梯。

走到門口,她伸手開了指紋鎖,進門俯身換了鞋子。

聽到關門聲,沈初靠在一旁的鞋柜上,回頭看向他:「我是不是有點過分啊?」

沈初話音剛落,腰間被大手緊緊地扣著。

男人的吻像是攻城的千軍萬馬,她哼了一聲,一下子就兵敗撐不住了。

。 斯特羅格這邊還在評估著這個空間的危險性,眼前突然起了變化。

煙霧中伸出一根「棍子」,棍子頭部有一隻網,小網兜轉着圈住那隻小蟲,然後一收,濃霧構成的細線比刀還利,硬生生將小蟲切割成了能量亂流,消失在空中。濃霧形成的網,竟然也能殺滅能量生物?斯特羅格看得有些驚訝。但是從過往經驗上來說這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每個虛擬空間都有自己的規則,在這些空間里,只有想不到,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不要輕易喂蟲子!」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煙霧中。一團煙霧從濃霧中擠了過來,立在了斯特羅格的面前。這一團濃霧有眼睛、有頭髮,還是一個中年人的模樣,手裏拿着權杖,那權杖跟身體一樣,也是一團煙霧。

這不是提拉特彌斯還是誰?

但儘管變成了濃霧一團,有着煙霧人像雕塑模樣,這個提拉特彌斯有些與眾不同的威嚴。

「提拉特彌斯殿下!」斯特羅格喜出望外。

「不要輕易喂蟲子!蟲子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便是對於相同的食物的攻擊性遠比它所不知道的東西的攻擊性強!你喂一個,它能夠消化食物,沒有死掉,其他的蟲子就會群起而攻之,那時候恐怕你想跑都跑不出去。」

「殿下!現在不是說這個問題的時候!……」斯特羅格着急叫道。斯特羅格不知道這裏是不是李鑫岩的體內,但是李鑫岩必然在這個空間,斯特羅格能夠追蹤李鑫岩的意識,他一開始呼喚李鑫岩的意識立刻就被甩到了這個空間,那麼李鑫岩就一定在這個空間,而李鑫岩手臂上那個嗅探器還在蔓延,那裏面還有烈日這個瘋子的意識,每晚一刻,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現在可不是跟提拉特彌斯敘舊的時候!

「急什麼!?」提拉特彌斯喝道。

「殿下?!」斯特羅格有些蒙。在他的印象裏面,提拉特彌斯是從來不發火的。

「你們都是我的造物,難道對於我的設計,就這麼沒有信心?」提拉特彌斯有些惱火。

這話一出,斯特羅格卻是一愣:「殿下的意思是……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這個……也不完全是。」

「那!」斯特羅格急切往前,去抓提拉特彌斯的胳膊,「殿下!事出緊急,如果聖子殿下出了什麼問題,那可是大事!……」一抓之下,提拉特彌斯的身體完全不是實體,他手抓到的竟然統統是煙霧。提拉特彌斯到不在意他的冒犯,轉身又復原出手臂,轉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稍安勿躁!我創造你們出來,難道只教會了你們打架?天使團這個名字,可不是打架團!」

提拉特彌斯的手也是煙霧凝成的,但是奇怪的是他拍在斯特羅格肩上的感覺,卻跟真實的手臂拍在身上的感覺是一樣的。

「當然,戰鬥十有八九是需要打架的,只不過打架的目的如果無法達到,那打架的方式是不是能夠變一下呢?哼哼,只要獲勝,獲勝的手段還是可以有其他方式的么!」提拉特彌斯道。

斯特羅格有些蒙了。

提拉特彌斯看起來也看得出斯特羅格的問題,道:「嘿嘿,這裏的空間是我創造的,不,連帶着烈日還有容納他的嗅探器外殼,都是我創造的,我只要控制了這個空間里和嗅探器空間里的時間流速,那麼時間停止在這一刻,就算他想做什麼事情,……那也得他先知道時間變慢了才可以吧?畢竟他在的空間裏面,無論如何時間都是一個重要的維度,但也得他能夠知道才行。」

「我明白了!」斯特羅格眼睛一亮。

提拉特彌斯點了點頭:「哎,這就對了,這才是我的守衛者嘛!你知道為什麼我的守衛者比其他節點的守衛者都要強大?那是因為他們從來都是聰明的小傢伙!」提拉特彌斯面露得意之色,但是只是露了一秒鐘又道:「但是!要想事情有結果,卻不是時間能控制得了的了,因為時間能讓一些事情變得緩慢,卻無法阻止一些確定的結果出現。……所以,結果就是需要你去幫助聖子去戰勝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