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邪心王·黑暗影法師道:

「沒在我那兒,昨天他跟我們一起消失的,不都是你帶他回你那兒嗎?」

黑衣人搖了搖

《奧特曼開局:我的女朋友居間惠》第152章大古記憶蘇醒 目光在地圖之上流轉,一時間李斯想到了很多,甚至於以前他不曾想過的問題,在此刻也躍上心頭。

作為帝國丞相,他需要統籌全盤,特別是嬴政第三次東巡歸來,整個人發生了極大地變化,雖然依舊是對於整個帝國掌控力不減分毫,但是對於政務之下,卻一直在下放。

這意味著,嬴政對於權勢的掌控,變得更為的厲害了,嬴政的這一改變,讓李斯極為的看好,他相信,大秦帝國的未來必將會極為的璀璨輝煌。

只不過,他跟不上大秦帝國的速度了。

李斯在國府之中感慨萬千,同樣的,在咸陽宮書房之中,嬴政也在思考李斯這一次的舉動目的何在。

他是帝王,自古以來,帝王多心,彷彿與生俱來。

他雖然清楚,李斯之謀十有八九便是為了帝國,但是嬴政心下依舊是有些遲疑,性命只有一次,必須要謹慎為之。

嬴政不懷疑李斯的動機,但是他懷疑李斯等人在施為的過程中會出現紕漏,在這個天下,從來就沒有萬無一失的計劃。

只要是計劃,就會有漏洞,唯一的區分便是漏洞的多少。

對於這一點,嬴政從很多年之前就清楚,人世間就沒有萬無一失的的計劃,要不然,這個人間就會亂套。

「韓談,這也是一份東巡的路線,讓大秦之盾的人秘密前往,核查清楚一切人的情況,以及四周是否有危險之地。」

半響之後,嬴政朝著門廊下的韓談吩咐一聲,他要多留一份心機,然後為自己在絕境之下,爭取一份生機。

有時候,只是一個瞬間,便可以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畢竟在這一刻中,大秦銳士便可以截殺來敵。

同樣的這一瞬間,也足夠自己反應過來,嬴政心裡清楚,他的武力值不弱,但是他終究是不如王翦等人在戰場之上搏殺,對於危險的嗅覺極為的靈敏。

故而,他不能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需要反應時間。嬴政的一切謀算都是基於此,他要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反應時間。

「諾。」

點頭答應一聲,韓談遲疑了一下,然後朝著嬴政,道:「陛下,是否與黑冰台聯繫溝通一下?」

在韓談看來,黑冰台對於中原大地之上的掌控,遠遠超過了大秦之盾,畢竟一直以來,大秦帝國之中各級情報組織的分區很明顯。

帝國之劍隸屬於對外戰爭司,負責大秦帝國之外的情報,而大秦之盾,負責秦宮,而羅網負責皇城,黑冰台負責整個天下。

對於帝國內部的消息,大秦之盾自然是不如黑冰台,這也是韓談想要與陳平聯繫,消息共享的原因。

聞言,嬴政搖了搖頭,朝著韓談,道:「此事,不要陳平聯繫,大秦之盾與黑冰台一明一暗進行,以確保對於此行的萬無一失。」

對於此事,嬴政心中自有計較。

「諾。」

點了點頭,韓談轉身離去,他開始去布局,大秦之盾的人雖然不少,但是都在秦宮之中,想要一下子輻射出去,並不容易。

他需要立即部署。

韓談自然是清楚,大秦朝廷內部已經對於東巡一事達成了一致,現如今,路線已經確定就就剩下時間了。

他對於嬴政也算是了解,自然是清楚,對於這一次東巡,嬴政抱有多大的希望。

嬴政一聲令下,大秦帝國各大官署紛紛運轉,一道道消息傳出,一個個暗探離去,整個大秦再一次風起雲湧。

大秦朝廷的頻繁的變動,自然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幾乎只要是簡單分析就清楚,嬴政這是又要東巡了。

一時間,整個中原大地之上氣氛變得肅殺,沒有之前好不容易出現的祥和。

國府之中。

陳平與辛勝同一時間到達,他們心中都有些好奇,畢竟很多事情已經商量好了,他們都在執行,但是李斯卻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等人叫了回來。

「我等見過丞相!」

一番見禮之後,辛勝朝著李斯,道:「李相這匆忙之間,找我等前來,可是有什麼變數么?」

除了東巡一事發生了變化,辛勝根本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聞言,李斯莞爾一笑,示意陳平與辛勝入座,等侍者將茶水端上來之後,方才朝著兩人,道。

「本相與陛下商議過後決定,解決這一次的東巡,將六國遺族中的殘餘勢力剷除,不知兩位以為如何?」

陳平放下手中的茶盅,眉頭微微皺起,詫異的看了一眼李斯,忍不住,道:「李相這樣做是否太危險了,想要藉助東巡一事將六國遺族剷除,這需要以陛下為魚餌……..」

「陛下乃大秦帝國的重中之重,李相此舉我覺得太危險了,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

「李相,陳統領所言甚是,陛下之安危,往往都是最重要的,此事風險太大了……..」這一刻,辛勝也是朝著李斯開口,道。

很顯然,不管是陳平還是辛勝都很拒絕此事,有待是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更何況是大秦帝國的始皇帝。

試探出了兩個人的反應,李斯輕笑,道:「這是陛下的意思,想要借這個機會徹底肅清大秦帝國內部的危機。」

「本相找你們到來,便是為了以防萬一,提前做出防備,不至於事情發生了而兩位倉皇以對,惹得陛下不滿。」

這便是李斯,短短几句話,便將氣氛逆轉,現在反而是陳平與辛勝要欠他的人情了,這便是大秦丞相的為人處世之道。

這一刻,陳平與辛勝兩人對視一眼,臉色微變,他們都清楚,這件事嬴政出頭與李斯提出來是兩個概念。

若是李斯提出來,拒絕便是,但若是嬴政提出來的,根本就不容拒絕。

以身作誘餌,這根本就是與死亡交鋒。

陳平掌控黑冰台,自然是清楚,六國遺族對於嬴政的憎恨與殺心,大有不殺了嬴政不罷休之勢,一旦消息傳出去,必會蜂擁而來。

因為留下的六國遺族都是死硬分子,想要將嬴政斬殺之心最重,這樣的人,往往悍不畏死。

。 閑古詠十分複雜的跟着羅恩觀看着靜靜躺在羅恩臨時所開闢的附屬空間之中的十一具水晶棺材。

「燭光的夜伯」這個儀式的進展徹底超出了他們的掌控,從一開始扎哈利亞斯奇襲「毀滅王朝」,奪取其中素體,到羅恩風馳電掣終結戰局,一共兩小時三十五分鐘,這個速度做車都難從弦神島一端到另一端。

而這個短短的時間之內,羅恩以碾壓的優勢終結了「儀式」,徹底結束了戰爭。

傷亡比起預計少很多,少到不可思議。

之前最低預計,一切按照計劃行事,也至少要死亡十分之一左右的人口,損失以金錢來計算,也是數百億日元,而現在……死傷僅有五十分之一,損失更是不過十億日元。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眼前的男人,眼前這個實力難以預估的存在。

閑古詠全程觀戰,她看着那傳說中的「弒神兵器」,那最強真祖的「第四真祖」眷獸在他的眼中是多麼脆弱。

就像是紙疊的娃娃一般,隨手的動作,都能夠將其化為碎屑。

關於最後的「龍蛇之水銀」,她並沒有扎哈利亞斯那樣執念,認為羅恩畏懼,相反……她看出了羅恩對於那眷獸力量的不在乎,也看到了羅恩隨手之間的力量。

作為獅子王機關的首領,堂堂三聖之首,她比扎哈利亞斯要睿智與冷靜的多。

同樣,作為一個僅次於真祖的強者,她比扎哈利亞斯這個實力暴發戶要有經驗。

對於強者的認知,對於他人手段的展現,她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

扎哈利亞斯太弱了,就算是變成了「血之從者」獲得了龐大的魔力,但是卻也只是一個暴發戶而已,他就像是突然繼承從天而降龐大遺產的暴發戶,沒有接受相對應的教育,沒有真正有錢人的操作水平,卻養成了傲慢。

也就是眼高手低,他運用着「繼承」而來完全不了解的力量,自以為是的嘲笑着羅恩的隨手舉動。

就像是一個在股票市場突然運氣好的暴發戶,嘲笑着華爾街的金融巨頭。

因為他堵上一切,得到了百分之兩百的利潤,而金融巨頭因為謹慎只賺了百分之十。

但是,他卻沒看到人家的百分之十就比他的百分之兩百要多上多少。

就像是扎哈利亞斯最後嘲笑羅恩所謂的畏懼。

閑古詠不會,因為閑古詠知道羅恩的強大,也許她依舊也用自己「狹窄」的目光小瞧了羅恩,但是至少她的「狹窄」比扎哈利亞斯要寬廣的多。

她知道,羅恩根本就不可能怕。

不說「水銀之龍蛇」能否解決羅恩。

就算是真的被吞下去就死了,那又如何?

「水銀之龍蛇」根本連羅恩一根汗毛都碰不到,就算是有必殺的刀刃,又能如何?

並且她也嚴重懷疑「水銀之龍蛇」到底能不能幹掉羅恩,因為當時羅恩的表情僅僅就是驚訝,沒有哪怕一絲恐懼。

正常人在感受到威脅的時候,多多少少會出現一點畏懼的,就像看到刀,雖然知道不能怎樣,但是還是本能會小心一點。

而當時的羅恩完全沒有,那表情就像是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玩具,僅此而已。

「閑古詠,怎樣?我之前展現的實力?讓你滿意了嗎?讓你們獅子王機關滿意了嗎?」

羅恩的手輕輕拂過水晶棺,像是打量著自己的收藏品一般打量著這些靜置在水晶棺中的人兒。

說來奇妙,這些素體與阿古羅拉比起來真的是天差地別,不是指外貌,而是指性格。

阿古羅拉不喜歡躺在這裏面,她喜歡自由的生活。

而它們卻只想要沉睡,就想要當作物品,它們的意識……就想是常規的人工智能,就是想要老老實實的做自己想要做自己該做的事,也就是完成自己的使命。

「………」

在羅恩觀摩素體的時候。

閑古詠沉默著,她在思考,思考羅恩話語的意識,羅恩是想要表達什麼。

作為牆頭草多年,獅子王機關早就練就了十分敏銳的神經,對於強者的每一句話都要最大程度化去思考理解。

生怕自己因為一些小事而被消失。

「有沒有興趣效忠我?」

「……」

閑古詠的瞳孔微微震顫,她意識到了羅恩的意思,他想要收復獅子王機關作為他的下屬。

這顯然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前他們是曾經一起對羅恩進行預估的,判斷為「沒有太強的侵略性,平日溫和,好色,特殊xp,知識淵博,任性,長者(求知者可得起指點)」等等。

屬於比較安全的存在,這樣的人一般來說不會對於國際形勢造成什麼影響,掀起混亂與戰爭。

現在突然要求獅子王機關效忠,是否是有什麼新的計劃?比如說如真祖般以一人之力,建立一個「帝國」?

這不是不可能的,在見識到了羅恩的力量之後,閑古詠清楚的知道,這對於羅恩來說就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情會不會導致什麼新的結果?會不會導致戰爭爆發,國際動蕩之類的……

不怪她多想,羅恩可以說是以力量將自身地位提升到了獨裁大帝國的地位,一舉一動都會如同隕石砸入湖泊,掀起滔天巨浪。

這樣的人物一點連鎖反應都會導致問題。

「那個……您是要……」

閑古詠不敢繼續多想,她打算先從羅恩這裏探一點口風。

「沒別的意思,就是我需要一些人為我辦事。我覺得獅子王機關很有能力,並且有你在……也比較放心。」

「???」

羅恩的意思是指閑古詠實力很強,能夠儘可能避免他出手。

但是,閑古詠卻開始思考起來。

「他什麼意思?難道不滿足南宮那月了?還想要我?要我是小問題……但是如果他真的想要掀起戰亂呢?」

閑古詠作為三聖之首,作為曾經批准無數次賣人行為的傢伙,她自然也有賣自己的覺悟,比起這些……她更在意羅恩是否是打算掀起戰亂,這很重要。 當然,喬安所說的這些玩家中並不包含她自己。

哪怕她一時還無法離開,但遊戲中的怨魂想要殺死她,那也絕無可能。

「好吧,我以後不會再說放他們出來這種話了。」田茂無奈的嘆口氣。

見他明白了,喬安也不在說什麼。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去負一樓找通關線索這條路走不通,現在他們也只能再想想別的辦法來通關遊戲。

現在可行的通關辦法就只剩下兩個,一個是找尋通關道具,一個是毀掉這間醫院。

毀掉醫院什麼的,那是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會去走的路,畢竟誰也不知道醫院被毀后,等待他們的會不會是更為糟糕的結果。

「找道具,說不定這次通關的關鍵就在道具上。」田茂說。

其他人差不多也是這個想法。

四人躲在房間里商量了一會兒,商量過後還是決定等下分頭行事,看看能不能找到通關道具,或是找到通關遊戲的提示。

而同一時間在四樓,香香和連陌卻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就在不久前,他們在四樓的一間辦公室中找到了一顆蛋狀道具。

打開之後,道具內竟然藏著通關遊戲的方法。

「果然是負一樓,果然是負一樓!」

「我們能出去了!我們終於可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