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從洗手間出來回到房間的時候,貝爾法斯特已經不在了。秦歌也終於鬆了一口氣,如果這個誘人的女僕長還在這裡的話,那麼自己還真對她講不出任何話來。

帶著這樣的情緒,秦歌躺在了床上,扯過一旁的被子,把自己捂在裡面。

「剛剛真的是太失態了,不過……還真的沒有女孩子為我做過這樣的事情呢……算了,不想了,先睡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反正她們會叫我的。」

捂在被子里,不到一會兒,秦歌便睡著了……

而至於現在的貝爾法斯特,她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臉上帶著勝利者的表情,顯然她此時的心情非常愉悅。

「呵呵,我的主人真的很可愛,很純情呢,和半人馬小姐還有能代小姐說的差不多呢。」貝爾法斯特說的時候,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笑了起來。

「工作上面一絲不苟,並且學識淵博,已經是最好的主人了吧,不過為什麼我這麼想看到他在我面前露出那種難堪的表情呢?

難道是因為他太優秀了嗎?所以才期望他在我的面前露出不同的表情?啊啦,我可真是一個壞女僕呢。」

略微的平息了一下自己內心中的愉悅,貝爾法斯特重新在鏡子面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才走出房間。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來到了吃飯的時間。平常叫情歌的都是半人馬,但是這一次卻換成了貝爾法斯特。

而貝爾法斯特來到房間之後看到捂在被子裡面睡著的秦歌,不由輕輕的走過去,替他重新蓋好了被子之後,便退了出來。

「貝爾法斯特前輩,為什麼沒有見指揮官呢?」在樓下等著的半人馬對著貝爾法斯特問道。

「主人剛剛睡著了,所以我們還是不要驚醒他,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早上講課再加上下午的訓練,他著實有些累壞了。」貝爾法斯特說到。

「也是呢!」半人馬確定的點了點頭,雖然說她們平時訓練的勤快,但是秦歌訓練的一點也不比她們差。

而且最關鍵的是,秦歌和她們不一樣,她們是艦娘,訓練的時候,有心智魔方為她們提供的能量,而秦歌可是在消耗自己體內所儲存的能量。

「那我們就一起去吃飯吧,到時候回來給指揮官帶著。」能代點點頭說到。

「好!」幾人點點頭,便離開了房子向著食堂走去。

因為貝爾法斯特對於秦歌的口味非常注意,所以只用了短短一天時間就摸准了他的喜好。幾人吃完飯,便在逸仙那裡借好保溫的東西,帶著飯回到了房間。

將保溫飯盒放在了秦歌的桌上,貝爾法斯特又輕輕的退了出去。

而等到秦歌醒的時候已經晚上了,他有些迷糊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卻發現窗外已經一片漆黑了。

迅速的站起身來,就看到床邊上的表,已經晚上9點多了,而在表的旁邊有一個飯盒正在那裡擺放著……

。 出城一個時辰,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一座破舊的小廟,姜敏和李正站在廟外。

「真是要感謝這個要挾的人附贈了一個精準的地圖。」李正說。

「是啊。」姜敏說,「七姐,怎麼整?直接進去。」

「莫統領,你看呢?」李正問。

「看前面那比人還高的草叢了?」莫珂一本正經的說,「那裏有人,應該還不少,就等着我們進去,包圍這個廟。」

「那得先解決外圍吧?」姜敏問。

「你先進去吧,裏面應該只有一個幫着趙德順的人,按照你現在的能力。「李正看了一眼弓箭,「不會有事,記住,進去之前,箭在弦上。」

「嗯!」姜敏點了點頭,走進廟中,姜敏看到了一個膀大腰圓的人站了起來,「哇哦!真是,高大,這位高大的勇士。趙德順呢?」

「你自己來的?」,『勇士』說完向後看看。

「當然,你還看到了別人么?」姜敏說,「你也是自己不是么?你是要我站在這裏讓你一箭斃命的好呢,還是交出趙德順保住你的性命。」

『勇士』讓開,趙德順完全被他龐大的身軀擋住了。

姜敏看着五花大綁失去風流形象的趙德順,不由得笑出了聲音,「好像一個大粽子呀,好了,這位勇士,你可以走了。」

「你走進來的時候,已經被包圍了,不是我走,而是你!給我在這張供認書上籤下你的名字!!!」,『勇士』指著枱子上寫好一堆字的筆,還有已經蘸好墨汁的毛筆。

姜敏慢慢移動過去,側頭看着紙張上的內容,「哈,現在我更想知道是誰讓你來的了,我猜一定是某個娘娘吧,我都嫁人了,還這麼窮追不捨?」

「趕緊簽字畫押!」,『勇士』不耐煩的說。

「說的好像我是罪犯一樣。」姜敏看到李正走了進來,笑了,「我現在想知道的更多,要想活命,告訴我背後主使,啊,不如你先看看外面所謂包圍的人都去哪裏了?」

『勇士』看到新走進來的陌生人,一臉自信的模樣,勇士擔憂的看向外面,然後心生一計,拔出刀抵住趙德順的脖子。

姜敏一箭射過去,正中『勇士』手腕,李正走了過去,撒了些葯,勇士就變成了癱軟的勇士。

姜敏看着趙德順嘴裏塞的布,「你真的自己吐不出來么?」

趙德順疑惑的但依舊努力的吐出嘴裏的東西。

「好吧,看來塞挺多。」姜敏拿出了他嘴裏的東西。

「快解開!」趙德順說。

姜敏解開了趙德順的繩子,看着趙德順有些肢體不協調,笑了,「你是不是…麻了。」姜敏使壞的用手懟了懟趙德順的腿。

「啊!不要碰我!」趙德順說。

「好久不見,趙德順,我是唐柔。」

趙德順愣住了,「你說什麼?」趙德順萬萬沒想到姜敏竟然主動承認了自己就是唐柔。

「我,姜敏,也是唐柔,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了,因為是我的謊言害的你產生危險,對不起,我自私的認為,知道這件事情的人越少,我現在的身份越安全。」姜敏說,「對不起。」

趙德順一臉懵,然後微微一笑,「活着就好。」

「還有人在這裏,如果你想知道什麼,隨時可以去找我,隨時問我。」姜敏說,「你先回去….洗洗吧。」

趙德順看着姜敏打量自己的眼神,「其實你一點兒也沒變,注意安全吧。」趙德順看了一樣李正。

」還有一個人也來了,她說在外面等你呢。」李正笑着說。

趙德順快不走了出去。

「是八姐吧。」姜敏笑着低聲說。

「是啊是啊,瞅你那八卦的樣子,人家都是夫妻了。」李正低聲說。

「不過八姐什麼時候來的?」姜敏問。

「你進去不久,她是尋着趙德順留下的線索找到的,所以,沒有咱們拿着地圖的快呀。」李正說。

「好了。」姜敏放大聲音,「現在看看我們的勇士準備告訴我們什麼了?」

鳳鸞殿。

安和覺得十拿九穩已經在皇後身邊喝茶,直到帶回來消息的人匆忙趕回來,她們才知道她們不僅輕視了李正,也輕視了姜敏,更誤解了莫珂的為人。

「娘娘這可怎麼辦?」宮女們擔心受到牽連。

「怕什麼,她都出去了,還有想方法回來么,她應該感謝我們。」皇后說道。

本來提心弔膽的安和突然覺得安穩了,「還是皇後娘娘聰明。」

廟外。

姜敏看到莫珂還站在那裏,她與李正在屋內商量好了,二人合力尤其是加上李正用毒的功夫,一定可以拿下莫珂,趁機逃走。

不料,莫珂卻像是早知如此一樣,說道,「李夫人想要知道李將軍的消息,最好乖乖回宮,不要做些無謂的事情。」

「你說什麼?無憂怎麼了?什麼消息?」姜敏問。

「李夫人還是回去等皇上親口告之為好。」莫珂說道。

「怪不得,你一個人就跟來了,原來不只是我作為威脅我相公的把柄,我相公也是你們威脅我的把柄。」姜敏說。

「十一姑娘?我們也可以自己查。」李正說道。

「是啊,一條消息而已,我相信他,我只要是不是他的後顧之憂便好。」姜敏說道。

李正剛要同姜敏動手,一批人馬突然出現,這為首的人的臉逐漸清晰——凌覺!

凌覺旁邊還跟着的小福子。

凌覺下馬上前。

姜敏有些失望,雖然她知道凌覺沒有非要冒死幫着她的理由,可她畢竟是他承諾守護過的妹妹,不過,他什麼都不知道,於他而言,她已經是一個和自己乾妹妹長得像的人而已,可情緒不是說能控制就能控制的,「大將軍親自來接我回宮,真是受寵若驚,不知當年敏公主可否有過這等待遇。」

姜敏放棄了反抗,她有情緒,可理智告訴她,她絕不能再連累眼前這個大將軍,旁邊還有監工小福子和莫珂呢。

姜敏問道,「是要捆着我還是關着我?」

「李夫人只要乖乖回去就好,不用關也不用捆,皇上說了,只要李夫人乖乖回宮,即刻起便恢復自由身。」

「我當他放屁!」姜敏怒氣沖沖的說。

「不可辱沒聖上!」莫珂喊道。

「莫統領,皇上不會說什麼的,趕緊回去吧。」小福子說道。

入宮。

凌覺送到宮門就離開了,儘管心中對姜敏說過的話還耿耿於懷,聽起來有些埋怨,帶着唐柔的埋怨。

姜敏被帶回康寧宮,皇上也等在那裏,而太后正用心疼的眼神看着自己,「參見皇上。」姜敏還是規規矩矩的行禮,但卻一臉冷漠,不想再看皇上一眼。

皇上起身現姜敏面前,「李無憂殉國了。」

姜敏的心咯噔了一下,楞在那裏,「再…..說一遍。」

「李無憂!殉國了……」皇上說道。

姜敏還是楞楞的,可瞬間紅了的眼睛和奪眶而出的眼淚才讓她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崩潰。

「敏兒。」皇上說道,「你還有朕和太后。」

姜敏發狂般的推開皇上想要攙扶的手,「收起你的惺惺作態!」

姜敏坐在低聲抱着腿失聲痛哭,李正眼眶含淚抱着姜敏。

等到情緒發泄一些,姜敏微微抬起頭,可眼神空洞,似乎誰都看不見,「我要見他。」

「全軍覆沒,找不到了。」皇上說。

姜敏猛然抬起頭,站起來,可能是哭的太凶又站的太猛,眼前一黑,還好李正一直扶著,她回過神,抓住這個希望,「那皇上怎麼知道他殉國了?」

「全軍覆沒,難道李無憂會是逃兵么?還是你覺得你哥哥會放過他?兩軍對壘,只有生死,沒有情感,認清現實!!」皇上說道。

姜敏不哭了,她相信他一定還活着,「我不信,我等他回來。」

姜敏摸干淚痕,「太後娘娘,我餓了,今天出去走了好多的路呢。」

「蘇麽麼,快去準備。」太后立刻說,拉起走過來的姜敏的手。

端著點心的宮女走進來,略略抬頭要說話,卻看到了皇上氣的猙獰的臉,突然被門檻絆倒,東西撒了一地,宮女立刻跪了下來,連忙道歉。

皇上徑直走了,太后對還在道歉的宮女說道,「好了好了,快下去吧。」

姜敏吃飽喝足,可依舊面容憔悴,沒有一絲笑容,起身說道,「我要出去一趟。」

李正馬上跟了上去,有李正跟着太后能安心些。

果然,康寧宮的禁軍已經撤了。

姜敏冷笑了一聲,「我有兩個軟點,可真是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啊。」

李正明白,一個是李無憂,一個是太后,皇上撤去禁軍是堅信,沒有了李無憂的姜敏一定會守在太后的身邊。

「皇後娘娘,李夫人在外求見。」

「誰?哪個李夫人。」安和問。

「李無憂將軍的夫人。」

安和看向皇后,「她回來了?」

皇後知道事發了,「別慌,她一個人?」

「還有陪同來的李太醫,皇後娘娘,」

皇後知道這個姜敏應該還沒有和太后說,因為來的是姜敏,不是太后,還沒有把事情鬧大,「讓她進來,你們都下去。」

李正陪着姜敏走了進來,姜敏面對着兩個打量著自己的女人,「既然你們都猜出來了,我想我就沒有辦法繼續做禮貌隱忍的姜敏了。」

姜敏坐下來,就坐在安和妃對面,面無表情,卻盛氣凌人。

「你承認了?你怎麼發現是我們做的?」安和妃問。

「既然能解決破廟外企圖包圍的人,發現跟蹤的人有什麼困難么?」姜敏說道。

「看來是低估了你,太厲害了,莫珂都能是你的人,好一個順水推舟啊,那你為什麼不告發我們?」安和反問道。

「哼,我的人,他才不是我的人,順水推舟的人也不是我。」姜敏說道。

「是皇上。」皇后說道。

「皇上很給你面子啊皇后,不想把事情鬧大。」姜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