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無冬毛遂自薦。

「好,那就你。」

顏幽幽點頭。

「無冬隨我進去,設陷進,你們幾個留在外面守著。」

什方逸臨一把拽住她的胳膊。

「我要進去。」

顏幽幽看著他,知道他是擔心自己。

「冰蜮是水裡最狡猾的狐狸,人太多,如果驚到它,就很難再抓到了。」

「那?你剛剛說要用血引冰蜮?」

他一句話,顏幽幽便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忙道。

「放心,引冰蜮的血液,我留有備份,何況,並不是任何人的血都行,那血里還需要摻有一種特殊的藥草汁液。」

聽到她信誓旦旦的讓他放心,他才算鬆了手。

「無冬。」

「屬下在。」

「保護好顏主子的安全。」

「王爺,屬下誓死保護顏主子。」

多麼讓人心安的話啊!

顏幽幽白了他一眼。

「哪那麼多廢話,一天到晚,要死要活的。」

說著,轉身往冰泉方向走去。

無冬緊步跟上。

「拿著。」

顏幽幽把那張幾近透明的網遞給無冬,無冬接過網。

顏幽幽又從1號空間內拿出注射器,注射器內是鮮紅色的血液。

。 突然身後傳來時清靈刺耳的聲音。

「唐柒柒你個廢物……」

話還沒說完,路遙上前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她的臉上。

男人的力氣可比女人大多了。

這巴掌下去,把時清靈抽蒙了。

時清靈臉頰蒼白,嘴角有血,摔倒在地。

她嚇得捂住了嘴巴,不敢再叫囂了。

「走,我帶你去包紮。」

封晏看都不看時清靈一眼,溫柔的牽着她的手,像是哄孩子般的語氣,輕柔的說道。

她乖巧的點頭,跟着他離開。

上藥縫合的時候她也不叫喚,許是打了麻醉不疼的原因。

她就是怔怔的看着封晏。

「怎麼這樣看着我?」

她那眼神,像是第一次認識自己一樣,這讓他有些擔心。

「我……剛剛想殺了她。」

她老實的回答:「可這樣不好,在給你惹麻煩,對不對?」

她說完,有些自責。

她剛剛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她回想起都覺得可怕。

封晏聽到這話,心臟揪起。

她竟然這般小心翼翼。

他摸了摸她的腦袋:「柒柒,其實你任性點也挺好的,別太壓抑自己。只是這種人不值得你動手,只會傷了你髒了你的手。」

「是啊,她不值得我犯罪,對不對?」

她嘗嘗吁了一口氣,突然覺得他及時制止自己聽好的。

一旦自己雙手沾滿鮮血,不就變成和時清靈一樣的人了?

就在這時,路遙過來彙報。

「先生,她偷走了手機。」

「什麼?」

她聽言驚呼出聲,立刻站起來。

「柒柒,我是故意的。」

「啊?」

「我們越是提防她,不准她和外界聯繫,她就越是想辦法。所以偶爾放個水,會讓時清靈掉以輕心。這是我故意安排的,她弄出這麼大的陣仗,背後不可能沒人推波助瀾。我只是想順藤摸瓜,把人揪出來而已。」

唐柒柒聽到這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早點解決這個人吧,我看着她……覺得噁心。」

她厭惡的說道。

「好。」

……

病房內,封晏故意讓警戒送了一點,看管時清靈的人沒有那麼嚴,給足了她聯繫外界的機會。

她躲在浴缸里,拉着浴簾,小聲的打電話。

「怎麼還沒消息?你這些天到底在幹什麼!」

「我身上找不到一個傷口,怎麼造謠封家?我馬上就要痊癒出院了,外面的輿論對我不利,我還怎麼利用孩子弄得封家天翻地覆?」

「你個沒用的東西!」

楊興有些動怒,本以為弄了一個祖宗回來,沒想到她竟然被封家治的死死地。

「那現在怎麼辦?」時清靈也是個沒腦子的,當年還有薇薇安出謀劃策,可現在孤身一人,黔驢技窮。

楊興這端也看向秦深,示意他出個主意。

「法院訴訟,對簿公堂。而且,必須牽連孩子,最好讓孩子出面,讓他選擇父親或者母親。」

「這還用對簿公堂嗎?法院肯定會把孩子判給封晏的啊!」

時清靈急了。

「結果我們都知道,但現在你先要出來,哪怕毫髮無損,抓不住封家的錯處。先把孩子牽連出來,你總要先見到孩子,才能煽動輿論。你就說這些年是封晏阻止你,不准你看孩子,剝奪你座位母親的權力。至於偽證,楊家會幫你。」

秦深抿了抿唇,本想說我幫你,但頓了一下說了楊家。

這件事自始至終都是楊家出謀劃策的。

。 「怕自己打不過?」秦慕笑:「你就這點出息?」這諷刺的話瞬間挑起周陵的自尊心,他的臉色一沉:「你別以為我不敢打你,要不是答應老頭照顧你,我早弄死你了!」

秦慕挑眉:「是嗎?」

「當然,你以為我是好惹的嗎?」

秦慕扯扯嘴角:「之前我想不明白,老周為什麼要你跟着我,現在我懂了!」

周陵被她這表情給氣到:「我懶得和你說。」

說完,周陵氣急敗壞的轉身朝着門口走。

秦慕剛坐下準備繼續吃東西,就聽到周陵驚悚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握草!!!這是什麼?」

聽到聲音,沈朝朝着門口走過去。

在看清楚走廊的情景時,他也是愣住。

「這什麼鬼?怎麼會這樣?」周陵的聲音明顯帶着幾分顫抖,即便是他盡量讓自己顯得平靜,可任誰看到這驚悚的一幕,都會被嚇到啊!

沈朝沒有踏出去,他快速的轉身回到房間,然後朝着窗戶口走去,窗外已經完全變了模樣,周圍的商鋪,行人,全部消失不見,只剩下空曠的街道,偶爾有風吹起,捲起地上飄落的垃圾,周圍看起來更是冷清得讓人感覺到一絲驚悚感。

秦慕:「怎麼啦?」

周陵進來,趕緊關上門,緊張咽下一口唾沫:「變了,外面什麼都變了!」

聽到這話,秦慕意外的覺得耳熟。

她也沒有心情吃東西,起身先是走到窗戶邊,在看到窗外陌生的場景,她愣了一下。

隨即,她快速的走到門口,一把將門打開。

門外,原本鋪着厚重地毯的走廊,卻是被白色瓷磚取代,走廊兩邊的顏色也變成了白色,牆壁有一排長長的扶手,間隔兩米的位置更是放着消毒液。

對面的房間,門打開着,而裏面擺放着三張病床。

秦慕嘴角倏然勾起,心情一瞬間變得開心。

原本今天早上,她還想着要不要干點壞事,現在那個系統就再次將她拉入了這裏。

周陵看到秦慕笑,忍不住開口:「你這是被嚇傻了嗎?」

秦慕將視線收回,然後落在周陵身上,似笑非笑的開口:「嘖,希望你能夠活着回去見老周吧。」

周陵臉一黑:「你會不會說話,詛咒我啊!」

沈朝朝着人走過來,問秦慕:「要出去嗎?」

秦慕掃一眼桌上還沒有吃完的東西,於是又重新回去:「等我吃完。」

看着秦慕淡定的模樣,周陵一點不淡定:「你還吃得下去,你就不好奇現在什麼情況?」

秦慕沒有理會他,本來想要讓沈朝和他說說情況,又想到沈朝那半天說不出一句話的毛病,最後只能任由周陵抓心撓肝的着急。

等秦慕吃完,她才慢悠悠的起身朝着門外走去,周陵跟上。

三人從屋子裏出來,周陵下意識的想要去將門給打開一些防止關上,誰知道剛出來,屋子裏的一切全部消失,最後變成了一個普通病房,裏面同樣放着三張病床。

「靠,什麼鬼?」周陵驚悚的瞪大眸子,拉着秦慕的手臂指著房間:「沒了,沒了!」

秦慕:「……」

大驚小怪的,真的是聒噪啊!

。 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人意料。

硬要說哪裡出人意料的話,朱子仁也有些說不上來,他現在只是有一種強烈的既視感,覺得這個事件的發展自己好像以前見過。

「本來快要做不下去的東西因為一個直拍而起死回生…這種事情以前應該發生過吧?不然我也不會有這麼難受的感覺呀。」

朱子仁抓耳撓腮,怎麼也想不起來這強烈的既視感從何而來。

不過想不通就想不通吧,看看泫雅直拍視頻的百萬播放量,想得通想不通有那麼重要嗎?

不僅如此,泫雅的直拍還帶火了朱子仁之前發布的兩個視頻,現在他發布的第一個視頻播放量五十萬,第二個則是有八十萬。

最關鍵的是,這才過去了一天。

如果這種熱潮持續個一周…這有點過分…持續個兩三天的話,朱子仁的自媒體之路完全可以直接插上翅膀起飛了!

……

「真是謝謝你啊!呃…怎麼是你,泫雅呢?」

朱子仁提著一大包零食就到方塊娛樂找泫雅去了,可惜卻撲了個空。泫雅常用的練習室里現在待著的是阿粉中那個叫作初瓏的小姑娘。

「前輩好~!」初瓏急急忙忙起身打了招呼,「泫雅前輩今天沒有來練習室,應該是有什麼行程。」

「呃…倒也是呢。」朱子仁愣了半秒,隨即釋然,「不是每個藝人都閑的跟我似的,有行程很正常,我沒有提前聯繫就擅自跑過來是我做錯了。」

「午飯吃了嗎?」朱子仁隨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