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即便如此,他想要恢復到全盛之力,眼下是絕無可能了。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

七殺望著徐真,他的腦海里還幻想著諸多事情。

卻是如何相信,堂堂大魔尊的自己,會在一個小小的徐真手中吃下大虧。

“七殺師兄,救我,救我啊!”

祿存已經真正感受到了恐懼,面對擁有大天尊之力的徐真,這萬火焚身之苦,他無法承受,他在一步步朝著死亡走去。

[徐真,快點解決他,你的卡牌之力不足三十秒了。]

徐真聞言,微微一驚,差點忽略了卡牌的時效。

但就在他準備給予祿存最後一擊的時候,這片空間突然一陣嗡鳴起,一股強橫到讓徐真瞳孔一縮的力量陡然降臨。

隨後,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祿存巨大魔軀之旁。

徐真看的清楚,對方只是一揮手,那依附在祿存身上的萬火瞬間熄滅,消失無蹤。

“小祿存,你為何如此狼狽?”

這是一個青年模樣的男子,黑袍白髮綠瞳。

祿存巨大的雙瞳眨了眨,看著身前的男子,聲音也跟著顫抖起來:”破··破軍大哥···我···”

破軍?

徐真聽聞男子的名字,也是微微一怔。沒想到,七大魔尊星位列第二的破軍星,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

而且更讓徐真感到頭疼的是,赤帝火神祝融的力量消失了。

破軍揮手打斷了祿存的話,側首望著模樣慘兮兮的七殺,嗤笑一聲:”我說七殺,你怎麼也弄的如此狼狽?”

“是你身前那人做的?”

鳳眠先生聞言,眉頭微皺,從破軍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強大的魔氣,比七殺全盛時期,更加強大的力量。

“破軍,你也不用說什麼風涼話。此人乃是來自界上天的強者,修鍊了仙法靈法,我能夠活下來,也是失去了一道魔魂以命換命。”

破軍聞言,閃身落在鳳眠先生的身前,突然咧嘴一笑:”這位界上天的大人,看你的樣子,應該是也受了傷吧?說來也巧,本尊最愛的就是趁人病要人命!”

“我要慢慢地殺死你!”

。兩天後。

賽場上,比賽依舊照常進行著。

但是,很多LPL的粉絲卻已經遭受了一輪慘痛的打擊。

因為,賽前被寄予厚望的FPX,居然是倒在了小組賽!

以一個極其離譜的4連敗,直接提前結束了他們的世界賽之旅。

「歡迎大家準時收看我們2021英雄聯盟全球總

《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224章再爆冷,就要報警了 「好的,你把視頻交給我們吧,至於抖音那邊,我們會去調查的,等調查結果出來了,我們會電話聯繫你,到時候你帶著資料過來辦理證件就可以了。」

「好的,謝謝你。」

「不用謝,這是應該的。本來這隻紅隼要先留在這邊的,這可是保護動物啊,不過看它這樣子好像只認你,那我們就不把它留下了。在確定消息屬實以前,你要保護好它,如果出現什麼問題,你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至於到時候你能不能夠飼養它,還要看情況而定。」

「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它的。」

既然事情已經辦完了,李方帶著小紅隼回到了家中。

聽吉吉說小紅隼來了,秦銘和羅子軒都沒有出去,在家裡等這李方回來。

看見李方帶著小紅隼走進院子,一大堆在吃著早飯的人從家裡走了出來。

小紅隼看見這麼多人圍過來,被嚇到了,扇著翅膀飛到了葡萄架上。

「這就是你在海島上的那隻小紅隼嗎?」

「對,就是它。」

「聽吉吉說今天早上它自己飛來的,這小東西太厲害了吧,這距離可不短啊。」

「距離到還好說,我想知道的是它是怎麼知道你在這的,這都能找到你。」

「可能是心電感應吧,它感應到了我的存在,就飛過來找我了。」李方開玩笑的說道。

「切,你以為你是什麼,還能和鳥來心電感應。不過現在怎麼辦,你去林業局問出什麼結果了嗎。」

「嗯,問了。現在林業局的工作人員會去進行核實的,只要確認它不是我非法拘禁它,把它帶回來的。只要它自己不願意離開,我就可以安心的飼養它。」

「對了,我剛才好像在你房間看見一隻貓,你去看看是不是。」羅子軒好像想起什麼,對著李方說道。

這時李方才想起來,剛才下流的時候把將軍給關在了房間里,從昨晚放出來到現在,什麼吃的喝的都沒有給它,不知道餓成什麼樣子了,李方趕緊上樓把房間門打開。

將軍在李方開門的一瞬間就從裡面跑了出來,往樓下跑去,李方趕緊跟著它往下走。

只見將軍跑到院子里,無視圍著它的旺財它們,在葡萄藤下面拉起了粑粑。

「這就是你房間里的貓嗎?這臉長的也太好笑了吧。」秦銘看著正在解決生理衛生的將軍笑著說道。

「這貓那來的,看起來也太萌了吧。」

將軍這丑萌的形象讓第一次看見它的人都忍不住想笑,特別是現在配合著它蹲著拉粑粑的姿勢,看起來更好玩了。

「這是我從寵物領養中心收養的流浪貓,看它好玩就把它帶回來了,我準備把它送給諾諾,剛好昨晚她看了以後也挺喜歡的。」

「好吧,猝不及防的吃了一把狗糧,走走走,回去吃早飯。」

幾人回去繼續吃起了早飯,李方給自己盛了一碗粥也喝了起來。

將軍在外面拉完粑粑以後走進了餐廳,在李方的腳邊叫了起來。李方拿了一個一次性的碗,給它裝了一碗粥,又往裡面放了點菜市場買來的小蝦米拌了拌以後餵給了它。

「你們今天怎麼打算啊?」看著秦銘和羅子軒快要吃完了,李方隨口問了一句。

「我吃完就去廠里,關於外包裝的事情我要和廣告公司再確認一下。」咽下嘴裡的粥,秦銘先回答道。

「廠里沒弄自己的廣告設計室嗎?」

「恩,我們現在總共就兩款產品,我就沒設這部門,弄起來浪費。」

「那到也是,對了,我還不知道我們的醬料叫什麼名字呢?」

「我沒和你說嗎,就叫青石醬料。」

「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不取一個大氣一點的?」

「這不是有紀念價值嗎,醬料就是在青石湖邊上發現的,不是嗎。」

「得了吧,三哥你別理他,他本來準備取老乾爹的,被我們鄙視了,又想叫兄弟醬料的,還是被我們給PASS了。後來實在不行,就以青石湖為主,取了這個名字。」

「老大,你真行。虧你想的出來,還老乾爹,你怕是想讓老乾媽知道我們的目的所在啊。」

「你們這就不懂了吧,我這是對我們的醬料有信心,讓別人以後提起老乾媽的時候就能想到我們老乾爹。」

「得了吧,就青石醬料吧,這挺好的。老四,你呢,你什麼安排?」

「我啊,等下要去你堂弟公司一趟,民宿的主體明後天差不多就能建好了。你堂弟讓我一起去選一下內裝的材料。」

「內裝材料諾諾沒有給你們定好嗎?」

「她只定了大概的顏色,並沒有指定廠家,讓我們自己去找。我估計她是想讓你弟自己去定的,你也知道,這些東西裡面彎彎繞繞很多。我們這民宿你弟叫人加班加點的再給我們建造,諾諾估計是怕他到時候只收你成本價,賺不到錢,還可以從這方面再賺一點。」

「也是,如果讓東華賺我們錢他肯定不會這麼做的,不過從商家那裡拿些回扣還是可以的。這樣,你和東華等下去看的時候,只要把控好質量就好,具體的價格方面讓東華安排人去談。」

「行,我知道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我等下準備開場直播,給小紅隼建個鳥巢。吉吉,你等下準備一下,直播時間盡量控制在兩個小時左右,到時我還能去店裡幫忙。等吃完早飯了我們就開始。」

「好的,李總。」

「澤武,你在群里通知一下吧,讓粉絲知道我們要開播。」

「好的。」

李方抓緊時間吃完了早飯,然後上樓把系統獎勵的直播設備和抽獎得到的高清攝影無人機都交給了郭吉吉,讓他先熟悉一下機器。

「李總,你這些機器都那裡買的,特別是這高清攝影無人機,像素也太高了吧,而且飛行的很穩定,一點也不受風的影響。」

「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買回來的,你抓緊時間把所有設備都弄清楚了我們就開始直播。」

「李總,你這是看不起我,就這些東西,我都已經整明白了,可以開始了。」。 「那既然哈總管,不是被毒死的,那就說明,你們冤枉了他啊。」

聽到解剖結果,卡美英邊上的那個嬤嬤一臉為居總管抱不平的樣子。

「朱嬤嬤,你這話什麼意思,就算局總管不是被毒死的,但是人家宋小姐,咳咳,不對,慕夫人,都已經證明了,陛下湯藥里是有毒的,那麼巧,又是居總管負責的。

他前腳出去,後腳查出來,他就死了?世界上,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哈帕撒喜不甘示弱地懟了過去。

宋九月眼角微抽,她今天總算見識到了,什麼是皇上不急太監急。

「笑話,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巧合的事情,再說現在化驗報告還沒出來呢?她說有毒,就有毒?」

朱慈娜冷笑道,不屑地看向宋九月。

「對,她說有毒,就是有毒。」

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裏冒出。

這些北國皇宮裏的人,喜歡怎麼宮斗,都是他們內部的事情,慕斯爵沒興趣也不想管。

但是說他老婆壞話,他就不準!

「呵呵,笑話,她說是就是?你們這些外來人,可真霸道。」

說話的朱嬤嬤,是皇后的奶娘,從卡美英沒有進宮的時候,就一直跟在卡美英身邊。

陪着卡美英,一步步從小答應爬到皇后的位置,在皇宮裏,連十四王子,落日英雄,看見她都要乖巧對我叫她一聲朱嬤嬤。

現在區區兩個落日圖請來的醫生,也敢和她嗶嗶?

「對,我就是霸道。我夫人說是,就是,你有意見?」

慕斯爵冷冰冰地看着朱嬤嬤,犀利的眼神,宛如一道冰峰,那帝王般的氣場,甚至讓朱嬤嬤有種看到當年第一次見到落日帕桑的錯覺。

慕斯爵本來是收斂自己的氣場,但是一生氣,渾身冰冷的寒氣,就止不住地往外冒,不僅僅是朱嬤嬤,就連卡美英和落日圖,都明顯感受到了慕斯危險的氣息。

看朱嬤嬤嚇得臉都綠了,卡美英笑道:「太子殿下的朋友,還真是霸道呢。看把我們家朱嬤嬤嚇得,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這朱嬤嬤可是從小看着我長大的,要是嚇壞了,你得負責啊,慕少。」

「我只對我妻子女兒負責,其他女人,要是真被我嚇死了,我可以出錢,喪葬費高於市場十倍。」

這話一出,朱嬤嬤又氣又急。

要是換做平時,有人敢這麼和朱嬤嬤說話,她肯定早就爆發了。

偏偏慕斯爵說這話的時候,狹長的鳳眸,還一直冷漠地看着她,就像看一具屍體一樣。

似乎只要她說一句,下一秒,慕斯爵就會用行動證明,他是可以付得起朱嬤嬤十倍的喪葬費的。

「太子殿下的朋友,可真厲害,當着我的面,也敢這麼威脅我的人,一點都沒有把我這個北國皇后,放在眼裏。」

卡美英收起笑容,咄咄逼人地看着落日圖。

這不管怎麼說,打狗也得看主人。

別人也就算了,朱嬤嬤是卡美英的心腹,被人當着她的面,這麼威脅。

不僅是不給她面子,也不給北國皇后的面子。

打得可是整個北國的臉,讓落日圖是進退兩難。

要是這麼不管,傳出去,他以後怎麼面對北國的臣子人民。

但是要是管?那要怎麼管,難不成,還治慕斯爵一個大不敬的罪名不成?

「我這不是威脅你,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在北國,肯定是陛下最大。現在陛下被人下毒,你的什麼嬤嬤一點都不關心陛下到底中了什麼毒,只知道在哪裏嗶嗶。

這簡直就是不把陛下放在眼裏。難不成在她眼裏,耍嘴皮子,比陛下的性命還重要?

你們現在不去關心陛下到底中了什麼毒,還在這裏糾結我一個外人,這是一個當妻子應該盡的本分?要是陛下能聽見,該有多失望?」

慕斯爵面無表情地看着卡美英。

一字一句,字正腔圓,言之鑿鑿。

當下就把卡美英說得滿臉通紅。

畢竟正如慕斯爵所說,眼下既然都懷疑陛下中毒了,那還不趕快去給陛下清理毒素,在這裏耍什麼嘴皮子。